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勇:重读《社会冲突的功能》

更新时间:2014-10-27 13:31:35
作者: 高勇  

   科塞的《社会冲突的功能》是社会学学者入门时就非常熟悉的经典著作。既然是经典,就值得不断去重温和品味。科塞提出冲突亦有社会正功能,初闻即感觉耳目一新,细读则更知作者实非故意炫奇,重读之下方能品味出作者之真知灼见和深刻用意。   

   “社会安全阀”与社会结构的分析息息相关   

   我们常常以一个词来掩盖一本著作,如以“看不见的手”来掩盖《国富论》。在许多情况下,这让我们以最小成本获取到了姑且够用的谈资和概念。但是在更多情况下,这种替代让我们错失了更为丰富精微的思想体系,忘记了作者的核心命题及其推演。更遗憾的情况是,我们甚至可能误解作者的原意。 

   谈到《社会冲突的功能》,与之最常联系的一个词就是“社会安全阀”。但是,如果回到科塞本人的论述中,我们不仅会发现“社会安全阀”的论述只占到了极小篇幅,而且作者对“社会安全阀”的态度是双重的。科塞不无讽刺地提到,在纳粹德国,甚至是鼓励讲政治笑话的,因为这种政治笑话也能够释放紧张,是一种“社会安全阀”。科塞严肃地提醒人们,一些研究完全按照“紧张释放”来解释现实性冲突的社会现象,结论是极具误导性的。冲突分为两种,一种是基于社会现实权力关系、追求现实目标结果的冲突,另一种仅仅是由于受挫需要释放紧张状态的冲突。“社会安全阀”用于后者时,才有其释放紧张功能。但是对于现实性冲突而言,安全阀制度的使用会导致行动者不再将目标放在解决令人不满的状况上,而仅仅是要释放由此所产生的敌意。在这种情况下,令人不满的状况仍保持不变或变得更严重,具有导致毁灭性后果的潜在性。这是一种用“情绪逻辑”掩盖“代价逻辑”的倾向,在事实上剥夺了一方要求现实利益的权利,掩盖了现实性冲突的存在。当然,在现实中更常见的情况是现实性冲突和非现实性冲突混合在一起。情感能量的调动和对现实利益与价值的追求往往相互作用。此时,如何从冲突情境中将进攻性的情感能量剥离出去,成为冲突调节者的重要目标。因此,“社会安全阀”在科塞那里,绝对不仅仅是一种群体心理层面的分析,而是与社会结构的分析息息相关。安全阀理论固然有其道理,但是脱离社会结构分析,使之片面化会暗藏更大的危险。   

   社会结构是其核心命题   

   科塞是念念不忘社会结构的“老派”学者。在1975年就任美国社会学会会长的就职演讲中,他对当时流行的“地位获得”研究和“常人方法学”研究大加批评,原因之一就是认为这两种研究貌似大相径庭,实质却殊途同归,都丧失了对社会结构因素的根本性洞察。在《社会冲突的功能》中,科塞的核心命题也仍是社会结构。他固然在不断强调冲突的正功能,但是他更反复陈述的命题是,冲突类型不是独立变量,冲突最终成为正面功能还是负面威胁,全仰仗于冲突赖以发生的社会结构条件。社会结构条件是科塞的核心词,也正因如此,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冲突论”学者,而是坚持认为“一般社会学理论只有一个,尽管它包括不同的概念体系和一系列把认识具体的社会范畴作为重点的中等规模理论”。   

   因此,社会结构因素就成为了决定冲突功能的根本因素。内部冲突可能导致分裂,也可能导致稳定,这取决于社会中群体和个人的彼此信赖程度和冲突关系的彼此交叠程度。群体的互相依赖和冲突的内部交叉,往往可以使冲突通过持续不断的调适来解决,而不致于导致根本性的社会冲突,从而保护社会核心价值观念。外部冲突可能会增强内部团结,也可能导致集权,更可能导致混乱,决定因素在于此社会中的社会团结程度及类型。在冲突开始时越是内部缺乏共识,越难产生一致行动,也越可能产生专制。同样,外部冲突可以提供一个倾听内部异议者的契机,也可能提供一个排斥内部异议的借口,甚至形成在内部寻找“替罪羊”的冲动。这么多的可能性,究竟哪一种会成为现实,就完全要取决于社会结构条件。   

   科塞的命题背后有着对美国社会结构的映射   

   虽然《社会冲突的功能》一书的写作形式是以命题体系出现的,形式感十足,但是在这些形式感背后,却很容易感觉到科塞在研究中的强烈现实感和经验感。我们不难发现科塞命题背后有着对美国社会结构的映射。在他谈论冲突的潜功能时,我们可以看到他对理性和多元平衡的价值认同,以及特定社会结构条件对上述价值认同的支持作用。   

   科塞所论述的冲突有着四大潜功能:不断确认、解释和创造规则;对彼此力量理性而准确地把握;社会不同成分之间达成平衡和联盟;提升社会的组织化程度。不能单纯地认为这四大潜功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抽象命题,背后其实都有着现实社会结构条件的支持。例如,科塞提出,冲突其实提供了一个重要契机,让那些社会的基本规则不断在特殊情境中被确认,在具体场合中被解释,使人们对规则产生意识。这种基本规则的不断确认功能,其实是离不开法治环境和法治体系的。再如,冲突还提供了规则的更新机制,在冲突中,旧规则被不断调适,导致新规则的不断建立,从而避免了僵化及最后崩溃的危险,冲突在不断改造和创造规范。在这种看似崭新的视角中,其实是西方社会中成形多年的习惯法体系和司法阐释传统。至于说到冲突可以促进社会的组织化程度提升,促进社会不同成分达成平衡结成联盟,这更是自托克维尔以来就反复提及的美国社会的民情因素。科塞还提到,冲突是确定对抗双方相对实力的最有效手段,相对实力被证明之后,双方才可能达成新的和解。   

   当然,我们也不宜把科塞的论述与某种现实中的社会结构类型绝对地联系起来。因为科塞论述的现实感来源固然是特定社会的经验事实,但是一旦将其构建成一种知识体系,那么它的启发力就远远地超越了当初它生发所依赖的社会经验。把对特定社会的经验感受和对普遍命运的真切关怀融为一体,这既是《社会冲突的功能》一书历久弥新的重要原因,也是社会学作为一个学科的独特魅力所在。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9304.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