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解志勇 马舒蕾:公职人员财产信息申报与公开研究

更新时间:2014-07-19 21:16:40
作者: 解志勇   马舒蕾  
即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公共事务管理职能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四是国有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中,以及国家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9] ;五是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如协助政府从事特定行政管理工作的村居基层组织人员等。

   从可操作性角度考虑,还要综合考虑行政级别、职权大小、与公共利益尤其是经济利益联系的紧密程度,划定申报主体的范围。如政府临时工,虽然在实质意义上也属公职人员范畴,从事公务并领取相应报酬,但因其实际职权较小,可不列入申报主体。

   2财产信息内容。基于监督实效性考虑,财产信息应做广义理解,即所有具有金钱价值的权利、义务都属于应当申报的内容。

   毋庸讳言,这一主张尚存争议。有人认为,公职人员的工资、福利等财产信息,因涉及公共财政理应公开,但其他财产信息如房产、投资、负债等方面,与财政没有直接、必然的关系,属于个人信息和私人领域,公开的理由不足。

   这种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原因在于,公职人员财产信息具有“公私混合”的特点,使得对普通公民而言属于私人领域的信息被“去隐私权化”。基于公职人员的身份及与身份相关的法律和道德要求,使得本属于私人领域的财产信息的隐私性,被消弭和吸收,“公私混合”信息遂成为彻头彻尾的公信息。

   原则上,申报主体的一切财产信息,都属于申报范围。根据我国民法规定,财产权利包括物权、债权、股权、知识产权等,其载体涉及不动产如房屋、土地等,各类动产如汽车、钟表、字画、古董、名贵宠物等,以及存款、有价证券和现金货币等。其来源包括工资、福利、奖金及各类补助补贴;从事咨询、写作、书画等劳务所得;投资和企业、公司经营所得;偶然所得;继承所得;赠与或遗赠所得等,相关信息均属于财产信息范畴。

   特别指出,为防止债务虚构型贿赂,债务状况也属于需申报的财产信息。同时,法律上夫妻财产制具有可选择性,且夫妻财产、父母与未成年子女之财产具有不可分辨性,[10] 使得财产具有某种“家庭属性”,若不规定家庭财产申报,可能会出现转移财产以规避申报的情形。即使不存在公职人员隐匿、转移财产的情形,其配偶等近亲属也可能利用其影响力收受贿赂。因此,除公职人员本人的个人财产,其配偶、子女的财产信息,也应申报,如美国1965年《政府官员及雇员道德操行准则》、我国台湾地区等均采家庭财产申报制。《刑法》上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规定,正是基于此。

   3申报时间。我国目前只有初任申报和日常申报,相关国家和地区为了及时掌握公职人员财产的增减变化,一般都规定有任前申报、初任申报和离职申报、及离任后的申报。

   一般来说,任前申报适用于选任类的公职人员,选举候选人和提名候选人应于选举前或决定任命前申报财产。初任申报和离职申报则针对所有公职人员,其应于任职后、离职前的适当时间(建议为1个月)内申报自己的财产状况,以便掌握任职期间财产变化情况。考虑到权力的实际影响时间,公职人员特别是掌握实权者,在离退休后的相当时期内仍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为防止此类人员利用此种影响而舞弊,应当规定离任后一段时间内仍需进行财产申报,结合各国以及我国法律关于离职回避的规定,以3-5年为宜。

   4主管机关及申报材料的审查。借鉴我国台湾地区由“监察部、政风单位、或经指定之单位”,或各级选举委员会受理申报、查核和公布事项的规定,我国大陆地区可以分别确定各级人大常委会和监察机关,负责出任申报的审查核实。离职申报和离任后的申报,由原申报机关受理、审核。这些机关具有相应的监督职权、手段,从可操作性及实施的预期效果来看均有保障。

   审查机关在接受申报后,应对申报材料进行严格审查,包括申报内容的完整性和真实性,以定期审查、抽查和重点抽查方式进行。如果认为申报人需提供补充说明,或申报不符合法律规定,可要求其进行补正、纠正。

