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晋:以巴停火的背景与挑战

更新时间:2014-09-02 16:13:45
作者: 王晋  

    

   打打停停持续近两个月的以色列与哈马斯冲突似乎画上了一个句号。根据以色列媒体的相关报道,哈马斯和以色列达成了"无限期"停火的协议。根据此协议,以色列同意放松对加沙的封锁,允许救援物资与建筑材料进入加沙。对于更深层次的问题,诸如哈马斯要求重新开放加沙的港口与机场等,将在一个月内开始谈判。

   作为看客的我们,习惯了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打打停停。每当在战况胶着难解难分之时,以色列和哈马斯就会传出停火倡议的消息;而每当人们满心欢喜以为停火会持续的时候,以色列和哈马斯一边投炸弹一边发火箭,又重新打了起来。谈谈打打,打打谈谈,当人们习惯了这对反复出现的矛盾体之后,这次的停火能否生效,确实让人心生疑虑。

    

   埃及介入角色的改变

   这次停火是否会像原来那些停火似地命运多舛,恐怕还要分析这次停火的相关背景。此次停火是在埃及的调节下达成的,虽然此前在7月份时埃及也曾经介入过以色列和哈马斯的冲突,并且提出过一份短暂的停火倡议,但那次的介入是一种"间接"的介入,并没有在实质方面做出任何许诺。当时的埃及塞西政府刚刚成立,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介入以巴局势之中。

   此次停火虽然哈马斯也并没有直接参与,而依旧是通过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法塔赫来传话,但是从态度上来看,埃及已经大大提升了介入的"认真程度"。一方面埃及在这次调停中并没有如7月份那样给哈马斯和以色列传话,而是将双方的观点通过法塔赫进行沟通和交流;另一方面,埃及此轮停火倡议考虑到了哈马斯和加沙地区的要求,即部分放松对加沙的封锁。所以这次埃及确实没有如7月份那次停火的"傲慢",而是考虑到了哈马斯的处境和希望。

   另一方面,经历了两个月的折腾,除了埃及之外其他地区和国际势力的介入并不能直接帮助以色列和哈马斯停火。美国、土耳其、伊朗和卡塔尔先后都向以色列和哈马斯发出了停火倡议,也确实在舆论上营造了良好的氛围。不过尽管话说了不少,而且口号喊得嘹亮,但是口惠而实不至。

   对于美国来说,去年进行的以巴和谈进程刚刚失败不久,伊朗核、叙利亚和伊拉克问题各个都十分棘手,确实分不出精力来专门介入以巴冲突。对于土耳其,执政的埃尔多安刚刚摇身一变,由总理变为总统,其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也将由达武特奥卢来领导并竞争总理宝座。这个时候国内事务自顾不暇,在以巴问题上也就是喊喊口号而已,真的介入,谁也不愿意担这个风险。

   对于伊朗来说,尽管出于道义和舆论上的考虑,伊朗依旧支持哈马斯抵抗以色列的军事行动,但是从双方关系看,伊朗与哈马斯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如从前。哈马斯自己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主动放弃了与哈马斯等"抵抗轴心"的友好关系,转而投奔传统的逊尼派强国。而伊朗也在积极行动,希望支持哈马斯内部"少壮派"来促成双方关系的重新走近。所以伊朗口号喊得响亮,口口声声的支援哈马斯,但是也仅仅是口号而已。

   虽然哈马斯现在领导层有不少高级官员都居住在多哈,而且卡塔尔确实财大气粗,能够帮助哈马斯和加沙地区的经济建设,但是对于以色列来说,卡塔尔的影响力仍然太低。所以绕过来绕过去,帮忙的人不少,但是帮得上的还得是埃及。

   第三,哈马斯的条件得到了部分满足。其实哈马斯占据下的加沙,长期以来希望打破以色列的封锁,减轻自身的经济和政治压力。

   尽管包括土耳其、卡塔尔等国在内的地区国家和国际组织都源源不断的通过海路给加沙"输血",但是加沙地区所面临的巨大的就业压力和经济发展难题,远不是几艘援助船和几次捐款能够解决的。这也就不难解释广泛存在于以色列-加沙边境和埃及西奈-加沙边境、被用于走私的地下通道了。

