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唐代兴:生利爱:人性生成的动态图景

更新时间:2014-09-24 12:10:05
作者: 唐代兴 (进入专栏)  
虽然意外地朝着人质化方向展开,并开辟出了文化存在道路,但其创生的生命本性却仍然成为其根本的生命动力和生命目标,亦构成其根本的人性动力和人性目标。

   在人质化道路中,人的生命存在的创生本性被人质化的文化所修饰、规训(或塑造),而生成为人的文化存在本性的过程,首先是将其创生本性中"因生而活并为活而生"的动力因素予以了完整保留,并在此基础上对生命的自我保存和自我保全赋予了新的内涵,即发展生命和提升生命。因而,以保存生命和保全生命为基础而发展生命和提升生命,构成了人的文化存在本性的动力因素。

   人的文化存在本性的本质规定仍然是创生。。并且,人的创生文化本性的展开方式,同样要完整地保留其利己与利他,同时必然在此基础上获得文化的提升,即爱己与爱他。因而,在人的文化存在本性构成中,其展开的基本形式是利己与利他;其展开的提高形式是爱己与爱他。并且,在人的文化存在本性中,利己的本性就是爱己的本性;利他的本性就是爱他的本性。仅前者言,只有爱己,才能利己;也唯有爱己,才会利己:爱己构成了利己的直接动力。仅后者论,只有爱他,才能利他;唯有爱他,才会利他:爱他构成了利他的直接动力。但在人的文化存在本性构成中,其实质规定仍然生己和生他,其最终本质是生己,即实现生命本身的生生不息。所不同的是,在人的生命存在的创生本性中,生己和生他之性质规定具有合目的性,即合自然宇宙和生命世界之整体创化法则和目的;在文化化的生命世界里,由其文化存在本性所构成的生己和生他之性质规定,却具有了人的目的性要求,即人完全以其自设的目的要求而再造生命,使之朝向自然宇宙和生命世界的合目的方向展开,实现人的自身存在完全适合于自己的目的要求。

   人的文化生存本性    人作为文化的人,其存在展开必然是生存。人的生存之所以根本不同于其它生命的生存,就在于人的生存要承受文化的修饰、规训、塑造而追求目的性,因而,目的性生存构成了文化的人的根本标志。

   如前所述,生命存在展开的生存本性是入群性。生命的这一生存本性向人的方向进化,同样要获得文化的修饰、规训和塑造而构成人的文化生存本性,并必然;要遵循生命存在展开的生存本性法则。要了解此,需进一步认知生命存在的创生本性。在生命存在创生本性结构中,"生"是其核心内容,生命对生命存在之生生渴望,落实在人的生命展开进程中,就是目的性渴望与资源谋划。对物质资源的渴望与谋划,构成了人的文化生存本性敞开的具体内容:人,是一种需要资源滋养的生命存在形式,资源需要构成了每一个生命个体的基本存在前提,没有对资源的需要和求满足(滋养),人的生命就不复存在。基于这样一种意识,人首先发现自己对资源的目的性需要与满足是基于如下四个方面的基本渴望:

   对食物的渴望――这是基于吃的需要与满足。

   对居住的渴望――这是基于住的需要与满足。

   对饰裸的渴望――这是基于穿的需要与满足。

   对行动条件的渴望――这是基于行的需要与满足。

   如上四种渴望基于人生存的四种基本需要与满足,它构成了人的生存本性的基本内容,敞开为人最基本的天赋生存能力。与此同时,人还发现,人对物质资源的生存渴望与谋划,其最真实的动力因恰恰是人对性与色的渴望。对于人来讲,吃饱、穿暖、住好、行便,其实都是为了生,为了生生:生涉及当下,生生涉及长远。性与色之于生来讲,是实现生之全;性与色之于生生,则是实现长生和永生。所以,对性与色的需要与满足,不仅是生命存在之生理机能健康运转的需要,也是人的生命存在之心灵、情感能够健康展开的需要,更是生命能够获得生生不息的存在需要。所以,对物质资源、对性与色,以及对精神的渴望、需要与满足,构成了人谋求生和生生的多元方式。然而,无论是对资源的需要与满足,还是对性与色的需要与满足,或者是对精神创富的需要与满足,都必须遵循生命那以生己与生他为本质规定的竞适法则,这一竞适法则在人的目的性生存展开进程中,则展示出相对应的两极本性:

