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海鹏、龚云:马克思主义是历史虚无主义吗?

——评《炎黄春秋》发表的三篇有关历史虚无主义文章

更新时间:2014-09-16 00:00:23
作者: 张海鹏 (进入专栏)   龚云  

  

   近些年学术理论界致力于批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从历史事实和理论逻辑上讲清楚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和表现,对于澄清迷雾,巩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巩固社会主义道路,巩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都是很有意义的。

   所谓历史虚无主义,是一种曲解、否定近现代革命历史和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而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马克思主义指导、社会主义道路和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治思潮。这种政治思潮往往打着历史研究的幌子,以“重新认识历史”、“还原历史真相”的名义出现。这种思潮否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形成的全部历史认识体系,否定中国人民的进步史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史,达到否定四项基本原则、搅乱人心的目的。最近,《炎黄春秋》杂志发表了尹保云、马龙闪等学者的三篇文章,试图重新阐述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内涵、来龙去脉和表现,重新界定历史虚无主义,抢夺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旗帜。这些文章的核心观点,颠覆了人们以往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正确认识,提出马克思主义就是历史虚无主义,把马克思主义指导的历史认识体系,作为教条主义历史虚无主义来批判。这就使我们纳闷:《炎黄春秋》要把矛头指向哪里?是指向历史虚无主义呢还是指向马克思主义?

  

   一、 批判历史虚无主义已不再是单纯的学理探讨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是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所谓“告别革命”论发表以来,在中国社会,尤其是学术理论界具有很大影响的政治思潮。学术理论界按照“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进行了长期的学术批评。最近,《炎黄春秋》一次推出三篇文章,在历史虚无主义定义上故弄玄虚,企图搅浑水,争夺批判历史虚无主义话语权,为其他错误思潮打前站,显现出明显的政治意图,试图影响中国正在进行的全面深化改革的方向。这表明,批判历史虚无主义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学理探讨。

   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创立,是人类认识史上伟大的革命。列宁认为,“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是科学思想中的最大成果”[①]。他强调,唯物主义历史观是唯一科学的历史观,在我们还没有看见另一种科学地解释某种社会形态的活动和发展的尝试以前,它始终是社会科学的同义词。[②]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历史认识体系,实现了历史认识的革命,使人类可以最大程度地实现还原历史真相,科学地探究历史的规律。

   但是,有的学者将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历史认识体系称之为教条主义虚无主义,提出“教条主义的历史虚无主义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历史虚无主义。”[③]他们说什么: “历史虚无主义在理论上也源远流长。自19世纪末以降,一百多年来它以庸俗社会学为理论根基,穿着‘革命’的外衣,在理论上以‘马克思主义’的面目出现,实际上却是一种小资产阶级左倾幼稚病的根源之一。”[④] 很显然,文章作者再明显不过地把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矛头指向了马克思主义。

   上述文章作者不仅把马克思主义说成是历史虚无主义,而且把中共党史上个别时期的“左”倾错误与正常的思想文化运动搅合在一起,把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左翼文化运动和新中国成立后的思想文化批判运动也歪曲为历史虚无主义。那位作者说:“从中国20世纪初否定一切传统文化的‘虚无党’,到20年代以‘太阳社’为代表的一批上海‘亭子间’文人,再到解放后的一系列思想文化批判运动,最后发展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虚无主义思潮,这其中历史虚无主义的传承脉络是十分清晰的。”[⑤]“长期以来,这股思潮高涨泛滥的时间久,而对之切实批判得不多,有些时期,甚至奉它为神圣,实际上把它当成了革命的主流和正统。改革开放以来,新时期对历史虚无主义有不小的冲击和压制,它虽也几经抬头,但始终没有像改革开放前那样发展成主要的危险和潮流。”[⑥]

   在他们看来: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历史认识体系是教条主义历史虚无主义。“教条主义是从马克思的思想中摘除一些教条并加以极端化发展。”[⑦]“教条主义把上述马克思历史观进一步片面化、极端化,从而走向极端的历史虚无主义。”“在这个理论体系中,它把一个不存在的、仅仅是想象中的共产主义作为评判事务的唯一标准,不仅否定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这个漫长的人类历史,也否定了现实世界中的文明榜样。它自信地宣布,从原始社会解体后人类历史上就没有好的事物,充满了剥削、压迫、不平等和阶级斗争,只有到共产主义社会后才会获得彻底解放。这就把马克思主义历史观完全解释成了基督教神学的历史观,陷入极端的历史虚无主义。”[⑧]“在我们国家,某些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人,很像尼采式的虚无主义者,在存在论与价值论上滑向虚无主义,因为他们一般不从存在的本体论意义上下功夫,只是否定其他所有的史观/价值,确立和维护自己的史观/价值,当做唯一的存在。他们虽然貌似尼采的那种强力意志,但这种强力并非来自批判者本身,而是来自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的举国宣传体制的支撑。”[⑨]

   在他们看来:教条主义历史虚无主义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这种极端的历史虚无主义必然带来严重的现实灾难。在搞了70多年之后,苏联模式突然全面崩溃。非但没有实现它所宣传的伟大历史目标,反倒成了世界现代化历史之树上的一个巨大疤痕。”[⑩]“教条主义历史虚无主义给中国带来的危害比原苏联有过之而不及。尽管在发生1959-1962的大饥荒之后,毛泽东看到了苏联模式的弊病,希望走中国自己的道路,但是,由于整个意识形态深深陷入历史虚无主义泥潭并已经构建了一个与现代文明树立的苏联模式框架,寻求中国道路也难以找到正确方向,结果反倒是一错再错,直到发生文化大革命的灾难。文化大革命给中国带来全面的破坏是必然的。因为历史虚无主义的力量超过了中世纪神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极端形态,它不仅否定了所有存在过的和仍然存在着的制度文明(包括苏联“修正主义”),也否定了人类历史上的一切文化积淀,甚至把文物古迹也当作罪恶而加以摧毁。文明观和历史观完全颠倒,善恶美丑失去评价标准,历史没有了方向。这样,无休止的运动、斗争和破坏也就成了日常行为。”[11]

