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曹险峰:数人侵权的体系构成——以对侵权责任法第8条至第12条的解释论为中心

更新时间:2014-10-14 20:05:45
作者: 曹险峰  

    

   内容提要: 我国侵权责任法上的数人侵权体系由“一因一果”数人侵权与“多因一果”数人侵权构成。“一因一果”数人侵权以侵权责任法第8条、第9条与第10条为代表:第8条以包括共同故意、共同过失及故意与过失相结合在内的共同过错体现“一因”性;第9条以教唆人或帮助人的故意使其与被教唆人或被帮助人形成“一因”性的存在;而第10条则是以各行为人实施的共同的危险性行为体现“一因”性。“一因”性证成了连带责任的正当性及就行为整体进行因果关系判断的合理性。“多因一果”数人侵权体系由第11条与第12条组成:第11条以累积因果关系为特质,强调“分别实施”的数个行为都实然地造成了“同一损害”,并且每个行为都“足以”造成这一损害,其连带责任的承担源于自己责任及因果关系判断的特殊规则;第12条以部分因果关系为特质,调整除第11条以外的其他所有“多因一果”数人侵权行为。第8条至第12条构成了较为严密的数人侵权体系,在适用时,应注意它们之间的顺位与区别。

   关键词: 一因一果,多因一果,共同侵权行为,连带责任,按份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8条至第12条明确规定了包括共同侵权行为在内的数人侵权规则,但理论界与司法实务界对于各条规范范围的争论并未随立法的完结而终止,有进一步探讨的必要。

    

   一、数人侵权体系的基本架构

   侵权责任法第8条规定了共同加害行为,第9条规定了教唆、帮助行为,第10条规定了共同危险行为,第11条规定的是以累积因果关系表现的“多因一果”数人侵权,第12条规定的是以部分因果关系表现的“多因一果”数人侵权。〔[1]〕前三者构成了我国现行法上的共同侵权行为体系,后二者构成了除共同侵权行为之外的其他数人侵权体系。〔[2]〕但这种未经抽象的列举性解读,对数人侵权体系的深层次理解助益不大。笔者试以“一因一果”数人侵权与“多因一果”数人侵权的分类来把握侵权责任法上的数人侵权体系,为此,至少需要回答如下问题:什么是“一因一果”数人侵权与“多因一果”数人侵权,这种区分的内容以及这种区分对理解数人侵权体系构成的意义。

   “一因一果”侵权行为强调侵权损害后果是由一个原因行为造成的,最为常见与典型的就是单一加害人侵害单一受害人民事权益的侵权行为。加害人是一个人还是多个人并非确定“一因一果”侵权行为的关键。多个加害人既可能被侵权责任法看作一个统一的原因,也可能被看作多个原因,被看作一个原因的数人侵权,就是“一因一果”数人侵权,而被看作多个原因的侵权行为,就是“多因一果”数人侵权。在数人实施侵权行为的情形下,两者区别的实质在于:究竟是将数人的行为视为整体上的一个原因,还是将数人的行为分别视为不同的原因。〔[3]〕

   相较于“一因一果”数人侵权,“多因一果”数人侵权的构成情形较为复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3条就从一个侧面诠释了“多因一果”数人侵权的分类。该条第1款后句规定了“直接结合”的数人侵权行为。所谓直接结合,是指数个行为结合程度非常紧密,对加害后果而言,各自的原因力和加害部分无法区分,也就是说,这种行为直接结合的认定基于数个行为的结合方式与程度,各行为后果在受害人的损害后果方面是无法区分的。〔[4]〕直接结合的数人行为因不能被视为损害结果发生的统一的一个原因,所以属于“多因一果”侵权行为,是“多因一果”数人侵权的表现形态之一。“多因一果”数人侵权的另外一个表现形式就是“间接结合”的数人侵权。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3条第2款对此作了规定。在此类数人侵权中,不存在共同的过错,数人行为偶然地结合在一起,无法被视为一个统一的原因。但间接结合之数人侵权与直接结合之数人侵权存在很大的不同。直接结合之数人侵权强调数人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皆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而在间接结合之数人侵权中,虽然多个原因行为的结合具有偶然性,但这些行为对损害结果而言并非都是直接或必然地导致损害结果发生的行为,其中某些行为或者原因只是为另一个行为或者原因直接或者必然导致损害结果发生创造了条件,而其本身不会也不可能直接或必然引发损害结果。〔[5]〕即造成结果的实质上只是部分原因,其他原因只是为此原因造成损害结果创造一定的条件,此原因对结果发生作用依赖于其他原因。将数行为分解来看,只有一个原因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直接(或相当)因果关系,其他原因与损害结果之间只存在间接的因果关系。

