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大卫·哈维:公共资源的未来

更新时间:2014-11-14 23:08:35
作者: 大卫·哈维  
因此,这一公共物品并不是曾经存在却又一度失去某种东西,而是如同都市的公共物品一样不断被生产出来的。问题是,资本就好像在不断地以商品化的、货币的形式包围、侵占价值。举例来说,一个在它的街坊中努力维持文化多元反对社区中产化(gentrification)的团体,会突然发现该社区楼价猛增,原来是地产代理商把社区的“特点”描述成文化多元以此吸引中产人士。结果,马克思写道,资本在竞争以追求效用(利润率)最大化(正如哈丁故事里的牛的主人)这条铁律的驱使下一路向前,产生:

   技巧的进步,都不仅是掠夺劳动者的技巧的进步,而且是掠夺土地的技巧的进步,在一定时期内提高土地肥力的任何进步,同时也是破坏土地肥力持久源泉的进步。一个国家,例如北美合众国,越是以大工业作为自己发展的基础,这个破坏过程就越迅速。因此,资本主义生产发展了社会生产过程的技术和结合,只是由于它同时破坏了一切财富的源泉——土地和工人。⑧

   这一“悲剧”与哈丁描绘的悲剧相似,但其产生的逻辑大相径庭。公共资源的问题在这里随着一系列可能的解决方法而被重新定义。由于个人化的资本积累缺乏约束,不断威胁着要摧毁支持了所有生产形式的两个基本的公共财产资源:劳动者和土地。并且,随着资本积累出现复合率增长(满意水平通常是最少3%),久而久之这种对土地和劳动力的双重威胁在规模和程度上将逐步升级。

   20世纪70年代始于智利后蔓延到英国的新自由主义对组织化劳动权利和力量的猛烈打击,如今正因为严厉的全球紧缩财政计划而加强。这项计划,从加利福尼亚到希腊,势必导致大量人口在资产值、权利和政府津贴等方面的损失,同时把那些迄今为止已边缘化的人群弱肉强食般地吸收进资本主义的动力系统中。这群高达20亿的人口靠每天不足2美元生活,现在正遭遇小额信贷这种“所有次级贷款形式中的次级”(subprime of all the subprime forms of lending)的欺骗,目的是为了榨取他们的财富——正如美国住房市场上发生的那样,先是通过次级的、掠夺性的贷款,紧接着是丧失抵押品赎回权——从而为富人们的麦克豪宅再镀一层金。在环境公共资源方面,威胁也是丝毫不减,而诸如碳交易、新的环境技术等办法只不过是让我们同样采用资本积累和投机性的市场交换以走出绝境,而当初正是这些手段首先使我们陷入困境。不幸的是,这是老生常谈了:1945年以来,每个重大的解决全球贫困问题的决议都一直坚持只使用这两种手段——资本积累和市场交换——而这两种手段制造了相对有时甚至是绝对的贫困。这就难怪为什么我们身边依旧有穷人,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人数越来越多而不是逐渐减少。

   有一些管理机构曾经试图抑制对掠夺性积累的嗜好(虽然做得不够),但今天却逐渐遭到废除,这为那种“身后之事与我无关”的肆无忌惮的资本积累和金融投机的逻辑打开了大门,这种逻辑如今已演变成了一场真正的洪涝,若想控制其造成的损害,只能将盈余的生产和分配社会化,并且建立一种崭新的、面向所有人的财富共有权。

   这里,要紧的不是制度安排上某种特定的组合——这里圈地,那里则在扩大集体和共同财产范围;要紧的是,这种组合要设法改善共同劳动和共同土地资源(包括嵌入在人造环境的“第二自然”里的资源)在资本手里急剧恶化的状况。通过这种努力,奥斯特罗姆所确定的“丰富多彩的结合方式” ——不仅有公共的和私人的,还有集体的和联合的,嵌入式等级的和横向的,排他性的和开放性的——都将发挥作用,探索组织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满足人类需求的方式。重点不在于满足一个阶级(它占用了另一个阶级所生产的公共财富)为积累而积累的要求;重点在于我们要改变这一切,要寻求富有创造性的途径来发挥集体劳动的力量,最后实现公共利益。

   *本文原载Radical History Review, Iss. 109 (Winter 2011)。(译 / 刘 亚)

   【注释】

   ① Garrett Hardin, “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 Science 162 (1968), pp. 1243-1248.

   ② Elinor Ostrom, Governing the Commons: The Evolution of Institutions for Collective Acti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0.

   ③ Ibid., p. 182.

   ④ Jacques Rancière, cited in Michael Hardt and Antonio Negri, Commonwealth,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p. 350.

   ⑤ Michael Hardt and Antonio Negri, Commonwealth, p. 350.

   ⑥ Henri Lefebvre, The Urban Revolution, Minneapolis: Minnesota University Press, 2005, p. 150.

   ⑦ Karl Marx, Capital, Volume One, New York: Vintage, 1977, pp. 169-171.

   ⑧ Ibid., p. 638.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0086.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2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