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强:文明的法理

更新时间:2014-09-23 11:19:49
作者: 陈强  

    

   清末民初之际中国文明西来说风靡一世,信从者翕然以巴比伦为华夏民族之故土原乡。两河流域最古之法典每在序言中颂赞天神安与地神恩利尔,视其为法所从出之神圣源泉——而华夏先民亦将皇天后土奉作是非曲直的终极裁判。夏后氏赏于祖戮于社[1],或以跻身上帝之先祖可代天行赏而刑杀之权非地母后土莫属。至周人则二柄悉出于天——赏以春夏刑以秋冬[2],与四时之阴阳消长厘然相应。在文明之初未臻自觉的“我”尚眠于群体之中,原始的国家公权常与血缘宗族发生法律交涉。上古大刑用甲兵,盖以犯罪主体或为拥兵自重之强宗豪族。《尚书·尧典》谓“流共工于幽州,放驩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 其中“鲧”乃个体,“三苗”则为氏族——“共工”、“驩兜”在两可之间偏向于后者。三苗类今之法人——其时左洞庭右彭蠡割据一方[3],强行执法何异刀兵相见之战争?华夏民族宅于中国而以四裔为经略东亚之殖民区划,“蛮夷猾夏”[4]凸显其时种族矛盾之尖锐。四裔之中当以东夷最为冲要。东夷九黎及其别派三苗相比中国之人有如殖民时代印度英裔之于英伦居民:前者暴戾恣睢而后者谦恭温雅,所谓同出异德者也。在殖民者的眼里土著无非反犬旁虫字底之异类。蚩尤即与五虐之刑渊源甚深,其人亦克莱武之流亚。源出东夷的殷人秦人皆以严刑峻法为尚,而认同中夏的周人鲁人则以繁文缛礼自矜。刑将人拟于潜在之罪犯,威加天下若秋风之肃杀;礼则期以自律之君子,依止人性如春阳之煦暖。一赖外力之威慑一赖内心之自觉——二者之于中华法系有似车之两轮、鸟之双翼。律令法度可随人文发育涵泳礼意,油然流露其彬彬之貌。通情达礼则肥,刚戾失礼则痩。刑则法律之筋骨,将主权者内心深处的忧惧嫌憎不加掩饰地公之于众。当承平之时,国家法宽刑缓如温雅之人心广体胖;凌夷以至乱世,高度紧张的丛林环境使人际间虚文客套变得过于奢侈,而法律亦随之瘦身至嶙峋露骨的初始状态。

   礼不下庶人,乃雍容端雅之上流贵族所以自别于社会下层无忌惮之小人者。周公一沐三握发,一饭三吐脯,在在抑情性以表对人之尊重——所制仪轨依宗法伦理规范政治运作,粹然集华夏礼俗之大成。有生之初民知其母而不知其父。随理性之发育心智渐开,当其豁悟男女构精瓜瓞绵绵始有父系宗法之财产继承。正常之君位继承实为有国者传基业于后人的特殊的财产继承——多依父系宗法之理则而有善不善者。像查理曼奋先人之余烈以创帝业,惨淡经营始克有成,而孙辈汲汲然由蛮族惯习缔约析产、三分其土——欧陆遂绝一统之望。百年之功因法之不善毁于旦夕,可胜唏嘘!周礼即无此病:嫡长承统则江山分定无所争,支庶封建则王业根深有所托。为人父者何尝愿将家产悉付一子,而令他子远适蛮荒危殆之地另起炉灶?礼之规度或为人情所不堪,然所以经纶天下弭世乱于未形。古人敬畏冥冥上天,理之必然尊重天意所定长幼之序——立长有如排队之先来后到,循之则顺违之则乱。立嫡则意在隆崇正妻之遇,进而巩固夫妻所自出之两大宗族的政治联盟。贵族间的秦晋之好每乏感情基础,惟其如此,需由礼法确保百年大计不为一时私情所误。周人原为西方诸侯之盟主,赖与土著旧族之联姻才使势力深植略无根基之东土。“岂其食鱼,必河之鲂?岂其取妻,必齐之姜?岂其食鱼,必河之鲤?岂其取妻,必宋之子?”[5]按同姓不婚之原则,姬姓诸侯必随宗族之繁衍流为几百年前是一家的疏远宗人——其与齐宋之君则每有翁婿郎舅之亲、舅甥姑表之谊。像葵丘之会对齐侯宋公而言何异乐也融融之外亲联谊?其时之国际关系既有利益之扞格也有戚谊之相通,后者每以幽微难言之情感影响战争与和平——近世欧洲之婚床政治亦有类于此。比如,维多利亚女王在世时英国与威廉二世之德国可谓祖孙之国——至爱德华七世一变而为舅甥之国,至乔治五世再变而为姑表之国。两国关系的走向似与此人伦之变迁不无相干。君主之交谊仅是英德关系之分枝,而对东周列国而言则为关系之主干。周朝好比几大家族以世代联姻的方式合资参股之公司——章程规定股权恒久不变而姬姓永为控股之一方。迨至礼崩乐坏之东周,公司股权结构终随章程之屡违渐有白云苍狗之变。即便如此仍循一定之规——君位或为异姓所篡,却不至如英国王室因传女而改姓。周礼在六师张皇之际等同强制实施之制定法,而春秋诸侯亦每由礼之僭越自彰为完全意义的主权者。也只有当外在威权荫庇不再时,礼才开始作为自觉的文化惯习落地生根、相沿成俗——此盖儒家运动之缘起。周公制礼多出于光阐王业之政治谋虑,孔子复礼则稍济以赓续传统之人文意识。以周孔之道为揭橥的礼教淋漓尽致地体现华夏民族严谨自律而又持重内敛的人种气质。作为礼制中相礼司仪之人,儒者谨守故常以为孤悬四裔之殖民城邦与本部间的文化纽带。孔子曾不远千里问礼东周——其为人也每好庄重典雅的先王之乐,而对轻佻媚俗的夷狄之乐则深恶而痛绝之。列国之中宋与鲁分别为商周两朝文化荟萃之所——积水成渊则蛟龙生焉。庄子适己而忘礼,孔子克己以复礼,其间差别又何尝非宋鲁地域文化之歧异?宗周严于华夷之辨,仅以和治诸夏[6]为施政之职志——殷商则有亿兆夷人[7],权力之触角深入土著社会。从文化形态上看,前者秉承中原华胄严谨的历史记忆,后者杂以东夷土人浪漫的童稚想象。庄子步武殷人以会通华夷,与印度出生的英国作家吉卜林颇有几分相像——后者之著述出入欧梵而饶异域风韵,每予本土读者耳目一新之感。《南华》一书非毁礼法而以神农以上原住民时代为至治之极。实则苟无周礼存亡继绝之义又何能有此汪洋恣肆之文章?何能有此恢诡谲怪之意境?齐湣王称帝灭宋而三代贵族之礼相随澌灭,象征华夏传统的九鼎遂如约柜悄然匿迹、再无所闻[8]。当人性之理则终为丛林之法则所取代,优雅孱弱的耄耋旧邦率由天演而沦亡——野蛮孔武的青春战国以之为养渐次崛起,其兴也勃其亡也忽。长生不死之千年古国渐成遥远的记忆。

