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柏桦:葛荃:公罪与私罪——中国古代刑罚政治观

更新时间:2014-07-15 17:10:21
作者: 葛荃 (进入专栏)   柏桦  

   摘要:中国古代在法律中规定公罪和私罪,是以维护正常吏治为目的的。吏治如何,关系到王朝的兴衰。明代的统治者在吸取前代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有关的法律,增加了公罪与私罪的律条,而在一些诰、令、例等条文中也做出了相应的规定。由于条文的复杂繁多,彼此之间还有相互矛盾之处,更由于公罪与私罪的界限不清,使公罪与私罪在法律实践过程中有了千变万化的状态。公事犯罪虽有检举之条,但遇有重大事故,连坐总是难免的;私事犯罪则不然,私罪是个人之事,不会牵连到其他人。正因为公罪与私罪的差别,许多案件本应该定性为公罪,却被定性为私罪,使本来还有公正可言的公罪与私罪的法律变得不公正,不但失去其应有的效能,而且还给官吏"黜陟用舍"的弄权带来了莫大方便,败坏了社会和官场风气。

   关键词:文武官犯公罪|文武官犯私罪|大明律|伦理道德|连坐|公罪与私罪

   公罪和私罪法律是中国古代法律制度比较有特色的部分。公罪是指官员在执行公务中发生错失和违法行为,其主观上是由于过失而没有追求个人私利的违法动机;私罪是指官员在执行公务中为谋求自身私利而发生违法行为,或与职务无关而有违官吏道德的行为。明代首次将"文武官犯公罪"和"文武官私罪"确定为律,并且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不断增加相关的例。理清公罪与私罪法律和条例增加的历史背景,分析各种各样的案情及千变万化的情节,可以对中国古代的法律实施有更深刻理解。

   一

   从历史发展来看,公罪与私罪的概念没有实质性的变化。公罪就是指官员在执行公务中发生错失和违法行为,在主观上是由于过失,没有追求个人私利的违法动机,如办事错谬、怠忽职责等。私罪是指官员在执行公务中为谋求私利而发生违法行为,或与职务无关而有违官吏道德的行为,如滥用职权、贪污、受贿、生活作风等。

   按照现代刑法理论的犯罪共同要件,古代的公罪具有如下特征:(1)公罪的犯罪主体是特殊主体,只限于从事公共管理事务的官吏。(2)公罪在主观上出于过失,其过失心理态度则是其承担刑事责任的主观依据。(3)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律、令、格、式、例等法律中有关官吏执行公务所应该遵守的规定。(4)公罪侵害的客体是君主专制统治。

   古代的私罪具有如下特征:(1)私罪的犯罪主体也是特殊主体,也限于从事公共管理事务的官吏。(2)私罪在主观上出于故意,其故意心理态度则是其承担刑事责任的主观依据。(3)私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律、令、格、式、例等法律中有关官吏执行公务应遵守的规定,以及官吏应该遵守的道德规范。(4)私罪侵害的客体是君主专制统治及社会伦理道德秩序。

   中国古代法律中的公罪最早称为"公坐",是指官吏因公事而获罪的行为;私罪称为"私坐",是指官吏因私人原因犯罪,或虽因公事但意涉阿曲、假公济私的犯罪行为。在汉代就已经有公罪和私罪之分,而且宁犯公罪也不犯私罪已经成为当时官场共识。(注:《汉书》卷90《酷吏尹赏传》记尹赏在病死之前戒诸子时说:"丈夫为吏,正坐残贼免,追思其功效,则 复进用矣。一坐软弱不胜任免,终身废弃无有赦时,其羞辱甚于贪污坐臧。慎毋然!"为酷吏而滥诛杀,所犯 乃是公罪,虽然有处罚,但终念其为公,很容易再度起用。尹赏在为县令时就"坐残贼免",起复后却接连升 官;为江夏太守又"坐残贼免",再起复而升为执金吾。软弱不胜任是私罪,一旦冠上此罪名,就很难起复了 ,京兆尹王尊的儿子王伯后来也为京兆尹,"坐软弱不胜任免",就再也没有音信了,若非王尊的名气,史上 也不会留名(见《汉书》卷76《王尊传》)。沈家本认为:"甘坐残贼免而不坐软弱,可以瞻当时之风气矣" (《历代刑法考》,第1704页,中华书局,1985年)。这正是后代官吏"公罪不可无,私罪不可有"认识的历 史渊源,也是历代官吏固守的原则。)西晋在法律上将公罪与私罪作为原则确立下来,张斐《律注》中有"犯罪为公为私"的量刑标准。《唐律疏议·名例律·官当》云:"诸犯私罪,以官当徒者,五品以上,一官当徒二年;九品以上,一官当徒一年。若犯公罪者,各加一年当"。《律疏》云:"公罪,谓缘公事致罪而无私、曲者"。"私罪,谓私自犯及对制诈不以实、受请枉法之类"。还有"同职犯公坐"、"公事失错"等律条。这种原则为宋元所承袭,在明代则出现了"文武官犯公罪"和"文武官犯私罪"的专门法律,并随着社会的发展增加许多律例。兹将明代有关公罪与私罪的律例胪列如下:

