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布鲁默:论符号互动论的方法论

更新时间:2014-11-05 13:19:55
作者: 布鲁默  

   “符号互动论”这个术语已经被人们当作一个标签来使用,表示对研究人类群体生活和人类行为的一种比较独特的方法。许多学者都运用过这种方法、或者对它的学术基础做出过贡献,其中包括下面这些著名的美国学者:乔治•H•米德、约翰•杜威、W.I托马斯、罗伯特•E•帕克、威廉•詹姆斯、查尔斯•H•库利、弗洛里安•兹纳涅茨基、詹姆斯•M•鲍德温、罗伯特•拉德菲尔德、以及刘易斯•沃思。这些学者虽然在思想上有种种重要差别,但是,他们在观察和研究人类群体生活所使用的一般方式上却有着很强的相似性。符号互动论的概念就是围绕着这种相似性构成的思想线索确立的。对符号互动论的清楚的系统表述迄今尚未出现,而且更重要的是,目前缺少对这种研究的方法论进行的有理有据的陈述。本文是为展示这样一种陈述所作的努力。我主要依据乔治•H•米德的思想,他在给符号互动论方法奠定基础方面做的工作超过了其他所有的人,但是,我也一直强迫自己系统展示我自己的观点:明确论述只是潜在地存在于米德以及其他人的思想之中的许多至关重要的问题,并且论及他们都未曾涉及过的各种重要论题。因此,我必须在很大程度上对这里提出的观点和分析负全部责任。就我对方法论的论述而言情况尤其如此;对这个论题的讨论完全出于我自己的观点。我的论述方案是,先概括叙述符号互动论的本质内容,然后就经验科学而言鉴别那些带有指导意义的方法论原则,最后专门论述符号互动论的方法论取向。

   符号互动论的本质内容

   符号互动论归底结底基于三个简单的前提。第一个前提是:人们是根据事物对于他们来说所富有的意义而针对这些事物进行活动的。这些事物包括人在其世界中所可能注意到的每一种东西——物理客体,诸如树木或者桌椅;其他人,如一位母亲或者一位商店职员;各种各样的关于人的范畴,如朋友或敌人;各种制度,如一所学校或者一个政府;各种引导人们行为的理想,如个人独立或者诚实;其他人的活动,诸如他们的指令或者请求;以及他作为一个个体在其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各种情境。第二个前提是:这些事物的意义是从一个人与其同伴进行的社会互动中衍生或者产生出来的。第三个前提是:在这个人与他所遇到的事物打交道的过程中,他通过对这些事物的解释过程而驾驭并修正这些事物的意义。我希望简明扼要地逐一讨论这三个基本前提。

   几乎没有什么学者会认为第一个前提——即人们根据事物对于他们来说所富有的意义而针对这些事物进行活动——有问题。然而,说来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当代社会科学和心理科学的所有思想和研究工作中,如此简单的观点实际上都受到了忽视或者贬低。人们要么认为意义是理所当然的,并且进而把它当作无关紧要的东西搁置一旁,要么认为它仅仅是某种中性的环节——连接那些能够说明人类行为之各种因素,并把人类行为视作这些因素之产物。我们可以从今天的心理学和社会科学的基本势态中清楚地看到这一点。这两个研究领域所共同具有的是这样一种倾向:把人类行为当作影响人们的各种各样因素的产物,所关注的只是行为和被认为导致行为发生的各种因素。这样,心理学家们就致力于研究下列这些因素:刺激、态度、有意识的动机和无意识的动机、各种各样的心理输入(Psychological inputs)、知觉和认识、以及人格组织的各种特征,以此说明人类行为的各种既定形式或者事例。社会学家们也以同样的方式依靠诸如社会位置、地位欲求(status demands)、社会角色、文化习性(cultural Prescriptions)、规范和价值、社会压力、以及群体归属关系(affiliation)这样一些因素来对人类行为作出同类性质的解释。在这两种典型的心理学解释和社会学解释中,事物对于正在进行活动的人们来说所具有的意义要么被忽视了,要么被用来说明他们行为的各种因素吞没了。如果有人宣称,这些既定的行为类型都是那些被视为引发它们产生的各种特定因素的结果,那么,他就没有必要说自己所关注的是人们进行活动所针对的事物所具有的意义,而只需要识别这些具有引发作用的因素和由它们导致的行为就可以了。也许有人为其情境所迫,会试图通过把意义置于具有引发作用的各种因素之中、或者通过把意义视为在这些具有引发作用的因素和据说由它们引发的行为中间发挥调节作用的中性环节,来对这种意义成份予以考虑。在后面这些情况的第一种情况下,意义由于被融合进这些具有引发作用的或者作为原因的因素之中而消失了;而在这第二种情况下,意义则变成了一种单纯发挥传导作用的环节——人们可以为了强调这些具有引发作用的因素而忽略意义。