   在他们看来:教条主义历史虚无主义是最大的历史虚无主义。“中国目前需要引起重视的历史虚无主义,仍然是教条主义历史虚无主义。它严重地扭曲了社会历史观,使人们不能对历史和现实做出恰当的理解和判断,从而构成改革开放和社会进步的巨大思想动力。”[12] “对于教条主义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我们必须有清醒而深刻的认识。一个繁荣昌盛的文明中国不可能建立在一堆虚假历史故事所构筑的思想土壤之上。”[13]

   上述观点表明,这些学者目标明确地挑战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否认中国革命史和新中国的建国史,这已经威胁到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安全和新中国的意识形态安全,暴露出这些学者的政治意图。

   马克思主义是迄今为止认识人类社会唯一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它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和方向,是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解放的思想武器。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历史认识,使历史研究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科学地认识了人类历史,在推动世界进步和中国人民翻身解放中发挥了理论指导作用。对于马克思主义历史理论的贡献,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杰弗里·巴勒克拉夫这样总结道:“马克思主义作为哲学和总的观念,从五个主要方面对历史学家的思想产生了影响。首先,它既反映又促进了历史学研究方向的转变,从描述孤立的——主要是政治的——事件转向对社会和经济的复杂而长期的过程的研究。其次,马克思主义使历史学家认识到需要研究人们生活的物质条件,把工业关系当作整体的而不是孤立的现象,并且在这个背景下研究技术和经济发展的历史。第三,马克思主义促进了对人民群众历史作用的研究。第四,马克思的社会阶级结构观念以及他对阶级斗争的研究不仅对历史研究产生了广泛影响,而且特别引起了对研究西方资产阶级社会中阶级形成过程的注意,也引起了对研究其他社会制度——尤其是奴隶制社会、农奴制社会和封建制社会——中出现类似过程的注意。最后,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在于它唤起了对历史研究的理论前提的兴趣以及对整个历史理论的兴趣。”[14]“马克思主义在包括美国在内的绝大多数国家的历史学家当中是产生了最大影响的解释历史的理论。”[15]巴勒克拉夫对马克思主义的评价,是对那种认为马克思主义是历史虚无主义、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历史认识体系是教条主义历史虚无主义的有力回击。

   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是人类历史观的伟大变革,但不会结束变革。马克思主义是与时俱进的,历史在前进,马克思主义也不会停滞。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停滞,就是其生命的终结。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历史认识体系虽然在以往的实践过程中存在过公式主义、教条主义、简单化,但其主流却是在不断发展,也会不断丰富发展。对马克思主义及其指导下的历史认识扣上“历史虚无主义”帽子,无视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160多年以来,马克思主义在世界史上无与伦比的巨大影响和马克思主义预言的社会历史的巨大变动,这不是最大的历史虚无主义是什么?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是一种政治思潮。这是提出马克思主义是“历史虚无主义”的学者也不否认的。这些学者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泛化、随意解释,说明了他们在玩故弄玄虚。他们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政治性揭示,倒是说了实情。

   历史虚无主义,着重在中国近代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中共党史上大做文章,虽然有时以“学术研究”的面目出现,却并非“发思古之幽情”,而具有很强的现实目的性和明确的政治诉求。历史虚无主义以“重新评价”和“还原历史”为旗号,攻击、否定中共革命的历史,不仅在于以此博取自身的声名,更重要的是以历史为切入口,来质疑、削弱中共执政的历史合法性。其根本目的是企图从历史依据和逻辑前提上否定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的指导地位,否定中国共产党在现实政治中的执政地位,否定社会主义根本制度,以为另寻“自由主义出路”制造依据。历史虚无主义卖弄理论的玄虚,拆穿了,无非如此。

   因此,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探讨,就不单纯是一项学理探讨。在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有着特殊的紧迫的现实政治意义。

   在当下中国,作为一种政治思潮,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是有着特定的内涵,并不是随便什么人就可以命名、可以修改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观点集中表现为:第一,否定革命,认为革命是一种破坏性力量,只起到破坏作用,五四运动以后救亡压倒了启蒙,只有资产阶级性启蒙才具有建设性作用;第二,把五四以来中国人民选择社会主义方向视为偏离人类文明主流和走上歧路;第三,认为经济文化落后国家没有资格搞社会主义,新中国建设的社会主义是“农业社会主义”、“封建社会主义”和空想社会主义;第四,认为党的历史是一系列错误的延续和堆积。一句话,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对中国近现代史进行“两个否定”和“一个肯定”:否定中国人民反抗外国侵略和封建压迫的革命斗争历史;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的革命斗争史和社会主义建设史;肯定近代中国统治阶级。这种肯定和否定,就是试图取消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的历史合法性。历史虚无主义的实质和要害在于通过否定近代中国人民的革命奋斗,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新中国的历史进而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其名在历史,其剑锋却指向当今社会现实。

我们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并不是反对学者对历史进行全盘研究,提出新的认识。我们从来不否认没有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历史学者可以在历史研究中得出有价值的认识,也从来没有说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历史认识的一律都称之为历史虚无主义,并没有把学者通过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严肃的历史研究而改变过去的一些认识认为是历史虚无主义。我们反对的是对近现代中国历史、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和中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的本质、主流进行否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931.html
文章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