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卢江良:短篇小说:六楼的那个露台

更新时间:2014-08-11 11:11:44
作者: 卢江良  

  

  [作者简介]卢江良,本名卢钢粮,男,1972年出生于绍兴,现居杭州。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理事。在《当代》《中国作家》《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作品与争鸣》等刊发表、转载作品,曾荣获全球网络原创文学作品大赛优秀短篇小说奖、浙江省优秀文学作品奖、阳光文学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提名奖和荣登中国小说学会“中国小说排行榜”,已出版小说集《狗小的自行车》、随笔集《行走的写作者》和长篇小说《城市蚂蚁》《逃往天堂的孩子》等8部专著。有3部小说被改编拍摄成电影,其中《狗小的自行车》荣获国家广电总局第8届数字电影百合奖优秀儿童片奖等3项大奖。

  

  

  六楼的那个露台

  

  浙江•卢江良

  

  韩磊是八年前进入那家单位的。他们单位在当地最具规模,光是组织架构,就可以画满一张A2纸(A4的4倍),顶端自然是董事会,下面分设10多个中心,每个中心管辖10多部门和数十家公司,而每个部门又分设10多个科室。

  跟韩磊一道进单位的,做得最出色的,已升到中心总监,譬如他的大学同学贾斌;稍差一些的,成了部门或分公司经理;最不济的,也混上了科室主任。只有韩磊是个例外,如今还是普通职员。

  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因为按照他们单位规定,每3年就有一次晋职机会,只要你在工作中没出现大的失误,原则上都会予以提升,尽管升的幅度不同,有的只升一级,有的连升三级。可是,这些规定到了韩磊身上,似乎全部失去了作用。

  于是,在第一次没有升职的年末,韩磊便从一楼来到二楼,找他的科室主任。

  “王主任,这次我怎么没能升职?”韩磊问。

  科室主任肯定地说:“你的工作非常出色。”

  “工作非常出色,为什么不给我升职?”韩磊很疑惑。

  “哦,这个……”科室主任面露难色。

  韩磊说:“听说整个科室只有我没能升职。”

  “哦,这个,好像是的。”科室主任回答。

  韩磊又问:“干嘛只有我不让升职?”

  “那是上面决定的。”科室主任说,“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

  韩磊意识到,自己升不了职,阻力不在他所在的科室,应该是在上级机构。于是,他从二楼来到三楼,找部门经理。可部门经理不是那么好找的,当他说明想见的原因后,便被经理秘书挡在了门外:“你要先递交申诉报告。”

  韩磊就去办公室领了申诉报告,让科室主任签字盖章,再去找部门经理时,时间已过去了两个多月。但让韩磊感到满意的是,部门经理终于见他了。

  “李经理,这次我怎么会没能升职?”韩磊问。

  部门经理说:“你们科室的王主任没跟你说?”

  “他只说那是上面决定的。”韩磊回答,“具体原因,他也不是很清楚。”

  “哦,这个……”部门经理颇感为难。

  韩磊说:“听说整个部门只有我没能升职。”

  “哦,这个,可能是的。”部门经理回答。

  韩磊又问:“那为什么只有我不让升职?”

  “那是上面决定的。”部门经理回答,“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

  韩磊意识到,自己升不了职,阻力不在他所在的部门,应该是在更上一级机构。于是,他从三楼来到四楼,找中心总监。可中心总监更难见到,他还没说完想见的理由,便被总监的秘书推到了门外:“你得先递交申诉报告。”

  韩磊又去办公室领了申诉报告,先让科室主任签字盖章,再让部门经理签字盖章,然后才去找中心总监,可时间已过去了四个多月。但让韩磊深感欣慰的是,中心总监终于见他了。

  “请问刘总监,这次怎么不给我升职?”韩磊问。

  中心总监说:“你们部门的李经理没跟你说?”

  “他只说那是上面决定的。”韩磊回答,“具体原因,他也不是很清楚。”

  “哦,这个……”中心总监皱起眉头。

  韩磊说:“听说整个中心只有我没能升职。”

  “哦,这个,应该是的。”中心总监回答。

  韩磊又问:“不知为什么只有我不让升职?”

