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卢江良:短篇小说:这怎么可能?

更新时间:2014-08-11 11:10:58
作者: 卢江良  

  

  秦少华从熟悉的剧院出来,来到了一条陌生的街上。他站在行人穿梭的人行道上,惊奇地朝这座城市打量着。这对秦少华而言,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他搞不清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在他短暂而清晰的记忆里,自己两个小时之前,刚走进家对面的那家剧院。

  秦少华急着想知道自己到底身处何方,便开始询问从身边路过的人:“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每个被问的路人,一律迅速地避开,侧身怪异地打量着他,倒退着渐渐远去。这是怎么了?秦少华暗想,这里的人这么势利,问个路都不肯回答?

  好不容易,秦少华“缠”住了一个老头。那老头跟其他路人一样,也是企图避开的,但终究因为腿脚不便,左冲右突了几回后,未能成功“突围”,只好停下脚步,生气地瞅着秦少华,不耐烦地反问:“你都来这里了,还不知道是哪?”

  顿时,秦少华对路人的行为恍然大悟。他正想把自己的遭遇如实相告,但讲出来又怕老头把自己当骗子,便干脆避而不谈,只是强调自己真不知在哪里。老头估计想早点摆脱他的纠缠,不乐意地告知了这座城市的名称。

  “H城?”秦少华闻之,大吃了一惊。根据他以往掌握的地理知识,H城离他家所在的那座城市,差不多有二千五百公里之遥。他只记得在剧院看了一部90分钟的影片,竟然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里?

  秦少华百思不得其解,就站定在人行道上,掏出手机给妻子打电话。可是,刚接通,还没等秦少华开口,妻子就说:“我从兴趣班接女儿回家,正在开车。”

  “那我等一下再打给你。”秦少华一听,知趣地挂断了电话。在自己家所在的那座城市,规定开车的时候不准通电话,否则会被扣分加罚款。当然,更重要是出于对安全的考虑。

  这时,天色渐晚,秦少华感到饥肠辘辘,想先填饱肚子再说,便蹩进了路边的一家饭店。他拣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随便点了几个菜。在等候上菜的空隙,自己的手机响了,是妻子打来的:“你刚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我现在正在等绿灯,你快点说!”

  “你猜我现在在哪里?”秦少华没有直接回答。

  妻子有些不解:“你打电话给我,只是为了问这个?”

  “我……”秦少华支吾着,想解释自己的处境,但又不知从何讲起。

  妻子显然不耐烦了,不好气地说:“绿灯了。我不跟你无聊了。”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从饭店出来,天黑了下来,街上灯光渐明,行人变得稀疏。秦少华走了没多远,想现在回家是不可能了,干脆在这里住一夜再说,便随便找了一家快捷酒店。

  秦少华办好入住手续,一走进房间,就给妻子打电话。电话一接通,他问妻子:“你们到家了?”妻子“嗯”了一声。这次,秦少华不再卖关子,直截了当地告诉妻子,自己现在就在H城。

  “H城?”妻子似乎颇感意外,“单位突击让你出差?”

  秦少华说,不是。

  “那你中午还在家,也没说去H城,怎么一下到那边了?”妻子迷感地问。

  “说出来你不会相信。”秦少华说。随即,补充道:“我自己都不相信。”

  妻子追问:“发生了什么事?”

  秦少华就原原本本地把自己的遭遇讲述了一遍。

  “哈哈。”妻子笑了。

  秦少华听出她在冷笑,赶紧强调:“我说的是真的。”

  “这怎么可能?你就编吧。”妻子讽刺道,“争取跟作家莫言一样,也能获个诺贝尔文学奖!”

  秦少华还想解释,妻子懒得再理会,冷冷地说:“你自己继续编去,我要给女儿做饭了,懒得再跟你瞎扯。”说完,“啪”地摁掉了电话。

  秦少华把手机扔到床上,坐在床沿上发着愣。妻子不相信,他能够理解,如果调换一下位置,妻子这样跟他说,他也未必会相信。但眼前的事实是,事情真的发生了。至于怎么发生的,他自己也无从知晓。

  正在这时,手机骤然响起。他以为是妻子打来的,但接通了一听,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你是秦少华吗?”对方问。

  秦少华说,是的。

  对方显然很惊喜:“秦少华,终于联系上你了。”

  “你是哪位?”秦少华困惑地问。

  “我是你的老同学吴琼花。”对方说。

  “是吴琼花呀!”秦少华也惊喜起来。吴琼花是他高中同班同学,跟他同桌过三年时间,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听说去开服装店了,有次听其他同学说,她现在开了七八家店,生意做得很大了。

  “你今天怎么想到打电话给我了?”秦少华惊喜之余,禁不住问。

  “我今天在你的地盘,进货。”吴琼花说,“想到老同学很多年没见上面了,特地从其他同学那边要来了你的电话,想让你现在过来见上一面。”

  “可,可现在……”秦少华迟疑起来。

  “是不是不方便?”吴琼花在电话那头笑了,“今天是情人节,嫂子不放你出来?”

