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海麟:必须对日本的战争罪行作彻底的清算

更新时间:2014-09-08 20:47:43
作者: 郑海麟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于9月3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座谈会,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近代以后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及广大亚洲国家人民带来了惨绝人寰灾难。这些都是铁的事实,是不容否认的,也是否认不了的。我们将以最大的决心和努力,同世界各国人民一道,坚决捍卫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坚决维护战后国际秩序,决不允许否认和歪曲侵略历史,决不允许军国主义卷土重来,决不允许历史悲剧重演。

   众所周知,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颁布停战诏书,接受《波茨坦公告》;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日本代表签署投降书。按理说,日本政府最应该汲取历史教训,避免重蹈覆辙。可是,纵观安倍政府近年来的所作所为,一再疯狂冒险,为日本军国主义招魂呐喊。人们常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可是,安倍政府一点都不清醒,不但毫无反省意识,甚至罔顾事实,否认历史,篡改教科书,这不是在玩火自焚吗?

   今年的9月3日,是中国首个法定的“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身为华夏子孙的一员,我们在纪念胜利的同时,应当认真思索:当年中国为什么被侵略,为什么付出惨重代价才能战胜日本;又为何日本始终不承认对华“战败”?69年前的来之不易的抗战胜利昭示:中华民族只有自强不息,方能遏制外强觊觎。作为饱受日本侵略蹂躏之苦的亚洲各国、特别是中国人民,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有必要对上世纪日本对外扩张侵略的历史作些理性的、较深层次的反思。日本为何不顾亚洲各国人民强烈抗议,对自己的侵略历史昧着良心一再篡改和否定?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对于上述问题,笔者认为日本右翼势力篡改历史教科书的思想根源,一方面是因其历史文化中的“大和精神”和“神国思想”作祟,将自己的民族视为亚洲最优越的民族,视其它民族和国家的人民为“低等”,以及日本经明治维新后即以亚洲的领袖自居,将二战的侵略行为视为帮助亚洲国家反抗西方列强奴役、实现亚洲的“共荣”等。

   有鉴于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将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期间对亚洲、太平洋地区人民所犯的战争罪行及其战后责任略作补述,以便对日本起到“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的警戒作用。

   一、掩饰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

   日本侵略战争的最大受害国是中国,这是任何人也没有异议的事实。作为这一事实最具指标性意义的是南京大屠杀事件。关于南京大屠杀事件之史实,中外学者(包括日本学者)已有林林总总的著作叙述,对日军的暴行作出深刻的揭露。但在扶桑版《新历史教科书》里,却刻意掩饰日本的暴行,为日本在南京大屠杀中的罪行开脱。书中写道:“在迄今为止的历史中,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没有在战争中发生过杀害和虐待非武装人员的行为,日本也不例外。战争中,日本军队在进攻的地区,对于俘虏的敌国士兵和平民进行了不当的杀害和虐待。”书中根本不提日本军队所犯的罪行。对于三十万南京民众遭屠杀,教科书只是轻描淡写地提到:“那时,日本军队导致民众中也出现了很多死伤者,这就是南京事件。”接着又替日军的暴行开脱,指出:“东京审判认定日本军队在1937年的日中战争中占领南京时杀害了很多中国民众。但是关于事件的实际情况,资料上被发现有很多疑点,存在各种见解,现在仍在争论。”很明显,教科书的作者是在故意混淆视听,目的是想进一步否定南京大屠杀的真实性。

   二、刻意淡化对韩国民族犯下的罪行

   日本正式将朝鲜作为殖民地实施统治是从一九O一年八月廿二日签署的《关于韩国合并之日韩条约》开始的。之后,日本对朝鲜民族进行了近半个世纪的血腥统治。虽然“日韩合并”,韩国人表面上成了天皇治下的“臣民”,但韩国人只有尽“臣民”的义务,却不能享受如同日本人那样的权利。所有的韩国成年男子都必须为完成战争目的替日本国承担兵役、劳役的义务;成年女子则被迫充当从军“慰安妇”,并且还美其名为“女子挺身队”,强迫遣送至战争的最前线,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

   对于日本军队在二战中强加给韩国女性的民族压迫和性的虐待,《新历史教科书》只是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八本获得批准的教科书中,只有一本提到“慰安妇”。根本不把日军对韩国民族所犯的罪行当回事,甚至不把朝鲜民族看在眼里。

   三、日本必须对战争罪行作深刻反省

   很明显,在《新历史教科书》中,日本右翼势力试图通过篡改历史教科书来掩盖自己的罪行和教育下一代。这种态度将会使日本在国际社会中背上“第二罪责”的恶名。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我认为这与日本民族文化中长期鼓吹所谓“皇道”、“大和精神”;强调“天皇万世一系”的血统纯一性和各族优越性、视亚洲其它国家的人民为“低等”民族的观念有关。

   由于上述观念作祟,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便以亚洲的领袖自居,虽然二战期间战败投降,但迄今为止,日本仍认为其在二战的行为是为了帮助亚洲国家反抗西方列强的奴役,实现亚洲的“共荣”。这也是日本不愿意向中国及亚洲其它国家人民道歉的原因。笔者认为,日本必须彻底破除以上产生军国主义的思想观念,才有可能对过去的侵略行为和战争罪行产生真诚的反省意识。只有这样,才不会让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悲剧再度重演。

   (作者为香港亚太研究中心主任)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642.html
文章来源:中评社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