   所以打破现有的封锁,成为了哈马斯领导下的加沙地区的当务之急。打破封锁有两个方向,一是打破以色列的封锁,这在当下来看,可能性显然不大;另一个是让埃及解除西奈半岛-加沙地区的封锁,即开放拉法口岸,这一点在这次停火协议草案中,成为了各方的共识。

    

   战端重开的三个可能

   既然从埃及、哈马斯和地区与国际势力三个方面看,这次停火来的合情合理,那么是不是以巴之间从此就会"万世太平"呢?恐怕这种想法太过简单。从短期、中期和长期来看,仍然存在战端重开的可能性。

   从短期看,哈马斯和以色列之间在加沙边界地区的冲突是双方战火升级的关键因素。尽管控制了加沙,但是哈马斯并不能完全管控加沙地区。一来哈马斯高层内部意见并不统一,尽管存在哈马斯中央委员会作为哈马斯的最高权力机构,但是各个委员往往代表不同的内外部势力,意见抵牾是家常便饭,所以此次停火协议能否得到哈马斯高层的认可还要继续观察。二来哈马斯旗下的军事组织人员私做决定的举动时常发生,所以哈马斯能否有效管束旗下军事组织和人员停止袭击以色列目标仍然存疑。三来加沙境内除了哈马斯之外,其他的政治军事组织如吉哈德等,也有自己的势力,如果在停火期间向以色列发射火箭,那么以色列和哈马斯的停火也就必然功亏一篑。

   对于以色列来说,战火重开也同样取决于以色列的"忍耐程度"。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就算以色列和哈马斯彼此达成了停火协议,但是从加沙地区发射的火箭弹仍然会时不时的落入以色列境内,而以色列平民尤其是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区的定居者,也同样会面临着哈马斯的威胁,冲突也会时不时的爆发。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以色列保持克制,而且通过其他相应的渠道与哈马斯等其他巴勒斯坦政治派别进行及时的沟通,那么冲突升级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而如果以色列政要迫于国内和政治斗争的压力,不得不表示强硬以提升支持率,那么冲突升级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

   从中期来看,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政坛变动将是影响和平的重要因素。对于巴勒斯坦来说,尽管哈马斯和法塔赫达成了和解协议,在5月份组成了联合政府,但是无论从过程还是结果看,法塔赫都占据了巨大的优势。这次停火协议草案,埃及更是要求法塔赫作为拉法口岸的巴勒斯坦一侧的管理方,将法塔赫的力量重新引入加沙。所以哈马斯必然会希望寻求机会,重新在巴勒斯坦内部和解政治进程中占据主动。

   对于以色列来说,国内政治右翼势力仍然强盛,在加沙地区的犹太人定居点也必然会增加以巴双方冲突的概率。如何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管控犹太人定居者和扩建行为,将会考验以巴双方。

   从长期来看,哈马斯和以色列之间仍然视对方为"非法"。哈马斯仍然在公开层面称以色列为"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和"临时政权",而以色列则称呼哈马斯为"恐怖分子"和"独裁政府",双方都在不同的政治语境下构建着关于对方的想象。

   而如果巴勒斯坦建国问题迟迟不能得到突破的话,以色列和哈马斯重开战端的可能性就一直存在,而以巴之间的和平也就永无宁日。加沙必须重新回归到一个合法的巴勒斯坦政府的管理之下,巴勒斯坦内部的纷争才能够真正的停止,而以巴问题最终的解决,才会为地区和平带来真正的突破。

   以色列和哈马斯打打停停,已经将近两个月了。当我们习惯了战争与和平之间频繁的转换,此次停火协议也许真的能带给我们和平的惊喜。不过和平仍然是暂时的,以巴问题的根本矛盾还有很多,相比于承担者百年冲突历史和复杂争端的以巴关系,一张停火协议,也显得太过单薄。

    

   作者是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系博士研究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49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