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程恩富 余斌:论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整体性研究——围绕“四个哪些”的阐述

更新时间:2014-06-21 16:27:18
作者: 程恩富 (进入专栏)   余斌  

    

   内容摘要:本文主要是从哪些是必须长期坚持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哪些是需要结合新的实际加以丰富发展的理论判断,哪些是必须破除的对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式的理解,哪些是必须澄清的附加在马克思主义名下的错误观点这四个方面,来阐述马克思主义科学整体性。

   关 键 词:马克思主义整体性;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马克思主义理论判断;马克思主义科学性

   作者简介:程恩富,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学部主席团成员兼马克思主义研究学部主任;余斌,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中图分类号:B0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7326(2013)12-0001-07

    

   中央实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已有十年,成就斐然。2013年7月19日召开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强调这一建设工程要继续开展。建设工程一贯强调,要回答哪些是必须长期坚持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哪些是需要结合新的实际加以丰富发展的理论判断,哪些是必须破除的对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式的理解,哪些是必须澄清的附加在马克思主义名下的错误观点,要用科学的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本文拟从上述“四个哪些”视角和若干理论来阐述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和整体性。

    

   一、必须长期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离不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只有经过人类社会发展实践和自然科学发展的实践检验了的,而又长期有效的基本观点和理论,才称得上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事实上,现在世界上没有哪一门科学、哪一种发展变化着的事物能够推翻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或基本观点。例如,在马克思主义哲学领域,物质与意识相互关系的基本原理,认识与实践的基本原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相互关系的原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有反作用的原理,唯物辩证法三个基本规律和基本范畴等;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领域,社会分工原理、劳动价值原理、剩余价值原理、社会生产和再生产原理、土地和地租原理、国家经济原理、国际经济原理等;在科学社会主义领域,关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个必然原理、无产阶级专政原理、公有制原理、按劳分配和按需分配原理、共产主义原理等,都没有过时。如果采用西方经济学表达方法,不少马克思主义原理就可以称之为“定理”或“定律”。比如,马克思经济学的许多原理就可以称之为价值定理、货币定理、资本定理、地租定理、再生产定理等等。

   既然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具有科学性、长期性和有效性的特征,那就必须持久坚持,而不存在无须长久坚持的任何基本原理。不必长期坚持的只是根据这些基本原理所做出的因一时一地之特殊情况而得出的具体论断。即便如此,一旦相同的特殊情况出现,原先的论断就仍然有其可取之处,而不能仅仅因为时代变化了,就随便抛弃之。事实上,后世出现的问题并不都是新问题,只要旧的问题还存在,还没有解决,那么针对旧问题的原理甚至方案就仍然有效。只要资本主义制度还没有消灭,只要雇佣劳动的本质未变,那么不论其形式如何变化,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资本主义制度本质特征的推断就仍然成立,马克思主义关于资本主义的基本原理就仍然有效。例如,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资本主义生产过程,在联系中加以考察,或作为再生产过程加以考察时,不仅生产商品,不仅生产剩余价值,而且还生产和再生产资本关系本身:一方面是资本家,另一方面是雇佣工人。”[1]马克思的这一理论,在100多年后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中国仍然是成立的。改革开放以来,在多种经济成分中,资本主义经济成分的比重越来越大,国有经济等公有制经济的比重日益萎缩,国有企业职工数急剧下降,反映出劳动者日益成为雇佣工人,劳资矛盾和冲突也日渐增多,进一步验证了马克思的上述理论的科学性和有效性。如果不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对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上述特性加以限制,反而搞“市场万能论”的市场原教旨主义,放纵甚至助推私有制生产过程的上述特性,那么,社会主义性质的改革开放就可能从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自我完善异化为大规模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关系。

   关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有论著提出,马克思主义最基本原理可包括“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的原理等”。[2]其实,并不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提到的任何东西,包括一些长期有效甚至也需要长期坚持的东西都可以称为基本原理。如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的原理,就更适合作为原则。马克思本人曾经指出,“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有阶级存在或发现各阶级间的斗争,都不是我的功劳。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历史编纂学家就已经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已经对各个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我所加上的新内容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3]这表明,在关于阶级、阶级斗争和阶级分析的学说中,仅有上述三点可以称得上是马克思提出的相关理论,当然这不排除还有其他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提出的相关理论,但资产阶级历史编纂学家和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所提出的相关内容,只是为马克思所利用。而这三条理论,则属于马克思独创的阶级学说的基本原理。

   还需要指出的是,列宁曾经指出:“实践标准即一切资本主义国家近几十年来的发展进程所证明为客观真理的,是马克思的整个社会经济理论,而不是其中的某一部分、某一表述等等”。[4]因此,当我们试图从马克思的整个学说中抽出这一部分或那一部分来组成基本原理及其体系时,必须避免破坏马克思学说的整体性。实际上,当人们在经济领域关注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剩余价值学说和关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的基本原理时,马克思关于货币和金融的理论正日益突显其在对现代垄断经济社会和新帝国主义认识上的重要性。而通常不进入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大组成部分的马克思《数学手稿》等,也不应当为人们所遗忘。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主要体现在三大组成部分,但又广泛存在于历史学、政治学、社会学、人类学、文化学、法学等学科,均应得到高度重视。

