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立平:建立防止既得利益集团扭曲改革的机制

更新时间:2014-11-10 21:51:00
作者: 孙立平 (进入专栏)  
在中央和省市自治区这两层,审批的项目已经减少了2/3,一半以上已经取消了。但是再问问在市场的这些人,问问这些企业家:"你觉得现在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减少了吗?"--我问过很多人,一致的回答都是说没有,甚至有的说比原来还厉害,这个问题就来了,现在大家都是盯着审批项目,问题是它已经减少了2/3,市场的人为什么没有觉得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在减少呢?这说明它不是简单的审批项目的问题,更根本的问题是权力的性质、权力的特点,这个权力是一种总体性权力,无所不在、渗透一切。说得更现实一些,这个地方找不上你,别的地方一定能够找上你,我们政府的权力是这样的。

   就像我们过去说一句话,孙悟空逃不出如来佛的手心,是如来佛给孙悟空规定了多少个审批项目吗?一个都没有,但是还是逃不出如来佛的手心,关键是如来佛手心的法力无边。现在我们政府的权力就有一点像是如来佛的手心,这个问题过去三十年的时间没有得到真正的解决,所以这一轮改革首先面对的是旧体制,但是一定也要看到这个权力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的就是一个简单的权力。经过三十多年的演变,在三十多年的改革过程中,这个权力已经和市场密切结合在一起了,这个权力过去行使的时候靠的更多是权力本身的机制,靠的是权力的机制,但是它现在不但仍然保持着过去的权力机制,同时又加上了一个市场的机制,市场开始成为权力的一种机制。这个权力比原来更加强有力,而这个权力由于和市场结合起来了,它也就和原来的权力不完全一样了。在这样的背景下,就是刚才我所说到的,形成了一个既得利益格局,甚至形成了一个既得利益集团。简单的来说,这个既得利益集团最突出的特征就是权贵。

   现在这个词用得很泛,好像凡是在三十年改革当中得到了好处的都是既得利益集团,这不对,其实一个社会没有战乱、没有折腾,这个社会怎么也会正常的发展,按照一般的技术进步也会正常的发展。

   举一个例子。我们老说谁解决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答毛泽东解决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后来又说邓小平解决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但是到底谁解决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要我说就是四个东西:化肥、种子、农药、转基因--谁也没有解决中国人吃饭的问题。只要有了化肥、有了杂交品种、有了农药,甚至有了转基因,喂猪的激素,没有谁领导,现在猪三四个月也可以长到两百多斤,按照原来的喂法两年才一百出头,这样中国人吃肉不成为问题了。也就是说正常技术进步情况下,多数人的状况都会得到改善,这是常态,所以不能将这些年生活状况得到了改善的人都称为既得利益集团。

  

   权贵集团的黄金时代

   这个既得利益集团是指谁呢?就是指刚才所说的权威集团,是权贵既得利益集团,权贵既得利益集团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在支配着这个社会。这场改革面对的是这样一个独特的对象。

   我这里稍微要岔开一句,为什么要讲既得利益集团或者是权贵集团,就是我们怎么想中国社会现在的这些问题,我们得有一些思路的变化。看原来的社会,我都是两分法,说中国有一个前进的力量有一个倒退的力量、有一个左的力量有一个右的力量,我们看什么都是这样。但是有了权贵既得利益集团之后,我觉得思考这个问题的框架得改变了,不是两分法,而是三个力量构成的格局,中间就是既得利益集团。这个既得利益集团从过去十几二十年的情况当中来看,不想往前走,也不想往后退,就想停在这个地方不动,因为这样对它最有好处。

   今天我们经常听到人们说现在是五千年以来最好的时期,真的是最好的时期,权力和市场结合在一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市场做不了的事用权力去做,权力做不了的事用市场去做,然后大家的财富可以说一夜之间收归己有,还能用市场的方式里变现。过去几千年的时间,权力再大,但是你变现可不容易。现在不但可以变现,还有全球化的背景,还可以转移资产。原来和绅上哪儿转移资产呢?这样一想,对它来说可真是五千年以来最好的时期,所以它既不想往前走也不想往后退。有些人总说中国社会有一个倒退的力量,其实不对,它既不想往前走也不想往后退。我说的往前走、往后退的力量,其实很大程度上都已经成为中国社会边缘性的力量,这个东西是非常强有力的。

