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卢江良:陌生的钥匙

更新时间:2014-11-06 03:06:26
作者: 卢江良  

  陌生的钥匙

  

  

  浙江•卢江良

  

  

  1

  苏静蕾在给张杰伦洗衣服时,偶然发现那把钥匙的。

  那天下午,在洗张杰伦的裤子前,苏静蕾清理他的裤袋,不慎弄落了他的那串钥匙。就在弯身去捡的当儿,那把钥匙就被她意外看到了。

  那把钥匙就混在那串钥匙当中,要不是捡的时候恰好抓住了它,估计苏静蕾一时还发现不了。

  那是一把陌生的钥匙,对于苏静蕾而言。

  苏静蕾便把它举到眼前,仔细地端详起来。那应该是把门钥匙,且根据被磨损的程度,推断得出不会是新配的,至少用过一段时间了。

  张杰伦竟然有这么一把钥匙!这让苏静蕾感到很吃惊。在她的意识里,张杰伦所拥有的一切,应该都会让自己知道的。

  可现在凭空出现了这把钥匙,搅乱了苏静蕾的整个心情。她没心思再洗衣服了,坐到饭桌的旁边,目不转睛地瞅着那把钥匙,开始揣摸它所隐藏着的秘密。

  是杰伦外面租了房,包了二奶?不可能!据自己对他的了解,他应该不是那种人。是杰伦单位里的钥匙?这可能性也不大。杰伦在单位里,只是个普通员工,这么多年来,一直只有两把钥匙——一把是办公室的门的,另一把是他的抽屉的。

  那这把到底是什么钥匙?苏静蕾百思不得其解。

  终于,她有了一丝隐隐的担忧:也许真是外面租了房吧?虽然他装得跟自己恩爱无比,可谁敢保证他不在演戏呢?要不,早有了这么一把钥匙,干嘛要瞒着自己?

  但这样的担忧是焚心的。苏静蕾转而自我安慰起来:杰伦不会是那种人,这把钥匙肯定是他单位的,或许旁边办公室暂时没人开关,先由他替着吧。他的工作能力不怎么样,但在领导和同事眼里,绝对是一个可信的人。

  正这样设想着,屋外响起了敲门声。苏静蕾顿时惊醒过来,估摸是张杰伦回来了,赶紧瞟了眼那把钥匙,将整串钥匙移到不显眼处,然后站起身去开门。

  

  2

  吃饭的时候,那串钥匙还放在饭桌上。苏静蕾瞅了一眼那把钥匙,看着对面的张杰伦,装作不经意地问:“你最近在单位怎么样?”

  张杰伦一边嚼咀着,一边瓮声瓮气地说:“没什么样。”

  苏静蕾追问:“一点都没有变动?”

  “有什么好变动的。”张杰伦答,停下了嚼咀,对视着苏静蕾,颇感蹊跷地问:“你怎么会问到这个?”

  “没什么,只是顺口问问。”苏静蕾避开了目光。末了,又扫了一眼那把钥匙。

  张杰伦循着她的目光,看到了那串钥匙,好像想到了什么,全身不由地抖动了一下,脸色陡然紧张起来。

  “你怎么了?”苏静蕾问。

  张杰伦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说什么,但终于没有说。

  苏静蕾还问:“你到底怎么了?”

  “我,这是我,”张杰伦吞吐着说,“我单位里,里的钥,钥匙。”说着,他伸过手去,把它蒙在手心,移到饭桌边,一把攫住,放进了裤袋里。

  苏静蕾看着他的举动,心里“格登”了一下。本来她想问个究竟的,可在那一瞬间,她突然改变了主意。她想他都紧张成这样了,事情已经很明了,还有什么好问的呢!便顺势应了声:“哦。”