   最后,必须提出和解释的难题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还能不能发展?可以发展的马克思主义观点是否仅仅限于理论判断?我们的回答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可以随着实践的发展或理论认识的深化而得到丰富性和扩展性发展与创新的。以劳动价值论为例,马克思沿袭当时西方经济学家的普遍方法,将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出发点和基本范围定位在社会物质生产领域,因而其劳动价值论的分析层面也局限于物质生产。这在非物质生产极不发达的19世纪,是无可非议的,因为理论的重点同实践的需要分不开。可是,当今世界,包括中国在内的各个国家,精神劳动和服务劳动在社会总劳动中所占的比重日渐增大,非物质生产部门在社会总部门中所占的比重日渐增大,智力劳动在个人劳动总支出中所占的比重也日渐增大。在一些发达国家,物质生产所占的比重已不到一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及时拓展政治经济学和劳动价值论的出发点与研究范围,把马克思和西方学者当时没有重点分析的非物质生产领域纳入进来探讨。而我们把马克思关于活劳动创造为市场交换而生产的商品价值,以及纯粹为商品价值形态转换服务的流通不创造价值的科学精神和原理,发展为凡是直接为市场交换而生产物质商品和精神商品,以及直接为劳动力商品的生产和再生产服务的劳动,其中包括自然人和法人实体的内部管理劳动和科技劳动,都属于创造价值的劳动或生产劳动。这一“新的活劳动价值一元论”,不仅没有否定马克思的核心思想和方法,而且恰恰是遵循了马克思研究物质生产领域价值创造的思路,并把它扩展到一切社会经济部门后所形成的必然结论和原理。

   简言之,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必须坚持和灵活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可以随着实践的发展或理论认识的深化而得到丰富性和扩展性的发展与创新。

    

   二、需要发展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判断

   我们认为,可以给出马克思主义四层面的新定义。从创立主体层面界定,马克思主义是由马克思、恩格斯创立和后继者不断发展的理论体系;从学术内涵层面界定,马克思主义是关于自然、社会和思维发展的一般规律的学术思想和科学体系;从社会功能层面界定,马克思主义是工人阶级及其政党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以及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的指导思想和科学体系;从价值观念层面界定,马克思主义是关于人生信仰和核心价值的社会思想和科学体系。

   既然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可以发展和创新,那么,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判断自然也可以发展和创新。譬如,列宁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论基础上,作出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并具有垄断性、腐朽性或寄生性、垂死性或过渡性的重要理论判断;列宁还作出帝国主义时期经济政治发展不平衡,而社会主义革命可以在一国首先胜利并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理论判断;毛泽东作出解放前我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两半社会”,可以实现“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重要理论判断;邓小平作出我国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可以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理论判断。此外,中外马克思主义学术界依据时代和实践的变化和研究的深化,在经济学、哲学、政治学、社会学、人类学、国际关系学等方面,也提出过许多马克思主义新的理论判断。下面,我们具体讨论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几个重要的理论判断。

   其一,邓小平发展性地作出关于社会主义本质的理论新判断。他说:“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5]这一理论判断包含了三个层次,第一层“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是物质基础;第二层“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是经济制度保障;第三层“共同富裕”是经济目标。这三个层次相互依存、相互作用,共同体现了社会主义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矛盾运动的统一体。但有人以为邓小平在这里没有提到公有制和私有制,就是不要公有制及其主体了,这是对邓小平思想的严重歪曲。邓小平多次强调,要以公有制为主体,不搞两极分化和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两个密切相联的根本原则。

   其二,江泽民发展性地作出“三个代表”的重要理论判断。他说:“我们党必须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这是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的必然要求,是我们党艰辛探索和伟大实践的必然结论。”[6]这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党的这一阶级性质决定了“三个代表”的先进性,而“三个代表”又反映和体现了党的性质。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性质,决定了要通过建立和代表社会主义先进生产关系来代表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决定了我们党必须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决定了我们党代表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而这些代表的内涵同时又反映和体现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性质。可见,“三个代表”是辩证统一的科学体系。有人认为是私有制代表先进生产力,是美国好莱坞的主要影视作品能够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是社民党代表全体人民的根本利益。这是极其错误的。

其三,胡锦涛发展性地作出关于科学发展观的重要理论判断。他认为,科学发展观的第一要义是发展,核心立场是以人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这对新形势下实现什么样的发展和怎样发展等重要问题作出了新的科学回答,是马克思主义关于发展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重要表述。其中包括一系列内涵,如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但必须是与政治建设、文化建设(意识形态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国防建设等相结合;要统筹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各方面工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5642.html
文章来源:《学术研究》(广州)2013年1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