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俞吾金:偶然性、风险社会与全球伦理意识

更新时间:2014-10-10 20:51:55
作者: 俞吾金  
他们如此做,都是因为他们坚持个体存在的纯粹偶然所致。”在他看来,无论是语言、自我,还是自由主义社会本身,都是偶然的。人们只有对这一点有充分的认识,才能试着去理解20世纪哲学的本质特征。耗散结构理论的创建者普利高津在其《确定性的终结》一书中指出:“人类正处于一个转折点上,正处于一种新理性的开端。在这种新理性中,科学不再等同于确定性,概率不再等同于无知。”他认为,伽利略和牛顿通过传统物理学理论展示出来的那个“时间可逆的确定性宇宙图景”已经千疮百孔,偶然性、不确定性、时间的不可逆性才是宇宙的本质。

   就偶然性在人类社会中的表现来说,它表现为人们对“风险”的普遍关注。德国社会学家贝克在其《风险社会》一书中写道:“我说风险,道德是指完全逃脱人类感知能力的放射性、空气、水和食物中的毒素和污染物,以及相伴随的短期和长期的对植物、动物和人的影响。它们引致系统的、常常是不可逆的伤害,而且这些伤害一般是不可见的。”在贝克看来,风险社会是一个灾难性的社会,在其中,异常的情况有成为屡见不鲜的情况的危险。而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速,“从总体上考虑,风险社会指的是世界风险社会。”因为生态上的破坏是不受国界限制的,如横贯数个国家的河流污染、核泄漏对大气的污染、农药的普遍使用甚至使南极企鹅的身上也出现了过量的滴滴涕等等。贝克指出,风险并不是一种突然降临到人类社会中的灾难,它是人类自己决策和行为的结果。尤其是化学(改变分子结构)、核物理(改变原子结构)、生物工程(改变基因结构)这样的科学的出现,以及人类在追求现代化进程中对外部世界的征服和改造,使人类社会面临着许多无法预知的风险。世界被抛入到偶然性的锅中,它将来会变成什么模样,甚至它是否还能存在下去,人们都很难预测了。

   由此可见,外部世界和日常生活都充满了偶然性,所以,无论是当代社会,还是社会生活中的个人,都不得不与风险、意外结伴而行。在这个意义上,人们越是自觉地意识到风险和意外的存在,也就越是深入地理解了当代生活的本质。

  

   四、坦然面对偶然性

   坦然面对偶然性,就应该确立风险意识、学习意识和全球伦理意识。

   在当代社会生活中,无论是政府、团体,还是个人,要做到临危不乱,坦然面对偶然性,就应该确立以下三种意识:

   一是确立风险意识。贝克告诉我们:“风险意识的核心不在于现在,而在于未来。在风险社会中,过去失去了它决定现在的权力。”人们不能从过去推论未来,仿佛过去没有发生过的风险或意外,未来也一定不会发生。问题倒是在于,未来并不受制于过去,也并不受制于人们观念中根深蒂固的必然性、决定论或确定性。未来是一个不可能完全被测知的黑箱,偶然性、不确定性和随机性构成了它的本质。只有当人们超越传统的必然性和决定论的观念,以足够丰富的想象力去设想未来的时候,他们的风险意识才可能被确立起来,并被实质性地启动。而在全球化背景下的当代社会中,没有这种自觉的风险意识,人们就会在他们遭遇到的各种偶然和意外面前惊惶失措。

   二是确立学习意识。生活和实践一再启示我们,无论是自然界、人类社会,还是个人遭际中的偶然、风险和意外,都或多或少、或强或弱地有其先兆。只有确立认真的学习意识,努力掌握各种风险和意外发生的先兆,才有可能在实际生活中弱化甚至避免风险和意外造成的损害。拉兹洛所说的“恐龙综合症”(恐龙由于神经系统反应迟钝,无法对来自环境的各种意外做出迅速的反应)乃是恐龙缺乏学习能力的结果。如果人类听凭自己的学习意识衰弱下去,从而使其神经系统对各种意外缺乏敏锐的感知能力,人类也会患“恐龙综合症”。记得维纳曾经说过:“人类的强大仅仅是因为他们利用了生理构造所提供的天赋的适应能力和学习能力。”所以,人们完全可以通过学习获得种种相关的知识,提高自己回应偶然、风险和意外的能力。

   第三,确立全球伦理意识。既然全球化已经使风险成为全球性的,因此,面对各种偶然和意外,确立全球伦理意识也就变得十分必要。这里的核心问题是:一方面,人类应该立足于全球的根本利益,深刻反思自己的决策和行为可能造成的后果;另一方面,当种种危机、灾难和意外发生的时候,不同地区和国家的人们应该伸出援助之手,应该表现出高尚的伦理意识。正如维纳所指出的:“坦率地说,我们是注定要灭亡的行星上遇难船只中的旅客。然而即使在行将沉没的船上,人类的尊严和人类的价值不一定消失,相反必须得到更多的重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潇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794.html
文章来源:凤凰大讲堂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