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唐代兴:可持续生存式发展:建设低碳社会的行动着力点

更新时间:2014-09-24 11:47:56
作者: 唐代兴 (进入专栏)  
实际卖出去1346万辆。如此之高的汽车生产和消费增长速度,确实是实现了当年所规定的经济增长指数,但要对由此所造成的高能源消费、高碳排放、高污染环境的后果予以治理,所需要付出多少成本可能远远超出当年的GDP增长。更进一步看,如此非理性消费能持续多久?我们有多少资源可以如此消费?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城市有多大的承受能力和自净化能力?

   同样,自净能力是指地球的自净能力和社会的自净能力。为恢复地球和社会的自净能力,必须创建起综合污染控制制度,因为如果反污染制度、反污染立法或政策只围绕单一介质和单一物质来进行,"一种污染可能会减少,但另一种污染物却会增加。比如一种被释放进水道的污染物质可以借助把它作为有毒污泥收集起来而被消除,但有毒污泥然后会被烘干和焚烧,从而导致空气污染。"[2](P191)与之相配套,建立严谨的污染税制体系,包括空气污染税、二氧化碳税、水污染税、土壤污染税,白色污染税等等税收制度。

   创建可持续生存式发展的政治制度的另一个基本任务,就是创建以生境为价值坐标系的民主制度,这种民主制度要求维护公民的权利,但同时要求必须维护个人环境生态、社会环境生态、地球环境生态的权利。在生境民主制度中,个人的权利哪怕再合法,但当它实施其合法权利时破坏了环境生态,也应该受到应有的制裁或惩罚。

   其次,创建生境制度的根本任务,是重建可持续生存式发展的社会生境经济制度。重建社会生境经济制度,首先是创建生境经济指标体系。概言之,生境经济指标有二:一是生境指标,包括环境的自恢复力、自净化力指标和环境的共生互生能力指标。前者乃环境的单一指标,比如土壤、空气、水的自恢复力、自净化力程度;后者即环境的综合指标,比如土壤、空气、水、气候等等的综合恢复、净化指标,再比如自然、生命、人、社会四者的共生互生能力指标。二是经济增长指标。相对地讲,生境指标更根本,因而,经济指标体系必须根据生境指标而设计,经济增长的速度应该控制在生境恢复的范围内,具体地讲,经济增长速度、GDP增长率的制定,一定要慢于和低于生境重建、生境恢复的速度。

   在生境经济指标体系规范下,重建生境经济制度体系,应该从如下方面努力:

   第一,重建生境主义市场体系,它首先要求市场生境化,其次要求必须在人、企业、政府与自然环境、地球生态、生物圈物种生命之间,建立明确的得到制度的定位和立法定格的契约关系。其三应该在弘扬诚实、信用、守时、节俭等市场道德基础上,构建敬畏生命、关怀地球、亲和自然、维护生态、再造生境的市场生境道德体系。其四是创建生境经济市场的自主调节制度。

   第二,重建生境主义资源制度,包括重建可再生资源的持续再生制度、不可再生资源的持续运用制度和资源的代内储存与代际储存制度。

   创建这一生境主义资源制度,其根本目的是引导和规范整个社会学会付出之后的索取,应该以保障自然世界和人类世界的持续再生为限度。这一持续再生的限度生存原则,展开为两个具体的实践原则,即可再生资源的持续开发原则和不可再生资源的持续利用原则。不可再生性资源为整个生物世界规定了一种绝对限度,人类利用不可再生资源时,应建立起一种绝对限度观念和绝对限度机制,对不可再生资源要适度利用,以满足当代人的最低限度的基本需要,但不能危及后代人的需要,并且其利用速度必须低于对可再生资源的利用速度。对可再生资源的利用,应以开发其资源再生力为前提。因而,对可再生资源的开发速度一定不能滞后于其利用速度;同时,在对可再生资源的开发利用过程中所造成污染物的排放速度必须要大大低于环境的自净容量。

