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薛理泰:伊拉克乱局可能以三方分治告终

更新时间:2014-09-02 23:22:04
作者: 薛理泰  

  
伊拉克内战连绵不断。当前战局进展以及各派政治力量的较量不绝如缕,呈现扑朔迷离的态势,令人如堕五里雾中。在伊斯兰国组织武装力量公然将被绑架的美国记者福莱斩首以后,此等残忍的举动更令世人骇异。美国终于宣布伊斯兰国组织是眼前最危险的敌人,势必继续给予军事打击,事态发展惹人注目。

   伊拉克乱局与邻国叙利亚痛痒相关,并牵连整个中东大局,诚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举眼远眺,日后伊拉克分治,由伊斯兰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族三派势力各自为政的可能性相当大,对这个饱经战乱的国家来说,这或许是唯一的出路。设若如此,则可能反而有益于中国稳固业已往该国石油业投下的巨额资金。

   伊拉克在历史上一度是强盛的阿拉伯帝国的中心,长期以来是阿拉伯地缘政治的焦点。而伊斯兰教诞生之初就分裂成为逊尼派和什叶派,两派教义歧异,枘凿不合,彼此争夺在伊斯兰世界的影响力。传统的伊斯兰国家实行政教合一,教派争斗自然波及政局和外交。对于伊拉克,教派争斗的影响尤其明显。自中世纪以来,伊拉克交替经历了逊尼派和什叶派王朝的统治。

   回顾一下近几十年伊拉克的国情。作为伊斯兰国家,伊拉克国内阿拉伯民族大多数是什叶派教徒,逊尼派居少数。在前总统萨达姆执政期间(1979年至2003年),依仗军队的支持,萨达姆强化了逊尼派对国家的统治。在萨达姆的高压而有效的管治下,尽管什叶派怀有怨怼情绪,教派矛盾始终没有凸显,国家和社会安稳如常。

   在阿拉伯国家中,伊拉克和叙利亚是教派势力与政局控制呈现反常现象的仅有的两个国家。叙利亚同伊拉克一样,也是居少数的教派压倒占国民多数的教派。在叙利亚,情况恰恰倒过来,绝大多数国民是逊尼派,什叶派仅居少数,而阿萨德父子总统及叙利亚军官团都属于什叶派中的阿拉维支派,也是依仗军队的支持,压倒了在人口结构中占优势的逊尼派。

   即使在萨达姆强权统治下,库尔德族追求独立的声浪也从未停息过。萨达姆指挥军队,对库尔德民族独立运动采取了异常强硬的镇压行动,库尔德族追求独立的行动一时趋于沉寂。

   伊拉克和叙利亚当局在应付国内危机时的遭遇颇有相同之处。在萨达姆、老阿萨德两个强人统治期间,多数教派与当权的少数教派之间,彼此相安无事,教派矛盾没有凸显,长期以来政局和社会动态处于平静的状态。一旦强人去世或者失势,积不相能的两个教派迅即发生冲突,出现教派矛盾尖锐化、长期化的僵局。

   今日伊拉克局势如此混乱,是逊尼派、什叶派和库尔德族三派累积的矛盾集中爆发所致。如果追根溯源,则与英国在一战期间占领伊拉克并在其后安排政治版图的错失有关。

   况且,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内战又不是孤立的,而是呈现痛痒相关因而彼此越境支持的局面。这不但同两国边境接壤而过境容易的因素有关,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两国相同教派出于源头同一而彼此声应气求的原因。明乎此,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在大难临头之际,德黑兰不惜派出军队跨境给予巴格达、大马士革这两个同是什叶派政权以军事支持,也明白了为什么美国对以伊拉克为基地的伊斯兰国组织发动军事打击时,也要把叙利亚境内的逊尼派极端武装势力列为打击的重点。

   西方国家养虎遗患

   如今伊斯兰国组织成了气候,既有宗教意识形态的强劲支撑,又有久经战阵的武装力量,更有充裕的财政支持,直接挑战西方国家的利益,被美国列为当前“最危险的敌人”。而伊斯兰国武装力量由来自叙利亚的逊尼派极端势力构成,而逊尼派极端势力又是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力量的主力,声势和实力压过所谓的“温和派”。过去西方国家以多种方式给予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力量,以实际行动支持他们推翻大马士革政权。到头来,应验了中国一句成语,即养虎遗患。

   中东事态的演变过程中,出现了相反相成的现象:只要伊斯兰国组织继续声势大张,则根据“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说法,原来西方国家非要去之而后快的德黑兰、大马士革两个什叶派政权,很可能成为西方国家对付伊斯兰国的同盟军或者至少被列为“借用力量”。这就是衡量影响国际局势各种因素中的变数,而较之常数,变数的作用往往是更为有力的。

   伊拉克战争持续近九年,导致近5000名美军阵亡,耗费的军费以及对美军伤残官兵及其家属的长期照料,总计3万多亿美元。这场战争对美国国势起到的负能量的作用,不下于越南战争。无怪乎克里国务卿称之为“一场错误的战争”。如今美国创巨痛深,无意再次卷入伊拉克内乱,可是放任伊斯兰国组织崛起,势力坐大,在外交、内政上均不可取。

   伊拉克总理马利基下台后,换上拥有更多的国内支持的人选阿巴迪,尽管获得美欧的支持,面对尖锐而棘手的教派矛盾,最终可能依然无济于事。越南战争时,美国在西贡不停地换马,吴庭艳、杨文明、阮庆、阮文绍、阮高祺轮番登场,却无补于战争的结局,即一个先例。

   或许西方国家的一个可能选项是顺水推舟,让伊拉克分治,亦即让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族各自治理其势力范围,这样可以做到“井水不犯河水”,让激烈的教派争斗趋于平息。然后,美、英两国可以一走了之。这个选项确实是具有现实化的前景的。

   事实上,伊拉克已经处于分治的状态。早在1991年波斯湾战争期间,美、英等国以保护库尔德族为理由,禁止伊拉克军队或军机进入库尔德族地区。自此以后,巴格达政权即失去对库尔德族地区的控制,至今已有23年了。库尔德族政权已经拥有10万人的一支军队,精良装备均来自美欧。

   前总统萨达姆国破身亡以后,巴格达什叶派政权对伊拉克的控制,始终不及于库尔德族地区,即使对逊尼派影响力大的地区,控制力也相当有限。今年6月,逊尼派武装力量由叙利亚大举入境,又取得伊拉克境内逊尼派民众的大力支持,伊斯兰国组织建立以后,不但同巴格达政权分庭抗礼,而且还对巴格达构成了巨大的威胁。

   在此情势下,美欧又能如何对待伊拉克乱局呢?要对伊斯兰国组织扫穴犁庭,必须派遣地面部队,而且即使派遣庞大的地面部队,就像2003年至2011年期间一样,最终还是不能收拾乱局,代价就是美国国势呈现阶段性的下挫。由此可见,派遣地面部队之计不可取。

   美欧在不派遣地面部队的前提下,仅依靠空袭,对逊尼派反政府武装力量实施打击,则只能在军事上起到遏制而不是消灭的作用。历史证明,仅仅依靠空袭,既不能解决棘手的难题,在时间上也不能持久,最终也是师老兵疲,半途而废而已。据此,得出日后伊拉克由三方分治的结论,不待智者而决矣。

   作者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49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