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黎学文:谈乡村戏曲演出对农民精神生活的影响

更新时间:2014-07-14 16:07:31
作者: 黎学文  

  

   谈乡村戏曲演出对农民精神生活的影响

   在“前电视时代”,乡村戏曲表演在农民的生活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在没有电视和其他娱乐生活方式的乡村世界,看戏、听戏成为人们重要的精神支柱活动,当地的戏曲表演往往成为农民们的节日。尽管现在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农民娱乐方式的多样化,戏曲在农村的演出骤减,它对农民生活的影响也日渐式微,但是考察乡村戏曲表演对农民精神生活的影响仍然是有意义的。

   乡村戏曲表演对农民精神生活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乡村戏曲演出所宣扬的道德伦理价值能获得农民广泛的认同,对农民道德观念的影响极大。相比城镇,农村一直是传统文化影响最深的地方,在广大的农村地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传统的伦理价值观念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乡村戏曲经常上演公案戏,这种戏曲类型蕴涵着极其鲜明的道德观念,宣扬惩恶扬善,鞭挞见利忘义,讽刺贪赃枉法,它遵循的传统价值观念非常契合农民的是非观和伦理观,对强化农民的道德观念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力。在农民的价值世界里,朴素的是非观念特别强烈,戏曲里人物的忠奸,情感的真假,是非曲直,黑白分明,能激起农民强烈的爱憎之感。戏曲中的伦理道德往往成为农民生活的意义依据和价值准绳,他们的道德判断在戏曲中得到共鸣和再现,他们生活的价值原则在戏曲的审美世界中获得了肯定性的赞颂,戏曲的道德训诫常常会内化为他们生活的日常道德,编织成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意义世界。这个意义世界没有外在话语权的强势支撑,是一个游离于主流话语世界的意义世界,“一个沉默的世界”,但正是从这个“沉默的世界”里生长出来的伦理价值观念和朴素的做人准则,一直支配了乡村的生活哲学和农民们的道德观念,维持了中国这个农业大国的“乡村文明”。

   二、乡村戏曲演出能给农民带来情感的巨大满足,能净化农民的灵魂,给农民带来真实的、活生生的快乐。学者董晓萍和欧达伟在考察定县乡村戏曲表演对农民精神生活的影响时说:“我们发现,定县人还按照戏曲的理想世界去营造身边的现实世界,把贫苦而沉闷的生活当成一部演不完的人生大戏。他们还能根据戏曲的快乐去建立自己的快乐,又能根据戏曲的解脱去赢得自己的解脱。”【1】农民自有其喜怒哀乐的标准,农村经常上演一些苦戏,悲情戏,农民很容易被简陋舞台上的悲喜人生所打动,戏中的悲欢离合为农民建构了一个丰富的情感世界。戏曲里丑角的一个动作,一句话,往往能博得农民开心的大笑;戏曲中悲剧人物的一个唱段,一句哭诉,常常使农民流出同情的热泪。观看戏曲表演,农民的苦闷可以得到宣泄,农民的快乐可以得到放大,戏曲使他们暂时摆脱农村生活的辛劳和痛苦,改变农村生活中精神贫瘠的现状。在戏曲的歌哭哀怨中农民们能获得情感的释放,在戏曲的审美世界中农民能得到灵魂的净化,美的熏陶,戏曲为他们朴素而艰辛的人生增添了许多亮色。

   三、乡村戏曲中的故事和生活经验对于农民的日常生活有深刻的影响。在湖北农村地区影响很大的楚剧——《何氏嫂劝姑》一直广受农民特别是农村妇女的喜爱,该戏中何氏嫂吟唱的日常生活智慧具有极其现实的意义,它对农民处理家庭之间的人际关系,如婆媳关系、妯娌关系,具有很强的借鉴作用。农村的日常生活中,家庭人际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乡村戏曲中很多的家庭戏与农民的生活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在他们的思想上,按照家庭戏的样子去生活,生活就是如意美满的;按照生活的样子去看家庭戏,家庭戏就是楷模和学校。”【2】家庭戏提供了与他们的现实生活最为贴近的故事和吟唱,在他们看来,这是属于他们自己的艺术,是真实的贴近他们生活和心灵的艺术。

   乡村戏曲演出对农民的精神生活的影响具有其它的艺术形式和电视媒体都无法替代的作用,在农民们看来:“电视是别人演戏,不是他们自己演戏,那种没有参与感和实现感的‘电’戏和外面的戏,不能算是戏。”【3】由许多乡村戏迷和土台班子共同演出的乡村戏曲成为农民们共度的节日,他们在自己的节日中既获得伦理价值的认同,也能获得情感的净化和释放,还能得到许多生活的教益,他们的戏曲世界是一个只属于他们自己的五彩斑斓的世界。

   注释:

   【1】【2】【3】分别选自董晓萍、欧达伟合著《乡村戏曲表演与中国现代民众》第188、195、188页,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624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