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舒云:黄永胜晚年父子问答录

更新时间:2014-10-02 21:54:31
作者: 舒云  

    

   以下为黄永胜父子的对话:

   子:你最好的上级是谁?

   父:如果不算毛泽东,那就是罗帅了。还有一个是陶铸,在广东我们配合得很好,我很尊敬他。

   子:为什么不是林彪呢?

   父:林彪当然也是我最好的上级。可是,唉……黄永胜沉默很久,说:“他跑什么跑嘛!”

   子:那领导你时间最长的上级呢?

   父:林彪、罗荣桓,还有聂荣臻。罗荣桓还比林彪要长一些,从三湾改编后就是我的上级了,井冈山,一军团,115师,东北,中南军区……十几年……到解放差不多20年呢!

   子:你对周恩来怎么评价?

   父:搞外交他是一把好手,搞内政嘛……八级泥瓦匠。

   子:他应该很有能力的呀!

   父:就我亲眼看到的,周恩来在政治局简直就是一个受气的小媳妇。江青整他,他就是逆来顺受,一句都不敢反驳。有一次政治局会议刚开始,江青就闹,要总理解决她的马桶太凉,说一上厕所就感冒,一感冒就不能见主席,怕传染主席。她也会闹成大病。这个问题还不严重啊?周恩来说开完会我派人去看一看。江青不干,说总理对她没有阶级感情,阶级敌人盼着她快点死。周恩来没办法,停止政治局会议,全体成员到江青住的钓鱼台,去看那个“凉”马桶。周恩来用手托着下巴,围着“凉”马桶左转右转,拿不出让“凉”马桶变“暖”的办法。最后周恩来说:江青同志,我们没有技术加热马桶的垫圈。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用保暖的东西把垫圈包起来,外面再用软布包上,先临时解决一下?江青同意了,这才算完。

   政治局开会,阵线分明。一休息,我们抢先到服务部吃冷饮。如果江青、张春桥先去了服务部,我们就去喝茶。而周恩来哪里也不去,就坐在座位上,他双脚往桌上一放打瞌睡。周恩来私下也诉苦,我同情他。我也看不惯江青,我就同江青吵。

   子:爸爸那你怎么同江青吵呢?

   父:办法可多了,冷嘲热讽,软磨硬顶。江青气得很!我到北京以前,杨成武对江青也是怕,一开会,从来没人敢顶她。我可不管,我是军人,她又不是我上级,我为什么一定要听她的?有一次,江青在会上提出来,要军委办事组同意把军艺那个大院给她的京剧样板团用。我就不表态。拖了一段,她就在会上说,军委办事组不支持文艺革命,不支持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说我反对她,专门和她对着干。我也气了,但我不发火。我说好啊,你们在会上通过一个决议,下一个文件,要我们军队把军艺那些钢琴呀,乐器呀,设备呀统统扔到街上去,把军艺的人和家属统统赶到街上,挨饿受冻都不管,也不用我们解放军负责,我马上就执行。江青同志你看好不好?江青气得说不出话来,也发不了火,脸都青了。下午,李作鹏对着我直竖大拇指,说还是我们组长行!要是我不顶住,军艺早就被扫地出门了。江青早就想把军艺给取消,说不定她就达到目的了。

   子:还有呢?不是说你们几个人在九大上故意搞江青几个人选票的鬼?

   父:他们不得人心嘛。选政治局委员时我说我就不投江青的票,办事组那几个听到后也不投她的票。选举结果一出来,结果江青少了好多票。江青阴着脸发狠说:要查出是谁敢不投她的票。后来被主席制止了。她对总理、对我们那么不客气,我也不客气(黄永胜露出笑容)!

   子:好多人都怕江青,你为什么敢跟他顶?

   父:我为什么要怕她?我是按主席的话做事,她总是另搞一套。这个人品质不好,讨人嫌!

   子:那你总是顶撞江青,毛泽东是什么态度呢?

