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潘知常:把战争带回中国—大陆传媒中的伊拉克战争形象

更新时间:2014-11-09 20:38:06
作者: 潘知常 (进入专栏)  

  “反对美国绕开联合国对一个主权国家动武”。31同时,世界性的包括美国国内自身在内的反战示威活动、联合国的努力、反战人士包括“人体盾牌”等也一直成为国内媒体关注的焦点。其结果,就是似乎全世界都走到了美英政府的对立面:澳大利亚、土耳其、英国、韩国等国家国内的反战游行不断,类似法德俄强烈谴责美英行经、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拒当殖民地官员的报导也层出不穷,而支持倒萨战争的45个国家的声音在报导中却几乎没有涉及。而且,即使在联军内部,反战之心似乎也使得军心不再是是铁板一块,拒绝执行任务的飞行员有之,炸自家军营的士兵有之,精神要崩溃的士兵有之;而伊军却战斗意志坚不可摧,众志成城抵抗侵略。不是“血战”、“誓死保卫”就是“肉搏巷战死守”,逃兵根本没有见到,这其中有多大的可信度也很让人怀疑。

  最后,是对于美国的霸权的批判。美国的霸权是中国的最大担忧,伊拉克的现在是中国曾经的历史,也未必就不是中国可能的未来。一家英国媒体在报导中国网站上围绕伊拉克战争所发出的不同声音时就注意到,在主战与反战的争论中,大陆传媒往往自觉或不自觉地转移主题,把反对伊拉克战争与反对美国等同起来,从而将关于战争的争论演变为亲美还是反美的口舌之战。在争论中,一些人士将中国的知识分子分为了反美的左派和亲美的右派,少数人甚至用极其刻薄的语言对左派人士进行攻击。它蕴含着一种倾向,如果不反美,世界和平将受威胁,中国将受威胁。于是,在这里伊拉克战争的形象被进一步“修辞化”,一切都是那样的明确而不模糊:美国的霸权。在大陆传媒的下意识里,民主的美国是一个虚构,我们完全可以在战争中看到它的非民主、不人道、无人权。它是一个霸权者,它放肆地屠杀伊拉克的无辜百姓,仅仅为了自己的一国利益。而大陆传媒抓住的美国的一个软肋,就是石油。从战争未爆发起,这种推测就已经开始。战争越是临近结束,这种种推测就越是趋向肯定。信手拈来一篇文章:http://jczs.sina.com.cn 2003年4月10日 11:16 人民网《冷眼布什的“战争秀”战后重建纯属画饼》(作者季元宏): “为石油打仗不必遮遮掩掩:发动这场战争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石油。伊拉克作为石油输出国组织的第二大国,每天的产量是250万桶,已探明的石油储量为1125亿桶,另外估计还有超过这个数量的未探明储量。石油是现代工业与经济的命脉。为石油打仗,不管对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而言,都是个极为充分的理由。二次大战时,美国对日本实行石油、钢铁、橡胶贸易禁运。日本政府曾言:“这是对日本宣战”,并因此而决定冒险发动袭击珍珠港的太平洋战争。现在美国为石油与任何一个国家开战,其动机与背景是谁都能理解的。控制本国和别国的石油源地、通道和市场,意义与控制一个交通要道一样。” 而美国的传媒报导也是大陆传媒抓住的美国的一个软肋, “战争中的(美国)媒体操纵”,32“西方媒体承认战争报导片面”,33“(西方)‘新闻自由’原形毕露”34欢喜雀跃的心情溢于言表。同时,出于竭力渲染反美气氛的需要,大陆传媒甚至还想方设法在两国人民的身上大做文章。由于反战,其它居住在美国的外来人员包括穆斯林、德国人、法国人以及一切反对美国战争的人也都受到了战争的无辜牵连,就是那些在美国生活和学习的德国孩子,也遭到美国同学的不理解、奚落、谩骂和排挤,35这样的美国人,难道还不“可恨”?而中国人自己,则坚持正义,与美国不共戴天。河北省安新县同口镇同口二村的陈继严宣布:“我觉得应该提醒世界各国注意:美国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单边主义愈演愈烈”,3693岁离休干部刘大同控诉:“自美英对伊拉克发动大规模战争以来,我日夜寝食不安,……我大声疾呼……如果美英这种霸权主义、强权主义、单边主义继续下去,其危害将祸及全世界人民”,37陕西省汉阴县蒲溪中学初二(1)班16岁学生沈山水也大声呼吁:“身为一个中国公民,同样也是世界公民,我是热爱和平的”。38这样的中国人,难道还不“可爱”?

