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一飞 祝继萍:中国自媒体直播庭审的规则

更新时间:2014-07-27 12:35:21
作者: 高一飞 (进入专栏)   祝继萍  
合理引导自媒体良性报道庭审。

  

   三、中国自媒体直播庭审规则的初步形成

   当钢笔发明出来以后,毛笔和墨水走出了法庭,当蜡烛被电所取代,逐渐地,人们认为电是理所当然的。人们对新事物的接纳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同样立法者制定的法律法规总是滞后于社会的发展也是可以理解的。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微博、博客等自媒体给司法公开带来的挑战让立法者以及法官们措手不及。然而,现代技术带给司法系统以及媒体世界的巨大机遇也是不可否认的,坚持公开的正义是至高无上的原则,于是立法者们努力地适应这种变化,探索自媒体与司法之间的新的平衡。毫无疑问,这种新的平衡还将不断受到质疑、审查、完善。因为社会变化本身也在不断发展。

   长久以来,我国有关传播庭审的规则只限于规范新闻记者的行为,并没有将自媒体纳入规范的范围。1994年1月1日施行的《人民法院法庭规则》第10条规定:“新闻记者旁听应遵守本规则。未经审判长或者独任审判员许可,不得在庭审过程中录音、录像和摄影。”由此可知庭审录音录像的主体只能是新闻记者且必须获得审判长或独任审判员许可。在 1996年《刑事诉讼法》中,并未对此问题予以明确,只是概括性地在第161条中规定:在法庭审判过程中,如果诉讼参与人或者旁听人员违反法庭秩序,审判长应当警告制止。对于不听制止的,可以强行带出法庭。对于什么是法庭秩序,没有其他法律解释。随后,最高人民法院在1999年3月8日颁布的《关于严格执行公开审判制度的若干规定》中明确:“依法公开审理案件,经人民法院许可,新闻记者可以记录、录音、录像、摄影、转播庭审实况。”从1994年《人民法院法庭规则》中的否定性规定到1999年《若干规定》中的肯定性规定,立法者对于新闻记者传播庭审的态度变化跃然纸上,审判公开开始朝更积极的方向发展。2007年6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加强人民法院审判公开工作的若干意见》规定“通过电视、互联网等媒体对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案件进行直播、转播的,由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后进行。”该规定将庭审在直播的许可权收归高级人民法院,显示了最高人民法院对于直播庭审问题的慎重态度。[11]2009年12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实施了《关于司法公开的六项规定》明确“因审判场所等客观原因所限,人民法院可以通过发放旁听证或者通过庭审视频、直播录播等方式满足公众和媒体了解庭审实况的需要”。随后最高人民法院于2010年发布了《关于人民法院直播录播庭审活动的规定》,第一次专门对庭审直播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规定。

   纵观上述规则,近20年来,无论从广度还是深度而言,我国司法公开改革都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但并未涉及有关自媒体直播庭审的规定。同时我们不难发现,在我们司法公开的改革过程中有3条主线贯穿始终:首先,审判公开程度的控制权始终掌握在法官手中,法官有权决定是否启动庭审直播录播的程序。其次,传播庭审的主体是新闻记者,并非所有的公民都有权对庭审进行记录、录音、录像、摄影或转播。最后,媒体在传播庭审的过程中也必须遵守法庭秩序,不得扰乱法庭秩序,影响案件的正常审理。

   2012年12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首次对自媒体直播庭审予以了规定。《解释》第249条规定:“法庭审理过程中,诉讼参与人、旁听人员应当遵守以下纪律: (一)服从法庭指挥,遵守法庭礼仪; (二)不得鼓掌、喧哗、哄闹、随意走动; (三)不得对庭审活动进行录音、录像、摄影,或者通过发送邮件、博客、微博客等方式传播庭审情况,但经人民法院许可的新闻记者除外; (四)旁听人员不得发言、提问; (五)不得实施其他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同时第250条第4款规定:“未经许可录音、录像、摄影或者通过邮件、博客、微博客等方式传播庭审情况的,可以暂扣存储介质或者相关设备。”这是我国立法中首次规定通过自媒体传播庭审的行为,在我国原则不得通过发送邮件、博客、微博客等方式传播庭审情况,但新闻记者在经人民法院许可后可以采用自媒体方式传播庭审。

