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唐代兴:可持续生存式发展:建设低碳社会的行动着力点

更新时间:2014-09-24 11:47:56
作者: 唐代兴 (进入专栏)  
促进此三大法规的全面实施和严格执行。

   在完善、严谨、规范和体系化低碳能源体系规范下,重建生境财税体系。

   一是创建完善自洽的、具有高效激励功能的生境财税补贴制度,重在于鼓励可再生低碳能源的全面开发和广泛运用,同时,也在于鼓励创建能源节约的社会风尚。

   二是改革和完善现有的税收制度,制定并实施能源企业分税制度:对高碳排放的企业和一次能源企业,使用现有的税收制度;对低碳化的再生能源开发企业,对运用低碳化的再生能源企业、对能源高效运用和节约能源企业,制定相应的轻税制度。

   三是创建完善自洽的、具有高效规范和惩戒功能的高碳排放税和污染税,以促进全社会自觉于低碳或零碳生产、低污染或零污染消费,另外就是促进节约社会化。

   具体地讲,就是开征切实可行的二氧化碳排放污染税。并把公民和企业、组织、社会机构的高碳排放行为、高污染行为,均纳入二氧化碳排放污染税的征收范围。以促进全社会低碳排放或零碳排放、低浸染或零污染自觉化和日常生活化,从根本上改变公民的消费习惯和生活习惯。改变公民的消费习惯和生活习惯,这是低碳社会真正形成的一个基本指标。    

   开发低碳产品、重建生境生产-消费体系    重建生境经济体系,必须开发低碳化的产品体系。其首要任务是确立低碳化的产品结构战略,以此调整现有产业结构体系;其重心是减少和关闭粗放型产业、高污染产业、高碳排放产业,发展无污染、低碳排放或零碳排放的高新技术产业。其次是压缩机械产业,开发低碳能源产业体系,包括绿色地球产业体系、生态农业产业体系、生态海洋产业体系等。

   开发低碳化的产品体系的根本动力是消费,因而必须重建能够全面促进低碳化消费体系。重建这一消费体系有三个具体指标:一是所重建的消费体系内容,必须是低碳化的,以此为标准,国家应该采取积极政策并制定切实可行的法规,有步骤、有计划地引导高碳产品逐渐退出市场,退出社会消费领域;二是所重建的消费体系内容,必须是可生境化的,即全社会所消费的一切产品,都应该促进地球环境、生命环境、社会环境和个人生活环境生境化,凡是反生境化的产品,都应抑制消费,最后实现禁止消费;三是所重建的消费体系内容,必须是简朴节俭健康的,凡是违背这一准则的产品,都应该引导退出消费市场。

   3、重建生境化生态体系:建设低碳社会的环境着力点

   从根本上讲,低碳社会围绕二氧化碳及其它污染的排放与吸收而展开,它涉及两个工作目标,一是如何促进二氧化碳及其它污染达到低排放;二是怎样实现自然界对二氧化碳及其它污染的最大限度吸收,以达到自净化。为实现前者,必须开发新动力能源,开发新能源技术、新生产技术,重建新经济体系;为实现后者,必须重建生境化的生态体系。"生态体系"既指狭义的地球生态体系,也指广义的由自然、生命、人、社会四者构成的"人与天调"体系,本文中所论涉及这两个层面。

   重建生境化的自然生态体系   "自然"概念是对地球和宇宙的整合表述。从宇宙角度看,自然生态体系的主要构成要素有土壤、阳光、空气、水。这四大要素的动态循环,就构成了气候的律动。因而,衡量自然生态体系状况的根本性指标,就是气候。由土壤、阳光、空气、水四者动态循环所形成的气候律动,呈现出两种倾向状态,即规律化律动倾向状态和失律化律动倾向状态,前一倾向状态推动自然生态体系正常转动,因而它是生境化的。后一倾向状态推动自然生态体系失律运转,它表现为气候异常,气候一旦持续异常,土壤、阳光、空气、水四者的动态循环,就越远离自身平衡,必然朝着死境方向运行。全球气候变暖,虽然这种气候状态出现已属异常,但它毕竟还有持续的方向性。但2010年的全球气候却处于混乱无序的特异状态,中国更不例外,从进入2010年那一天开始到现在,几乎每天都处于灾情状态中,并且主要是气候灾害,干旱、暴雨、酷热、低温,相互交织,连绵不断。这表明土壤、阳光、空气、水四者的运行完全失律,更暗示着更大的灾疫将来临。这表明重建生境化的自然生态体系,已经迫在眉睫。