   第三,重建生境主义财税制度,首先是重建"大国家、小政府"制度,这是生境主义财税制度得以真正落实的关键,也是整个生境经济制度包括生境政治制度能否得以真正建立的关键。其次是重建向社会全面开放的严谨财税预算及其执行制度。其三是重建以生境恢复、生境重建、生境维护为基本要求和以保障可持续生存式发展为根本目的稳定而持续的税收体系。比如,2009年推出小排量车的减税政策,虽然保证了政府制定的年度经济增长指标的实现。但这种启动税收政策来刺激市场、保持经济增长的做法,却与低碳社会相违背,与可持续生存式发展相违背,与重建生境相违背。因为它由此制造出两个巨大社会问题,一是城市交通承载能力超负荷,并由此带来巨大的三大社会成本,即巨大的城市交通成本、巨大的社会生产成本和巨大社会生活成本;二是高碳排放和高污染制造出巨大社会危害和综合治理成本。[3](PP266-268)

   其三,创建生境制度的基本任务,是重建生境化的法律实施体系。建设低碳社会必进行生境重建,重建生境必需"一以贯之"的立法规范和司法保障,所以,低碳社会需要重建生境主义法律实施体系。

   首先,低碳社会应该完善环境立法,杜绝一切形式的环境犯罪。环境犯罪主要有三个方面,所以完善环境立法应从这三方面着手:一是有组织的放弃环境责任的行为,比如为促进或保持高速经济增长而出台各种激励政策,明知对环境有巨大的破坏后果却视而不见的行为,就是有组织的放弃环境责任的行为;二是为了地区、区域的经济利益或组织机构甚至个人的私利而造成严重环境污染和空气污染的行为;三是人为造成的巨大生态环境恶化的行为,比如因为人为因素而造成巨大的水土流失等等。如上三类行为都属于环境犯罪行为,应该加强和完善这三个方面的环境立法,以从立法和司法制度上杜绝环境犯罪,同时也为环境治理提供立法依据和司法保障。

   其次,低碳社会应该创建环境权利法,它应包括地球环境权利法、社会环境权利法、生命环境权利法、人的居住环境权利法等。

   其四,创建生境制度的重要任务,是重建生境化的公民责任环保制度。低碳社会应该重建公民责任环保制度,即在低碳排放、新能源方式和新技术方式开发,新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重建等方面,必须人人有责,人人担责,人人尽责。基于这三个方面的考量,公民担当低碳社会环保责任,应该具体落实在如下方面:一是从自己做起,担当减少空气污染和环境污染,净化空气和环境的责任;二是从自己做起,担当减少水污染、净化水资源的责任;三是从自己做起,担当减少土壤污染和土壤破坏、净化土壤的责任;四是从自己做起,担当少用和不用塑料口袋、薄膜和消除白色污染的责任,少小开车或不开车的责任;五是从自己做起,担当创造绿色环境、绿色生活方式、绿色生活习惯的责任,展开绿色服务。

     创建公民责任环保制度,不仅要明责,也不仅要明担责的方式和方法,更需要社会化的制度激励机制。因而,低碳社会应该创建起企业、社会组织、公民个体的环保积分制度,并以此积分制度的全面实施为基础和依据,创建低碳环境补贴制度和奖罚制度。这种补贴制度和奖罚制度的建立,应该与高碳排放和高污染税收制度的创建联系起来考虑,应该与银行的信贷制度的完善以及与环境犯罪制度的创建联系起来考虑。

   2、重建生境经济体系:建设低碳社会的经济着力点

   建设低碳社会,必须开辟可持续生存式发展道路,或者说全力开辟出可持续生存式发展的道路,低碳社会建设才卓有成效。要开辟可持续生存式发展道路,则必须重建生境经济体系。

   开发低碳能源、重建生境能源体系、重建生境经济体系的首要任务,是全面开发低碳能源,重建生境能源体系,即低碳化的可再生能源体系,它的主攻方向有三:

   一是调整现有的一次能源结构。在现有的一次能源结构体系中,煤排放二氧化碳成分最高。根据低碳社会及其可持续生存之要求,应该对不可再生的煤能源,一是应予以有限度地使用,二是国家应组织力量尽快攻克煤碳清洁发电关键技术,开发绿色煤炭技术,实现煤炭利用洁净化。同时,根据石油峰值期的到来,限度开发和利用石油能源,迅速开发可替代的再生化低碳能源,使其可再生化的低碳能源构成新能源结构体系的主体内容。