   相形之下,符号互动论的原则是,事物对于人们来说所具有的意义本身就是最重要的。无视人们针对其进行活动的事物所具有的意义,就是对正在被研究的行为的歪曲。为了突出那些据说导致行为发生的因素而忽视意义本身,是对意义在行为形成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的严重忽视。

   人们根据事物对于他们来说所具有的意义而针对这些事物进行活动,这个简单前提本身是太平常了,它无法使符号互动论区别于其他方法取向——还有另外几种方法也坚持这个前提。把它们与符号互动论区别开来的一条主要线索是由第二个前提确定的,后者所指涉的是意义的源泉。对意义起源的说明有两种非常著名的传统方式。其中一种方式认为,意义是只有它的事物所内在固有的东西,是这种事物之客观构造的一个自然而然的组成部分。因此,一把椅子显然本质上就是一把椅子,一头母牛本质上就是一头母牛,一朵白云本质上就是一朵白云,一次起义本质上就是一次起义,等等,等等。由于意义是具有它的事物所内在固有的东西,所以,人们只需要通过观察具有意义的客观事物,把它分离出来就可以了。据说,这种意义是从这种事物中散发出来的,因此,它的形成不包含任何过程;人们所需要做的只不过是认出存在于事物之中的意义而已。这种观点反映了哲学中传统的“实在论”立场——这是一种被人们广泛接受并且深深地植根于社会科学和心理科学之中的立场。另一种传统观点认为,“意义”是由一个人赋予事物——这种事物对于他来说具有意义—的一种心理添加物(Psychical accretion)。这种心理添加物被当作对这个人的精神(Psyche)、心灵、或者心理组织之诸构成成份的一种表达。而这些构成成份就是诸如感觉、感情、观念、记忆、动机、以及态度这样一些东西。一个事物的意义只不过是对与对这个事物的知觉有关而被调动起来的、各种既定的心理成份的表达;因此,有人试图通过把产生这种意义的各种特殊心理成份分离出来,来说明一个事物的意义。在通过识别已经进入对一个客体的知觉之中的各种感觉而分析这个客体的意义的、多少有些古老和经典色彩的心理学实践中,或者在把事物的意义——例如,让我们以卖淫为例——追溯到观察这种事物的人的态度的当代研究实践中,人们都可以看到这一点。这种把事物的意义置于各种心理成份之中的做法,把意义的形成过程局限于唤起和汇集产生这种意义的各种既定心理成份所涉及的任何一种过程。这些过程本质上都是心理过程,包括知觉、认识、抑制、感情转移、以及联想。

   符号互动论认为,意义的源泉与我们刚刚考察过的这两种处于支配地位的观点不同。它既不认为意义是从具有意义的事物之内在固有的构造中散发出来的,也不认为意义是通过人的各种心理成份的结合产生的。与这些观点不同,符号互动论认为意义是在人们进行互动的的过程中产生的。一个事物对于一个人来说所具有的意义,是从其他人就这个事物而针对这个人所进行的活动的诸种方式中产生的。正是他们的行动为这个人界定了这个事物。因此,符号互动论认为意义是社会的产物,是在人们互动时通过他们的界定活动而形成的创造物。这种观点使符号互动论具备了千种非常独特的倾向,后者具有我们后面还要讨论的意味深长的涵义。