   父:他还表扬我,说我讲的是对的,应该坚持原则,不吃江青那一套,好!

   子:江青闹的那些事都是公开的,主席不可能不知道。我们看她就从毛那里得到了授意。毛公开对你们说的一个样,私下里另一个样。爸,你现在明白了?

   父:那时我哪会想到这个事?这样看,主席当时对我们的好多表扬也要打个大大的问号了……(黄永胜沉默)

   子:爸爸,你说共产党内最能打仗的是谁?

   父:那当然还是毛泽东。

   子:不对吧?毛泽东是领袖,战场上不是靠将帅吗?

   父:那也是他指挥得好。

   子:那元帅中呢?

   父:元帅里最会打仗的是林彪。

   ……

   子:爸爸,传说你总是打胜仗,没打过败仗,百战百胜,是吗?

   父:百战百胜不能说,但是凡是我指挥的作战,从没有因为我的指挥失误打过败仗,这倒是真的。还有很多仗双方打了个平手,那不叫败仗,但也不叫胜仗。反正我打仗胜的多。

   子:有的资料说,你征战一生,负伤108次?

   父: 这说得不对,那些擦伤、碰伤、皮外伤不算。你爸爸打了一辈子仗,还真没负过刀枪伤。只有小腿上这个伤疤是抗美援朝时遇上美国飞机轰炸,山上石头炸下来,把腿这砸伤了,算是美国佬留下的纪念。

   子:现在都说,林彪喜欢你?

   父:喜欢不敢说,我也不知道。但是从红军时他就很欣赏我打仗。第四次反“围剿”时林彪说过,作战的事情你交给黄永胜以后,就可以放心了。

   子:毛泽东喜欢你吗?

   父:以前是,后来……(黄永胜伸出右手,掌心向上,又手背向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子:我感觉,其实一开始毛泽东对爸爸你还是挺好的。

   父: 噢?你说说哪里好?

   子:你看,林彪让你一开始代总长,他给坚决划掉。江青跟你闹,不让你出访阿尔巴尼亚,他制止了江青。你跟江青总在会上斗,他不是也说你斗得有道理?……他还要你当政治局常委,这可是天大的信任啊。

   父:嗯,……他还是挺欣赏我的。去了北京一开始他对我很支持,很信任。可是后来慢慢不一样了。现在我觉得他还是坐在江青、张春桥那边更多一些。

   子:他(毛泽东)说他不认识你,是不是因为这个呢?你当总长前他真的不认识你?

   父:他不认识我?有的事我们两个心照不宣。认不认识我黄永胜,他知,我知。

   子: 那聂帅是你的老领导,他喜欢你吗?

   父:不算很喜欢,但我打仗打得好,他也高兴。在晋察冀他最喜欢两个人,一个是杨成武,一个是王平。从延安到东北的路上,过张家口我去看他。他说,黄永胜,留在晋察冀吧。我说中央命令我去东北,在那打仗更痛快。我这么说,结果把他得罪了。

   子:爸爸,你红军时期得了一枚红星奖章,是吗?

   父:那个奖章可珍贵了!文革前我曾捐给军事博物馆,后来实在舍不得,又怕他们文化大革命混乱中搞丢了,我又要了回来。后来我当总长时军事博物馆来人找我,要我再次捐给他们。他们说现在红星奖章他们那儿没有,只听说彭德怀那里有一个,还有我这有一个。彭德怀那个他们不好收藏,就想要我这个。我没有同意!那一个奖章比后来三个勋章加在一起还要珍贵。

   子:这辈子你打得最好的仗是哪一个?

   父:杨杖子,兵力上一比一,我消灭他一万几千人,一比十一的伤亡比。我们八纵原来是个地方部队编的,没打过大仗,那一仗打完了,林彪都说八纵队有个主力的样子。

   子:还有呢?

   父:四次、五次反“围剿”我都打过好仗。还有“八六海战”打得也不错。是南海舰队打的,也是我们广州军区的仗。

   子:怎么打完杨杖子就调你离开八纵了?