   竞所展示出来的生存本性:斗争性;征服欲;侵略欲;驾驭欲;屯积欲;仇恨欲。

   适所展示出来的生存本性:恐惧心;忧虑心;同情心;怜悯心;利爱心;慈善心。

   对生命存在展开的生存本性法则的了解,发现生命的创生本性虽然演化出了人的文化存在本性,但落实在人的生存进程中,则具体展开为竞适本性。然而,由生命之创生本性所演化而来的生存竞适本性,必须要通过入群的方式来展开和实现。从人的文化生存本性的展开角度看,入群生存本性的展开与实施,则需要动力,这个动力就是竞斗。而竞斗的人性依据,却是人谋求生生不息之生存的斗争性、征服欲、侵略欲、驾驭欲、屯积欲、仇恨欲和人谋求生生不息之生存的恐惧心、忧虑心、同情心、怜悯心、利爱心、慈善心。

   入群就是走向他人、走近他人、走进他人,共同创建起社会。因而,入群就是创构人的社会,这是人的生命生存本性向人的文化生存本性进化的集中标志[5](PP8-9)因为入群之文化生存本性,不仅在其人性动力和依据上获得了新的内涵,而且还具有只属于文化范畴的人性规范。这一人性规范由原理与规则两个方面构成,从原理方面讲,入群之文化生存本性所必须遵循的根本原理是自由。:在文化世界里,人的入群生存本性要得到全面展开并促进其生和生生,必须符合人人生存自由之最高原理:唯有当人人以其生存自由为最高原理来入群,人的文化生存本性才可获得全面展开,促进人人之生和生生。从规范角度论,入群之文化生存本性所必须接受的根本规范,就是平等。在文化世界里,人入群的生存本性要得到全面展开而促进人人生和生生,则必须遵循普遍平等原则:唯有当人人以其生存平等为最高原则来入群,人的文化生存本性才可获得全面展开,从而促进人人之生和生生。相对地讲,自由原理是人的入群生存本性展开的目标定位;平等原则却为人的入群生存本性实现的平台构建提供了依据。

   人的文化血缘本性   人的文化血缘本性,是对人的生命血缘本性的修饰、规训与转化。

   血缘是由性欲所生成,性欲是血缘生成的绝对动力,所以任何新生命的诞生,都是性欲实现的成果。但生命的性欲冲动与人的性欲冲动却有着质的不同:动物的性欲冲动仅仅是生理需要与满足,新生命的诞生,是其纯粹性欲冲动的副产品,虽然它起到生物物种延续与繁衍的功能。而人的性欲冲动,既是其生理的需要与满足,也是其心理、精神、情感的需要与满足。客观论之,人的性欲冲动需要与满足实质上蕴含着两个目的:一是实现身心协调,开发生命的内在潜力。二是反抗死亡,追求生命的永续和血脉的绵绵长存:"死亡则是它们自己精美的组织和复杂的生活史付出的代价。"[5](P73)性欲冲动的需要满足,最终通过生命对象化的方式而抗拒了死亡,从而实现了生命血缘、家族血缘和特种血缘的永续。

   人的文化血缘本性,不仅负载了生命血缘本性的全部内涵,获得了生命同根的亲疏本性、性欲竞适本性和生命呵护本性,而且强化了求群、适群、合群的入群本性,生成出生命生存和行为创造的合作、协作、协调倾向、团结意识,滋生出生命的等级观念和内外情感认同模式,而且以性欲为核心的文化血缘本性,还被赋予了血缘的等级情感。首先,人的文化血缘本性内生出的人民族血缘情感,包括民族伦理情感、民族政治情感、民族历史情感和民族文化情感。其次,人的文化血缘本性还内生出人的家族血缘情感,它是人的种族血缘情感的具体化,也是人的家庭血缘情感的固化方式,它起到了凝固种族血缘和家庭血缘的双重功能。其三,人的文化血缘本性更内生出人的家庭血缘情感,这一血缘情感体现两个向度:一种向度是以性为动力和目标,其所产生的血缘情感力量是以性欲为聚散力,它具体表征为男女夫妻情感;另一种向度是以血脉为动力和目标,其所产生的血缘情感是以宗族、家族为线索的血脉聚散力,它具体表征为父母子女情感。