   上面提到的第三个前提进一步把符号互动论与其他方法区别开采。虽然事物的意义是在社会互动脉络中形成、是由个人从这种互动中产生出来的,但是,认为一个人对意义的使用只不过是对如此产生出来的意义的应用却是错误的。这种错误严重损害了许多学者的研究工作,如果不犯这种错误,他们本来是会遵循符号互动论的研究方法的。他们没有看到,一个人在其行动中对意义的使用包含着一个解释过程。就这个方面而言,他们与上面谈到的那两种处于支配地位的观点的拥护者——与那些把意义置于具有意义的事物本身的客观构造之中,以及那些认为意义是对各种心理成份的一种表达的入——并无二致。就认为个人在其行动中对意义的使用只不过是对已经确立的意义的唤起和应用而言,所有这三种人观点都一样。因此,这三种人都没有看到,行动者对意义的使用是通过一个解释过程而发生的。这种过程有两个明确的步骤。首先,行动者对自己指出他正在进行的活动所针对的事物;他必须对自己指出那些具有意义的事物。这是一种内化的社会过程,因为行动者是在与自已互动。这种与自己的互动与各种心理成份的相互影响不同,它是有关个人参与与自己沟通的过程的一个例证;其次,正是由于这种与自己沟通的过程,解释就变成了一个如何对待意义的问题。行动者根据他被置于其中的情境和他的行动方向,选择、审度、搁置、重组、转化各种意义。所以,不应当认为解释仅仅是对已经确立的意义的自动应用,而应当认为它是一个形成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行动者把意义当作指导和形成行动的工具来使用和修正。必须看到的是,意义在行动中是通过一个自我互动(selfinteraction)过程发挥作用的。

   在这里,我的目的既不是讨论分别把意义置于事物之中、置于心理之中、以及置于社会行动之中的这三种观点的长短,也不是详细阐述下列主张,即行动者在形成其行动的过程中灵活地对待各种意义。与这些目的不同,我只希望指出,只要把符号互动论建立在这三个前提之上,就必然会使它发展出一种非常独特的、有关人类社会和人类行为的分析方案。我现在所要概括论述的正是这种方案。

   符号互动论建立在一些基本观念或者——正像我倾向于称呼它们的那样——“根本意象”(rootimages)之上。这些根本意象指涉并且描述下列问题的本质内容:人类群体或者社会,社会互动,各种客体,作为行动者的人,人的行动,以及行动线索的相互联系。这些根本意象共同表明了符号互动论观察人类社会和人类行为所特有的方式。它们构成了分析和研究的框架。让我简明扼要地逐一描述这些根本意象。

人类社会或者人类群体生活的本质内容。人类群体被认为是由参与行动的人们组成的。行动由个体在其生活中相互遭遇、或者应付他们面对的接连出现的情境时所进行的大量活动组成。这些个体可能单独活动、可能集体活动、也可能以由其他人构成的某种组织抑或群体的名义、或者代表这种组织抑或群体而活动。这些活动都属于进行活动的个体,并且总是由他们就他们不得不在其中活动的情境而进行的。这种简单而实质上丰富的特性的含义在于,从根本上说,人类群体或者社会存在于行动之中,必须根据行动来观察它们。对于试图从经验角度对待和分析人类社会的任何一种研究来说,这种把人类社会描述成行动的做法都必定是发出点(而且也是归宿)。以某种其他的方式描述社会的概念因式,都只能是构成群体生活的、不断进行的活动复合体(complex)的派生物。就当代社会学中处于支配地位的两种社会观念——文化观念和社会结构观念——而言,情况都是如此。无论人们把作为一种观念的文化界定为习惯、传统、规范、价值、规则,还是界定为诸如此类的东西,它都显然是从人们的所作所为中产生出来。同样,就其由诸如社会位置、地位、角色、权威、以及声望这样一些术语表示的任何一个方面而言,社会结构都指涉来源于人们相互针对对方进行活动的方式的关系。任何一个人类社会的生活,都必然是由不断进行的、使其成员的活动相互适应的过程组成的。确立和描述结构或者组织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9651.html
文章来源:社会学吧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