  “那是上面决定的。”中心总监回答,“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

  韩磊意识到,自己升不了职,阻力不在他所在的中心,应该是在更上一级领导。于是,他从四楼来到五楼,找分管副总裁。可要见副总裁异常艰难,他连他的办公室的门还没进,便被副总裁的两名秘书架到了四楼:“你有事,找你的科室主任。”

  “我已找过我们科室主任,他说他不清楚原因。”韩磊说。

  一个秘书说:“那你找管辖你们科室的部门经理呀。”

  “我已找过我们部门经理,他说他也不清楚原因。”韩磊说。

  另一个秘书说:“那你只能找管辖你们部门的中心总监了。”

  “我们中心的总监我也已找过,他同样不清楚原因。”韩磊说。

  两个秘书异口同声地说:“你要见副总裁,必须先递交申诉报告。”

  韩磊再次去办公室领了申诉报告,先让科室主任签字盖章,再让部门经理签字盖章,然后让中心总监签字盖章,等这些准备就绪,去见副总裁的时候,时间已过去了半年多。但让韩磊深感欣喜的是,副总裁终于接见了他。

  “请问郑总,这次升职为什么没我的份?”韩磊问。

  副总裁说:“你们中心的刘总监没跟你说?”

  “他只说那是上面决定的。”韩磊回答,“具体原因,他也不是很清楚。”

  “哦,这个……”副总裁欲言又止。

  韩磊说:“听说整个总部没能升职的只有我一个人。”

  “嗯,是的。”副总裁回答。

  韩磊又问:“我这次找您想问一下没给我升职的原因。”

  “那是上面决定的。”副总裁回答,“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

  韩磊听到这里,心头不禁“格登”了一下。副总裁说的上面,就是总裁了。在他们单位,董事长从来不管事,总裁就是最高领导。韩磊想不通,自己到底犯了什么大错误,要总裁亲自来决定不给他升职?于是,他从五楼想去六楼找总裁。可要见到总裁,简直比登天还难,他还没登上六楼,便被四个保镖拦了下来:“你有什么事?”

  “我想找总裁。”韩磊说。

  其中一个保镖问:“你跟总裁有约定没?”

  “没。”韩磊如实相告。

  另一个保镖说:“没约定怎么可能见。”

  “那要跟他怎么约?”韩磊试探着问。

  前面那个保镖说:“你去总裁办问吧。”

  韩磊回到四楼,来到了总裁办。那里的人问他有什么事,韩磊就告诉他们,自己想见一下总裁,问问为什么不给他升职。话未说完,总裁办的人都笑了,说你这人真有意思,总裁还管你升职的事,你以为自己是副总裁呀。

  韩磊这才恍然大悟:自己只是一个普通职员,高居上百万员工之上的总裁,怎么可能关心他的升职呢?那既然总裁不可能过问自己的升职问题,而副总裁等一干人又都表示对此不知情,那自己升不了职到底是什么原因?

  这让韩磊极度迷惑。

  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韩磊又去找科室主任:“王主任,我去问过总裁办了,他们说总裁不可能过问我升职的事。”

  “谁告诉你总裁过问你升职的事了?!”科室主任大吃一惊。

  韩磊说:“我上次问你我没升职的事,你说那是上面决定的,具体原因你也不是很清楚。”

  “对呀,我说是上面决定的。”科室主任说,“但我没说是总裁决定的呀。”

  韩磊想:科室主任说的也对,他是没说那是总裁决定的。于是,他直接去找那个分管他们中心的副总裁。可这次跟上次一样,他连他的办公室的门还没进,又被他的两名秘书架到了四楼:“你有事,找你的科室主任。”

  “我刚找过我们的科室主任,他没说我的事是总裁决定的。”韩磊说。

  一个秘书说:“那你找管辖你们科室的部门经理呀。”

  “我上次找他的时候,他也没说是总裁决定的。”韩磊说。

  另一个秘书说:“那你不会找管辖你们部门的中心总监呀。”

  “我们中心总监也没这样说,只有你们副总裁说过。”韩磊说。

  两个秘书异口同声地说:“你要见副总裁,必须先递交申诉报告。”

  韩磊又一次去办公室领了申诉报告,先让科室主任签字盖章,再让部门经理签字盖章,然后让中心总监签字盖章,等这些准备就绪,见到副总裁的时候,又过去了半年多。但让韩磊失望的是,那位姓郑的副总裁,已调到其他单位去了。

  郑副总裁给调走了,韩磊升不了职的原因,自然就无法再求解。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第二次晋职的时候,竟然又没他的份。他气愤极了,又分别去找科室主任、部门经理、中心总监和副总裁。虽然这干人基本上都换了“新面庞”,但回复他的措辞跟上任几乎如出一辙。

  韩磊陷入了绝望之中,很想拍拍屁股,从这里一走了之。但冷静下来一想,在这家单位辞了职,又能去哪里呢?他从大学毕业后,一直在这里工作,而且每天干同样的活,经过七年时间的周而复始,使他近乎于成了一台机器,再也无法胜任其他工作。