  

  四、关于大陆传媒的反思

  

  显然,大陆传媒中的伊拉克战争形象与官方规定的报导基调直接相关。中国外交部的声明中强调:“战争必将带来人道主义灾难,影响地区和世界的安全、稳定和发展。反对战争、维护和平是世界人民的共同愿望”,这可以说是贯穿大陆所有报导的一根红线。其要点为:全面准确报导战事;二是反映世界各地反战呼声,三是反映战争给伊拉克人民带来的灾难。毫无疑问,大陆传媒对伊拉克战争的报导正是完全遵循这一立场的结果。

  但是,传媒毕竟并非政治的传声筒。面对战争,着眼于公众的知情权,它所提供的应该是真实、全面、客观、公正、及时、准确的正在进行的战争全貌。而且,在事实上无法做到“纯客观”的情况下,尽量贴近报导客观的做法只能是努力进行“平衡”报导。即媒体引用信源保持平衡、报导选题上保持平衡、电台播出双方声音在时间上保持平衡、电视采用画面保持平衡,对来自不同信息源的信息不封锁,不设限,让各种声音同时存在,彼此碰撞,又相互补充,以提供一种多样化的报导视角和全方位的战事新闻景观,等等。例如,不在编辑时偏重选择一方的信息,不在一篇涉及双方或多方的新闻中只呈现一方的观点,不在对双方领导人和新闻发言人的重要讲话中加以删节。从而保证世界多元化的声音能够得到体现,特别是保证少数人的声音不被埋葬,以体现传媒公正平衡的信息平台这一根本的角色定位。

  遗憾的是,大陆传媒在这个方面做得显然不足。

  从对于伊拉克方面的报导来看,战争是一场灾难,这无疑是一个事实,但是大陆传媒所塑造的伊拉克战争形象却暗示人们,这种残酷超过了萨达姆的残酷统治,这显然不是事实。伊拉克人民确实应当不受侵略,但是如果伊拉克人民为了不受侵略就应当永远被萨达姆奴役,主权就应该成为遮羞布,“国家”就应该成为盾牌,这无疑更为错误。何况,几十万人乃至上百万人的死亡是维护伊拉克主权的代价,而几百人乃至上千人的伤亡就成了侵犯伊拉克主权所造成的巨大灾难?这在逻辑上显然说不通。事实的真相是:萨达姆政权对人民的屠杀造成了伊的独裁,伊拉克的独裁造成了伊拉克的为所欲为,伊拉克的为所欲为造成了两伊战争和伊拉克自己的极度贫困,而伊拉克为了摆脱困境又发动了对科威特的侵略,结果,对科威特的侵略造成了全世界的围攻和制裁,这种制裁最终造成了伊拉克人民严重的死亡和疾病。哈姆雷特诅咒道:“如果世界是一座大监狱,丹麦便是其中最坏的一间。” 事实上,伊拉克也是“其中最坏的一间”!可惜这一切在大陆传媒中根本就没有全面涉及。关于萨达姆也是如此。萨达姆是世界公认的坏孩子,他实施的区域独裁激起了全世界的公愤,可惜在大陆传媒中并没有全面涉及。一位伊拉克人在针对“大规模杀伤武器”接受采访时说:“大规模杀伤武器?是不是找得到那是你们美国人的事。对于我们伊拉克人来说,萨达姆政权就是大规模杀伤武器!”愤懑之情溢于言表,可惜在大陆传媒中对于这类愤懑之情从来没有全面涉及。而且,在他的身后不是拥有100%的民众支持、上百万党员拥戴、几十万武装保护、数万敢死队誓死孝忠吗?甚至,不是还有上万的号称萨达姆幼狮的少年兵的爱戴吗?“这一切都到哪儿去了?”(这是央视嘉宾张召忠先生的经典名言)为什么被捕时的他竟然会是一个可怜的孤家寡人?大陆传媒中统统都没有全面涉及。因而,一味不断重复反战这一主题,对萨达姆政权也基本是一种同情的态度,但是却没有同等数量的报导去分析这场战争的前因后果,这显然不妥。就以《伊拉克受害儿童》图片为例,确实,这令人痛心。而且,在战争中受害的孩子肯定还不止画面上的这些,但是,死于萨达姆暴政的孩子是否更多?死于生物武器的库尔德人的孩子是否更多?死于缺乏医疗和食品保障的伊拉克孩子是否更多?大陆传媒为什么不把这些真相都告诉信息闭塞的国人呢?而从美英军队空袭巴格达时夜晚全城仍然灯火通明;白天全城仍然起居如常,从联合国在约旦为伊拉克准备的难民营中竟然几乎空无一人,本来就已经不难看出,巴格达根本就不是那些央视佳宾张召忠先生等人心目中的第二个斯大林格勒,而就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因此,不是“伊拉克就是萨达姆,萨达姆就是伊拉克”,而是“伊拉克不是萨达姆,萨达姆也不是伊拉克”。这实际上是世界上几个、甚至是几十个最强大的国家与一个独夫民贼即萨达姆一个人之间进行的战争。力量对比绝对悬殊,胜败在战争在开始之前就已经一目了然。但是,这一切大陆传媒始终未能一目了然,因此国人也就始终被蒙在鼓里,根本对一切都盲然不知。

