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安宅:思想与存在——人类学家的生成及其理论产生

更新时间:2014-10-01 23:25:22
作者: 马子媚  

   摘 要:李安宅(1900-1985)是中国人类学燕京学派重要代表,也是中国人类学早期的代表之一。本文试图通过对其生活史、社会史及思想史的简要梳理,探讨其作为一个人类学家的生成及其理论产生过程。

   关键词:李安宅;人类学家;存在;理论生成

   李安宅(1900-1985)字仁斋,笔名仁责,是中国人类学早期的代表人物之一,亦是燕京学派重要代表,一生著述甚丰,其中有很多具有开创性意义,在当时有着较为广泛的社会影响,但在今日却被时代“裁剪”,被学人“遗忘”已久。然回顾中国人类学史,站在20世纪的中国,他的思想与存在却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被忽略的。笔者试图通过对其生活史、社会史以及思想史的简单梳理一个被时代“静音”的人类学家的知识生产过程,以期对其如何被时代、他者和自我建构的过程作一浅析。

   一、存在之相

   佛经讲,世界有成住坏空,人有生老病死,而人的心念则有生住异灭四相,谓一切事象所发生(生相)、存续(住相)、变化(异相)、消灭(灭相)的过程。而外在一切境界的生灭成坏,皆由心念的生住异灭所招感,借这种说法,一个人的思想和生活息息相关,唯有了解心与境的“存在之相”,方能了解一个人类学家的知识生产过程。

   (一)生

   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正是历史所称的“庚子年大乱”时期:八国联军将暴戾的铁蹄踏入中国,一场“反帝抗暴、泣鬼惊天”的义和团运动也在民间掀起。在这片气势汹汹的红色浪潮中,李安宅于1900年3月31日出生在河北省迁安县(现迁西县)洒河桥镇白塔寨村一个书香世家,出生后曾因伯父无子,被过继给大伯。

   1.少年时期

   他的早年教育与大多数中国读书人并无两样。5岁入私塾,自幼熟读四书五经,接受儒学教育,因而有坚实的中国传统文化基础,这对他日后理解中国社会大有裨益。接着他转入村中初小,在遵化读初中,期间在他父亲的药铺里做过学徒(1913年)。17岁高小毕业后,奉父母之命娶家乡“烧锅”(酿酒作坊)张家之女张瑞芝为妻。待1921年初中毕业后,跟随叔父至天津基督教青年会夜校学英文,考取邮务生(未就职)。后其三叔工作调回承德,他也跟着回乡。“他长期随父、叔在外,见多识广,思想比较开放,追求新事物。刻苦、勤奋,锲而不舍。中学时期就能把一部英汉词典背下来,堪称奇才”。 这也大大培养了其洞察社会的能力。

   据他回忆,“(1923年)暑假前接天津青年会夜校教师候感恩(美国人)信,谓他已调至山东济南,我如欲考齐鲁大学,考取即可在济南青年会教晚、夜两校的英文,以收入所得读齐鲁。我到北京投靠,考取以后,三叔于是年溺死旅途。即拿他的信用金几十元作旅费到了济南。从此经济独立,脱离了家庭。”

   可以说,正是这一次离开正式预告并开启了他此后的学术人生。而此时的他与20世纪的中国一同经历了辛亥革命、五四新文化运动,并见证了随着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迅速传播。时局动荡,各种新思想风云际会,蔚为壮观,无一不冲荡当时每一位青年学人的心。这也为李安宅后来走上社会研究之路敲响晨钟。

   2.求学之路

   1923年9月,李安宅考入山东济南齐鲁大学 ,作为选生读预科。主要修读社会学、社会心理学和比较宗教学等,从而引起他对宗教的兴趣,并加入济南长老会。此时适逢燕京大学社会学系创办人、美国传教士步济时(John Stewart Burgess,1883-1949)到齐大宣传社会服务研究班,他便于1924年6月转入燕大社会服务研究班,开始接受较为系统的社会学研究训练。起初他仍是作为“选生”就读,经过与双方学校的不断交涉,直到1926年秋天,才转变为正式学生。同年他经戎之桐(燕大共产党支部书记)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并由组织授意加入国民党,在李大钊直接领导下工作,因精于英文,暂时休学被派到张家口苏联领事馆任英文秘书。1927北平沦陷, 李大钊被捕,国共关系破裂,中苏断绝国交。他返回燕大边教边读,主要学习经济、政治和人类学等,先后任社会学、哲学系助教,国际研究所编译员,同时从事地下工作。据其子李印生回忆,在燕大读书期间,李安宅“带妻子到北平,并介绍她加入了共产党,协助做平民教育的宣传与组织工作,同时也在平民学校学习”。