  迫于无奈,韩磊只得忍气吞声地留在这里。

  过了将近半年,韩磊自从大学毕业后,首先参加了大学同学会。其实,之前同学会已搞过几次,但韩磊都没有赴约,原因不言而明,他在单位混得很惨。但这次的同学会,是贾斌牵头搞的,而且亲口邀请了他,他不好推却。

  在这次同学会上,韩磊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难堪——作为曾经的副班长,目前不堪的处境,多少令他自惭形秽;但也给了他意外的收获——他从曾经的班花口里,获知了自己升不了职的原因。

  那个珍贵至极的“原因”,自然是贾斌透露的。那天,混得风生水起的贾斌,被众星捧月似的簇拥着,可能心情过份激动,不知不觉中喝高了。在半醉半醒的状态中,他向班花透露了那个原因。

  班花把那个原因,转述给韩磊的时候,韩磊不禁感到惊诧,因为那只是个误会。但他在班花的面前,什么话也没说。因为他清楚,跟她说了没用。但在心头,希望之火,却暗暗燃起。

  同学会结束的第二天,他像往常一样去上班,早上一到单位,自己办公室也没进,就径直去找科室主任。

  “林主任,我有急事。”韩磊说。

  科室主任问:“什么急事?”

  “关于那个传闻,只是一个误会。”韩磊说。

  科室主任问:“什么传闻?”

  “就是我评介六楼的那个露台的传闻。”韩磊说。

  “哦。”科室主任显然知道。

  韩磊试探着问:“林主任,你知道那个?”

  “这个,这个……”科室主任掩饰着,“有点知道。”

  “那上次你怎么说不清楚?”韩磊追问。

  “上面没说过要告诉你。”科室主任如实相告,“作为科室主任,我也不能随便乱说。”

  顿时,两人都不说话了,气氛显得有些沉闷。这时,科室主任打破了沉默:“那怎么会是误会的呢?”

  “当时我只是讲了自己做的梦。”韩磊解释道。

  “哦。”科室主任应了一声,继而说:“这事,你跟我说也没用,要自己找上面。”

  韩磊去办公室领了申诉报告,让科室主任签字盖章,过了两个多月后,见到了部门经理。

  “洪经理,关于那个传闻,只是一个误会。”韩磊说。

  部门经理问:“什么传闻呀?”

  “就是我评介六楼的那个露台的传闻。”韩磊说。

  “哦。”部门经理显然也知道。

  韩磊试探着问:“洪经理,你也知道那个?”

  “这个,这个……”部门经理掩饰着,“有点知道。”

  “那上次你怎么说……?”韩磊追问。

  “上面没说过告诉你,作为部门经理,我就不能随便乱说。”部门经理如实相告。继而,问:“那怎么会是误会的呢?”

  “当时我只是讲了自己做的梦。”韩磊解释道。

  “哦。”部门经理应了一声,紧接着说:“这事,你跟我说没用,得自己找上面。”

  韩磊又去办公室领了申诉报告,先让科室主任签字盖章,再让部门经理签字盖章,过了四个多月后,见上了中心总监——韩磊的老同学贾斌。

  “贾总监,关于那个传闻,只是一个误会。”韩磊说。

  贾斌明知故问:“什么传闻?”

  “就是我评介六楼的那个露台的传闻。”韩磊说。

  “哦。”贾斌应了一声。

  韩磊说:“贾总监,你早知道那个,也不跟老同学说一声?”

  “上面没说过要告诉你,作为中心总监,虽然我们是同学,但也不能随便乱说。”贾斌为难地说。

  “可当时,我真的只是讲了自己做的梦。”韩磊解释道。

  “这个我知道。”贾斌说,“但这事,你跟我说其实没用,得自己找上面。”

  韩磊从贾斌办公室出来后,想自己再去找副总裁的话,还得花半年多时间,就算副总裁帮他解决了问题,下次晋职还是赶不上了,便决意干脆直接去找总裁。

  可怎么才能见到总裁呢?这对韩磊来说是一个难题。说出来,你也许不信。韩磊进这家单位八年半了,虽然跟总裁同在一幢楼,但一次也没见到过,他甚至不清楚总裁长什么样。其实,不光是韩磊这种普通职员,就算是科室主任和部门经理,也未必有机会见到总裁。

  好在,韩磊是一个爱动脑筋,又坚持不懈的人。“功夫不负有心人,有志者事竟成”。最终,他想出了一套见到总裁的方案。尽管那套方案,实施起来颇具风险,但处于困境中的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695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