   同僚犯公罪

   《律》:凡同僚犯公罪者【谓同僚官吏,连署文案,判断公事差错,而无私曲者】,并以吏典为首。首领官减吏典一等,佐贰官减首领官一等,长官减佐贰官一等【四等官内如有缺员,亦依四等递减科罪。本衙门所设,无四等官者,只准见设员数递减】。

   若同僚官一人有私,自依故出入人罪论。其余不知情者,止依失出入人罪论【谓如同僚连署文案,官吏五人,若一人有私,自依故出入人罪论。其余四人,虽连署文案,不知有私者,止依失出入人罪论。仍依四等递减科罪】。

   若申上司,不觉失错,准行者,各减下司官吏罪二等【谓如县申州,州申府,府申布政司之类】。若上司行下所属,依错施行者,各减上司官吏罪三等【谓如布政司行下府,府行下州,州行下县之类】。亦各以吏典为首。

   公事失错

   《律》:凡公事失错,自觉举者免罪。若同僚官吏应连坐者,一人自觉举,余人皆免罪【谓缘公事致罪,而无私曲者。事若未发露,但同僚判署文案,官吏一人能检举改正者,彼此俱无罪责】。

   其断罪失错已行论决者,不用此律【谓死罪及笞杖已决讫,流罪已至配所,徒罪已役讫,此等并已行论决。官司虽自检举,皆不免罪。各依失入人罪律,减三等。及官吏等级递减科之。故云不用此律。其失出入人罪,虽已决放,若未发露,能自检举贴断者,皆得免失错之罪】。

   其官文书稽程,应连坐者,一人自觉举,余人亦免罪,主典不免【谓文案小事五日程,中事十日程,大事二十日程,此外不了,是名稽程。官人自检举者并得免。惟当该吏典不免】。若主典自举者,并减二等【谓当该吏典自检举者,皆得减罪二等】。

   文武官犯公罪(注:以下各条大部分参照了黄彰健编著:《明代律例汇编》,台北中研院史语所专刊之七十五,1979年。)

   《律》:凡内外大小军民衙门官吏,犯公罪该笞者,官收赎,吏每季类决,不必附过。杖罪以上,明立文案,每年一考,纪录罪名;九年一次,通考所犯次数重轻,以凭黜陟。〈例1〉:护卫仪卫司军职(有犯私罪,杖以上者,行兵部上请改调),若犯因公笞杖罪名,俱照文职罚赎,还职管事。〈例2〉:僧道官及僧道犯公事失错,因人连累,及过误致罪,于行止戒规无碍者,悉令运炭纳米等项,各还职为僧为道。〈例3〉两京孝陵长陵等陵祭署奉祀祀丞、太常寺典簿、神乐观提点、协律郎、赞礼郎、司乐等官,并乐舞生,有犯讦告词讼,及因人连累,并一应公错,犯笞杖者纳钞,徒罪以上者运炭等项,各还职着役。〈例4〉:王府文职,因人连累,并一应过误,律该笞杖罪名者,议拟纳钞赎罪还职,不必解京,就彼奏请发落。〈例5〉:知印承差,犯笞杖公罪充吏。犯在革前,重历。〈例6〉:永乐十一(1413)年令,除公罪依例纪录收赎, 及死罪情重者依律处治(《明史》卷93《刑法志》)。

   文武官犯私罪

   《律》:凡文武官犯私罪,笞四十以下,附过还职;五十,解见任别叙;杖六十,降一等;七十,降二等;八十,降三等;九十,降四等;俱解见任。流官于杂职内叙用。杂职于边远叙用。杖一百者,罢职不叙。