   至此,关于在法庭上,律师、旁听人员可否通过发微博、博客传播庭审的争议暂时尘埃落定。尽管立法对新闻记者通过自媒体直播庭审的实体和程序要求没有具体明确,但是相信随着司法公开改革的深化发展,我国自媒体直播庭审的规则也会不断地完善。

  

   四、中国自媒体直播庭审规则的实施策略

   自媒体时代的到来, 公民记者蓬勃壮大,随着新闻自由与司法公开的深化发展,自媒体直播庭审规则的细化完善具有必然性。如同20年前的我们没有料到照相机、摄像机可以进入法庭进行庭审直播一样,我们依然无法预料20年后的自媒体将会在庭审过程中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但是怀揣着一个开放的心态,我们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结合本国司法公开的生态环境,展望中国自媒体直播庭审规则的发展方向。

   在新闻自由与公平审判这架天平上,任何打破其平衡性的倾向性行为都应该被禁止。没有公开就没有公正,公开是司法公正的灵魂,但是司法公开并非毫无限制,司法公开不得妨碍案件的公平审判。中国构建自媒体直播庭审规则就必须遵守这个原则。借鉴英国在《关于实时文字报道庭审情况的正式指导意见》中所规定“报道的目的是为了公正、准确地报道庭审且不得妨害正常的司法秩序”,我国自媒体直播庭审的过程中,也必须保证报道的客观性、真实性和准确性,不得侵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以及妨害正常的司法秩序。

   (一)自媒体直播庭审的主体

   假如把法庭比作一个舞台,庭审比作一场戏,那么法官、当事人、律师,当然还有检控方都是这出戏中的演员,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角色和立场,而旁听者则是观众。谁是通过自媒体报道这出戏的最佳人选,法官、律师、当事人抑或是旁听者?

   首先,法官不应在庭审过程中通过自媒体传播庭审,但是法院可以建立一套内部自媒体直播庭审系统,实时准确地报道庭审。在庭审过程中,法官是庭审的主导者,负责诉讼的正常进行,其主要职责是维护法庭秩序,保障诉讼的顺利进行,做出公正的判决。如果法官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发微博、写博客等等,必然会给人以不严肃的感觉,也会使人对司法的公正性产生怀疑,因此法官在庭审中的主要职责是审理案件,而非通过自媒体传播庭审。禁止法官在庭审过程中通过自媒体传播庭审并不意味着微博等自媒体就不能被法院所用。法院内部可以通过成立专门的自媒体直播庭审小组,专门负责管理本院有关案件的庭审直播。其实在中国,有关法院通过微博直播庭审的探索已悄然兴起,如2012年10月9日,海南省临高县人民法院就通过官方微博直播了一宗刑事案件的庭审经过,为加强微博管理,该院还专门成立了一个5人微博团队,进行微博发布和管理[12]。

   其次,律师和当事人因受其立场所限,也不宜成为通过自媒体直播庭审的主体。律师受当事人委托,努力维护当事人的利益,需要专心应对庭审中的各种情况,对庭审变化做出反应并及时调整庭审策略[13];当事人是与案件联系最密切的人,其自身利益与案件的发展息息相关。对于律师和当事人而言,其立场决定了其报道往往带有偏见而缺乏客观性,而不中立的案件报道,会引发民众对司法的不信任和司法以外的权力对案件的干涉,从而对案件的公平审判带来极大的威胁。正如有人指出:“微博直播庭审的事,法官律师都别参与,还是交给媒体吧!经法院准许,记者和自由撰稿的法律评论人员凭借自己的专业素养,通过微博对案件情况进行公正客观的报道更为合适。”[14]