  张杰伦以为已蒙过关,轻松地吁了口气。

  可这一切,没能躲过苏静蕾的眼睛。她的心开始有点发冷,再看张杰伦的时候,由衷感到了陌生。那样子恍如跟他刚认识,压根儿没一起生活过。

  苏静蕾第一次,感到了空虚。

  尽管她和张杰伦没有孩子,但在过去的五年里,她一直觉得非常充实。她甚至自信地认定,这样的生活方式,一定会延续下去,直到他俩白发苍苍。

  然而现在,一把陌生的钥匙,把她的信心搞垮了。

  苏静蕾没有了食欲,匆忙放下饭碗,推说身体有些不舒,早早睡觉去了。但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那把钥匙穿过黑暗,一个劲在她眼前晃动,晃得她头昏脑涨的。

  

  3

  发现那把陌生的钥匙后,苏静蕾心里闷得慌。她很想找个知心人,给她出出主意。可在这个世界里,她竟然找不出一个人。她最亲的两个人,张杰伦和母亲。前者是事件的主角;而后者呢,她跟她断绝了关系——四年前,为一桩如今想来仍痛彻心肺的事。

  孤立无援的苏静蕾,在私人QQ的个性签名里,写上了这么一句话: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我该怎么办?

  这句话引来了网友都市浪子的注意,他在QQ上戏谑地对苏静蕾说:“我是你最爱的人,请你把心事告诉我。”

  都市浪子是苏静蕾认识多年的网友,他们每天都会在QQ上聊上几句,但从来没有见过面。都市浪子是提出过见面的,但被苏静蕾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苏静蕾不相信网恋,更重要的是,她觉得张杰伦很好,没必要再一心两用。

  可都市浪子不那么想。他觉得任何一个女子,都有出轨的可能性存在。所以,对于美少妇苏静蕾,他多少是心存幻想的。虽然从未有过娶她为妻的打算,但抱着跟她来一场一夜情的欲念。于是,语言里总夹杂着挑逗。

  对于都市浪子的放肆,开始苏静蕾很不舒服,多次严正阻止过,甚至一度中断过联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慢慢适应了,觉得反正不见面,随他过口瘾吧。发展到后来,她也会插诨打科,迎合他说上几句,且感觉蛮轻松的。

  现在见都市浪子这么说,苏静蕾把他当成了倾诉对象,叙说了那把钥匙的事情。

  都市浪子听罢,对张杰伦的行为进行了详尽的分析,然后断言:“你老公肯定有了外遇!”这样断言的时候,一夜情的念想,在脑海不断闪现。

  苏静蕾还不甘接受这样的结论,寻找各种理由进行反驳,但最终还是妥协了。于是,一下失去了主见,向都市浪子讨主意:“那我该怎么办?”

  都市浪子直截了当地规劝道:“你老公都这样了,你苦守着干嘛?”随即,严正声明:“当然我不是说你一定得跟我,但你可以跟你喜欢的男人呀。”

  苏静蕾听了,没有出声。

  

  4

  苏静蕾没再见到那把钥匙,但它始终在她眼前晃动。她越来越觉察出,张杰伦行为的异常。他每天晚上下班,总要迟半个小时回家。这种情况以前一直存在,只是那时她未加防范。现在,她终于恍然大悟:他利用这个时间,去跟情人幽会了。

  由于没有确凿证据,她终究不能十分确定。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她决定跟踪张杰伦一次。这天,苏静蕾借口有事,向单位领导请了假,退前下班来到张杰伦单位。但她没有进去,而是守候在偏僻处,静等张杰伦下班。

  到了下班时间,张杰伦首当其冲,出现在了门口。他快步走到停车棚,推出那辆旧自行车,往后用力蹬上几脚,一骨碌翻身骑了上去,飞似地朝家反向踏去。那节奏很紧凑,效率非常高,完全训练有素。

  苏静蕾见他踏出了一箭之地,赶紧骑上自己那辆电动车,紧紧地跟随在后面,那架势宛如他的一条尾巴。为了不让张杰伦发现,她趁守候的空隙,特地配戴了口罩,还有一副墨镜。

  张杰伦自然没发现苏静蕾,头也不回地朝目的地踏去。苏静蕾尾随着他,沿着这座城市最长的街,骑了差不多半小时,然后拐进一条小巷,来到一个社区门口。那社区是个老社区,配套设置比较陈旧。