   看到这一点、看不到这一点其实非常重要。譬如薄熙来事件明朗化之后,在网上、在社会中起码有几个月的时间大家是一片兴高采烈的感觉,至少往后退的力量打掉了,那么就会增加往前走的力量。但是我想说,我知道失败者是谁,可是我却不知道胜利者是谁。

   如果是三股力量构成的,感觉就不一样了,最强的这股力量被打掉后,就有了两种可能性。其一,确实增强了改革的力量,改革可能下面需要往前走了。但是也说不定可能会增强另外一股力量,就是中间既不想走也不想往后退的权贵集团,因为它也是对现状不满,也被现状弄得很不舒服。现实当中是谁来打掉了这个力量呢?可能恰好就是主张往前走的那个力量,它出面打掉了这个力量,在这个过程中这两个东西可能就两败俱伤了。无论往前走还是往后退的力量,两败俱伤之后,最后的结果就是中间这个力量更加强了,就是主张维持现状的这股力量,有没有这个可能?

   这是怎么看这个社会的新框架。过去这二十年,在过去总体性权力背景下成长起来的权贵力量,可以说已经是中国社会一个压倒一切的力量,无论是往前走、往后退的,很大程度上都已经被边缘化了。

   这场改革首先面临的就是一堵墙,今年年初我在一篇文章中就说到如果这堵墙撬不动,僵局不能打破,里面所有东西都谈不上,无论是往前走还是往后退。包括几年前人们老说中国有一个倒退的力量,我一直不同意这个说法,什么倒退的力量?谁想往后退?往哪儿退?最有力量的东西往后倒,对它有什么好处,只有权力和市场结合才对它有好处。

   比如说一个开发商,它觉得什么样的情况最好,假如说能够用权力的方式廉价拿地,又能够用市场方式高价卖房,这两个结合结合在一起最好了。往前走,对它没有好处,说用市场的方式高价卖房,但是对不起也要用市场的方式高价拿地,肯定也不如那种方式好。还有就是以廉价的方式拿地,但是对不起,房子要给大家分,它肯定也不愿意。

   真正主导中国社会的力量是既不想往前走也不想往后退,就是想维持现状。为什么这些年稳定压倒一切,就是因为维持现状压倒一切。现在最现实的,我们要面对的就是权贵集团,不破掉这个没有办法往前走。

  

   运动式反腐有破局作用

   这场改革是以什么开始的?大家知道是以反腐败开始的。对这场反腐败大家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其实可以说这个反腐败,按照官方的预期远远没有达到。本来我觉得官方可能会想这么大张旗鼓的反腐败,在社会当中会赢得一致的赞成和拥护,但是实际上人们现在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尽管如此,我个人认为将反腐败作为这次改革的启动点是对的,因为它面对的就是既得利益集团、权贵集团的这堵墙。现在不破掉这堵墙,别的无从谈起,而反腐败最简单来说,先打两个巴掌过去,先打得你晕头转向还找不到北,就在你找北的时候,这个改革就启动了。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个改革、这个反腐败对于启动改革,从这个作为出发点应当说是正确的。

   有同志注意到8月初有一期的人民论坛就发了十几篇文章,就在讲一个问题,反腐是不是到了一个节点,现在是不是面临一个转折。但是对这个节点和转折,人们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有的说它遇到了巨大的阻力,甚至有人用很凶险的局面来进行描述。我个人不太同意这个看法,有一件事情就可以让我们多少有一点判断,正在进行的清理军队当中老干部住房的问题。大家都知道这个问题是阻力极大,最容易惹人的事,而且这个事可以说放到后面一点去做的话问题也不是很大的。假设真像一些人所说的,现在已经是一种非常凶险的局面,说面对着大老虎抱团的反扑,我觉得现在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只有在它觉得别的没有问题的情况下才会做。

