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军:人类行为结构的哲学解读

更新时间:2014-09-30 21:01:03
作者: 胡军  

   根据上面的分析和讨论,可以清楚地表明,我是将人的行动结构的讨论放置在现代社会结构之内来进行的。正是这样的讨论背景,遂使我认识到,要能够努力做到正确而清晰地认识和研究现代人的行动结构,我们必须始终要注意如下几点。

   第一,要真正理解人的行动,好像必须了解人的行动的主体性,即行动可大致分为个人的行动和集体的行动。这两者之间有着极大的性质上的区别。在现代社会中,尤其在我们的社会中,行动的个体性正逐渐地消失在集体性或团体性之中。

   谈论个体的行动,我往往无意间流露出某种的困惑或疑虑,因为现实生活中究竟是有还是没有这样纯粹的个体行动就是很难决断的一个难题。其复杂性表现在此类行动发生的场合。如果在纯属私人的领域内,个人可以遵循理性的原则,而且这样的私人领域内也最适合理性的思考。不可否认,在私人领域内,我们也可以遵循快乐的原则,可以随心所欲地抽烟。但是在公众场合,个人的行动是要受到社会规则的制约,即禁止吸烟。

   问题也在于,现代社会中到底是有还是没有这样纯粹的私人领域。人无疑都是自主的,个人的事纯由个人做主,即便是父母,也不能强加于我。所谓我的地盘我做主。这是不错的,因为毕竟我们有独立地利用自己理性思考的能力,可以为自己做主。但是如果吸烟或酗酒等行为影响了身体健康的话,那么即便在纯私人领域内吸烟或酗酒等行动也已经超出了个人领域,而间接地进入了公共生活的领域,会通过各种渠道直接或间接地影响或甚至危害家人或他人。由于过度抽烟或酗酒的结果就是身体健康受损或得了疾病,这无疑会极大程度地影响家庭生活的质量,甚至会影响下一代的身体健康。从这样的角度来审视,那么在表面看来似乎纯粹是个体行动的抽烟或酗酒所导致的后果却已经是家庭的或社会的了。如此等等。

   相较于个人的行动,集体的行动来得更为复杂。要使任何一个集体行动取得较为合理的目标,那么参与其中的每一个人就必须坚决地遵守为集体行动顺利进行而制定的规则或法规,为此就必须坚决地抛却个人的意志而自觉地根据集体的意志去做必须要做的任何事情。显然,这样的集体行动的规则或行动的动因往往只是某一个或几个人的意志,而不是团体中每一个人的意志。任何一个坚持己见者,不是自己选择出局,就是必将淘汰出局。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参加,但是在我们的文化系统内这种不参与的行动会有很大的负面作用的。集体行动往往通过家庭、学校、军队、企事业单位、政府机构、各种跨国公司及其他社会团体等实现的。

   这种集体行动由于现代交通工具和通信工具的现代化而变得越来越频繁,而且规模也越来越巨大。从国内说,每年的两会就涉及到至少好几万人的参与,并引起全国的世界的关注。另外,国际性的体育赛事,如奥运会,国际马拉松赛等涉及到的个人数量就很巨大。北京奥运会场馆就能够容纳九万人。

   超大规模的体育赛事虽然涉及大量的人员参与,但是由于其目标单一,并也基本得到了公众的认可,所以涉及的问题不是很复杂。但是诸如大规模的政治集会如两会,由于涉及的政治目标和利益、操作规则、选举办法等极其复杂的原因,个人几乎完全淹没在集体之中。参与其中的不少人已经完全丧失了独立行动的能力和动机,也没有了最为基本的判别是非真假的能力。因此,如何来研究此类行动与智慧的关系远较个体行动与实践智慧的关系来得复杂艰难得多。在我们的社会中,很少或者几乎没有纯属个人的行动。个人的一切行动都在社会的有意的或无意的掌控之中。

   我们现在对群体性事件的心理、哲学、政治学的研究不够,所以也就没有有效的办法来及时处理。现在的人类可以动员好几十万人来参加大规模的战争。有为了正义的战争,也有着邪恶的屠杀人类的战争。尤其是后者,在20世纪曾经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一个人拿枪枪杀另一个人的行动大大不同于集体性的屠杀性事件,如纳粹集体屠杀犹太人的事件,如南京大屠杀事件。在集体屠杀的事件中,屠杀者的心理已经受到了极大的扭曲与震撼,可以不经理性的思考而集体无意识地进入一种疯狂状态拿起枪杆子刺杀任何一个对于他来说可能不具有危害的所谓敌人。