  苏静蕾见张杰伦进去,在17单元前停了下来。张杰伦锁上车的时候,苏静蕾也已停好了车。她看着张杰伦进入单元,紧随着也跟了进去……

  张杰伦登上三楼,她到了二楼。张杰伦在四楼时,她在三楼上。她是在四楼的过道上,听到张杰伦在五楼停了下来。然后,她就站在四至五楼的梯间,目睹张杰伦用那把钥匙开了门。

  苏静蕾到达张杰伦进去的那间房门前,门已经被张杰伦给阖上了。她只依稀听得里面有人在说话,一个是张杰伦的,另外一个是女声。她的心便剧烈地疼痛起来,举了举手,但最终垂了下来,像一条软化的麻花。

  苏静蕾乏力地走出单元时,泪水再也止不住了,“啪嗒啪嗒”地掉下来。她在心里恨恨地骂:张杰伦,你这个孤儿!我看错了你!我永远不会谅解你!

  

  5

  苏静蕾刚走出社区门口,就给都市浪子打了电话。第一句话便说,你现在有空吗?我想跟你见面。都市浪子问她是哪位?苏静蕾说是风中百合。都市浪子在电话那端,顿时惊喜不已。

  在一家咖啡店,俩人第一次见面。都市浪子在苏静蕾看来,现实中跟网上差不多,谈吐还是吊而郎当。但她没有丝毫反感,反而欣赏起来。觉得他比张杰伦强多了,至少比张杰伦真实,不像张杰伦心口不一。

  喝完咖啡,见苏静蕾还没告辞的意思,都市浪子直视着她,试探着问:“我住的地方不远,要不去坐坐?”

  苏静蕾明白去坐坐的内涵,刚要开口拒绝,那把钥匙在眼前晃了一下,便什么也没说,顺势站起了身。

  在都市浪子的住处,当被压在身下的那一刻,苏静蕾还是挣扎了一下。都市浪子停下动作,盯视着苏静蕾问:“怎么了?”

  苏静蕾说:“我们才认识。”

  都市浪子反问:“才认识又怎么了?”

  苏静蕾说:“我还不知道你的姓名。”

  都市浪子说:“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苏静蕾说:“我不知道你具体做什么工作?”

  都市浪子说:“这重要吗?”

  苏静蕾说:“我的意思我们还不够了解。”

  都市浪子问:“你的意思怎么才算是够了解?”

  苏静蕾哑口无言了,纳闷地想:是呀,怎么才算是够了解呢?她跟张杰伦认识这么多年,算够了解他了吗?那怎么多出了一把钥匙,自己一直不知道呢?想到这里,那把陌生的钥匙,又在眼前晃动起来。

  都市浪子重新进军,苏静蕾放弃了抵挡。

  当都市浪子进入的瞬间,苏静蕾一把抱住了他。那一刻,在她的意识里,他跟张杰伦一样熟悉,却又一样陌生,分不清谁比谁陌生,谁又比谁熟悉。

  终于,苏静蕾懒得再去想,只是配合着都市浪子,不断地起伏着身子。而随着那种起伏的加剧,那把陌生的钥匙,在她的脑海里,晃动得更厉害了。到了最后,她觉得自已就是那把钥匙,同样变得陌生无比。

  

  6

  苏静蕾时不时跟都市浪子幽会,但她还是跟张杰伦生活在一起。张杰伦像以往一样关心她,只是在她心目里一切都变了味。特别是每当那把钥匙,在自己眼前晃动时,她会极度厌恶他。

  不过,对于那把钥匙的事,苏静蕾从未点破过。

  这样的格局,维持了即将一年,张杰伦突然死了。他是被车撞死的,抑或说他撞了车死的。

  张杰伦死的时候,苏静蕾就在旁边,跟都市浪子在一起。那天晚上,她跟都市浪子吃好饭,准备去都市浪子的住处。他们拥着走在长街人行道上,突然听到“嘣”地一声,就在不远处,一个踏自行车的人,跟一辆货车撞上了。