   礼重分殊,每为贵族社会之纲维;法尚整齐,常奠庶民国家之基础。两河有石柱法,罗马有铜表法,春秋晋国则有鉄鼎法——皆主权者作为要约一方与其属民订立并强制实施之社会契约。在前者而言参差不齐之政令从兹规范划一,对后者来说作奸犯科之后果由此确然可期。法之公示标志利维坦的诞生:主权者乃其出令之首脑,芸芸属民则共组受令之躯体。差异悬殊的自然人随契约之订立规整为身份无别的法律人——行为举止不得逾越巨灵之矩度。法严则民肃,法宽则民慢,法平则民附,法倾则民怨。主权者造为宪令,身正法行,身不正法徒具文而已。华夏文明向以王者之政莫急于盗贼——造法以刑为主意在禁暴止乱,不像石柱铜表尚有余裕旁及家长里短之民事琐细。明主贤君悬法度以为仪表程式,虽庙堂之高、江湖之远皆不可巧以诈伪。法与术犹如其左右两手——一正一奇,一显一隐,一拙一巧,一刚一柔,一方一圆,一死一活,一静一动,一张一弛——阴阳摩荡则威势生生如循环之无端。战国七雄之中,贵族传统相对薄弱的秦国社会构成最为均质,而缔建绝对君主制下公正严明之法制的改革尝试亦最为成功。法制乃摒绝个人情感之程式化政治,一以贯之而不计时势之殊异、地域之差别。近世西洋法制滥觞于贵族佩剑决斗之日,直至机枪扬威战场的十九世纪始臻完善——秦制同样告成于连弩流行的战国末叶。立法必革故以鼎新,或如传说中祭红烧造需付生命之代价。吕库古舍身以成斯巴达之维新,商鞅亦杀身以殉秦之变法——而成功之烈睥睨千古。后来者难望其项背盖以畏首畏尾身其余几。儒墨黄老或效周道,或法夏政,或倾心于小国寡民——皆回首后顾之保守主义学说,其意常在培元葆初以延缓利维坦的自然衰老。法家则不然,治国理念如少年人一往无前——梦寐以求者其惟生命力之巅峰状态。商君立法“令民父子兄弟同室内息者为禁,”[9]于不旋踵间强制完成常态下需时数百年之社会演化——和后世儒家热中大家族几代同堂恰异其趣。强秦崛起如同稚弱少儿由激素暴长而为茁壮之青年。从始皇帝陵兵俑痴迷木讷的神情隐约可见古往今来循规蹈矩之“法治民族”的影像——斯巴达人彷佛似之,古罗马人彷佛似之,普鲁士人亦彷佛似之。此等开化肤浅蛮性犹存之种族机械刻板而无灵性,故能从心所欲不逾矩。严法刻深众所不堪,其人安之若素、习以为常——稍教以兵事即为军容壮盛的熊罴之师。荀子入秦见其百姓淳朴如古之民也,俗尚亦与文化老成的山东六国迥不相侔。秦人志虑忠纯无所用心,行事往往墨守成规而不知酌情变通——至连燮理阴阳之丞相也多从山东“进口。”规范标准乃其灵魂深处不可禁遏之欲求,冠绝列国的法治亦无非标准化管理之异名而已。周人满足参差不齐之大一统,秦人则追求整齐划一之大一统——灭六国后分天下以为三十六郡,设官分职强齐其不齐。从里耶秦简看,帝国的标准化管理已然延及两千年后仍在试行“改土归流”的蛮荒之域。国祚短暂的秦朝在兼并中诞生,在扩张中灭亡。帝国覆亡前夕,强大的军团仍在南方丛林浴血鏖战——深陷类似越战的泥沼之中。丝毫不见历朝历代气数将尽时吏治废弛、腐败肆虐一类的老年病症状。利维坦精力绝人,故可由繁密之律法管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一旦处置失当便极易成为怨府祸梯。罗马法有市民法与万民法之别,内诸夏而外夷狄——秦朝律法则无分远近一视同仁。始皇欲在有生之年一举肇创罗马元老院铢积寸进、累世以成之伟业——兼并过急遂致消化之不良。是以当山东乱起天下土崩瓦解,秦人有崤函之固而不能保其宗庙之祀。秦称西帝之时所欲不过莅中国而朝诸侯,迨至远交近攻始以剪灭六国为职志。秦王政二十六年改君号为皇帝,以示超迈讬始五帝之政统。五帝乃华夏诸侯之盟主,三皇则土著蛮夷之首领——“始皇帝”之名号标帜华夏文化圈内无远弗届之基层直辖的开端,与维多利亚女王加冕印度女皇以行直接管理差相彷佛。自秦始皇变法后世人君皆不能易之。代秦而兴的项羽号为霸王,颇有步武楚庄以执诸侯牛耳之意——五霸相比三王不过临时之盟主,取法乎下宜其宰制群雄之韶光迅如昙花之一现。自兹以降逐鹿中原者皆欲做唯我独尊之皇帝,而不愿为领袖群伦之霸王——文明的潜规则已为千古一帝所改写。

