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本杰明·艾尔曼、张英: 世纪的成功和世纪的失败

——专访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本杰明·艾尔曼

更新时间:2014-09-09 15:03:15
作者: 本杰明·艾尔曼   张英  
而英国当时虽然也重视农业,但外贸的影响更大。

   南方周末:过去中国学者反思中国的落后,是以海洋扩张为坐标的,大陆文明在遭遇海洋文明时失败了,你怎样看这个成败?

   艾尔曼:失败的是中国当时的海军。甲午战争之后,清朝海军一蹶不振。但现在中国的海军又重新恢复起来了。如果中国在甲午战争成功的话,没有那些赔款的负累,那么海军可以一直发展。而日本在打败中国之后,开始了控制太平洋的野心。若非如此,中国应该能在太平洋的西部产生很大的影响。可以说在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之后,日本开始对其他国家形成威胁,其海军规模从世界第11跃居了世界第三四位,这使英国也开始考虑是否与日本建立同盟,在远东地区对付其他国家。战争让中国失去了旅顺这一当时亚洲的海洋军事制高点,如果旅顺和威海卫仍然还属于中国,一切都会不同。

   虽然洋务运动暂时失败了,但对国家的影响是深远的。民国的时候,江南制造局仍然在制造飞机。总而言之,如果没有外来的威胁,内部的问题还是可以克服的。两者共同作用下,局面就变得尤其困难了。

  

   耶稣会传教士改了中国日历

   耶稣会传教士17世纪比较先进,到了18世纪则比较落后,他们也不知道微分积分怎么回事。一直要等到鸦片战争之后,基督教教士们才到中国来,他们带来了西方的科技知识。

   南方周末:你觉得西方传教士对中国文化的影响是什么?

   艾尔曼:首先是对日历的影响。16世纪明朝末年,利玛窦和他的老师克拉维(Christoph Clavius,欧洲著名的数学家,在罗马大学研究算学)等人被派到中国,他们发现当时中国的日历比罗马的日历迟了10天。他们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因为耶稣会传教士是专门来传教的,但是传教要中国人的同意。

   他们认为,帮助中国人会给自己传教提供便利。这是耶稣会传教士很妙的地方,他们在其他国家没有这样做。除了改革明朝末年的历法,他们还可以帮助当时的朝廷提升科技知识水平,建设天文台,还带来了天文学、数学方面的书籍。他们学中文,会读写,像中国人一样,他们把一些东西从拉丁文翻译成中文。比如他们最高的学问是sciencia,怎么翻成中文呢,利玛窦问李之藻和徐光启,他们就告诉他这个跟我们格物致知之学相差不多,于是利玛窦便把它当作“格致学”了。当时“格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它事实上和西方传教士带来的天文学很有关系。

   南方周末:西方传教士介绍的科学落后于当时欧洲最前沿的成果,为什么有这样的时间差?

   艾尔曼:16、17世纪中国和西方的科学差别不大。那时候西方和中国都受阿拉伯影响,中国人发现,耶稣会传教士带来的数学(代数)解根方和宋朝的天文书四元数差不多。中国人明朝初年就有这些计算方法,可是没什么用,太复杂了。明朝末年他们发现,西方人用解根方来解决很多天文学和数学问题,中国人可以学习西方恢复自己的天文书四元数。

   耶稣会传教士是以古学,即希腊古典的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性思想为主,中国人依赖五行的思想,都不是现代科学。到了18世纪,数学和工业开始有分不开的关系,还有牛顿、莱布尼茨发明出来微分积分。耶稣会传教士17世纪比较先进,18世纪则比较落后,他们可以造房子,但不用微分积分解决问题,所以微分积分没有传到中国。

   18世纪到中国来的都是耶稣会传教士,像欧洲南部的罗马一样在微积分方面的知识不发达。后来耶稣会传教士在欧洲被批评了,到了乾隆时代,耶稣会传教士就不来中国了,中国人对于西方的窗户就没有了,所以牛顿时代的新的科学、物理学没有传到中国来。

   南方周末:后来就是基督教传教士来中国了。

   艾尔曼:一直要等到鸦片战争之后,基督教教士们才到中国来,但当时的清朝国家局势不稳,还有太平天国导致的战争影响了中国受西方的影响。那个时候中国的武器还是冷兵器时代的,西方的武器已是工业化的产物了。

   鸦片战争后,傅兰雅把微积分翻译成中文,新的工程学资料开始运往中国。中国开始由手工业向工业化的转变。基督教传教士办了医院、学校,引进了现代建筑、城市规划等知识,对中国科学的影响比较大。

   (经艾尔曼教授审阅,由新泽西州州立大学博士陆海默女士校订)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xi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668.html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