   虽个角度判断,我不同意一些人对这个节点和转折点的看法。但是我也确实认为,这个反腐败已经进行了一年多的事情,现在是面临着一个转折了,从这个意义来说你把它看作是一个节点应当说也是对的。

   过去这一年多的时间反腐败已经起到的作用,我觉得反腐败有多重含义,从不同的含义来说,做一些恰如其分的判断很重要。反腐败可以从四个层面来看进展,首先就解决腐败问题本身来说,应当承认运动式反腐的作用是有限的,靠这个想解决问题是解决不了的。

   但是又必须要靠反腐败来破局,震慑的作用是明显的,可以为建立有关的制度创造条件。比如说官员财产申报,如果不破局,不产生威慑,原来根本就通不过。有一次调查还是表决,90%以上反对,在这个圈子里根本通不过。运动式的反腐败有一个破局的作用、有震慑的作用,如果现在要再出台反腐败制度的安排,可能阻力会小得多,这也意味着它应当有一个转变。

   从第二个层面来解读和评价,从为改革破局的角度来看,可以说反腐败现在已经搅动了过去僵局的一潭死水。原来权贵之间的利益均衡,现在已经开始被打破,僵局开始出现松动,原来做不了的事情现在有了做的可能性。过去十年的时间,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的均衡,你不动我的利益,我也不侵犯你的地盘,大家共同维持一个安定团结的局面就行了。但是这样的一种格局,我觉得现在正在打破,原来动不了的地方现在有了动的可能性。

   第三,这场反腐败除了启动改革、解决腐败问题,还有就是破除权贵的垄断。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陆陆续续打的这些大大小小的老虎,很明显可以看出来中国社会那些机会、那些资源现在在哪儿,一个是国企一个是权贵,这两个东西还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

   如果你没有这个背景,想得到一些机会不容易了。前一段时间正在审理的,还没有审理完的刘汉的案子,包括民营企业做得好的,现在你没有这个背景,顶多也就是边边角角的机会了,这是我们现在经济社会生活当中一个深层的症结所在。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在这场反腐败也具有为破除权贵垄断破局的含义,不然的话为什么反腐败选择在这样一些领域进行。

   第四,执政者肯定有一个期望,说期望这个反腐败能够起到凝聚民心、强化政权基础的作用,所以一直说不反腐败就会亡党亡国。但是假如从这样的角度评估,可以说这次反腐败在这个方面起的作用相当有限,老百姓已经开始不买这个帐了,甚至你打掉了权贵,上来的是不是又是一批新的权贵呢?说不定打掉了吃饱了的老虎,那上来的是不是饥饿的老虎,更加厉害呢?

   现在老百姓已经不是你原来简单的逻辑了,因为这些年反腐败,大家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从种种因素来看,我觉得这个反腐败,在继续保持势头的情况下得经历一个转变了,这样才能使反腐败真正起到为改革破局的作用,这个反腐败本身也可以向前推进。这个转变是什么?就是由现在的反腐败转向向权贵恶政的系统清理。

   这些年不但形成了一个权贵集团,这个权贵集团不仅在大规模掠夺社会财富,而且为了维护权贵集团的利益,为了维护自己所得到的财富,也形成了一系列的恶政,甚至是体制化的恶政。恶政最关键的就是对法治的破坏,是对民众权利的打压,是对公平正义的损害,对社会秩序的侵蚀。

   我曾经在不同的层面概括恶政,将它概括为四大表现:国进民退、暴力维稳、强征强拆、纵容贪腐。并由此造成五大灾难:活力下降、两极分化、法治倒退、社会溃败、生态灾难。要将改革破局真正变为推进社会前进的变革,必须面对这样的转变,来系统清理这些年权贵的恶政。

今年上半年我非常急切地讲除恶政的问题,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半年,或者比这更长的时间,人们一直在传康师傅的事。当时我特别害怕康师傅,说面条煮了,但是只是把他当做一个更大的腐败分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991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