   重建生境化的自然生态体系,其根本任务是抑制人类行为,努力恢复气候,使其变化有常,四季有序。具体地讲,就是通过人为努力,促使土壤、阳光、空气、水重新恢复其共互生互的生生循环功能。为实现此,需首先进行土壤治理。土壤治理要务有三,一是土壤的土质治理;二是土壤污染治理,重心是土壤中水污染治理,土壤中白色垃圾治理和其它垃圾治理;三是土壤的生殖功能治理,如土地荒漠化,耕地的闲置化,都属于土壤生殖功能下降或丧失的表现。土壤的生殖功能越强,土壤净化能力越强,反之其净化功能越弱。其次应进行大气污染治理,其首要提前是要敢于面对现状:我国不仅甲烷、NO、SO的排放量居全球第一,而且二氧化碳排放量也居全球第一。大气治理的重要途径是控制污染排放和碳排放,这要求必须同时从动力能源生产、商品生产、商品消费、废弃物处理四个方面入手。动力能源生产低排放途径有二,一是改造石化能源生产技术,使其达向更高水平的清洁、绿化,即低排放化;二是开辟低碳化的可再生新能源,以替代石化能源。商品生产的低碳化排放需要从生产技术革新和新产品体系创建两个方面努力。商品消费是减少大气污染主要战场。高档包装的产品和一次性使用的产品,比如一次性饭盒,一次性塑料袋,一次性食品袋等,都生产高污染的来源。空调化的温室生活和城市汽车消费,则是大气污染的主要来源。比如,2005年,我国汽车拥有量2400万辆,此后汽车销售每年增长都超越30%以上。仅2009年,全国就买出汽车1346万辆。以此速度,整个国家必车满为患,大气污染居高难降。如果国家不推行国际标准化的汽车准入制度,不采取紧急措施控制汽车的生产和销售,不实施污染税和低碳排放税的征收,大气污染治理只能成为一句空话。

   重建生境化的地球生态体系    重建自然生态体系,关键是恢复地球生态体系的生境化。地球生态是由海洋和陆地组成;陆地却交错着江河、山脉、丘陵、平原,其间必纵横森林、草原。地球生态体系的生境化,就是日月之行有道,盈缩之期有序,寒暑交替有时;具体论之,就是海洋有无限的自净化能力,江河流畅无阻自我清洁,山脉葱郁、林海莽莽,草原无疆,水质无染,六畜兴旺,万物繁衍、生生不息,各有所归。相反,地球生态体系运行的死境化倾向,则往往表现为日月运行无道,阴晴圆缺无序,四季交替无时;具体论之,就是海洋灾害频繁,江河断流、截流频繁,污染严重,森林大面积退化,草原沙漠化、土地荒漠化,耕地被无度吞食,土壤污染化。

   以此而整体论之,我国的地球生态已经全面出现死境化倾向,这主要体现在江河、草原、森林、土地等方面严重生失律。因而,地球生态的生境化治理,主要应从如下方面入手。

   首先是治理江河。江河是地球的血液循环系统。我国主要江河532条,几乎都遭受不同程度污染;不仅如此,我国的主要江河的断流、截流现象严重,许多江河仅丧失自我生境功能,而且频频产生次生灾害。黄河和长江均是其典型例子,河床干涸和河水泛滥,都给流域两岸人民和国家带来无穷灾难。江河的断流、截流以及由此生成的次生灾害功能,一是源于江河流域植被生态遭受严重破坏,大地裸露,水土不保;二是在江河之上修建星罗棋布的水电站。比如,四川境内的大渡河及其支流,在修和将修的水电站达356座之多。江河就是在这样的人为切割中饱受分解之苦,江河被堵截、江河水不畅,这是江河丧失自净化力的根源,也是江河被严重污染的根源。所以,治理江河须从根上入手:中止在大小江河上修建水电站;对全面已建和在建的水电站进行清理排队,然后下狠功夫关闭生态破坏大、规模小以及生态安全隐患大和威胁大的各级水电站;整治江海河道,使之水流畅通,恢复其自净化能力;并从纵深度上培育江河流域的绿色生态,使之水土保持,全面恢复国内江河生态体系生境化。