  那个人就是张杰伦。

  张杰伦的自行车的方向,就是去那个社区的方向;他的眼睛的朝向,正对着长街人行道,那是苏静蕾行走的地方。苏静蕾想,他是去跟情人约会的。所以,面对张杰伦的死亡,她一点都没感到悲伤,相反还觉得有些快慰。

  因为张杰伦是孤儿,没有什么亲戚。苏静蕾安葬他时,没通知任何人。原本她是应该跟母亲说一下的,毕竟张杰伦是她的女婿,且在自己跟母亲决裂后,他曾无数次企图和解。但一想到那桩痛心事,想到自己因此而不育,便打消了那个念头。

  张杰伦死后,苏静蕾清理他的遗物,在他的口袋里,找到了那串钥匙。她把它提在手上,提到跟眼睛平行,发现那把陌生的钥匙,依然混夹在中间,便冷笑了一声,顺手将整串钥匙,扔进了身边的垃圾桶。

  可扔进去之后,她又觉得不妥,重新将它拎出来,找到那把陌生的,从整串钥匙里取下来。她想,事情不能就这样了结了。

  她打电话给都市浪子,要他陪她去一趟租房。“去那边干嘛?”都市浪子的口气有些冷淡。自从张杰伦死后,他还没跟苏静蕾联系过。

  “我想去见见他的情人。”苏静蕾说,“亲口告诉她,张杰伦被车撞死了。要不,太便宜她了。你说呢?”

  都市浪子冷冷地说:“这段时间我很忙。”说完,挂断了电话。

  此后,都市浪子不再主动联系苏静蕾。

  苏静蕾再打电话过去,他突然说:“我们交往可以,不过我不跟你结婚的。”

  苏静蕾听了,不禁怔了怔。

  

  7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苏静蕾前往那个社区。她走进17单元,来到那间房子门口,举手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音。

  苏静蕾正要转身离去,一种好奇心突如其来。她重新面对那扇门,从袋里掏出那把钥匙,——张杰伦的隐秘的钥匙,慢慢插进了那个锁孔……

  转动钥匙,门打开了。

  苏静蕾将那把钥匙攫在手心,轻手轻脚地朝里面走去。屋里很静,也很干净,但很狭小,只一室一厅,且阵置简陋。苏静蕾推测,这女人肯定挺穷,要不,也不至于跟上张杰伦。

  是的,张杰伦并不出色,也没什么钱。当初要不是看上他的忠厚,苏静蕾是不会跟他结婚的。在认识张杰伦之前,她已经历了两次失恋,原因都是对方的背叛。苏静蕾害怕了负心的男人,决意找个老实男人厮守终身。可让她无法预料的是,他最终也走上了叛离的道路。

  苏静蕾在厅中央站了片刻,走到那间虚掩着门的居室前,刚伸手推开那扇门,意外地发现床上躺着个女人。由于门推开的当儿,发出了“吱呀”一声,显然惊醒了那个女人,她艰难地侧过身来……

  就在那一刻,苏静蕾蓦然呆住了!

  “是静蕾!”女人一脸惊诧。她努力地挣扎着,似乎想坐起身来,但终于没有成功。显然,她下身瘫痪了。

  苏静蕾痴愣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女人看着苏静蕾,问:“是杰伦让你来的?”

  苏静蕾没有回答,心却开始痛起来。

  “静蕾,我对不起你。”女人突然抽泣起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很内疚,希望得到你的谅解。”

  苏静蕾还是一言不发,只是攫紧了那把钥匙。

  女人继续哭诉着:“我以为你永远不会来了,但杰伦总是安慰我,说他会劝说你,总有一天,你会来看我的。今天你终于来了,我真的很开心,很开心。”

  苏静蕾的心,像刀在剜,疼痛无比。

  “杰伦真是我的好女婿!”女人不再看她,埋下了头,自言自语道,“他得知我瘫痪后,把我接到了这座城市,给我租了这间房,每天抽时间来照顾我。”

  那把钥匙,被越攫越紧了。血,终于从苏静蕾手心渗出来,先是一滴接着一滴,继尔便血流如注了。

  

  

  

  联系人:卢江良

  博 客:http://blog.sina.com.cn/lujiangliang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971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