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华生:小产权房合法化,会不会天下大乱?

——再答周其仁教授的批评

更新时间:2014-06-28 21:57:25
作者: 华生 (进入专栏)  
“非动用合法强制力加以制止,否则基本秩序都维系不了,国将不国,麻烦就大了”。第三类是有相互损害行为,则利害方自行谈判,市场消化解决。

   原则看似清楚,但小产权房到底属于哪类,周教授没说。从他对小产权房的同情支持来看,显然他绝不会赞成把小产权房归为要强力制止的第二类。估计会归为第一类。要知道归为第三类麻烦更大,因为从西方社会的实践看,建房子影响的不仅是左邻右舍,还有社区居民,还有城市人居环境关切者,国家生态环境保护者,更有各种公共设施和公共服务的提供者,因此,通过市场化谈判来解决谁有权在自家土地上建多高多大的房子,全世界没有成功的先例。

   那么,对小产权房眼开眼闭就算了,如何又能不引起市场或社会混乱(先不说周教授的“天下大乱”)呢?周教授再也没有下文。因为他的系列文章说着说着就转换了对象,变成了“农地农房入市,会天下大乱吗?”、“农房入市早就发生了”。小产权房合法化和建筑能否自由的问题不见了,变成了农地农房入市问题。如前所述,正常的农地农房没有任何人说其不合法,入市也好,不入市也好,是另一件事,与私占乱建的小产权房应否合法化根本不是一个问题。

   因此,问题在于,周教授也好,天则经济研究所等很多力主小产权房合法化的人也好,从来没有明确设计过一个小产权合法化的实施方案。这样,人们就无从评估小产权房合法化的各种可能结果,从而也就使小产权房合法化只能停留在一个对人有诱惑性的口号上。既然周教授不愿解开小产权房合法化的谜底,我们下面就试着来设想一下小产权房合法化的各种可能途径或方案。

   方案之一,是过去的小产权房放行,今后再建严惩不贷。问题是类似的话过去一年年重复,也未见把谁吓住。现在如果说了多少年的严惩忽然都一风吹,变为无罪放行了,不说这让守法者吃亏、违法者得利的政策会带来多大社会混乱和不公平,人们凭什么相信今后违建严惩的老话会实行呢?况且周教授固然试图证明小产权房多为先于法规产生,因而不能用“正月十五之法,宣判正月初一的行为”,但他也绝没有说对正月十五之后发生的违建,就要严加问罪,相反字里行间,让人觉得这些民间自发的逐利行为,不仅无罪,而且可能与当年土地承包一样,有朝一日会成为改革的方向。这样就根本没有今后惩不惩的问题了。可见,大赦只会刺激更普遍和更严重的违建小产权房热潮。

   方案之二,是符合规划的小产权房放行,违法违规的严肃查处。这个思路初看上去挺有道理,但实际上却无法操作。因为小产权房占地往往是从农地到宅基地都有,房子连成一片。同时按照农村居民一户一宅的住宅用地标准,小产权房占地既违反土地用途规划,又违反建筑高度、容积率规划。而且越是大规模违建的小产权楼园区,人们越相信法不责众,购买人也越多,处理起来越困难。如果对这种大规模违建的小产权房小区也通过修改规划的办法来使其合法化,那就更没有理由查处一般和零星违建的小产权房。这样大的被迫放过,小的更不该追究,那么所谓违法违规的严肃查处就成了一句空话,结果也是必然会推动大规模违建。

   方案之三,是实行周教授的思路,对他人及公共利益基本没什么损害的放行,明显损害的强力制止,相互损害的自己去进行市场谈判。麻烦在于谁来并如何认定这种损害分类。邻居之间达成交易和妥协、谁也不说谁、彼此放手盖,就与他人和公共利益无干?还是凡认为其损害自己或公共利益的人都可插进来要求权利和赔偿?我当年在英国伦敦居住时,在自己买的大房子里多搞了几个卫生间,还被地方当局追责说影响了房屋结构安全和增加了对公共供水及下水道的压力,那新盖房子影响的他人和公共利益就多了去了,如果要所有利益相关方都同意才能盖房子,那就等于没法盖了。更不要说中国像深圳原住民建造、彼此相安无事的几十层高握手楼和北京太玉园、宏福苑这样巨大规模的小产权房小区,算是明显损害了还是没损害“他人和公共利益”?是该“眼开眼闭算了,”还是“强力加以制止”呢?

   方案之四,也是许多小产权房拥趸者主张的,小产权房合法化就是过去合法了,以后也合法。集体土地的农民可以自己决定做什么用途,建什么房,让市场调节农民的房屋供给。这样做在逻辑上倒是前后一致了。但可以想见的是,这样一来,全国绝大多数城市邻区的村庄和农民,过去没有像太玉园、宏福苑那样在自己的村子和土地上建起上百幢高层住宅楼,显然是过于老实吃了大亏,今后自然会迎头赶上,没钱也不愁开发商上门合作。不必负担城市公共设施投入的小产权房会建到自己的盈亏平衡点才停止下来。农民可以放手建房,城市居民的建房权利自然也不能剥夺。这种由产权人我的土地我的建筑我做主、由市场去调节住房和城市建设布局的例子,发达国家也没见试过。能想象的结果倒可以借用周教授的话,必然是“基本秩序都维持不了,国将不国,麻烦就大了。”

   因此,集体土地不是自主盖房的通行证,况且许多拿集体土地说事的人,其实恰恰对集体所有制最不感冒。对法治社会来说,无论是什么所有制性质的土地,违反了土地用途规划和建筑规划的房子,就是违章建筑。对违建,只有依法处罚和善后处理,没有合法化的问题。处理的法治原则只能是让守法者不吃亏,违法者不得利,才能以儆效尤。中国如此,外国也是如此;现在应当这样,将来更会这样。唯其如此,中国的法治建设才能越来越有模样。

   最后要说一句,关于周教授一再离题大谈的农地农房入市,倒确实与小产权房违建性质完全不同,是符合改革和市场经济发展目标的题中应有之义,从方向上说我并无异议。只是农地农房入市,其中也有许多误解暗礁、不可一蹴而就,否则也会事与愿违,造成混乱。当然那是要另外开篇去讨论的问题了。

    

   来源:经济观察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586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