  秦少华这才想起今天竟然是情人节,但他连忙解释道:“那倒没有。只是现在,我在H城。”

  “你单位这么忙,情人节还要出差?”吴琼花问。

  “不是,不是。”秦少华说,“碰上了一件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吴琼花的好奇心被激了起来,“碰上了什么奇怪的事?”

  “我午后去家门前的剧院看了场电影,看好出来竟然来到了这里。”秦少华说。

  吴琼花听罢,狂笑起来。

  秦少华一本正经地说:“我说的是真的。”

  吴琼花笑得更厉害了。她一边笑,一边说:“这怎么可能?老同学,10年没见,你变逗了。”

  秦少华想说“不是”,但想了想,终于没说出口。

  后来,两人又聊了会儿,结束了通话。

  这天夜里,秦少华躺在床上,毫无睡意。他将从中午到晚上这个时间段里,自己所做的点点滴滴,追忆了一遍又一遍,但心头的那个谜底依然无法解开。

  翌日,秦少华早早地起床,打出租车赶到机场,乘坐当天的航班,心急火燎地往家里赶。说实在,H城一直是秦少华心仪的城市,他好几次跟妻子说过,有机会一定要来这里旅游。要是没发生这回事,他一定会选择留下来,在城里转上一二天。可现在,他没了那份雅兴。

  秦少华回到家,已经是晚饭时分。他摁了好长时间的门铃,妻子都没给他来开门,是6岁的女儿来开的。妻子在厨房里烧菜,秦少华走进去,在她身边转悠着,想跟她讲述那次旅行,妻子不悦地说:“我在炒菜,没事不要在边上转来转去!”

  秦少华讨了个没趣,走出了厨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陪女儿一起看电视,但“耳朵”留在了厨房里。他听妻子在盛菜了,赶紧起身过去帮搬。但妻子似乎不卖账,身子一侧,避开秦少华,自己搬到了客厅里。然后只盛了自己和女儿的饭,埋着头闷声吃起来。

  秦少华自己盛了饭,坐在了妻子对面,但他没有吃,正视着妻子,开始讲那次旅行。女儿睁着好奇的眼睛,不停地问这问那,好像在听一个童话故事。但妻子爱理不理的样子,从头到尾都不吭一声。

  秦少华讲完了,对妻子说:“我在跟你讲事呢。”

  “没兴趣听。”妻子白了他一眼,冷冷地说。

  “你认为我说的是假的?”秦少华急了,从袋里掏出机票,摊到妻子面前,“你看,这是H城返回的机票,我这里只有返程的。”

  妻子正眼也不瞟一下,冷笑着说:“当我傻逼呀,你不会把去H城的机票给扔了?”

  秦少华顿时无言以答,愣坐在那里。

  第二天,秦少华照常上班。午休的时间,他把那次奇幻的旅行,讲给办公室的同事听。一个同事不怀好意地说:“前天是情人节,你跑到H城去,肯定是跟情人约会。”另一个同事说:“你这种故事讲给你老婆听还差不多。”

  “我说的是真的。”秦少华发誓。

  “这怎么可能?”同事们异口同声地说,然后不约而同地“嘻嘻”笑着,把秦少华讲的当作一个笑话。

  当天晚上,秦少华睡前来了“性趣”,去搂抱身边的妻子。可他的手伸过去,刚碰到妻子的身体,就被狠狠地甩开了。

  “你这是干嘛?”

  “请你不要碰我!”

  “你到底怎么了?”

  “你自己知道!”

  秦少华清楚问题出在那次旅行上,再一次向妻子解释和发誓,自己所讲的都是真实的,但妻子压根儿就是不信。她双臂抱紧身体,背朝着秦少华,离得远远的,顾自睡觉。

  鉴于自己奇幻的经历,秦少华除了对同事,每碰到一个熟人,都会跟他们讲述那次旅行。头几次讲的时候,他们把它当成一个笑话;接下去他再讲,他们就会指出一些漏洞;到后来,他刚开口讲,他们要么一言不发,要么就赶紧避开。

  妻子不允许秦少华碰她的身子,而且连话都懒得跟他说了。但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周之后,有一天晚上吃完饭,妻子提出跟秦少华私下谈谈。两人刚走进卧室,妻子就试探着问:“那个事,你在外面也说了?”

  “是呀。”秦少华回答。

  妻子的语气里有些埋怨:“你怎么跟外面也说那事?”

  “那有什么不好说的?”秦少华理所当然地认为,“那事本身就很奇幻呀!”

  “你觉得这有可能发生吗?”妻子反问道。

  秦少华坚持己见:“这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它就在我身上发生了呀!”

