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侯学勇:卡多佐的实用主义真理观——读《司法过程的性质》

更新时间:2014-11-14 09:43:53
作者: 侯学勇 (进入专栏)  
正是由于人类无法完全认知外在世界,也就无法在一切活动之前完全建立相应的规则,所以,法律永远都有结构上的空缺。我们只能在法律所不能调控的事件发生之后才会看到这种"盲点",才会去拾遗补漏,所以,服从既有的先例就是一种司法智慧。卡多佐很实际地看到这一点:如果每个昔日的案件都可以重新开庭,法官将不堪重负。因此,"遵循先例应当成为规则,而不是一种例外。"遵循先例,既可以提高司法效率、增进办理司法业务的速度,同时也有助于对法官专断的约束,以避免因此可能产生的这样那样的错误,如博登海默所说:"通过迫使他遵循(作为一种规则)业已确定的先例,该原则减少了使他作出带有偏袒和偏见色彩的判决的诱惑。"

   当我们把衡量某一信念之"真"的标准不是放在是否与外在世界相符合、而是置于是否与另一信念体系相融贯时,那么,真的标准就被赋予了认知主体对于信念的把握和判断能力上。"信念者必须肯定自己所已经把握着的信念体系是正确的或者是近于正确的",这是融贯论的一个前提假定,没有这一假定,融贯论的证实过程就无法开始,融贯论的真理观也就无法建立。司法过程中,法官作为纠纷的裁断者,判断是非曲直之前,他必须首先假定自己对法律的理解和把握是正确的,至少,他要相信自己关于法律的信念体系是对法律一个近似正确的理解,只有在这个基础上,他才能履行自己的裁判职能。如卡多佐所说,他不但要正确认识他自己的追求、信念和哲学,而且要有能力把握他那个时代的男人和女人的追求、信念和哲学,要有能力认识"其他有正常智力和良心的人都可能会合乎情理地认为是正确的东西"是什么,并努力将其客观化并进入法律。所以,在卡多佐眼里,法官必定是精英,只有作为社会精英的法官,他们之间的争论才能产生"某种具有恒定性和一致性的东西,并且其平均价值大于它的组成因素",才能揣测立法者来管制这个问题时的目标是什么,才能在法律的空白之处进行立法。

   行文至此,我们借融贯论之力似乎是为遵循先例和法官精英化意识存在的正当性提供了一定程度的解释,但必须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是:卡多佐坚持的是实用论真理观,我们却使用融贯论的某些观点来解释他的一些倾向。这一做法的正当性何在?肯定会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基此,必须提供进一步的理论说明:实用主义实际上就是符合论和融贯论这二者优点的综和。

   三、符合与融贯:实用主义的理论基础

   关于真理的观念,人们最早接受的是符合论。它是哲学史上最为悠久、影响也最为广泛的真理观,亚里士多德是它的最早倡导者,"凡以不是为是、是为不是者这就是假的,凡以实为实、以假为假者,这就是真的"。以他的看法,命题是对客观事物的性质、状态或关系的描写或陈述,如果一个命题是对相关事实做了如实的表达,它便是真的,否则就是假的,真理就是命题与相关事实之间一一对应的符合关系。符合论真理观较为直观,强调主体对外界客观实在的感觉把握,能够较好地解释日常现象。

   但是,符合论真理观使我们在两条途径上容易陷入怀疑论。一方面,符合论将真理直接诉诸于主体对外在世界的直观把握,但是,相对于外在客观世界的无限广袤,人类的认知能力非常有限,不可能直接正确认识外在世界,由此,符合论容易陷入怀疑论的境地。另一方面,注重直观的符合论强调:"凡是使一个信念或命题成为真或假的东西,必定与这个信念或命题本身不同,特别是与肯定或否定这个信念或命题的理由不同",它帮助我们把真理与信念以及肯定信念或否定信念的理由区别开来。而与此同时,符合论把我们的生活世界划分为了两个意义世界:价值世界与事实世界。真理在价值世界,而理由却在事实世界,这样就割断了真理与理由的联系:它"往往使人永远不可能知道,甚至不可能有理由相信我们已经获得真理,无论支持这个信念的理由如何完善。因此它们成了各种形式的怀疑论的从容可得的猎物。"而融贯论则认识到这个缺陷,强调真理和理由之间的关系,"我们的真理概念和所有其他概念一样,必须依据我们在其中发现自己的环境特别是依据我们所相信的理由来构造",故此将真理与理由界定为同质的关系--真在于命题与命题之间的融贯一致,把真理和理由都界定在价值世界。由此,融贯论避免了符合论的困难,避免了个人对外在世界直观认识的简单重复,保证了人类关于外在世界的既有知识的继承与传递。但是,如前文所述,融贯论也遇到一个极为严重的指责:切断了命题与经验世界的联系,极容易陷入唯心主义。事实上,融贯论的倡导者基本上是唯心论者。

   从符合论与融贯论的理论争执来看,大致相当于经验主义与理性主义的认识分歧。事实上,像洛克、贝克莱等经验主义者都是支持真理符合论的,而多数的融贯论者则倾向于理性主义,如斯宾诺莎、笛卡尔、莱布尼茨、黑格尔等都是真理融贯论的倡导者。这两种真理理论之间的争执与分歧几乎贯穿了整个哲学史的发展,而出现在十九世纪末期的实用主义,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对符合论与融贯论的批判继承。