   依此,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即可被归纳为:第8条、第9条与第10条共同构成了(广义)共同侵权行为,对应着“一因一果”数人侵权;第11条与第12条则对应着“多因一果”数人侵权。区分“一因一果”数人侵权与“多因一果”数人侵权的重要意义在于如下两个方面:

   一方面,“一因一果”数人侵权体系下,受害人仅需就统一的原因与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负担举证责任。各加害人内部的行为方式、参与程度、造成的损害范围及类别等,皆由统一的原因所覆盖,受害人无须就每个行为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责任成立因果关系、责任承担因果关系分别举证。传统侵权法遵循“肇因原则”,该原则要求受害人负担因果关系的证明责任,其要获得侵权赔偿,就必须证明加害行为与其权益受侵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即责任成立的因果关系;同时,还要证明权益受侵害与其遭受的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即责任范围的因果关系。〔[6]〕共同加害行为作为最为典型的一类共同侵权行为,其规范目的就在于消除受害人因缺乏证明因果关系的证据而面临的困境,它是侵权法对肇因原则的突破,属于例外规定。〔[7]〕“一因”使全体加害人的行为凝结成为一体,使受害人就整体举证而非就各个行为单独举证成为可能。

   与此不同,“多因一果”数人侵权情形下,受害人需要就各个加害人行为与损害结果间的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任何缺失将导致某加害人或脱离连带责任范畴,或脱离按份责任范畴,或根本脱离侵权责任的成立与承担范畴。“一因一果”数人侵权与“多因一果”数人侵权的这种区分反映了法律对加害人与受害人两极利益考量的不同。“一因一果”数人侵权之下,各加害人行为累加的危害性、各加害人对彼此行为的可预期性及可利用性与道德层面的否定性评价,与受害人分别举证的困难,构成了受害人仅须就一体性的“一因”举证的正当性基础。而在“多因一果”数人侵权之下,加害人行为的危害性、可预期性、可利用性、道德层面的否定性评价等因素相对较小,此时仅凭受害人分别举证的困难不足以正当化受害人举证责任的减轻。

   另一方面,这种区分有利于对连带责任适用之正当性的解释。“一因一果”数人侵权与“多因一果”数人侵权的这种区分,实质上也对应着共同侵权行为与“多因一果”数人侵权行为的区分:将某些数人侵权行为认定为共同侵权行为的实益,主要在于连带责任的适用;而将某些数人侵权行为认定为“多因一果”数人侵权行为,往往就意味着按份责任的适用。〔[8]〕“一因”之下,各行为人对彼此行为及其结果都有合理预期并可能加以利用,故由其承担连带责任并不危及加害人行动自由;“一因”之下,各行为人所造成损害及其影响会大于各单个加害行为危害的累加,故由其承担连带责任符合侵权法的惩罚与预防功能;“一因”之下,由加害人作为整体负担部分行为人丧失清偿能力之风险,较之由无辜受害人负担,更为公平、合理。同时,“一因”之下的连带责任还有利于受害人诉讼及执行上的便利,受害人无须分别向责任人寻求赔偿,而只需向最为便利执行、最有偿付能力与可能的责任人寻求赔偿,其获得赔偿成本大为减少,获得赔偿的效率则大为提高。但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此点区分意义不能作绝对的理解。“多因一果”数人侵权情形下也存在连带责任,比如侵权责任法第11条的规定。但这种责任的连带,其理论基石并非在于原因的一体性,而在于因果关系累积时的特殊判断规则。〔[9]〕易言之,“一因一果”之数人侵权一般体现为连带责任,但连带责任却未必皆由此而来。