   第二,现代人的行动大大地不同于古代人的地方在于,他们的行动已经有了性质上的划分。这种划分主要取决于各种知识及以此知识为基础的技术的分工。如果说古代人

   的行动依据经验,那么现代人的行动则有了本质上不同的基础。人的现代行动可以大致分为工业的,农业的,金融的,政治的,经济的,商业的,军事的,教育的,体育的,艺术的,法律的,交通的等等。现代社会的上述分工的基础无疑就是约定于知识的性质。因为知识在现代社会的迅猛发展的一个主要原因恰恰就是分科治学。而分科治学对于现代社会的巨大影响就是,社会这个大的系统是有各个根本不同但又紧密相连的各个部门或要素组合而成的。我们要注意到,这是现代社会绝对不同于传统社会的根本特点。这就决定性地影响了现代人的行动的一个根本特点,这就是如果你不具备上述领域内的相关的知识及技术,你是绝对不可能在上述的领域或部门内获得一份哪怕是最低要求的工作。如果你具备了某一部门所需要的知识和技术而有幸进入其中工作,你也就必须遵守该部门所指定的一切行规或准则。无可否认,作为人的行动,上述领域内的个人行动之间固然有相似之处,但同样不容忽视的是,它们之间的本质区别非常之大。人的行动的这些区别的基础就在于近四五百年来出现的大量的知识。知识及其技术在引导现代人的行动。比如现代社会中的大众体育项目中的篮球、足球等,凡有志于此的参与者,都必须在二十岁之前在相应知识指导下完成动作的技术定型。音乐学习中的器乐和声乐都有类似的在知识指导下的动作定型的必要阶段。医学更是如此,特别是外科手术中的眼科手术的训练尤其需要是精确精密的相关的知识和技术。现代军事更是完全奠基于相关的知识及其技术之上,凭感觉或经验从事游击战争的年代早已过去。其实,不只是体育、音乐、医学、军事等是如此,其他的现代行业,特别是理工科所涉及到的各行各业,也都有着同样的更为严格的知识的或精密的技术操作方面所要求的固定训练的程序。在移动互联网络的时代,电脑操作更是有着固定的知识或数学的程序,必须完成这些刻板严格的知识性的程序你才能够进入其他的领域之中。可怕的是,与古代战争完全不同的是,现代战争更是完全在相关知识指导之下进行的。稍懂军事学的人都知道,军事学一般分为战略学和战术学。所以有这样的区分,是因为战略学与战术学都关注相关的系统知识及以其为基础的技术指导。综上所述,我的看法是,要研究人的行动及其结构,似乎要首先注意知识及技术对人的行动的指导作用。而在这种指导作用中,知识是最基本的,知识对于技术具有指导作用。如果相关的知识已经淘汰,那么与此相连的技术也就随之落伍。总之,我们必须真正了解知识及其技术的现代作用,我们才有可能理解现代人的行动及其结构,否则几乎是没有可能的。

   令我们不得不注意到的是,知识及其技术对于社会分工的影响仅仅是现代社会的一个方面。另一个极其重要的社会面相在于,之所以需要上述的分工是因为现代社会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因为在此一社会系统之内,任何个人或集团都绝对不可能完全掌控这样的复杂系统。由于这样的原因,所以在各个社会部门工作的个人行动,也就在有意识或无意识之间落入了整个社会系统之内。由此着眼,现代社会中的无数个人行动组成了社会行动的结构。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个人行动的正面或负面效应对于整个社会都有很大的影响。如个人选择自杀纯属自己的私事,但在现代社会却具有不一样的意义,加上互联网的推波助澜,个人自杀现在成了一个具有极大社会影响的事件。富士康的跳楼事件就是如此。

   当然,我并没有完全否认所谓的智慧的或直觉的等的作用。经过严格和长期的训练,又经过精心挑选而出的艺术家在舞台上进入角色后,肯定不会完全按照原定的知识性程序来理性的表演,而是相反用自己的激情或冲动演绎剧中人物或歌唱,因为先前的知识性的动作定型已经从有意识的行为化为了无意识的行动。当然,专业的体育赛事也基本上也是遵循着同样的路径。其他的现代行业中的行业行动情形也是如此。但不可否认的是,人的行动的知识基础及其技术训练是最为关键的,也是最基本的。