   1929年暑假,李安宅取得理学学士及相当于硕士的社会服务职业证书,并以《<仪礼>与<礼记>之社会学的研究》 为论文正式毕业于燕大社会学系,论文对两书中涉及物质生活、饮食起居、礼仪规章、宗教信仰与祭祀、丧葬仪节、法律伦理、哲学思想、家庭婚姻及生育等诸多方面做了社会学的分类评述。

   同年,他的第一任妻子因病去世 。 翌年经于道泉 介绍,李安宅与其刚从日本奈良女子高等师范毕业回国的妹妹于式玉 结下良缘。可以说,第二段婚姻是李安宅人生的新的转折点。于式玉出身书生门第,又留洋归来,思想开明且学识丰富,但她甘愿放弃继续深造的机会,站在李安宅身后,做一个贤妻良母,风雨相随,至死不渝。正是她的这种牺牲奉献精神,支持着这个生活中不着意柴米油盐的书生,使其始终保持革命激情和学术志向,心无旁骛地投入学术研究和社会工作。

   (二)住

   1.第一次出国

   1933年,吴文藻担任燕京大学社会学系主任之后,大力提倡和推行他的人类学学中国化的主张。他认为,人类学要中国化,最主要的是要研究中国国情,即通过调查中国各地区的村社和城市的状况,提出改进中国社会结构的参考意见。李安宅当时也参加了吴文藻主持的到国内一些地区去进行实地调查的社区研究工作。鉴于当时国内学术条件局限,通过候感恩、英国剑桥大学教授吕嘉慈(I.A.Richards,1893-1979)等人的积极联系,在吴文藻的保举下,李安宅获得洛克菲勒基金会奖学金,于1934年至1936年间,先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学院人类学系、耶鲁大学人类学系留学深造,跟美国历史学派创始人博厄斯的两位大弟子克鲁伯(Alfred Kroeber,1876-1960)和罗维(R.H.Lowie,1883-1957)学习,后又到耶鲁大学人类学系跟著名人类学家兼语言学家萨丕尔(Edward Sapir,1884-1939)学习,期间与美国共产党员、人类学家瑞顿(Paul Radin,1883-1959)、美国人类学家、民族学家奥斯古德(O.Osgood,1905-1985)结交,由此对美国人类学界有较为详细的认识。

   1935年暑期他赴美国新墨西哥州和墨西哥从事印第安民族社会教育研究,后用英文撰写《印第安祖尼的母系社会》,以一个中国学者的视角对美国学者的观点提出有力的质疑,在美国学界引起一定反响,对人类学的研究方法的发展也产生一定影响。

   2.拉卜楞调查

   1936年末他学成归国,在燕京大学任讲师。同年,他编译的《巫术与语言》一书由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

   “回到燕京后,一面在报纸上以星期论文方式介绍墨西哥的经验,并在英文刊物‘新民主’(New Democracy)上发表论文;一面主编‘社会学界’和英文‘燕京社会学报’(Yanjing Journal of the Social Science)。大乎其提倡国际合作,不惜把中国继续置于半殖民。”

   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后,时局动荡。由于性格耿直,李氏夫妇抗日言论颇为犀利,为避日本侵略者之祸,就接受陶孟和、顾颉刚两师的建议,1938年暑期,夫妻二人离开北平,辗转到达甘肃。途中在云南昆明与奥斯古德会合,一起研究彝族。抵达甘肃后,他在甘肃省科学教育馆任教育科学组组长。实际上,李安宅研究藏文明具有历史的偶然。他本来准备研究西北的回族。在那里,听人们说起拉卜楞寺,夫妇二人遂在是年内先后前往甘南藏区,对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六大寺院之一的拉卜楞寺,作了长达三年之久的实地考察。