    

   二、“一因一果”数人侵权的体系构成

   侵权责任法第8条规定了共同加害行为,第9条规定了教唆、帮助行为,第10条规定了共同危险行为,三者共同构成了侵权责任法上的“一因一果”数人侵权体系。下面分述之:

   (一)第8条与“一因一果”数人侵权

   关于共同加害行为的规范范围,存在主观说之共同故意(意思联络)说、〔[10]〕主观说之共同过错说、〔[11]〕关联共同说、〔[12]〕折中说、〔[13]〕意思关联共同与行为关联共同兼指说,〔[14]〕等等。同时,共同过错说内部也并非完全统一,有坚持共同过错包括共同故意与共同过失者,〔[15]〕也有人认为,除共同故意与共同过失外,尚包括故意与过失的结合。〔[16]〕

   上述各学说系主要针对民法通则第130条所作的学理解释,由于当时立法规定模糊,故存在各学说争鸣的空间。但在侵权责任法的规定之下,应首先肯定客观说以及包含有客观说因素的学说皆与第8条相悖。其一,侵权责任法第8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此条中的“共同实施”与第11条和第12条中的“分别实施”形成鲜明对比。客观关联行为强调的正是行为由于偶发而结合在一起,属于比较典型的“分别实施”情形,因此第8条不存在解释出“客观关联共同”的可能性。其二,民法通则第130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由于此条中使用了极度模糊的用语——“共同侵权”,故学说与司法实践关于共同加害行为的规范范围一直存有争论。人身损害赔偿解释依据民法通则第130条的抽象性规定,将共同加害行为解释成共同故意、共同过失及“直接结合”,反映了司法实践对共同加害行为归责基础的一种理解。但侵权责任法第8条将“共同侵权”改为“共同实施”,明显从立法上对共同加害行为作了一定限制。结合第一点理由,应认为“客观说”已被排除在外。

   据此,目前对于侵权责任法第8条规范范围的学说争论,主要体现在共同故意说与共同过错说之争,核心在于是否认可共同过失的存在。

   共同故意说的代表性观点认为,〔[17]〕侵权责任法第8条中的“共同实施”仅限于共同故意实施,即只有数个加害人存在意思联络,他们实施的侵权行为方能构成共同加害行为。只有意思联络才能有效正确区分并适用共同加害行为与共同危险行为、无意思联络的数人侵权。如果数个加害人没有意思联络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需要根据具体案情判断他们是构成共同危险行为还是无意思联络的数人侵权,从而分别适用侵权责任法第10条、第11条或第12条。共同过失类型案件在德国法上应结合第823条第1款与第840条第1款,由加害人承担连带责任;在我国,则应由侵权责任法第11条、第12条规范。

共同过错说的代表性观点认为,所谓共同过失,就是数人对其行为所造成的共同损害后果应该预见或认识,但因为疏忽大意或不注意而致使损害结果的发生。此外,数人共同实施某种行为造成他人损害,虽不能确定行为人对损害结果的发生具有共同的故意,但可以根据案件情况,认定行为人具有共同过失。共同过失的主要特点是:1.数个行为人不存在意思联络;2.数个行为人在实施某种行为时,对结果具有共同的可预见性;3.因为数行为人共同的疏忽大意或过于自信而没能避免损害发生。〔[18]〕构成共同侵权,数个加害人均需有过错,或者为故意或者为过失,但是无须共同的故意或者意思上的联络;各个加害人过错的具体内容相同或者相似即可。〔[19]〕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91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