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叶长茂:竞争性选举:中国式民主必须解决的关键问题

更新时间:2014-08-23 10:10:42
作者: 叶长茂  
政治权力是能够给权力主体带来巨大的物质和精神利益的一种强制性力量,因此自从权力产生以来,对于权力的争夺就非常激烈。有政治权力就必然存在政治竞争。如果没有公平的竞争规则,权力竞争会激化政治冲突,权力竞争的失败者可能会铤而走险,从而对执政党自身以及整个社会的稳定造成威胁。竞争性选举作为一种公正的制度形式,真正落实了主权在民的原则,将政治决定权和选择权交给人民,确立了公平的权力交替的游戏规则,为政治精英提供公平博弈的平台,为人民提供选择的机会,其作用就是将潜在竞争公开化,暴力竞争和平化,无规则竞争规则化,最终实现政治生活的有序化、文明化,[6]使权力分配从少数人的幕后操纵转变为由选民公开的投票来决定,彻底排除暴力、权术对权力交替的影响,社会矛盾也通过理性的制度化的方式得以合理解决。

   第三,促进法治的实现。1997年中共十五大确立了建设法治国家的目标,目前我国在法治建设方面已经有了很大进展,但在依法治国、依法行政、司法独立等方面仍存在诸多问题。法治不能真正实现的主要原因是权力民授的问题没有解决,政府权力不受民意制约,不受民意监督,政府自身不能严格遵守法律,腐败问题严重,而且经常要用超越法律的方式应对合法性的挑战,法治也难以实现。竞争性选举的顺利开展有助于消除政府面临的合法性挑战,并将政府权力的运行置于民意的制约和监督之下,当合法性顾虑消除之后,也就解决了公正判案的最大障碍,法治的实现也将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第四,有效缓解政府与民众的冲突。我国地方政府在推动经济发展、增加民众利益方面做了许多有益工作,但是地方政府与民众之间也存在利益冲突。近年来,这种冲突逐渐增多,其突出表现就是民众信访数量不断增加,群体性事件频繁发生。许多群体性事件的爆发是基层政府违背民意造成的,也有的群体性事件是政府做的事情于民有利但民众不理解而造成的。信访申诉和群体性抗争的对象都是地方政府,这说明民众对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实质合法性是认可的,但是对某些地方官员的具体施政行为不满。如果将地方政府官员的权力建立在民众选举授权的基础上,就能够对官员的行为产生根本性的制约,侵犯公民正当权益的事情将大大减少,政府与民众的冲突就会得到根本性的缓解。民选的官员更能够赢得民众的信任,公共政策的推行将更为顺利。即使民众暂时对政府的政策不能理解,民选的官员更能够顺从民意,或者更善于做耐心细致的说服工作,这样就不会引发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或者即使有民众抗争,但面对民选的官员,抗争也不会那么激烈,总体上不会出现对政治稳定构成威胁的大规模冲突。

   第五,更好地保障和实现公民权利。我国公民的权利和利益能够得到基本保障,这是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的根本原因。但是也有一些公民权利未能得到很好的保障,还有一些公民权利因为各种条件的限制未能得到充分实现。公民权利之所以受损害或遭限制,根本原因还是缺乏民众授权和民意制约,没有制约所以无视公民权利,没有授权所以要防范某些公民权利。通过竞争性选举重建各级政府权力的正当性,能够使政府更加尊重公民权利,顺应民意,同时因为不用担心公民权利对公权力的挑战,所以不会干涉公民权利的正当行使。比如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将会得到更充分的实现,如果执政的正当性是建立在选举民主的基础上,那么政府就可以更加从容地引导言论放开,塑造一种多元理性的言论氛围,政府与公共舆论之间就可以逐步形成一种良性互动的关系。

   总之,那些认为竞争性选举有风险,而拒绝竞争性选举的看法是极为有害的。如果说一个国家可以永远拒绝民主,孤立于世界民主潮流之外;如果说我国现有体制可以一劳永逸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那么排斥竞争性选举,或者消极拖延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办法拒绝民主,可以拖延于一时,但不能永远拖延下去。正确的做法是正视竞争性选举的风险,以勇敢积极的心态来应对风险,通过稳健的制度创新来克服竞争性选举的风险,将国家引上渐进平稳的民主化轨道。

   应对民主化的风险,需要妥善处理权威与民主的关系。在权威体制与民主体制、中国式民主与普遍性民主之间,不是简单对立的关系。我国政治发展不是要在二者之间做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纯粹的权威体制或者纯粹的民主体制都有着严重的缺陷,在权威体制与民主体制之间存在许多中间形态的政治体制。发展中国式民主应该摒弃权威体制与民主体制的缺点,撷取二者的优点,一方面将一党执政建立在竞争性选举的基础之上,为现有体制夯实牢固的合法性基础;另一方面能够发挥权威体制的优势,克服选举民主民粹化的缺陷,使利国利民的公共政策得以顺利推行。如果我国将权威体制与民主体制的优点结合起来,将一党长期执政建立在非政党式竞争性选举的牢固基础之上,政府的权力能够得到人民的选举授权,同时又具有较高的执行力度和执政绩效,那么中国式民主将真正成长为一种超越西方的优良民主模式。

    

   参考文献:

   [1]约瑟夫·熊彼特.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395-396.

   [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55.

   [3]毛泽东答中外记者团.解放日报,1944.6.13.

   [4]邓小平文选(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220.

   [5]黄卫平.国外长期执政政党的比较分析(上)——执政方式、现实困境与转型.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3(11).

   [5]叶长茂.低度民主的实质应是低度竞争——兼与王占阳先生商榷.探索与争鸣,2012(8).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240.html
文章来源:《探索与争鸣》2014年7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