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罗宁:欧洲的困境与新兴市场的“危中之机”

更新时间:2014-10-25 21:17:14
作者: 罗宁  

   当前全球经济复苏的步伐并不如人们预期的那样稳健,尤其是在全球经济总量中占比达到17.1%的欧元区,自去年下半年迎来久违的增速反弹之后,似乎又将面临困境,股市债市大幅走低,甚至已经企稳的主权债务也再次显露出危险迹象。

   欧元区经济复苏渐缓前景不乐观

   2014年初至今,欧洲经济复苏势头逐步放缓,前两个季度欧元区经济同比增速分别为0.9%和0.5%,根据彭博资讯对各研究机构预测数据的统计,第三季度增速预估加权平均值为0.75%,全年增速低于此前各家机构给出的1%乐观预期值已是必然。

   总体上看,欧元区经济的结构性问题未有明显改善是继去年下半年反弹之后增速放缓的根源。虽然欧洲央行推出的一系列宽松货币政策以及流动性注入方案在降低重债国主权债收益率、稳定市场信心产生了较明显的效果,但欧元区仍未在产业“空心化”、劳动力市场僵化等方面寻找到治病良方。目前欧元区总体失业率仍然维持在11%以上高水平区间,青年失业率高达23.3%。

   欧元区边缘国家增长动力不足,加之乌克兰地缘政治危机持续演化,也对核心国家形成明显拖累。今年二季度,欧元区前两大成员国德国和法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分别萎缩0.2%和0.3%。8月份德国工业生产指数同比收缩2.8%,近一年内首次出现负增长,9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更是跌破“荣枯分界线”至49.9点。同期法国工业生产指数增幅与PMI则分别跌至-0.3%和48.8点。

   展望未来,欧元区经济复苏面临的形势更为严峻:

   一是通胀指数持续走低,通缩风险已非杞人忧天。欧元区物价指数(CPI)同比连续12个月增幅低于1%,9月份再创新低0.3%,生产者价格指数(PPI)更是13个月持续负增长。各成员国刺激内需乏力,今年上半年欧元区居民最终消费支出与3年前相比,尚有1.3个百分点的缺口。美国财政部在向其国会提交的半年度报告中明确指出,“欧洲面临风险,通胀率可能长时间低于目标,或直接出现通缩”。

   二是货币政策空间趋窄,“欧版QE”前景不容乐观。为刺激持续低迷的经济,欧洲央行货币政策力度不断放宽,目前主要再融资利率已低至0.05%,隔夜存款利率进一步降至-0.20%,“负利率”政策未能取得预期效果,传统货币政策几近丧失腾挪空间。力图改善实体经济融资状况的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推出以来,市场反应相对较弱,银行申请率不及预期。即将开启的“欧版QE”虽然将直接购买中小企业资产抵押证券(ABS)和资产担保债券,但所能取得的实际效果尚待检验。

   三是地缘政治动荡加大欧元区复苏风险。去年末以来,乌克兰危机的持续演化不仅冲击乌俄两国经济,同时从油气输送、贸易往来以及金融市场等方面也对欧元区主要成员国形成较大负面影响。如若危机再次恶化,必将拖累欧元区经济的复苏步伐。

   考虑到欧元区经济复苏面临的诸多风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再次下调2014年欧元区经济增速预测数据,并对欧元区经济的健康状况发出警告,称欧元区有40%的几率陷入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第三场衰退。

   金融市场拉响警报

   欧元区金融市场迅速对经济增速放缓、复苏风险抬升做出反应,主要股指大幅下跌,债市价格走低,部分成员国主权债收益率快速攀升。9月30日至10月16日,欧元区斯托克50指数下跌了9.3%至2781.33点。其中,德国、法国股市市值分别蒸发1091.1亿美元和1869.7亿美元,希腊、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股市市值跌幅分别达到16.6%、12.6%、9.1%、13.4%。

   欧元区国债市场的表现也引发投资者的密切关注,此前随着危机逐步企稳而走低的重债国国债收益率近期再次反弹。截至10月16日,希腊、葡萄牙、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较上月末分别上升232.9、31.2和24.6个基点至8.96%、3.48%和2.58%,德国同期限国债收益率则下降12.7个基点至0.82%。值得注意的是,希腊主权借款成本飙升再次拉响了欧债危机的警报。一方面,关于希腊可能提前退出“三驾马车”救援计划的传言在市场上蔓延,如果希腊为了获取更自主的政策制定权而在危机尚未真正解决的情况下退出救援,未来可能再陷债务危机的泥潭。另一方面,希腊政局不稳定因素加大,最新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反对紧缩政策的左翼联盟Syriza目前的支持率远远领先其他政党,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或将加大。

   新兴市场再临

   “危中之机”

   欧元区经济复苏放缓对于新兴市场或将产生较为明显的负面影响。

   首先,欧洲市场需求对新兴经济体具有重要的作用和影响。据Wind资讯统计,今年1至8月欧元区从俄罗斯、南非、巴西、印度进口商品占四国出口金额比例分别达到34.5%、17.2%、14.9%、10.8%,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了5.1、4.3、1.6和1.1个百分点。随着经济持续疲软,欧元区对外部产品的需求可能进一步下降,新兴市场出口贸易或将面临更大冲击,从而加大新兴市场经济增速下滑的风险。

   其次,欧洲金融市场异动也给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带来较大压力。截至10月16日,MSCI新兴市场指数收于970.7点,较9月末下跌了3.5%,其中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股市市值分别减少了351.5、435.9、81.1和77亿美元。随着市场紧张情绪的上扬,避险偏好明显抬升,将进一步加大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走势的压力。全球市场恐慌情绪的代表性指标VIX(标准普尔500波动率指数)10月15日冲高至26.3点,较一个月前翻了一倍多。

   当然,欧洲市场风险上扬的同时,也给新兴经济体创造了难得的“危中之机”。几年前,在欧债危机恶化升级之际,许多迫切想在欧洲市场扩张的新兴市场投资者因潜在的巨大风险而出现摇摆,但也有部分投资者在危机中审慎研判、果断出手,抓住“危中之机”成功实现了关键布局。目前欧元区虽然再次面临困境,但就市场风险方面与危机阶段相比已大幅下降。对于中国投资者而言,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建设提速更为其进入欧洲市场的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投资者应结合我国支持企业“走出去”尤其是对欧投资的相关政策,在合理甄别投资对象、把握国别风险的前提下,实现在欧发展的重大突破。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郑雷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9246.html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