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翟崑:突破中国崛起的周边制约

更新时间:2014-06-30 20:50:51
作者: 翟崑  

  
【内容提要】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日益引人注目。中央周边工作座谈会确立了通过周边外交争取良好的周边环境、实现与周边国家共同发展的战略目标。要实现上述目标,中国需要在自身发展和改革开放的基础上,平衡好自身影响力与外部制约力这对矛盾,着力突破三个层次的制约:在全球层次,中国应加强自身的改革开放,发挥主力作用,引导周边国家实施“综合治理”,以应对“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周边难题”;在周边层次,中国应实现对睦邻方针的继承和创新,通过整体优化、变通适应和合作共赢的“适应性共赢”,化解“中国与周边的塑造与反塑造难题”;在行为体层次,中国应着力深化互利共赢格局、着力推进区域安全合作、着力加强对周边国家的宣传工作,强调自我约束、矛盾管理和共同责任,以“修己安人”构建“中美邻”良性互动框架。

   【关 键 词】中国崛起/周边制约/综合治理/适应性共赢/修己安人

    

   21世纪以来,国内外更加关注中国在崛起过程中如处理好与周边的关系。2013年10月24—25日,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召开的中央周边工作座谈会“明确了未来5—10年周边外交工作的战略目标、基本方针、总体布局,明确解决周边外交面临的重大问题的工作思路和实施方案”。①中国周边工作的战略目标是“做好周边外交工作,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需要,要更加奋发有为地推进周边外交,为中国发展争取良好的周边环境,使中国发展更多惠及周边国家,实现共同发展”。②为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将更加积极主动地塑造周边。这也意味着中国同时被周边整体环境反塑造。因而,中国在推进周边战略的过程中,有必要在自身发展和改革开放的基础上,平衡好自身影响力与外部制约力这对矛盾。应着力突破三个层次的制约:一是在全球层次,以“综合治理”应对“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周边难题”;二是在周边层次,以“适应性共赢”化解“中国与周边的塑造与反塑造难题”;三是在行为体层次,以“修己安人”构建“中美邻”良性互动框架。

    

   一、后金融危机时代难题

   中国崛起为全球大国必须以良好的周边环境为依托。中国经营周边是取与予的辨证施治,若想取得周边的信任与尊重,需要给予周边稳定与发展。冷战结束后中国与俄罗斯和中亚国家解决领土边界问题,1997年中国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得到东南亚国家的普遍认可,中国地区大国地位得以确立。2001年“9·11”恐怖事件后,美国忙于全球反恐战争,中国积极推动东亚合作及上海合作组织建设,促进地区稳定与发展,巩固了地区大国地位。可以说,中国是在解决周边难题的过程中获取大国地位的。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世界大调整、大转型,由此带来安全困境、发展瓶颈、治理失灵等三重困境相互交织,构成“后金融危机时代难题”,加剧周边的信任赤字、合作障碍、发展制约和安全威胁。世界与周边对中国的期望和要求更高,中国如能引领周边国家克服这一难题,则意味着全球大国地位的确立。但中国经营周边刚刚起步,自身既是克服难题的主要力量,也是难题的一部分,机遇与挑战相伴共生,需要引导周边国家对周边难题进行综合治理。

   (一)中国是维护周边和平的主要力量,但也成为美国和周边国家的主要防范对象

   在后金融危机时代,周边传统军事安全问题回归,各方都感觉不安全了。中国的周边环境有所趋紧,中美战略较量上升,中日对抗升级,朝核、南海、东海、巴阿问题升温,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蔓延等。党的十八大前学术界激烈辩论“战略机遇期是否依然存在”。十八大报告则延续了和平、发展仍是时代主题的战略判断,以及我国发展仍处于一个较为有利的战略机遇期的战略判断,但“内涵和条件发生变化”。③十八大后,习近平主席强调既坚持和平发展,又强调底线思维,坚决捍卫主权、发展与安全。④周边工作座谈会指出,“中国周边环境总体上是稳定的,睦邻友好、互利合作是周边国家对华关系的主流”。

