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雍君:新预算法仍有十大致命软肋

更新时间:2014-09-02 16:07:31
作者: 王雍君  
新法在修复原法明显的结构性缺陷、防范权力滥用所需的关键防火墙机制建构方面,与民主治理与法治国家之基本理念依然相距甚远。人们仍有十足的理由担心:纳税人的钱袋子(全体人民真正的核心利益之所在)依然面临很高风险。

    

   防火机制 任重道远

   尽管各国预算法的结构并不相同,但普遍认为,预算法的结构应依次展开为六个基本模块:(1)阐明立法宗旨和基本原则,(2)确立主要治理角色的权力与责任,(3)界定预算程序(准备-编制-审查-批准-执行-评估-审计)的运作,(4)规定报告与审计事项,(5)分类与会计标准的规定,(6)对基本专业术语的技术性定义。与原法一样,新法在基本结构(条理)上的缺陷十分明显。不言而喻,这些缺陷无形中弱化了《预算法》的基本防火墙功能。结构上的完整清晰并不只是形式优美问题,还会对预算过程的实际运作带来深远的正面影响。

   作为现代财政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重中之重,预算制度包含了现代社会最重要的公共决策程序与机制,因而深刻地影响大众利益、执政能力、施政能力与治理能力,以及整体的经济、社会与政治系统的运作。鉴于各种条件的限制,期待修订出一部完美无缺的新法并不现实,这样的预算法也可能根本就不存在。但无论如何,对于务实的中国人(实际上许多重要方面高度务虚)而言,确立"管用就好"的理念绝对必要。

   要想真正管用,旨在约束与引导权力和政策运作的四道关键的财政防火墙机制,必须内嵌于法典化的预算制度中:首先是法定预算授权的全面性(远非怪异的"全口径"概念所能表达),其次是标准化的预算与财务报告披露机制,之后是TSA基础上的"两个直达"(公款缴纳直达TSA和支付从TSA直达供应商),最后是中期支出框架(MTEF);后者对于促进财政可持续性和财政纪律至关紧要。其他一些辅助性的财政防火墙机制,至少应覆盖财政审计和事前财政规则(如赤字比率)。以此相观照,新《预算法》的进步有限而缺陷明显。

   我们似乎正在或已经失去另一个"战略机遇期":一个以现代预算制度建构,作为推进民主治理与法治国家建设之最佳切入点的历史机遇。新《预算法》提供的只是一个远不那么坚实的起点。对于把权力关进笼子这一中华民族数千年来的伟大制度理想,国人仍须持守道路修远、上下求索之意识与担当。

    

   作者:王雍君 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 天和智库(北京)经济研究所专家委员会的副主任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49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