   在当地,他给自己起了藏名叫索南木多尔吉,于式玉取名央金拉毛。在那里“索南”和“央金”开始学习藏文和藏语安多方言,喝奶茶吃糌粑,入乡随俗,像个藏人一样生活。1939年,于式玉还创办了一所当地有史以来的第一所女子小学。

   “李、于二先生在拉卜楞十分注意搞好同宗教界和军政界的关系, 李先生是五世嘉祥大师和黄正清司令的朋友和顾问, 于式玉女士则是黄正清夫人才让拉毛的老师和老友, 正因为这样, 才能保证他们实地调查研究的顺利进行”

   此外,李安宅的藏文化研究有很大一部分得益于语言天赋极好的于式玉。她的藏语水平优于李安宅,所以在调查研究中主要她做记录,提问题,查资料,把她所知的情况提供给丈夫去创作。这期间,他们日以继夜的工作,李安宅写出了大量的藏族宗教、文化、民俗等方面的论著。

   (三)异

   1.边疆研究工作

   1938年,四川成都华西大学吸收了燕京大学内移的一部分,成立了社会学系。1941年,李氏夫妇从甘肃先后到四川。李安宅受聘任华西大学教授兼社会学系主任,创办华西边疆研究所 ,任副所长实际主持对边疆少数民族的研究工作,同时推动石羊场社会研习所 的建设,期间完成个人许多重要研究。于式玉到成都后,受聘为华西边疆研究所教授。

   这时李安宅已经形成了“服务、研究、实践”三位一体的研究理念。可以说华西边疆研究所是李安宅边疆研究实践的主要场所,石羊场社会研习所则是其研究理想实现的阵地。期间他出版了《边疆社会工作》一书,并前往西康做调查(1944年7月15日—1945年1月11日),他最负盛名的著作《藏族宗教史之实地研究》中许多重要内容则来自此次考察所得。考察中,李安宅在德格留43天,发表了《西康德格之历史与人口》,删节后用英文发表,这篇文章在国外也有一定影响。

   1945年,教育部部长朱家骅想任命李安宅为中央边疆学校校长,他“坚决辞掉”,认为“非在边区工作不可,不能到‘中央’”,最后任命孔庆宗为校长。

   2.第二次出国

   1947年李安宅应邀到美国耶鲁大学研究院任客座教授,讲授人类学。后在耶鲁召开的远东学会上遇到拉铁摩尔(Owen Lattimore,1900-1989),1948年,在耶鲁大学教授林顿、奥斯古德等人推荐下,他转赴英国访学,主要以伦敦大学为中心,并赴英国各地旅行,在伦敦、耶鲁、爱丁堡等大学的人类学系进行学术交流。

   1949年2月,李安宅夫妇自英归国,仍在华西大学执教。这时伦敦大学教育学院《教育年鉴》向李征稿谈佛教(喇嘛教)教育,李遂与法尊法师联名写了一篇文章寄过去,该稿称解放后的中国,信仰自由真正得了保障。又说佛教是中国大多数民族普遍的信仰,利用佛教有助于中国的统一。这是解放后李安宅唯一在国外发表的文章。

   3.投笔从戎

   1950年1月,成都战役刚刚结束,党中央决定进军西藏,解放西藏,巩固西南国防。长征时二、四方面军虽到过藏区,但金沙江以西尚未涉足,急需了解情况,制定政策。在于若木、于陆琳 的推荐下,时任西南军区司令员的贺龙知晓李氏夫妇是著名的藏学专家,精通藏语后,便亲自登门拜访,邀请李氏夫妇随军进藏。

1950年12月,李安宅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十八军,在政策研究室任研究员;同研究室人员一道,对进军西藏提出了不少建议,拟订了《关于西藏问题的基本政策》20多条。这是党中央和西南局确定《进军西藏十大政策》的重要依据,对以后和平谈判、签定“十七条协议”有重要参考价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553.html
文章来源:社会学吧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