   其次是草原治理。我国天然草原面积相当宽广,它占了国土面积的41、7%。但由于人为原因,我国草原却从整体上丧失了其生态净化功能和生境循环功能。因为 90%的草原已经退化,草原面积急剧萎缩,1/3的草地被沙漠化或者荒漠化,并且大风增多、气候变干,灾害频发。因而,恢复草原的生态净化功能和生境循环功能,须从三个方面努力:一是改造草原的生态整体环境,使之绿色化,具体讲,就是构建草原绿色屏障。二是培植草原植物,使草原植物多样化,以此改变草原质量。三是限制放牧,让草原休养生息。因为过量放牧和无度放牧,必须导致草原退化和沙漠化、荒漠化,致使草原自身承载能力的下载,承载能力下降的直接结果,是它丧失自我净化功能和生境循环功能。因而,重新恢复草原的自净化功能和生境循环功能,其治本之法,只能是限制放牧,进行草原放牧的限度立法。同时,建立草原生境法和禁止开采法,还草原一片蓝天,给后代留下一片绿色和生命的生存空间。

   其三森林治理。森林是地球之肺,它对地球生境化功能有三,即地球生态防护、地球生态净化和地球生境循环。我国的森林资源原本相当丰富。但今天却已经贫乏得几乎完全丧失了其净化大地和生境循环的功能。原因在于砍伐无度。20世纪50年代始,全国森林积森面积为127亿方,但50年代后却砍伐掉了100亿立方。即使在这种状况下,毁林活动还在继续,据林业方面统计数据表明,从1999-2003年期间,全国每年平均超采7554、21万方,减少现有林地1110万亩。客观地看,我国境内灾害频发不断,与森林几乎完全丧失生态防护功直接相关;我国高碳、高污染特别严重,是因为森林几乎丧失了地球生态净化能力和生境循环能力。因而,治理森林,使之恢复地球生态防护能力、地球生态净化能力和地球生境循环能力的正确途径有三,一是禁伐;二是退耕还林;三是植树造林。

   4、重建生境化公共政策:建设低碳社会的社会着力点

   公共政策属于社会制度的范畴。社会制度主要由社会主要制度、社会基本结构、社会安排三部分组成,而公共政策属于社会安排的范畴。社会安排是社会主要制度和社会基本结构藉以达向实践行动领域的灵活方式,因而,社会安排必以社会基本结构为整体框架,以社会主要制度为准则,对社会劳动和社会生活进行有序安排,其"基本任务是化解冲突、消除矛盾、健全社会劳动和社会生活机能,增强社会凝聚力,规范和促进社会全面、公正、持续发展。"[4](P146)社会安排的基本工具是公共政策。

   为建设低碳社会而重建生境化的公共政策工具,实际上就是重建生境化的经济政策、资源政策、政治政策等、法治政策、文化政策、教育政策、公共卫生政策、环境政策等等。

   重建生境化的公共政策工具的根本前提,就是需要一个未雨绸缪的、人性主义的和遵循自然法则、生态规律的政府,从而以政府为主导而重建起整合性的生境主义公共政策目标体系:第一,为彻底改变充满高危风险的环境生态,重建国家生境,使国家重获生态安全;第世纪  ;第二,在如上基础上重建生态家园,使生活在国家共同体内每个公民重获生存安全和生活健康;第三,创建生境主义生态文明,即自然、生命、人、社会四者达向共生互生的文明社会;第四,构建可持续生存式发展范式,促进全社会不断提升可持续生存水准。

   基于如上目标体系要求,创建生态整体的公共政策内容体系,这一内容体系主要由四个方面构成:

首先,重建综合性的环境公共政策工具。对环境公共政策的综合性运用,必须基于如下考量:"对自然栖息地的侵占和动植物种的灭绝正在破坏着自然及其作为我们自己生命基础的平衡。维持或重建一个生物完整的环境对于保证人类未来数代的生存是必要的。"因此,"我们为了在其中的生存必须停止对自然的侵犯。"[5](PP73-74)在此认知基础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21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