   与此同时,中国与周边甚至是美国的战略心态发生逆转。一方面,“中国从周边环境现状的被动维护者转变为主动塑造者……亚太特别是东亚地区呈现百年来最长的和平稳定时期……以中国弱势低调为基础的亚太既有秩序不复存在。”⑤其他国家主动对中国发动战争的可能性极小。另一方面,周边国家根据“国强必霸”的逻辑,反而担心会受到强大中国的威胁。这些国家以中国军费开支连续多年两位数增长、军备更新加快与能力不断增强、坚决维护钓鱼岛、黄岩岛等主权等为借口,加之西方媒体和舆论不断炒作“中国军事威胁论”,认为中国的国防战略从防御转向进攻。多数地区国家对中国将如何运用强大军事实力心里没底,尤其是日本、菲律宾和越南等与中国存在海上主权争端的国家,纷纷增强军事实力与前沿部署和军事合作。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军力平衡2013》报告称,2012年周边军费开支在现代史上首超欧洲,已出现军备竞赛迹象。⑥美国为维护地区军事霸权,顶住国内削减军费预算的压力,积极调整亚太军事部署,巩固亚太同盟体系。到2020年,亚太将集中部署美本土外海空军力量的60%。美军还开发出针对中国的“海空一体战”新概念,加大对中国的军事战略威慑。

   (二)中国是周边经济增长引擎,但受到多方制约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同周边国家贸易额由1000多亿美元增至1.3万亿美元,成为众多周边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最大出口市场、重要投资来源地。中国与周边成为全球经济最活跃的地区,在世界经济版图中的地位持续上升,加速全球经贸重心东移。国际金融危机后,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成为拉动周边和世界经济复苏的引擎。中国“十二五”规划和十八大报告决定扩大内需,将中国从世界工厂升级为世界市场。周边工作座谈会强调“使中国发展更多惠及周边国家,实现共同发展”以及具体方案。比如,“要着力深化互利共赢格局。统筹经济、贸易、科技、金融等方面资源,利用好比较优势,找准深化同周边国家互利合作的战略契合点,积极参与区域经济合作。要同有关国家共同努力,加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好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要以周边为基础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扩大贸易、投资合作空间,构建区域经济一体化新格局。要不断深化区域金融合作,积极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完善区域金融安全网络。要加快沿边地区开放,深化沿边省区同周边国家的互利合作”等。⑦

   但中国带动周边共同发展也面临不少制约:一是美国、欧洲和日本竭力摆脱危机,争搞金融量宽、贸易保护、能源革命乃至货币战和汇率战,主导地区自贸区规则谈判,把持基础技术,牵制中国主导周边战略转型。二是中国、印度、俄罗斯、印尼、越南等周边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速下滑,经济结构调整更为艰难。三是周边国家产业结构转型竞争加剧,印度、越南等国的低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竞争力逐渐赶超中国,日本、韩国、泰国等在中高端产业链与中国竞争加剧,特别是在钢铁、造船、机电产品等领域。四是中国企业和资本迅速“走出去”带来一系列问题和风险。不少项目忽视回馈当地社会,破坏环境,导致当地民众对华负面情绪蔓延,对吸引中国投资的积极性降低,并设置一些投资障碍。

   (三)中国模式创造了世界奇迹,但周边治理挑战日益严峻

   中国和周边国家的最大共同点之一就是不断探索适合本国特色的现代化进程。“中国现代化进程以改革开放为基本精神,其发展模式的逐步形成,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全球化时代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交流融合的产物。”⑧中国模式在周边影响力上升,不少周边国家学习和效仿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⑨

