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一南:昭和军阀集团是怎样形成的

更新时间:2005-07-27 01:58:59
作者: 金一南  

  

  翻开第二次世界大战和中国抗日战争的历史,昭和军阀集团这个名词频频出现其中。这是一伙旧日本军队中占据统治地位的法西斯军人,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核心骨干。要想读懂二战的历史、读懂抗日战争的历史,必须首先搞清楚昭和军阀集团的来龙去脉。

  

  腾空而起的“三羽乌”

  

  1921年10月底,日本政府内阁的原敬首相被刺前一周,德国莱茵河上游的黑森林贵族城堡区,一个叫巴登巴登的矿泉疗养地举行了一个秘密聚会。3个军衔皆为少佐的日本驻外武官聚集在一起,纵论时政,目的与7天后刺杀原敬的中冈艮一类似:结束国内的腐败。

  这3人——永田铁山、小 敏四郎、冈村宁次——皆是日本陆军中的骄子。在以训练严酷著称的日本军校中,永田铁山的毕业成绩是士官学校第4名、陆军大学第2名;小 敏四郎的成绩为士官学校第5名,陆军大学第1名;冈村宁次则为士官学校第6名,在陆军大学则因成绩优异接受过大正天皇颁奖。

  这3人后来被称为“三羽乌”——日语“三只乌鸦”之意;国内腐败在他们眼中首先是政治腐败。政治腐败又首先表现在陆军的人事腐败。日本历来藩阀门第气息极重。明治维新后海军由萨摩藩把持,陆军则由长州藩把持。山县有朋、桂太郎、田中义一等陆军中坚人物,无一不是出自长州,非长州籍人士休想晋升到陆军高位。

  3个泡在蒸汽浴室里的武官,谈起这些慷慨激昂。巴登巴登正值旅游淡季,这个清静的地方正好进行他们的密谋。

  3人的核心留着普鲁士式短发、嘴唇上胡子修剪得像一只海鸥、具有学者风度的永田铁山。他以优异的服务,1920年6月起就被授予在欧洲巡回的全权。即使是他,也不是一个能系统提出自己思想的人。贵族出身的小 敏四郎人最瘦最精明又最易激动,驻俄罗斯期间正值俄罗斯革命,拼命看了不少马克思主义的书,但除了想通过所谓“部落共产主义”实现与天皇感情沟通这种模糊混乱的概念外,提不出什么像样的政治见解。不修边幅的冈村宁次摘下眼镜就成了可怜的半盲人,戴上眼镜又似凶猛的猫头鹰,最崇尚像前线指挥官那样直接行动,也不是思想者。

  3人在热腾腾的蒸汽中闷了半天,仅想出两条: 第一,从陆军——长州藩的栖身之处打开一个缺口。第二,走法国的路线以恢复国力。别的就记不起来还有些什么了。

  作为行动纲领来说,这两条确实有点不伦不类。

  3个发誓拿长州藩开刀以开始他们“革命”的青年军官,照样秉承了日本军队极强的辈分意识。其实,巴登巴登聚会还有第4个人——东条英机。尽管他后来出任日本战时首相,只因为在士官学校中比“三羽乌”低了一年级,在巴登巴登除了替永田铁山点烟和站在蒸汽浴室门口放哨,便无别的事可做。既不能列入“三羽乌”之内,更不能参加他们的讨论。

  这两条不伦不类的纲领由谁来实施呢?除了在巴登巴登这4人之外,“三羽乌”从不属于长州藩、且才华出众的同事中又选出7人。11人的“巴登巴登集团”形成了:

  巡回武官永田铁山;驻莫斯科武官小 敏四郎;巡回武官冈村宁次;驻瑞士武官东条英机;驻柏林武官梅津美治郎;驻伯尔尼武官山下奉文;驻哥本哈根武官中村小太郎;驻巴黎武官中岛今朝吾;驻科隆武官下村定;驻北京武官松井石根、矶谷廉介。

  巴登巴登聚会内容浅薄,但被日本近代史所视甚高,3个参加者和他们拟就的11人名单,11人都成为后来日本军界的重要人物。他们是日本赖以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昭和军阀的核心骨干。

  巴登巴登聚会的1921年10月27日这天,被视为昭和军阀诞生的第一天。

  当被称为“三羽乌”的三只乌鸦从巴登巴登腾空离去之时,他们那张开的黑色翅膀,将给东方带去巨大的灾难。

  

  “三羽乌”背后的日本皇室

  

  3个未入日本陆军主流的青年军官为何能量如此巨大?一伙驻外武官如何能够组成一个庞大的令全世界毛骨悚然的军阀集团?

