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道晖:80年代中国经济改革成功离不开政治改革

更新时间:2014-08-23 23:12:01
作者: 郭道晖 (进入专栏)  

   80年代中国经济改革成功离不开政治改革

   历史:80年代有过很多切实的改革措施,但为什么这种蓬勃的改革势头突然就刹住了,您觉得原因是什么?

   郭道晖:80年代,毕竟这些领导人考虑问题还是吸取过去极“左”路线的教训,他们不愿意再重复那些损害党和国家包括自己切身权益的错误,所以他们在一段时间内能够成为推动民主法治建设的主力军。邓小平80年代初期讲过,没有政治改革,经济改革也搞不好,所以他也觉得政治改革是首要的,要先搞政治改革。我们有些理论家却说苏联是先搞政治改革,民主化、新思维,结果垮台了吧。我们是先搞经济改革,所以挺好的。这就是闭着眼睛说瞎话。试问没有粉碎“四人帮”,有经济改革吗?粉碎“四人帮”是不是政治改革?农村实行包产到户,是争取一种经济自由,这首先也是政治,农民为什么偷偷去按手印?这是很严重的生死斗争。所以没有政治改革作前提,何谈经济改革?

   1979年7月1号,彭真一上来就在全国人大的会议上通过了七个基本法律:《刑法》、《刑诉法》、《选举法》等加起来共七个法,这是空前,也是绝后的。以后的全国人大最多通过一个两个,哪有一下通过七个的,所以可以看出那个时候他们恢复法治的动力很大。但是再前进一步,要发展法治,你不搞政治改革就很难了,如权力制约等问题。所以有些保守势力阻力是很大的,他们不赞成。

   中国旧的思维根深蒂固,所以讲到阻力,就思维而言,这个阻力就是“制”和“治”都分不清楚。

    

   无法在主观上“告别革命” 要避免“革命”只能靠改革

   历史:思想界曾经讨论过“告别革命”,现在大家也不希望再发生革命,尤其在王岐山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书之后,那您觉得告别革命的关键要做什么呢?

   郭道晖:“告别革命”这个提法我不是太同意,不是说不愿意告别革命,而是因为革命与否不是人们主观上想“告别”得了、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革命不革命是各种矛盾各种形势促成的。抗日战争胜利后,原来我也不赞成再打内战搞革命,我觉得共产党和国民党和平谈判、政治协商就行了,何必打内战牺牲那么多人?知识分子都不希望流血,认为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所以我刚开始也是改良主义,幻想国共和谈。但此路不通。那时候人民受苦,受剥削压迫,知识分子受迫害,国家很贫弱,经济破产(抗战前能买一头牛的钱,到那时只能买一盒火柴,学生每月伙食费要100多万元)。国民党的腐败专制统治已经无法再继续下去。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实在看不下去。中国只有革命才有出路。

   所以,我认为是否爆发革命,不是靠主观意志就能完全避免的。现在矛盾也很多,假如还是一直打压,人民没有反映其利益、意见的组织或渠道,那他只好乱来了。所以我们作为一个执政党,在这一点上应该明智。十八大以后的中央领导人在这方面还是比较理智的,而且也在朝这方面去做,尽量化解矛盾,不再提稳定压倒一切了(某些部门和地方上就未必如此做)。维稳还不如维权,只有维权才能更好地维稳。要维护老百姓的权利,民生很重要。但依我的观点,要真正解决民生问题还是要政治改革,假如政策上还是被既得利益、权贵集团绑架,不让你搞或者抵触、扭曲改革,导致矛盾越来越激烈的话,革命也很难避免。

   现在提倡大家读《旧制度与大革命》,我还没看过那本书。但我看到有历史资料谈到,法国大革命的时候人民首先是攻打巴士底狱,其实那时“巴士底”狱只关了几个老百姓和外交人员,但因为他们都没有经过审判就被关了起来,所以激起了民愤,攻打巴士底狱就成为法国革命的导火索。相比同时代的英国,关了好几百人,却没有人去打英国的监狱,因为他们是经过了法律审判的这个“正当”程序,至少按照法律程序上是公平的,所以那时英国没有引起暴力革命。

   我不赞成再来一次革命。告别革命,这是好的主观愿望,但主观愿望要靠好的政策和法治、民主来实现,而不是靠打压、靠稳定压倒一切来解决,还是要靠改革,而且是政治改革。走到这一步,不改,那革命或动乱就很难避免。改革是和平的、理性的,而且要在法治的轨道上。我们现在特别要强调是依宪治国,尽管这个宪法还不是很完备,还有很多缺陷,但总比没有宪法,或者完全踢开宪法,或者比1975年那个强调“继续革命”的宪法要好。我们在82宪法的旗帜下取得共识、解决矛盾,就可以比较和平地转型。希望如此,这也是普通老百姓的“中国梦”。

    

   来源:《观世变》第75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25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