   若军官有犯私罪,该笞者附过收赎;杖罪,解现任,降等叙用;该罢职不叙者,降充总旗;该徒、流者,照依地里远近,发各卫充军。若建立事功,不次擢用。

   若未入流品官,及吏典,有犯私罪,笞四十者,附过,各还职役;五十,罢见役,别叙;杖罪并罢职役不叙。〈例1〉:文职犯赃,武职为事,众证明白,奏请提问者,文职行令住俸,武职支俸,俱听提,不许管事。〈例2〉:文武职官,犯该充军为民枷号,与军民罪同者,照例拟断。 应奏请者,具奏发落。〈例3〉:云贵军职及文职五品以上官,并各处大小土官,犯该笞杖罪名,不必奏提。有俸者照罪罚俸,无俸者罚米。其徒流以上情重者,仍旧奏提。(以上为《弘治问刑条例》)〈例4〉:文武官吏、监生、生员、冠带官、知印、承差、阴阳生、医生,但有职役者,犯赃犯奸,并一应行止有亏,俱发为民。〈例5〉:文武官吏人等,犯罪例该革去职役为民,遇革者,取问明白,罪虽宥免,仍革去职役,为民。〈例6〉:吏典撒泼,抗拒诬告本管官员,及犯该诓骗诈欺恐吓取财,未得入己,并偷盗自首者,俱发原籍为民。〈例7〉:监生、生员,撒泼嗜酒,挟制师长,不守监规学规者,问发充吏。挟妓赌博,出入官府,起灭词讼,说事过钱,包揽物料等项者,问发为民。〈例8〉:军职有犯监守常人盗,受财枉法满贯,律该斩绞者,俱发边方立功,五年满日还职,仍于原卫所带俸差操。其犯该窃盗掏摸、盗官畜产、白昼抢夺、奸宿所部军妻女、行止有亏者,俱发原籍为民。凡无原籍者,本卫所随住。若监守常人盗,枉法不满贯,与求索科敛诓骗,计赃满贯,问该流罪,减至杖一百徒三年者,俱运炭纳米等项,完日,还职带俸差操。〈例9〉:军职被告,若不奉养继祖母继母,及殴本宗大功以上尊长,小功尊属,并殴伤外祖父母及妻之父母者,俱要行勘明白,方许论罪。其纵容抑勒女及妻妾并子孙之妇妾与人通奸,及奸内外有服亲属,典雇妻女与人,并奸同僚妻小,但系败伦伤化者,问发为民。〈例10〉:军职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及废疾,犯杂犯死罪者,运炭纳米等项发落,免发立功。〈例11〉:舍人舍余无官之时,犯该杂犯死罪,有官事发,运炭纳米等项,完日还职,仍发原卫所带俸差操。

若犯该流罪,减至杖一百徒三年者,俱令运炭纳米等项还职,原管事者照旧管事。原带俸者照旧带俸。其舍人犯窃盗掏摸、盗官畜产、白昼抢夺、奸宿本卫所军妻女,行止有亏,败伦伤化者,不分曾否受官,俱问革为民。〈例12〉:军职有犯赃罪,问拟减等,徒三年,或边远立功五年,满日还职,例该带俸差操,不许管军管事,必待五年之内,改过自新,方许推诿。各边镇守等官,不许假名暂委管事,及将立功人犯占为头目,纵令害人。违者许巡按御史指实劾奏。〈例13〉:在京在外大小军职,问革见任带俸差操者,俱不许管军管事,若在外犯该充军降调者,奏行兵部施行。其余照例发落。〈例14〉:护卫仪卫司军职有犯私罪,杖以上,奏行兵部,上请改调。〈例15〉:护卫仪卫司军职,有犯私罪杖罪以上者,奏行兵部上请改调。若犯笞罪,与一应公罪,俱照文职罚赎官事。〈例16〉:舍余军民人等纳粟,授以都指挥等官,俱照今拟事例,止令原籍带衔闲住,以荣终身。不许到任,开支月粮,及营求官事,希免差徭。亦不许乘坐四轿,张打茶褐凉伞,聚众出入,擅作威福,生事害民。如有此等,被人告发,及访察得出,就行提问如律。果碍行止,革去冠带。〈例17〉:纳粟军职,加纳一二辈者。各照原拟承袭,但本身并子孙有犯奸盗人命受赃及败伦伤化等情,问断明白,即便革职(原注:此例见行)。〈例18〉:内官、内使、小火者、阍者等犯罪,与文职运炭纳米等项,一例发落。但受财枉法满贯,不拟充军,俱奏请发落。〈例19〉:两京孝陵长陵等陵祠祭署奉祀祀丞、太常寺典簿、神乐观提点、协律郎、赞礼郎、司乐等官,并乐舞生,有犯奸盗诈伪,失误供祀,并一应赃私罪名,不分轻重,俱各罢黜,仍照例发落。〈例20〉:僧道官受财枉法满贯,亦问充军。及僧道有犯奸盗诈伪,逞私争讼,估终故犯,一应赃私罪名,有玷清规,妨碍行止者,俱发还俗。(以上见《万历问刑条例》)。〈例21〉:万历十四年九月本部题,奉圣旨:军官军人犯徒流罪,律免刺。以后文职官一体行。其余但以盗论,及杂犯斩纹准徒的,俱尽本法刺字,著为例。钦此(见《大明律集解附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6277.html
文章来源:《政治与法律》2005年0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