  既与日本历史相关,又与日本皇室相联。

  日本自从1549年织田信长上台至1945年东条英机自杀,近400年的政治,实质就是军阀政治。完成近代日本统一的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这3位重要人物,皆是拥兵自重的军阀。在近代日本,要成为有实权的政治家,首先必须成为军人。明治时代的长州藩山县有朋、桂太郎,萨摩藩大久保利通、西乡隆盛等人如此,昭和时代的田中义一、荒木贞夫、永田铁山、东条英机等人也如此。

  进入20世纪20年代后,日本军阀政治中出现一种独特的低级军官通过暴力手段左右高层政治所谓“下克上”现象,更与日本皇室紧紧相联。

  1919年,日本大正天皇因脑血栓不能亲政,权力落到皇太子裕仁和宫廷皇族手中。1921年3月裕仁出访欧洲。不经意中做下的两件事对后来影响巨大。一是皇室长辈、明治天皇的女婿东久迩宫带领一大批日本驻欧武官和观察员前来晋谒,裕仁特意为这批少壮军官举行了宴会;一是在法国,裕仁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微服出游中,亲手购买了一尊拿破仑半身像。

  晋谒裕仁的驻欧武官和观察员,后来基本都上了巴登巴登11人名单;拿破仑半身像则一直放在裕仁书房,一遍又一遍加深着裕仁对武力征服的印象。

  裕仁刚刚回国,由东久迩宫负责联系的驻欧青年军官集团首领“三羽乌”便举行了巴登巴登聚会,还未上台的裕仁已获得这伙少壮军官的鼎力支持。

  这是一伙不缺乏野心和献身精神、只缺乏思想的青年军官。他们没有谁能像北一辉那样,对国家未来作出框架设计。要为他们补上这一课,裕仁选中了大川周明。

  裕仁不喜欢北一辉。北一辉在上海用清水饭团炮制出来的激进思想甚至要求把皇室拥有的财产也交给国家。但裕仁的弟弟秩父宫却对北一辉兴趣极大,他从北一辉身上看到了巴登巴登11人集团正在寻找的思想。

  北一辉的《国家改造案原理大纲》被秩父宫找人油印出版了,此书一出,影响巨大。日本青年军官们纷纷把它作为策动法西斯活动的理论依据。

  日本另一个法西斯鼻祖,能够阅读中文、梵文、阿拉伯文、希腊文、德文、法文和英文的37岁的法学博士大川周明异常聪明。他削去了北一辉理论中皇室不能接受的部分,和北一辉两人一边喝米酒一边争吵,闹了一夜,两人最后分道扬镳:北一辉隐匿进智慧寺,大川周明则受命担任了宫内学监。

  

  神秘的“大学寮”

  

  宫内学监即所谓“大学寮学监”。这是一个秘密去处,连二战结束后的东京审判都很少涉及。

  裕仁自1921年11月代替患病的大正天皇摄政后,办的第一件紧要事,便是把以巴登巴登集团为基础的“为理想献身的年轻人”,集中到皇宫东面围有城墙和壕沟的幽静的宫廷气象台,听大川周明讲课。

  陈旧的气象台是裕仁小时候放学回来的经常去处。他在这里观看六分仪、星座图、测雨器和18世纪的荷兰望远镜。现在他给它起了一个新名字:“大学寮”——大学生寄宿处之意。后来昭和军阀集团几乎全部的骨干成员,都在这里听过法学博士大川周明讲述大和民族主义、大亚洲主义、法西斯主义。

  1922年1月开张的“大学寮”,实际成为日本皇室培养法西斯军官的教导中心。日本后来企图征服世界的那些庞大计划的草图,几乎都是在这里提出最初构想的。

  裕仁小时候曾在这里流连忘返,长大后的裕仁只需坐在屋里凝视拿破仑半身像,由未来的昭和军阀集团成员在这里流连忘返了。

  皇室权贵的支持,是法西斯主义在日本获得的得天独厚条件。

  北一辉虽然未到,他在上海亭子间熬成的思想却通过大川周明,病毒一般感染了台下青年校尉的头脑中。

  救国与革命,是20世纪最激动人心、最具号召力的口号。在这个口号影响下,20年代初期,一伙优秀的中国青年聚集在上海成立中国共产党;聚集在广州加入黄埔军校。另一伙不能不说原本也很优秀的日本青年却聚集在东京皇宫,完成了钦定的法西斯思想改造。

  一头法西斯怪物在世界的东方出笼了。

  第一个目标便是中国。

  (作者: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博士生导师,中央电视台特约军事评论员)

  

  (本文摘自《看世界》2005年第7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8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