   最后,作为“观众”的旁听者既无需在法庭上履行职责,也非案件的利害关系人,其可否通过自媒体直播庭审呢?在此认为旁听者主要包括新闻记者与普通民众两类。根据《解释》第249条第3款规定“法庭审理过程中,诉讼参与人、旁听人员不得对庭审活动进行录音、录像、摄影,或者通过发送邮件、博客、微博客等方式传播庭审情况,但经人民法院许可的新闻记者除外”,新闻记者在经过法院允许的情况下可以通过自媒体直播庭审毋庸置疑,尽管新闻记者并不拥有通过自媒体直播庭审的当然权利。但目前我国立法并未将旁听者列入自媒体直播庭审的主体范围,主要原因是担心普通民众缺乏相关的职业素养,无法客观准确地报道案件,同时在缺乏相关监管审查的情况下随意的报道容易损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妨碍法院的审判工作。其实这种担心并不无道理,但是不能以此为由绝对禁止旁听者通过自媒体直播庭审,可以借鉴英美国家的做法,为普通民众通过自媒体直播庭审设计一个完善的程序,在遵守相应规则,提出申请并获得法官允许后,应当允许其成为通过自媒体直播庭审的主体。因此,借鉴英国的做法“新闻记者可以不经批准即可通过自媒体直播庭审,普通民众在经过法院批准后也可以通过自媒体直播庭审”是我国未来自媒体直播庭审规则的发展方向。

   (二)自媒体直播庭审的批准

   自媒体报道庭审的及时性、便捷性、简洁性是其与生俱来的优势,但是自媒体报道庭审同样具有局限性,这也是长久以来世界各国迟迟没有允许在法庭上使用自媒体报道庭审的原因。使用自媒体的主体通常是普通民众,公民记者因没有受过良好的训练,对于自己的报道可能带来的后果无法预知,他们可能会报道一些被法庭所禁止的带有偏见性的证据,同时因缺乏相应行业制度的规范,其报道还有可能使受保护的证人处于危险之中。微博庭审直播还存在干扰法庭秩序的风险,如过多的移动设备在法庭上的使用可能会干扰到法庭自身设备的正常使用,移动手机在庭审过程中突然响起等,这些都会对法庭正常的审判秩序造成破坏。[15]案件应当以严肃认真的方式报道,然而微博因其固有的快速、简略、轻松的报道方式以及无严格规范的限制而使对案件的报道显得随意,所造成的不良影响也很难消除。[16]基于上述种种因素的考虑,赋予法官自媒体直播庭审的决定权是十分必要的。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规定,新闻记者在法庭上使用微博、博客等自媒体必须获得法官允许。的确,法官是庭审的指挥官,其职责在于保障庭审不受不当干扰顺利进行,因此,自媒体直播庭审属于法官自由裁量权的范围,相信未来即使中国司法公开发展到新闻记者,甚至普通民众可以不经法官允许即可通过自媒体直播庭审的情况下,法官仍然有权对发布不实报道,妨害司法公正的新闻记者以及公民记者予以惩罚。

   (三)自媒体直播庭审的内容限制

允许通过自媒体报道庭审并不意味着可以随心所遇地报道所有案件的任何内容与细节。新闻记者在通过自媒体报道庭审的过程中需要受到来自法律、法官、行业规则三方面的约束。第一,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不得公开审理的案件如有关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涉及商业秘密经允许不公开审理的案件、未成年人案件等,新闻记者不得报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接受新闻媒体舆论监督的若干规定》第9条规定,新闻媒体在采访报道法院工作时不得损害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的,泄露国家秘密、商业秘密的;不得对正在审理的案件报道严重失实或者恶意进行倾向性报道,损害司法权威、影响公正审判的;不得以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法官名誉,或者损害当事人名誉权等人格权,侵犯诉讼参与人的隐私和安全的;不得接受一方当事人请托,歪曲事实,恶意炒作,干扰人民法院审判、执行活动,造成严重不良影响的;不得有其他严重损害司法权威、影响司法公正的行为。第二,对于法官为保护当事人利益或案件审理顺利进行而严禁报道的内容同样不得通过自媒体予以直播,如强奸案件中被害人的信息,敲诈勒索案件中被害人的信息,未成年人作证的信息,受保护证人的有关信息等等。第三,新闻记者在通过自媒体传播庭审的过程中还必须遵守相关的行业规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659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