秦始皇盖汉谟拉比、拿破仑之流亚——权欲膨胀而以法制为超逾形体之忠实替身。当其恍惚之时,手订之法度依然全神贯注;在其休眠之际,亲拟之律令仍旧目不转睛——慎到所谓“大君任法而弗躬,则事断于法矣。”[10]举国上下以吏为师、以法为教,而不合矩度之“刑徒”比比皆是。石破天惊的法治帝国正因规范愈恒旋生旋灭,直至科技昌明之近代始见其朋。人类天赋的灵性每与齐一之规范犯冲相克。是故德国哲学的澎湃浪涌由民法之颁行渐趋于晏静,而诸子百家的喧嚣争鸣也因秦律之推广戛然而中止。就国家能力而言秦以后的历史不仅百尺杠头难再进,且随利维坦体质之渐衰节节倒退不知伊于胡底——汉初之封建似往战国却步,汉末之割据更向春秋靠拢,“四夷交侵、中国危矣”[11]则复睹于两晋十六国。文景以黄老清静之术治天下,乃因威信未孚的新生政权无力履行过于繁复的社会契约——与其逞强露短不如韬晦藏拙。炎汉一代当武帝之世最为雄盛,蓄锐既久终于此际重拾秦人开疆拓宇之威势。利维坦神旺之时才对潜在的威胁虎视眈眈。克里斯提尼创陶片流放法,将影响城邦稳定之名士巨公投票逐出雅典;汉武帝则置十三刺史部,令孕育地方割据之强宗豪右论赀徙居长安。防患未然,此先汉所以兴隆;放任自流,此后汉所以倾颓。由秦入汉随山东文化之回潮,社会心理从青春期的勇往直前变而为中年人的老成持重——思想上的复古更化便是保守心态之表征。头脑实际的秦人遵国法而不知有天理——可于诸侯会盟之时扣押来访之嘉宾,会在两国交兵之际坑杀拘囚之降卒。汉人则以信仰立国,做事规圆矩方不越雷池一步——从隶书波挑方折的笔画可见其肃重矜持之个性。儒学思想对秦律变生之汉律的濡染可比希腊自然法观念对罗马法的浸润——后者因之具有超越实用层面的精神内涵。早在黜百家立五经博士之前,汉家就将礼的精神潜移默化融于法律之中。古者黥劓之罪不及大夫,文帝则除肉刑以使庶民皆如贵族享有做人之尊严——有汉一代气节为尚可谓不为无因。孔子说过“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12]法治对人要求极低,庶免乎怙恶之罪徒;礼治对人期许颇高,必冀以从善之君子——胸怀理想的国家才以教化为己任,引导人民向上看齐。博厚高明的经学传统曾哺育人文璀璨之稷下学宫——承其风旨的汉儒每由形而上层面把握为政之准则、立法之依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16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