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熊景明:文化台湾拾零

更新时间:2014-07-17 19:36:25
作者: 熊景明  
即文化关怀,反之亦然。严长寿的花东关怀,是他的台湾文化关怀。严长寿他一再提醒政府警惕,吸取香港的教训,不要追求游客的数量。他认为认为,文化是台湾观光最大的加值,最重要的工程是落实文化政策,这才是台湾最值得骄傲的软实力。

   一位同行的金融投资人士写下他的感受:“禅者林谷芳老师给我们讲述了一个美学的台湾。台湾是多层次的,有显性的台湾,那是大家比较熟悉的,有政治的喧嚣,有商人的活跃,但还有一个隐性的台湾,那更是生活的台湾、真实的台湾。在寻常巷陌里是干净的街道,是典雅的小店,是精致的生活,平实无奇的房子里是有品位的布置,是知足常乐的恬淡,是安顿的灵魂,我们这次独特的行程确实体会到了隐性台湾的美”。

   上网查查久违了的胡市长相关的条目,大为吃惊。2012年2远见杂志首度进行“全台最佳退休友善县市大调查”,以多项硬指标评比,台中市各项表现均佳,夺下桂冠。首任直辖市长任内已完成整体市政建设包括25亿元开辟公园44座:预计於03年底完成招商,配合栈道及联外道路开辟,除做为生态环境教育教学场所外,也将结合当地人文与生态资源,打造成中台湾“国际级环境教育园区”。

   西区台中文学馆(103年底公园启用、104年8月开馆)。大安滨海乐园市府进行投资五千万元,2013年7月开放戏水。雾峰区乾溪环境工程,雾峰第1条自行车道诞生,建构一个兼具生态、文化、休闲、景观功能之都市线性空间系统,并提供适意的休闲空间,提升市民生活环境品质[43]:采用世界首创的曲墙结构工法的台中大都会歌剧院,营运後可望成为台湾表演艺术中心三大中心之一。为有效提升本市学童阅读竞争力,在台市29区成立爱的书库,每区都至少有一座书库,全国第一。

   2013年台中市获得智慧社群论坛(ICF)颁发全球智慧城市第一名,2013国际宜居城市大赛第一名,如此种种,包括司法执法,食品安全,都名列前茅。交出如此出色的成绩单,胡志强应当受到人们拥戴,甚至出来竞选总统了吧。且慢:2011年9月7日,天下杂志评比县市长满意度排名第二十一名,倒数第二名。

   文化二字在台湾,使用频率甚高。白色恐怖时代的监狱,供人参观,叫做“景美人权文化园区”。文化部的工作包括去查出档案中相关资料,由部长亲自递到受难者家人手中。文化部也整理出版了相关的回忆文章。其中一个展馆叫“迟来的爱”展出受难者遗书。参观者很少有人不是含着眼泪离开。

   原住民地区的鸾山森林公园,也被称为“森林文化博物馆”。之后才明白了:导游阿龙的谈吐气质就是当地文化的展现。与大陆不同,我们所到之处,见到的导览,均为有资历的“文化使者”,而非花言巧语的美女俊男。看到日程上有一项参观“国立台湾史前文化博物馆”,心生疑虑,“难道台湾还有恐龙?”。原来台湾有记载的历史,仅400年前,故之前的考古发现,都称为史前文物。馆长张善男博士,是名符其实的文化人。馆长介绍完毕,提到博物馆的一项资助计划,一行人中有不少慷慨解囊(后来令我们成了台湾报上一小则消息)。这一项目并非与文物发掘保护有关。单张说:捐8,000台币,就可以支付贫困地区45位小朋友到博物馆来参观的交通和午餐。

   大约两年前,台湾整合原来各政府部门的相关业务,成立了文化部,龙应台为首任部长。看它提出的7835文化发展计划,便可以了解台湾这个文化部的独特之处。7835这个数字代表的,是全台湾村落的数目。“培育在地文化人才,盘整村落文化资源,发展村落微型文化产业,改善村落文化据点,发展具在地美学之生活空间”,是文化部施政方向之一“泥土化”。“文化是国民素养与气质的整体呈现,也是”国力“之所在。台湾在华文世界具有相对稳定的经济条件,民主经验的积累也培养了较深厚的公民社会。在这样的基础上,文化部成了,是(省掉十一个字)一个重大的里程碑”。

    

   传承与断裂

   台湾强调自己的历史仅有400年,多少有政治正确的意味,事实上台湾的文化和中华文化结缘,源远流长。不尽如此,50年代后的台湾文学与艺术传承了在另一块大地上被抛却的衣钵。读一读王鼎钧的《流亡四部曲》,齐邦媛的《巨流河》,龙应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你便明白了。多亏80年代的本土运动,令多姿多彩的原住民文化受到重视,而台湾文化与国际不同文化的交融互补,70年代后已经蔚然成风。这就是严长寿先生常说的台湾独特的软实力。台湾朝野的文化守护者,台湾民众,显然为华人地区树立了榜样。

   我们的台湾周游学原来定在3月1号,后来因旅行证件来不及办理,推迟到3月22号。如果按原定的时间出发,大家就带着上述对台湾美好的印象归来,以为我们对台湾文化已经有蛮深入的了解。行程改变,有机会巧遇太阳花学运,原定的参观立法局节目就取消了。一行人则自行增添了许多活动,包括去现场观热闹,学生冲进行政院的一晚,有人电视看到半夜三更(都比较奇怪警察怎么那么容忍)。我们一路的听讲及交流,都会涉及此议题。听到到学运产生原因的各种高深见解,例如对马政府长期不满的表现,对大陆潜在威胁的反应,身份认同带来的深层危机,民主不成熟阶段的必然等等。但都无法解释许多奇奇怪怪的现象,例如咨询的发达不能阻止谣言满天飞,意见不同的人之间无法对话。听说一家人之间如果看法不一样,也就“莫谈国是”。我自己接到台湾学者的文章,内容完全不能接受,一贯宣称对人坦诚的我,也不敢去和他辩论,因为我根本不可能改变他的看法,也不能冒犯他说:你作出判断的根据是不成立的。

   如果看看视频上立法局的对官员的咨询会,有些场面,除了没有让他们坐“喷气式”,和文革批斗会所差无几。如果文化是国民的素养和气质,民选的立法局议员不是应当作出表率吗?无论有多么复杂的渊源与政治考量,都无法为如此的粗鲁的言行辩解。礼仪之邦的传统,民主制度的议事规则,是否应当成为最起码的要求?无论政治舞台的表演者多么出格,无论学运多么轰轰烈烈。只要老百姓的日子一样过,只要令我们感动的文化台湾还在那里,就谢天谢地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633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