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石太林:阶级结构的新变化与资本主义基本矛盾

更新时间:2014-09-16 08:59:46
作者: 石太林  
至于这两大阶级之间并不是淡化而是强化了控制与被控制、剥削与被剥削、压 迫与被压迫的关系。这些变化集中起来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方面,由于国家垄断资本和金融垄断资本的形成和发展,在资产阶级中产生了新的 社会集团,这些集团凭借自身的强大经济实力,通过各种手段垄断国家政权,主宰国家 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深度和广度不断强化。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不断加快 ,这些垄断集团愈益加深国际垄断的能力和水平,形成一个强大无比的国际垄断金融资 本体系。在作为国际垄断金融资本载体的资产阶级内部,由于资产阶级与国家政权的密 切结合而出现了所谓的"政治精英"、"技术官僚"阶层,由于资本所有权与资本管理 权的分离而产生了新的经理阶层。这两个阶层人员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和 作用,是资产阶级在政治上最活跃、最有影响力的部分,而且大多是资产阶级政党的上 层人物和政府高级官员。同时,知识分子中的上层人员,如高级律师、高级教授、高级 专家、高级顾问等,在资产阶级中具有特殊地位。他们进行着包括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 、国际政治和国内政治的研究与咨询,为当政者提出可供选择的方案和建议,提出维护 当代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理论和主张,充当着统治阶级的"智囊"和"思想库"。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由于经理阶层作用和地位的日益突出,西方一些学者由此认为资 本主义世界发生了一场"经理革命"。最先提出这个判断的是美国经济学家白恩汉。他 于1941年出版了一本书《经理革命: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认为现代工业社会中经 理集团的出现,使资本权力发生转移,从而导致一场将社会的统治阶级由资本家阶级转 变为企业经营管理者的社会革命。1967年,美国经济学家加尔布雷思出版《新工业国》 ,进一步论证了权力由资本家向"技术结构阶层"的转移。他指出,在科学技术知识日

   益成为企业成败的决定性因素的今天,资本家必然要把企业生产和经营的权力交给技术 阶层,而原来意义上的资本家则成为"正在消失的现象"。美国社会学家托夫勒也一再 强调,在当代资本主义社会,决策权和管理权已变得比所有权更为重要。他认为,经理 阶层虽然不拥有生产资料,但掌握着现代化的管理手段,因而成为支配资本主义的主要 力量。上述观点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代资本主义社会中客观存在的财产资本与职能资 本分离、资本所有权与资本经营权分离的现实,但是却割裂了它们之间内在的、不可分 割的联系。经理阶层无论在多大程度上拥有对企业的管理和决策权力,仍然从属于资本 ,并没有丝毫改变资本的本质,相反却实现了资本对企业更为有效的控制和管理。

   另一方面,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随着科技进步的加快和产业结构的变化,雇佣劳动 者阶级也发生了部分变化。主要表现在:

   一是由于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员大量减少,工业劳动人数增长缓慢,而从事教育、 文化、医疗保健、通讯、交通运输、银行等服务性部门的劳动者大量增加,使得现代雇 佣劳动者阶级的队伍不断壮大。由于第一、第二产业的比重逐步缩小,古典意义上的产 业工人也同步减少,只占整个工人阶级队伍的1/3左右,而第三产业的服务工人队伍则 不断扩大,占2/3左右。

   二是由于劳动者接受教育和培训时间的增加,以及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参与生产过程 ,使得劳动者阶级的素质不断提高。工人阶级在数量和质量方面的提高,并没有改变工 人阶级的本质,他们仍然处于经济上被剥削和被压迫、政治上被统治和被奴役的雇佣地 位。一些西方学者由于工人阶级出现的某些变化而据此认为"工人阶级队伍缩小了"、 "工人阶级本质发生变化了"的观点,并不符合当代资本主义的社会现实。实际上,由 于产业结构调整中部分产业的转移以及移民劳动力的竞争、临时用工制度的推行、社会 福利和保险的减少,都使发达国家工人劳动条件和生活条件趋于恶化,而工会力量的削 弱又使工人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正如巴西学者多斯桑托斯所揭露的,"掩盖国内冲突 和国际冲突的阶级性乃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中固有的东西。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一直把这 种冲突描绘成主张自由的或不主张自由的、有效率的或没有效率的、精英的或群众的政 治制度之间的对抗,企图从基本上是形式主义的、一般性的和反历史的人道主义角度来 分析国内和国际冲突,甚至用一些抽象的模式把它们框起来,但从来没有公开接受其阶 级内容……行政和技术官僚利益集团掩盖国际关系阶级性的方式更加复杂。"(注:多 斯桑托斯:《帝国主义与依附》,第27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2年版。)但是, 不论资产阶级怎样地加以掩盖,也不管它寻找多少理由和借口,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工人 阶级的被剥削则是基本的和绝对的事实,因为这是阶级社会赖以生存的基础,离开了这

   个基础,资本主义社会也就失去了它的本质和意义。

   五、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

   资产阶级一方面为了攫取更多的剩余价值,总是要不断地扩大生产规模,从而使生产 和资本不断集中,社会财富日益集中到少数资本家手里。另一方面,由于生产、资本和 财富的集中化程度的加深,也就使得生产的社会化和资本主义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日益 加深。这种矛盾的发展迫使资产阶级不得不在资本主义基本制度容许的范围之内对生产 关系进行一定程度的调整,其实质是在保持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制度不变的条件下,适当 改变资本占有的具体形式以及剥削形式和统治方式,使生产关系的某些方面适应社会化 生产力发展的要求,从而暂时缓和了矛盾,使资本主义社会得以继续存在和发展。

   但是,由于资本主义基本制度的本质没有改变,资本主义制度所固有的矛盾也就不可 能消除,而且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还会不可避免地积累起新的矛盾。恩格斯指出:"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它由于自己的起源而固有的矛盾的这两种表现形式中运动着,它毫 无出路地进行着早已为傅立叶所发现的'恶性循环'。"(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第3卷,第431页。)由于经济全球化浪潮的驱动,生产的社会化程度进一步提高,并 不断从一国范围扩展到世界范围。与此同时,社会财富也进一步集中到极少数垄断资本 家手中。在此基础上所形成的资本主义的各种社会矛盾进一步加深,资本主义的发展也 愈益不平衡。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依附国的不发达状态日趋严重,导致一种不可能 改变其经济依附性特征的扩大再生产。当代资本主义发展的不平衡性使得资本主义发达 国家与依附国家之间的深刻矛盾更加尖锐。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和危机成为资本主义制度 本身所无法愈合的伤口,它们终究会发展到在资本主义框架内无法调和和缓解的地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938.html
文章来源:《政治学研究》(京)2003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