   法律责任的设定是财产申报制度得以贯彻实施的有力保证。如美国的《政府道德法》中不仅规定了民事罚款、行政处分,还可对故意提供虚假信息的人,判处最高25万美元的罚款或5年监禁。因此,在未来的立法中,对不按时申报、申报不实、隐瞒申报等行为,不仅要规定行政处分,还可对故意提供虚假信息的人,(全部或部分)剥夺一定年限的任职权利、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以刑罚。

   (三)核心举措:公开

   现行申报规定没有涉及公开问题,这正是反腐不力的关键原因。所以公开乃是最为核心和关键的举措。公开方式上,可以按照申报主体的不同,区别对待:

   第一,查阅公开。受理申报机关应当在收到申报材料一定期间内,将财产申报资料集结成册,置于固定的地点,供社会公众查阅、复印。此种公示方式适用于前文所列举的大部分公职人员。

   第二,主动公示。对于一定级别(如省部级)以上的行政首长、监察部门负责人、重要岗位人员的申报材料等除应依前款办理外,还应定期刊登政府公报并发布网上公告。

   同时,应当建立顺畅的举报、检举及回应机制。对媒体和社会公众认为申报数据有假的举报,经过初步审查后,应当作为启动调查的重要线索。无论是否受理举报、审查结果是什么,都应当作出答复。

   在对申报材料进行公开的同时,也要兼顾对申报人隐私权和其他合法权利的必要保护,并对财产申报资料的查阅或使用,加以目的、用途上的限制,防止不法分子不当利用与恶意传播,减轻公职人员的隐私泄露忧虑。

   (四)实施关键:配套联动

   财产申报与公开制度的实施,要充分发挥现代技术手段的优势,尽快完善不动产登记、财产登记制度;利用互联网建立个人信用系统,对财产登记信息实施联网联控,使得对财产的真实性审查具有操作性。

   财产申报与公开涉及面广、牵扯问题复杂、触动既得利益,鉴于此,有学者建议采用俄罗斯的“或公开或辞职”的革命式方法,或者采取“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的温和路径,对新提任干部要求进行财产申报并以一定方式向社会公众公开。目前,温和路线的支持者占多数。

   考虑到我国公职人员基数大,采用俄罗斯式的方法不仅在成本上国家财政无法负荷,且会使制度推行的阻力大大增加。基于可操作性的考虑,可以要求所有官员财产都应当进行申报,同时,对新提任干部既要求申报,又要将申报资料向社会公众公开。实施方式上,通过扩大地方试点实践,逐步推向全国。对于试点地区,采取一定的激励措施,如对于主动上缴来源不明资产的公职人员,可以免除或者减轻处罚。试点周期不宜过长,主要目的不是论证制度的必要性与科学性,而是发现操作性问题。周期过长,不仅对试点地区有失公允,而且会拖慢财产申报与公开制度的法治化进程。

    

   [参考文献]

   [1] 赵秋冉法治视角下的网络反腐[J] 法制与社会,2013,6月(中):156

   [2][法]孟德斯鸠 论法的精神(上)张雁深(译).商务印书馆,1961154

   [3] [法]卢梭 社会契约论 何兆武(译)商务印书馆, 200378-79

   [4] 曾凡证 公职人员财产公开与私有财产保护[N] 法制日报,2013-01-02(2)

   [5]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551

   [6] 张兆臣 我国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的现实性分析[J] 学海,2001,(6):85-87

   [7] 蒲志强 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制度的行政伦理研究[J] 政治学研究,2010, (5): 67-72

   [8] 屠振宇 财产申报制度中的隐私权保护[J] 法商研究,2011,(1): 6-8

   [9] 王明高 家庭财产申报制度研究[A] 论法治反腐——“反腐败法制建设”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C]. “反腐败法制建设”国际学术研讨会

   [10]范忠信 “阳光法案”与台湾“廉政”问题——台湾“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的特点、局限及其立法史[J] 台湾研究,1994,(1): 81-87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6374.html
文章来源:国家行政学院学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