   二是全力开发可再生的低碳新能源。

   太阳能是目前所能探测到的最大绿色能源,因为太阳能每秒钟到达地面的能量高达80万千瓦,如果能将地球表面0.1%的太阳能,以5%的转变率转化为电能,则每年发电量可达5.6×1012千瓦小时,相当于全球能耗的40倍。由此可见开发太阳能的前景之广阔。

   开发太阳能源正在变成普遍推广的现实。从2002年到2005年这5年间,全球光伏产业年均增长49.5%,2007年比2006年更是增长了56.2%。,2008年全球光伏电池产量达到7900MW。进入2009年,虽然经济危机对光伏产业发展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从世界各国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仍然处于全球光伏产业仍然呈现大幅度增长。根据《全球光伏市场分析和2020年展望》报告,到2030年,全球光伏系统将提供2600太瓦特/小时的电能,占全球所需电量的14%;到21世纪末,可再生的低碳能源将在整个能源结构体系中占80%以上比重,其中太阳能发电将占到60%以上。中国具有非常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并且其太阳能光伏发电技术目前已达到相对成熟阶段,仅2008年中国光伏电池产量达到2265MW。所以,应根据低碳社会的整体要求,制定出跨越式太阳能源发展战略,力争成为太阳能源开发大国,这是中国能否成为生境经济体系大国的重要前提。

   风能是新能源体系中的另一大可再生的低碳能源;并且中国的风能资源也异常丰富。因而,应该大规模地发展风电能源。国家应采取特殊的新能源开发政策,加快风力发电机、叶片关键零部件的科技攻关力度,提高风电设备自主研究、开发和生产的能力,降低风电开发成本;同时完善风电发展制度和鼓励风电发展政策。

   进一步从制度和政策上完善农村沼气发电,促进沼气发电规模发展。在此基础上,利用荒山荒地规模种植油料能源林,大力发展生物柴油。因为利用荒山荒地种植油料能源林,开发生物能源,技术难度不大,开发成本低,市场前景广阔,经济效益高。比如种植一亿亩油料能源林,同时配套建设其炼油基地,所需要时间3到5年,其静态投资约800亿元人民币。3-5年后,此项工程能够吸纳1250万就业劳动力,油料林成林后,只要每年投入400亿元左右营运费用,就可产出1000万吨清洁柴油,仅单位成本4500元/吨,如果以每吨6000元的价格计算,每吨清洁柴油可创利润1500元。并且油料林一旦成林,只要不人为的毁坏,就是一个不枯竭的绿色再生油田。不仅如此,种植油料林,生产生物柴油,具有很强的生境功能,据相关的专项调研表明:种植一亿亩油料林成林后,每年可吸收8.12亿吨二氧化碳。所以,种植油料林,开发生物柴油之新能源,符合生境能源开发要求。据相关方面统计资料显示,我国现有荒山荒地约30亿亩以上,这是一个有待开发的低碳化的可再生能源基地,如能有序地规模开发,可在很短时期全面实施石油替代战略,从根本上消解动力能源紧张的国家发展瓶颈。

   三是改进技术,调整经济结构,改善能源结构,创立健全能源节约立法制度,完善规范的运作机制,励行节约,全面提高我国能源效率。因为我国的能源利用效率极低,仅为33%,低于国际先进水平10个百分点,但在单位能耗上却高于世界平均水平3倍,是日本的7.3倍,美国的4.2倍,印度的1.5倍。比如煤,我国每吨标煤产出效率仅只有美国的28.6%,欧盟的16.8%,日本的10.3%。所以,提高能源效率,厉行节约,其空间相当大。

开发低碳能源市场、重建生境财税体系    创建低碳社会,全面开发低碳能源市场,首先是建立、健全、完善低碳能源法规。其中,最重要的是进一步完善《循环经济促进法》、《可再生能源法》、《节能能源法》,使其三大生境经济体系和新能源体系法规严谨、规范和体系化。在此基础上,制定此三大能源法规执行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21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