  再从对于美国方面的报导来看,美国发动战争,显然越过了两个底线。其一是用和平的方式而不是战争的方式解决一切争端的底线;其二是在遵循国际法、联合国宪章的基础上建立国际秩序的底线,美国到处推行全球独裁,这无疑都是应予批评的。但是,美国发动的这场战争却十分复杂,绝对无法一言以蔽之。例如,布什这次确实扮演了一个坏孩子的形象。他不是一个依法行事的警察,而只是一个拔枪复仇的牛仔,但是不合法的事情不一定都不正义。这场战争确实缺乏程序正义,但是在实质上是否存在正义的因素?是否一场不合法的正义战争?是否可以被称作一次正义而不合法的未婚先孕?倘若推翻专制的成本小于专制继续下去的成本,那它是否就应该是正义的?通过战争来改变现实这的确是最坏的一种方式,但如果事实上已经没有了其它的选择,那么这是否仍旧是我们所可欲的一个好结果?这一面是否应该让公众知道?作为国际社会所认可的合法政府假如对民众犯下践踏人权的罪行,就难道可以作为内政而不得干预,并迫使国际社会保持沉默吗?这难道不是一种可耻的沉默?当一切制裁和谴责都无济于事的时候,当罪恶每时每刻都在重演的时候,当事实上除了军事干涉已经别无他法的时候,如果我们一味坚持“和平”而拒不采取任何有效措施,那么这种“和平”对于那些即将被屠杀的民众来说就是灾难。何况,美国人在作战时也确实有不敢一将功成万骨枯、确实有为了减少对方的伤亡而不是为了增强杀伤力竟然花掉高出几千倍的昂贵军费、确实有因为不掠夺和征用对方的人财物而每天远距离运输平均一个师4000吨的物资的一面,这一面是否应该让公众知道?还有,美英有肆无忌惮的侵略的一面,他们所做的一切也无可避免地使伊拉克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但是他们为此也竭力在做安抚民心的工作,如即使在前线美军后勤保障还没有到位的情况下,仍比较及时地恢复了巴士拉的供水设置,如联合国的救援物资也在源源不断地通过美军到达伊拉克居民手中,如美军的战地医院也在积极救治在战争中受伤的伊拉克平民,这一面是否应该让公众知道?

  而从战争侵犯了伊拉克的主权来看,也不能简单处理。例如,伊拉克被制裁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是全世界决定的,中国也投了赞成票,它造成了伊拉克无数贫民儿童被饿死病死,那它是否有违人权?是否可以说,包括中国在内的联合国也侵犯了伊拉克的主权?是否可以说,包括中国在内的联合国也应当为伊拉克无数儿童妇女的死亡负责?如果美英的几千枚导弹造成了几百伊平民的伤亡是可悲的,那么,联合国制裁伊拉克的这十年造成的数十万的人被饿死病死,且大部为婴儿妇女老人,这是不是更可悲?是不是更是一场人道主义的灾难?如果大陆传媒是一个人道的传媒,它是否也应该为伊拉克平民因为制裁被饿死病死而大声疾呼?再从追究杀人的责任来看,是否全世界联合起来杀人就比美英单独杀人更有合理性?看看萨拉热窝市场大屠杀,看看斯里布瑞尼卡大屠杀,联合国为这一切都做了什么?索马里,中非、卢旺达、科索沃、黎巴嫩...联合国的哪一次维和使命不是以失败告终?在联合国这样一个和稀泥的场所,事实上根本就不要指望它会真正有任何作为。因此,一切的一切都异常复杂,需要的是全面的反省,而且无法以简单的“是”或者“否”来回答,可惜的是,大陆传媒却应之以简单的“是”或者“否”。

  至于因为自己的需要而褒奖法国德国俄罗斯的反战,那就更颇为可笑。法德俄反战并不是因为伊拉克的主权和人民生命,而是因为其自身的国家利益,例如法国是萨达姆政权第一贸易伙伴,例如德国有大量的土耳其移民掌握政府选票,例如俄罗斯斯控制着目前伊拉克百分之七十的石油。他们当然不希望看到美国的胜利。无疑,这些原因显然不是他们反战的唯一原因,但是即便是这样一些基本的情况,是否应该也让中国公众知道?

  

  五、关于大陆传媒中的伊拉克战争形象的反思

  

  1、大陆传媒中的伊拉克战争形象的意识形态话语置换与修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985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