   在后金融危机时代,周边国家转型加速,结构性矛盾突出,不确定性上升,进入风险高发期。一是从政治转型看,威权体制难抵全球化、信息化的冲击和“民主化诱惑”,原有的社会管理模式难以维护政治稳定。泰国形成政局周期性动荡。缅甸政治多元化进程引发国内多种矛盾。越南“政改”加剧党内矛盾,改革风险上升。柬埔寨王权式微,政治格局由一党主导、三足鼎立向两强相争、朝野分立演变。尼泊尔改变王权国体,议会民主引发政治动荡。蒙古亲美的民主党逐步掌控总统、政府和议会。普京支持率下降,中亚国家面临新一轮权力交接。

   二是从社会转型看,公民社会、跨国公司、民间团体、虚拟空间、宗教势力、人口移民等影响力上升不容忽视,社会阶级、认同、组织基础变化,各类思潮蔓延,深刻影响国家转型,管控难度极大。传统社会治理模式失灵,政府公信力、有效性、合法性下降,社会危机、混乱、动荡不断,既侵蚀中国影响力和战略利益,又对中国边疆地区乃至国内稳定产生传导效应,影响政权安全和社会安全。

   三是从地区治理看,周边的非传统安全挑战上升,中国压力上升。周边发展中国家进入能源需求增长期。2013年中国成为世界最大原油净进口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上升至58%。根据2013年9月27日发布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格局在过去20年发生了深刻改变,亚太地区日益增长的化石燃料消费量成为引发全球气候变化的重要原因。中国和印度的碳排放估计至2025年前后才能达到峰值,而发达国家排放量已基本稳定并有所下降。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总干事乔治·科尔表示,中印等亚太新兴大国将决定“地球的未来”。研究报告显示,喜马拉雅山冰川加速融化将影响下游诸国水资源分布,导致严重洪灾、干旱,季节性融雪减少将影响河流水量。跨境河流水资源利用争端成为影响地区安全的敏感变量,未来青藏高原将成为全球水安全领域关注的中心,涉及水权的冲突将危及地区安全。目前全球尚未出台具有普遍约束力的水规则,政府间合作缺失。随着水危机加剧,各国围绕国际和地区水法和水规则的博弈将更加激烈。⑩

   由此可见,中国实力虽然显著上升,但尚难具备也不可能具备独自解决后金融危机时代周边难题的能力,只能加强自身的改革开放,发挥主力作用,引导周边国家实施综合治理。“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外交,实质上是国家现代化进程由内向外的延伸,其主要任务是为国家现代化创造有利的国际环境。”(11)其含义有三:一是全面发展。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五位一体”思路(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先进文化、和谐社会、生态文明),可以相应转化为周边综合治理的“五位一体”思路,即注重地区安全、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和谐社会、生态文明的系统、整体和协同发展。二是各司其职。各国一律平等,但由于力量大小不同、责任大小不同,因此需要确保大小国家在平等参与地区事务的同时,也承担相应责任。中美应率先垂范。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题中之意,应是能否协调共进,为周边的时代难题提供可信赖的、多样性的公共产品。这样,其他周边国家才能积极回应,顺势调整。三是开放合作。周边国家既要保持独立自主与团结互助,又要对外开放。中美和周边国家应充分用好各种地区合作组织和架构,培育共同治理意识,丰富共同治理手段,建立各方相容相通的地区发展模式、相互包容的地区价值观。

    

   二、中国与周边的相互塑造问题

   中国成为周边事实上的地缘政治和经济中心,并带动世界经济和政治重心向周边转移。中国与周边、周边与世界在频密剧烈的互动中相互塑造。这就需要中国在推进周边战略时,刚柔并济,走“适应性共赢”之路。黄石公曰:“能柔能刚,其国弥光;能弱能强,其国弥彰;纯柔纯弱,其国必削,纯刚纯强,其国必亡。”

   (一)中国力量迅速由周边向全球辐射,但也遭遇强大的地缘反制

本世纪初,中国经济迅速崛起,美国忙于全球反恐战争,为中国地缘政治影响力迅速扩展提供了条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595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