   对于符合论的直观说,实用主义认为,这是一种静态的、被动的真理观,"它无法解释人类为什么要追求真而且把真作为人类最重要的追求的问题"。正是在对符合论进行质问的基础上,实用主义者提出了效用就是真理的观点。但是,我们不能如同本文第一部分表述的一般理解那样,简单的认为实用主义者只注重效用,相反,他们是坚持符合论的。詹姆士认为,"真理是我们某些观念的一种性质;它意味着观念和实在的'符合',而虚假则意味着与'实在'不符合。"杜威甚至认为,"根据我把'符合'当作是一种操作上和行为上的事情的这个意义(这个意义在通常的经验中就明确地有与它相同的意义),我主张我的这一派别的理论是配称为真理符合论的唯一的一个派别。"当然,这只是两个人在口头上宣称对符合论的坚持。论者认为,坚持符合论在他们理论中的体现就是对经验的重视,认为真理与经验且只能与经验相联系,"一切真理都以有限经验为根据;而有限经验本身却是无所凭借的。除了经验之流本身之外,绝没有旁的东西能保证产生真理"。所以,实用主义者都试图以实际效果来解释每个概念的意义,重视实践的意义,强调经验与真理的关系。

   实用主义者在坚持符合论的同时也对它进行了相应的改造。他们反对符合论将真理看作是静止、凝固不变的,而认为真理是一个动态、可变的过程,"它的真实性实际上是个事件或过程,就是它证实它本身的过程,就是它的证实过程,它的有效性就是使之生效的过程。"在这个证实的过程中,实用主义者提出两种证实方式--直接证实和间接证实--将符合论和融贯论的优点都吸收在内。

   在实用论观点下,真理只能与经验相联系,那么,直接证实就是与直接经验相联系的、对人们某种观念的直接的有效的检验,它是实际的、完全的证实方法。我们生活中大多数观念之真实性的获得都是直接证实的运用,比如,在迷失的丛林中,有牛蹄印的小路给予我们房子的意象,我们沿着有牛蹄印的小路走,终于真正看到了房子,那么我们也就得到了那意象的完全证实。詹姆士赋予了直接证实较为重要的地位:"这些简单和充分证实的引导无疑是真理过程的原型或原本",而真理的其他证实方式,则都是直接证实的繁殖或延伸。

   间接证实是因为人们生活经验的有限性,绝大多数的真观念都是不容许我们直接去证实而存在的。人类思想是相互交流的,我们可以交换观念、交换证实,所以,在我们的生活中要完成一个真理的证实过程,完全可以利用已有的其他真理,这些真理同样可以教我们趋向直接证实,"间接的或潜在的证实过程可以象完全的证实过程同样地真实。它们象真的过程一样地有效验,给我们同样的益处,以同样的理由要求我们予以承认。"但是,间接证实不能与直接的经验相违背:"我们最好去相信的观念就是真的,除非这种信念会有时和其他更大的利益相冲突。"这里就吸收了融贯论对真的认识:要求在一个信念体系中,所有的真信念必须是一致的,如果有两个矛盾命题同时出现在一个体系中,必须排除其中一个。

   这样,兼有直接证实和间接证实的实用主义的优点就体现出来的:"发生的真理与融贯的真理是直观的和互相支持的"。一部分真理是直接证实的,因此确实可靠,避免了融贯论所受到的容易陷入唯心主义的指责;另一部分真理是从直接证实的真理中推论出来的,故此同样确实可靠,避免了符合论仅承认直接经验所引起的各种困难:个体认识的简单重复、知识无法得以继承和传递、以及容易陷入怀疑论等。这样结合导致的结果就是:所有的真理都是确实可靠的。詹姆士用经典的话语表达了这种真理理论的优势:"新观念就这样作为真观念被采用了。它保存着较旧的一套真理,极少改变;仅把旧真理稍加引申,使它能容纳新的经验,但仍是尽可能地用熟悉的方式去设想这种新东西……新真理将旧看法和新事实结合起来的方法总是使它表现出最小限度的抵触和最大限度的连续。"

   四、结语

   对实用论理论根源的梳理,我们发现,实用主义原来并非是我们最初所认识的完全的社会效用至上,而恰恰是对符合论与融贯论之优点的综合,这就为我们使用融贯论的原理分析卡多佐司法观点的正当性提供了理由。正如苏珊·哈克所评价的那样:"皮尔士、詹姆斯和杜威提出了实用主义真理观,把符合与融贯这两种因素结合在一起,这是他们的独到之处。"既然以兼有符合论和融贯论之优势的实用论为真理观,社会效用原则与遵循先例、法官精英化意识也就能够在卡多佐那里共存了。

   1.[美]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苏力译,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译者前言第3页。

   2.[美]本杰明·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苏力译,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第16页。

   3.[美]本杰明·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苏力译,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第18页。

   4.[美]本杰明·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苏力译,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第18页。

   5.[美]本杰明·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苏力译,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第31页。

   6.[美]本杰明·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苏力译,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第32页。

   7.[美]考夫曼:《卡多佐》,张守东译,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215页。

   8.[美]本杰明·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苏力译,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第36页。

   9.[美]本杰明·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苏力译,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第39页。

   10.[美]本杰明·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苏力译,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第40页。

   11.[美]本杰明·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苏力译,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第69页。

   12.[美]本杰明·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苏力译,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第46页。

   13.[美]卡多佐:《法律的生长》,刘培峰、刘骁军译,贵州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69页。

   14.[美]本杰明·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苏力译,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第70页。

   15.[美]威廉·詹姆士:《实用主义》,陈羽纶孙瑞禾译,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第104页。

   16.胡军:《知识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68页。

   17.[美]本杰明·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苏力译,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第93-94页。

   18.[美]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邓正来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540页。

19.胡军:《知识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005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