   情感,无论是人类血缘情感还是民族血缘情感,或者是家族血缘情感和家庭血缘情感,都有其具体的内容,并且都有其情感生成的动力因素。一般情况下,情感发动的动力因素即是利益,包括物质或精神方面的利益。以利益为内动力,血缘情感的具体内容则是爱恨亲仇,并且,爱恨亲仇也血缘情感的文化价值倾向和最终行动表达式。

  

   概括如上内容,人的文化血缘本性的自身构成有三:以性欲为内核、以生命同根的亲疏本性、性欲竞适本性和生命呵护本性为基本表征的生命血缘本性,构成了人的文化血缘本性的奠基内涵;以性欲为动力、以生育为目标、以人类血缘、民族血缘、家族血缘和家庭血缘为表征的血缘情感,构成了人的文化血缘本性的基本内涵;以利益为动力、以爱恨亲仇为表征的伦理向度,构成了人的文化血缘本性的内涵本质和价值倾向。

   3、人性真理的逻辑进路

   体认在其《人性论》中指出,人性问题与任何学科和所有领域相关联,一切科学、所有领域都要涉及到人性问题,并最终回归于人性。[6](PP6-7)因而,人性探讨构成了一切精神探索的奠基石。所以休谟将人性的学问,定位为是"人的科学",并认为这一"人的科学才是其它科学的惟一牢固的基础。"[6](P8)

   人性真理的自我呈现   对人性的探讨之所以构成了"其他科学的惟一牢固的基础",是因为人性探讨揭示了人的真理:人的真理,才是一切有关人的其它真理的真理,或者说,人的真理,才是人类其它一切真理的出发点,是人类其它一切真理的坐标。因为哪怕是最纯正的自然科学探索最终要以人为镜、以人性为镜。[7](P29)

   人的真理,就是人性真理。人性真理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体现在人性的终极本质上;二是体现在人性的终极目的上。

   人性真理蕴含在人性的自身构成中。概括前述,人性的终极本质是自私。在这一终极本质规定下,人的自然本性和人的文化本性一旦获得塑造性融合,就展开为"生→利→爱"之方向。人性的存在论、生存论以及人性的实践论,都无法回避 "生→利→爱"这一三维方向。

人性自私,不仅有其文化学方面的依据:人类的、民族的、家族的、家庭的,以及更具体层面的男女的、夫妻的、父母子女的和兄弟姊妹的等等领域的爱恨亲仇,无不贯穿了自私的人性真理于其中。人性自私更有生物学、动物学和遗传学的支撑。遗传学家R.道金斯在其《自私的基因》一书中指出,人性自私的自然之根即是基因。"在基因的水平上讲,利他行为必然是坏的,而自私行为必定是好的。这是从我们对利他行为和自私行为的定义中得出的无情的结论。基因为争取生存,直接同它们的等位基因竞争,因为在基因库中,它们的等位基因是争夺它们在后代染色体上的位置的对手。……因此,基因是自私行为的基本单位。"[8]基因的利他选择,必然导致物种生命遗传可能性的丧失,只有基因的自私,才使生命获得以自己为动力并以自己为最终目的的"生→利→爱"朝向,物种生命繁衍生息才获得必须的保障。"我们的基因的最重要的特质就是其残酷无情的利己性,从而造成了个体的利己性。"[9]从根本上讲,进化的真正动力和最终动力,就是勇往直前的生命朝向所凝聚成无情自私基因,使生命获得了生己、利己、爱己的自私向度。"""自然选择从来不使一种生物产生对于自己害多利少的任何构造,因为自然选择完全根据各种生物的利益并且为了它们的利益而起作用。.......如果不如此,则这种生物就要绝灭,如无数的生物已经绝灭了的一样。"[3](PP231-232)自私是生命存在和得以保持其存在的根本理由;并且,自私滋生出生命存在的基本权利,构成生命展开其生存的最后依据。自私之于生命世界来讲,构成了一切生命、一切生物、一切动物以及一切人的存在与保持、展开与繁衍的生命内核、遗传因子。这一生命内核、遗传因子当然终由是生命自我生成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22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