   第三,在讨论人的行动结构的时候,我们尤需注意的是,现代人与古代人的区别。这是由于古代人绝大多数生活在极其微型的小社会内,以宗法血缘关系为基础的家族社会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在这样的社会中提倡美德、礼俗等就足以使社会稳定与和谐。与之不同,现代人,尤其在中国的大城市内,几千万几乎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从四面八方聚集在狭小的空间内,于是形成了所谓的公民社会。公共空间在不断地吞噬着我们热烈向往的私人空间,私人行动的空间在迅速地缩小,结果是我们很难发现真正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即便我们用私人的巨款购买的私人住宅也不纯属私人的,因为它们紧贴着紧邻。更难以理解的,这样的私人住宅也不完全是私人的,因为在我们的社会内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私有财产或私有土地。因此我们社会中所谓的私人生活似乎与西方知识分子提倡的私人生活之间有着很大的差异。而且大规模的人口加速度地走进城市之后形成的生活也完全不同于康德进行纯粹理性思辨时居住的寇尼斯堡小镇了。

   我们习惯于非理性的行动模式,因为非理性的行动或许能够给我们带来快乐或快感或激情,所以我们很不愿意走入或融入这样的超大型的城市之内。但是,事实却是,我们不得不走进并长期生活在这样的令人极其不快的超大规模的城市内,因为我们国内的绝大部分资源过度集中超大规模的城市中。于是,在城市内,私人行动与公共社会的准则经常发生冲突,违反公德的事屡屡发生。公正、正义、平等、以法治理等是公民社会基本准则,是每个公民必须遵守的,但是这些准则却使那些追求快乐原则的人们极其不舒服。不管怎样,要安全幸福地生活在公民社会内,要使公共空间有一定的秩序,我们首先要提倡的就是理性及依据理性制定的法律和规则。公共社会的行动准则本质上依据的是人的理性,公共安全、公共秩序、公共交通、公共卫生、公共绿化等公共生活必须的一切都必须依据于以理性为基础的法律制度或规则。如果说在纯私人的空间内,还可以适度地依据于自己的习惯或情绪或本能来支配生活,但在上述的超大规模的公共空间内我们必须随时准备着不让自己任性地由自己的习惯或本能或情绪来支配自己的行动,而必须以理性来严格地遵守公共准则。遗憾的是,由于中国社会在从传统向现代转变的过程过于快速,且此种转变的原动力并不来自于自己的文化传统,所以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完全不适应于这一急速转变而形成的超大规模的公共空间,更缺乏应对这一快速转变带来的各种严峻的社会问题的理性思考的能力,所以出现了大量的社会问题。我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文化中的理性思考始终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和大幅度的提高,却满足陶醉于似乎充满诗意的浪漫的不适合现代社会生活的那种不确定性之中。

   公共空间在很大的程度上漫无节制地吞噬着我们的私人空间,团体的生活也在不断蚕食着我们的私人时间和事件。生命的短促表现在我们每天仅有24小时。但是更令现代人感到局促不安的是,就是每天短短的24小时也不是我们自己能够随心所欲地支配的。因为其中的8个小时必须消耗在维持生命不可少的工作中。此外还有至少两个小时耗费在每天上下班的拥堵的路途中。现代企业或公司又经常地要求自己的员工延长工作时间即所谓的加班。即便一天三顿饭也与传统社会的有了本质的区别,大家挤在一个公共空间内、不得不遵守一定的公共规则用餐。真正计算下来,属于自己能够支配的一天中没有几个小时了,而那时的我们已经筋疲力尽,也已无法享受可能是富有浪漫情趣的诗意的生活了。好在我们可以期许明天的生活可能与今天的与根本的不同,于是我们只能期待明天了。但遗憾的是,对于现代人来说,是没有什么明天的,因为明天与今天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仍然是那么的单调乏味毫无意义的一天。

   此外,我们更得注意的是,移动互联网技术对于现代人行动结构的革命性的颠覆。比如网络购物改变了绝大多数人的传统购物方式,使服装商店、电器商店等受到致命的冲击。网络家庭、网络银行、网络俱乐部等也使传统的家庭方式、金融系统和团体聚会模式等发生根本性的变革。同时,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出现也根本改变了个人与其他、社会、世界的关系。如此等等。数字化图书的出版与阅读对传统的阅读方式、出版行业等也构成了巨大的挑战。图书馆的功能也会因此出现转折性的变革,阅读的方式变了,阅读的场所也已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总之,移动互联网技术对于人的行动结构已经并将产生越来越巨大的影响,这需要我们加强哲学界与科技界的联系,来共同探讨这一重要而迫切的问题。

   我只是罗列我所理解和了解的现代人行动所面临的种种困境。希望我国学术界的同仁,能够关注现代人行动的结构,进一步建构起我们自己关于人的行动结构的哲学体系。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潇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48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