  妻子知道再说也无济于事,颇感无奈地摇了摇头。

  秦少华继续讲述着他的那次奇幻旅行,从身边的熟人扩散到认识的每一个人。他企图通过自己的讲述,告诉每一个“听众”,那次旅行是奇幻的,但又是真实的。他甚至想说服他们,在这世界上,奇迹真的存在。不过,他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在他讲得起劲的时候,“听众”的眼里却流露着怪异。

  终于,有一天,秦少华有事提前回家,女儿从幼儿园还没回来,妻子一个人在阳台打电话。她正聊得起劲,没注意到他已在家,说话的声音很响。秦少华听到对方是一个男的,他们聊的话题是关于他的——

  妻子说:“他不仅跟我讲那次旅行,跟他的同事和朋友也讲那次旅行,而且到处讲,反复地讲。外面的人都把他当成了一个怪人,我真的非常担心。”

  对方问:“他讲那次旅行前,你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

  妻子说:“这之前,没发现他有什么异常,只是好几次跟我提起过,有机会带我一起去H城旅游。”

  对方问:“你能确定他说的是H城。”

  妻子说:“这个不会错,他好几次跟我这样说。”

  对方下了结论:“那臆想症的可能性比较大。”

  秦少华听到这里,判断出对方是一名医生,应该就是妻子那个同学。妻子有一次无意中告诉他,高中时曾有个男同学追过她,目前在第七医院精神科当主治医生。

  果真,妻子说:“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我准备采取行动,把他送到你们第七医院去。”

  第七医院?!秦少华听到这几个字眼,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栗。此刻,他真想冲过去告诉妻子,自己讲的一切都是亲身经历的。可他清醒的头脑告诉自己,这样做只会物极必反。

  于是,秦少华趁妻子还没发现自己,迅速退回到了家门口,举手摁响了门铃。妻子来给他开门,她已结束了通话。不过,这次她一反冷淡的态度,露出了平和的神情。

  这天,从回家到吃晚饭的时间段里,秦少华只字未提那次旅行,只是担心着自己被送进第七医院。为了避免那样的惨剧发生,他千方百计地思考解决的途径。终于,在临睡前,他小心翼翼地对妻子说:“不好意思,那次旅行我是编出来蒙你的。”

  妻子没有作声,只是等他往下说。

  “真的。”秦少华说。为了佐证自己此刻说的真实性,他还特地抛出了一个隐密:“那天晚上,我去见了一个高中同学,是女的。”

  妻子不假思索地说:“是不是叫吴琼花?”

  “你怎么知道的?”秦少华怔了一下。

  妻子如实相告:“我查过你手机里的通讯记录。”

  秦少华不禁吸了一口冷气。

  “你刚开始告诉我,你奇怪地去了H城,我怀疑你是在骗我。”妻子接着说,“当天夜里,你睡着的时候,我就翻看了你的手机,查到了那个跟你通过话的手机号码。”

  “后来呢?”秦少华紧张地问,“你跟她通了电话。”

  “第二天上班,我试着拔打了那个号码,一听到对方是个女的,便确信了自己的判断。”妻子说,“当时,我没跟那个女的说话,就挂断了电话。”

  听到这里,秦少华松了口气。

  “但后来,不断有你的同事和朋友告诉我,你几乎向他们每个人讲述了那次旅行,我就又一次拔通了那个电话。”妻子补充道。

  秦少华又徒然紧张起来:“她跟你说了什么?”

  “她告诉我,她是你的高中同学,那天你们没有见面,你在电话里只给她讲了那次旅行。跟后来你跟我们讲的一模一样。”妻子回答。

  顿时,一种无以名状的恐惧袭上了秦少华的心头,他似乎想见自己已被关进了第七医院。于是,他用一种央求的口吻跟妻子说:“我真的没经历那次旅行,我是编出来哄你的。”

  “你没哄我的理由,因为你没背叛过我。”妻子说,“那天晚上,你根本没跟那个同学在一起。”

  这时,那种恐惧越来越强烈,犹如一条巨大的毒蛇,紧紧缠住了秦少华整个心头。他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几乎歇斯底里地喊起来:“我没去过H城,我从来没有去过!”

  这一夜,他一秒钟都没合眼。他觉得事情已经变得异常复杂,甚至怀疑自己已掉入妻子和男同学合谋设下的陷阱!我不能让他们得逞!绝对不能!!他暗暗地想。

  为了证明自己是正常的,他得收回以前的观点。这以后,秦少华每碰到一个人,不管是熟悉的,还是陌生的,都一律告诉他们:“不好意思,上次我讲的那次旅行是编出来的。我根本没有去过H城,不知道H城在哪里。我真的根本没有去过H城,真的……”

  如果说,上次秦少华不断地讲述去H城的经历,让他们感觉到了一种异样;那么这次他反复重申没去过H城,更使他们感到了一种恐慌。他们不谋而合地认定:秦少华的精神状况出了问题。

  这样持续了半个月,妻子终于再也忍无可忍,强行将秦少华送进了第七医院。

  现在,如果你有机会去第七医院,看到一个反复声明没去过H座的人,那他笃定就是秦少华无疑了。

  至于你问我:“秦少华到底有否经历过那次奇幻的旅行?”虽然我觉得存在那样的可能性,但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这怎么可能?”

  我选择这样的回答,是不想成为第二个秦少华。

  2014.3.30于杭州泥花香书轩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695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