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幼平:通过改革重拾新的经济增长驱动力

更新时间:2014-10-31 18:31:35
作者: 朱幼平  

   1、行业新热点

   一是战略性新兴产业。“十二五”初期,节能环保、新兴信息产业、生物产业、新能源、新能源汽车、高端装备制造业和新材料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占整个经济的比重只有5%,“十三五”将要提高到10%,意味着这些产业增长速度可能要超过20%。

   二是服务业。服务业占经济总量的比重,美国在70%以上,发达国家平均为70%,全世界平均为60%,而我国只有45%,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2013年我国服务业增加值首次超过工业增加值,是个可喜的变化。服务业吸纳就业人数远远大于制造业,这就是我国虽然经济增长减速但是就业压力反而减轻的主要原因之一。

   三是新业态。基于互联网和大数据的金融、购物、自媒体、虚拟社区、网游等,还有产业链衍生业态,包括服务外包、OEM、创意、配送、物流等,这些业务都将是未来新的增长点。

   2、城镇化

   智慧城市、生态城市前景广阔。据测算,我国未来十年智慧城市将需要2万亿—4万亿元投资。

   3、区域战略

   为了应对世界经济新格局,我国实施“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同时,我国也在国内实施京津冀一体化、长江经济带、上海自贸区等区域发展战略。这些区域战略的实施,必然会带动经济增长。

   4、技术进步与产业升级

   当前世界技术领域有很多新东西,集中在新信息、新能源、新生化、新材料和新航天等五个方面,如移动互联、智能制造、物联网、云计算、机器人、自动汽车、下一代基因组、储能、3D打印、先进材料、先进油气勘探开采、太阳能与风能等,蕴藏着巨大潜力。我国未来经济增长,必须依靠技术进步。

   5、消费升级

   通过缩小贫富差距而提高消费水平,比如提高中低收入者收入后,未来旅游、文化消费或形成很强的消费能力。

   6、公共消费型投资

   公共消费型,比如高铁、地铁、西部铁路、机场、棚户区改造、城市管道、污水处理、城市导航、通讯设施、智能设施、空气和水污染防治等,都有大量投资机会。

   7、走出去

   “走出去”作为我国一项重要的经济和外交政策已推出近14年。在商品“走出去”取得卓越成效的同时,资本“走出去”也展现出良好势头。2014年,我国已经从大量引进外资转化为资本净输出国。可以相信,未来我国“走出去”必然会有一个可喜的发展局面。

   加快经济发展需要改革

   应该经济增速下行,仅仅依靠短期宏观调控政策已不能解决问题,必须要通过持续深化改革来激发经济系统的活力与创造力,重拾经济增长的新驱动力。十八届三中全会为我们描绘了美好的改革蓝图,我们必须加快落实。

   1、高压持续反腐

   刚刚闭幕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对法制建设的一系列新部署,预示着在建立健全预防腐败的法律体系方面有新动向。

   2、缩小收入差距

   缩小收入差距改革很艰巨,因为直接涉及利益。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日前审议通过了《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根据该《方案》和《意见》,央企主要负责人将面临一波薪酬调整。

   3、提高国企效率

   央企和地方国资改革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中央的《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指导意见》也即将出台。目前上海、北京、天津、重庆、广东、江苏、四川、山东等20个左右省市的国企改革方案已提出。国企改革目的是引入竞争,并通过民营资本进入提高活力与效率。但国有企业面临着很多挑战,能否成功将拭目以待。

   4、放减行政审批

   新政府上任一年多以来,已先后取消和下放7批共632项行政审批事项,约占改革前行政审批项目的三分之一。

   政府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和职能转变,原则是“法无授权即禁止”,目的是让企业和社会主体“法无禁止即可为”,为企业松绑,最大限度地优化营商环境。商事制度改革已经产生新增800万公司的井喷式增长,带动就业1000多万人,作用显著。

   5、政府投融资体制创新

   在当前政府和国有企业债务高企的前提下,政府投资需要创新投融资方式,比如可以通过发债方式,以前的城投债,现在的市场债,无论什么债务形式,都需要约束硬化,有偿还机制,做到公正透明。政府出面做的债券,往往信誉度还是很高的,会吸引大量社会资金甚至境外资金。

   6、大规模减税

   减税是一件利器。政府需要承担起长期经济向好的责任,短期大规模举债、大幅度减税,让利于民、给企业松绑,让经济再度恢复增长动能。

   7、资金低成本供应

   货币政策在数量型工具空间受限情况下,实际上还有一招就是价格型工具使用,必须降低利率,已保障实体经济得到低成本的资金供应。当前,我国存款利率3.3%,贷款利率6%,与西方许多国家接近于0的利率水平比,还有很大下调空间。

   金融改革必须有助于推动大众创业、创新,缓解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支撑,促进中国经济长期持续健康发展。

   8、要素市场化

   其他改革,比如释放劳动的放开户籍、放开二胎、高考招生制度改革、延迟退休;集约资源的资源价格改革、不动产统一登记及土地流转;利率与汇率市场化、IPO、互联网金融等,属于要素市场化改革,有利于推进要素自由流动,一般而言,会自动选择向效益高的部门流动,从而提高要素配置效率,从而提高经济系统效率,促进经济发展。特别是农村土地流转改革。

   我们有理由相信,改革正在逐渐从上到下逐步得到贯彻,必然会逐步释放改革红利,从而使我国经济重拾又好又快的增长轨道。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郑雷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9483.html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