   父:程子华不喜欢我。我离开八纵去哈尔滨。嘿,那真是有个“礼送出境”的味道呢!

   子:爸爸,关于文年生的事是怎么回事?怎么把他一个大军区副司令员给逼自杀了呢?

   父:文年生的事我真的不知道,那时我已经到北京了,究竟是怎么回事,那时广州的实际负责人应该知道。

   子:听说爸爸你推荐过几个人还挺准的,是吗?

   父:是啊,爸爸我推荐人还是不错的,林彪和周恩来都很重视我的眼光。我向林彪推荐让邱会作做总后勤部部长,向周恩来推荐过解放赵紫阳,还有让王猛做国家体委主任,还推荐过张才千和丁盛,结果都推荐得很准。周恩来文革中国务院无人用时,总来找我,后来周恩来那里一需要用人,就向军队要。军队给多了也吃不消,军队里也需要好的干部啊。我在办事组会议上发牢骚,说是总理再这样要人,军队也快没人用了。文化大革命中间,按那时的标准衡量,又要能干过硬,还要背景清楚,缺干部啊。

   子:爸爸,你要是不到北京当总长,后来“九一三”你的事情就不会那么大,现在的处境也就不会这个样了吧?

   父:那个总长是我愿意当的?是周恩来把我骗到北京去当的这个总长。他打电话来要我连夜上北京,说是讨论湖南革命委员会的人选问题。……结果在人民大会堂,他什么都不说,就把杨成武带出来,说“你的错误很严重,不能工作了,把你那一摊交给黄永胜。”当时我总不能当着杨成武的面说我不干。等把杨成武带走,我就说我干不了,要他们选别人。周恩来要我找林彪。……后来林彪拿出毛泽东的批示,说是御笔亲批的……看了后我就没话说了。军人总要服从命令。我总是跟江青干架,也是不想当这个总长,所以人家怕她我就不怕。

   子:我听邱会作儿子说,“九一三”后总理还为你们打了保票,说没事了,你们好好工作,主席还是相信你们几个老将的。而且在你们被押走时,还说夫人、孩子你们放心,由他打保票,少了一根毫毛找他周恩来负责。文件上还说中央等了你们十天之久,你们是不是检讨了就没事了?

   父:我才不信那些话呢!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国防部长跑了,总参谋长能脱得了干系?我在那个位置上,在劫难逃!这是检讨就能过关的事?

   子:文件说你那十天就在烧文件,把一个缸都烧爆了?

   父:我就是要烧,我不烧他们就放过我了?烧不烧都是一个样。主要是烧照片,也有一些文件。我看见林彪的照片我就来气,你好好的跑什么吗?你跑了,我们说得清楚吗?这一烧我才知道照片不好烧,火苗是绿的,烧一下就灭了。又要点火,我就用些纸的文件去再点照片,还是烧不透。只好来回烧,温度又高,就把那个缸烧裂了。我把与林彪、叶群的照片统统烧了,那里面不光有我,还有别的人跟林彪、叶群一起的合影,留下来,不知道照片上的那些人还会有什么麻烦!

   子:爸爸,文件上说你们要搞武装政变?

   父:我们不但没有搞,连想都没想过!

   子:文件上说你们参与谋害毛主席呢!

   父:那是笑话。我要谋害毛主席,机会太多了,容易得很!

   子:还有南逃广州另立中央呢?

   父:莫名其妙嘛!林立果那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吗?还要说跟我有联系?跟我有联系,就不会搞那么笑话的什么鬼东西(指五七一工程纪要)了。

   子:听说人家不给贺龙吃饭,不给吃药,活活把一个元帅饿死了,是怎么回事,爸爸你知道吗?

父:我哪里会知道!我挂着二办(中央专案组第二办公室),二办只负责政治上审查,生活待遇安排是一办汪东兴负责的。给贺龙什么待遇,汪东兴最清楚,是他来决定执行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569.html
文章来源:《军人永胜》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