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冯武勇:鸠山由纪夫:安倍误读了美国战略

更新时间:2014-06-17 09:08:14
作者: 冯武勇  

  
问:鸠山先生您是连续三届参加世界和平论坛,您如何评价中方主办的高级别非官方的国际安全论坛。

   鸠山:清华大学是中国和世界的最高学府,除了教学,教育,研究,清华举办面向世界的这么一个论坛,邀请世界各国领袖人物,为探讨如何构建亚洲和世界和平提供舞台,这是非常好的事情,我对此高度评价。从中国发出的和平信号,对于亚洲全体的和平构建具有重要意义。我去年被聘为清华大学客座教授,参加世界和平论坛,表达我个人关于和平构建的想法是应有之义。

   问:不久前,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美国、日本指责中国,火药味很浓,某种程度逸脱了“对话”的意义,对此您怎么看。相比之下,您对本届世界和平论坛提出“追求共同安全:和平、互信、责任”有何期待。

   鸠山:我对本届世界和平论坛抱有很大期待。香格里拉对话会,我没有出席过。安倍首相在会上散布“中国威胁论”,宣扬以所谓“价值观”区分你我,并基于这一出发点讨论集体自卫权问题,这与其说是“对话”,不如说是拉帮结派。对话激烈本身没有问题,但是把参与对话者分成自己喜欢的人和讨厌的人,只跟喜欢的人谈合作,这就不成其为“对话”了。我倒是觉得,价值观不同的人和国家,如何通过对话克服价值观差异,找到利益共同之处,这才是“对话”的真谛。从这个意义说,在中国主办的世界和平论坛通过对话,存异求同,是具有建设性思维的论坛。

   问:安倍口中的集体自卫权,听起来像是对中国的“集体欺负”。

   鸠山:安倍政府鼓吹“价值观外交”,“自由繁荣之弧”,煽动对中国的戒心和对抗心,试图拉扯“中国包围网”。但是,我觉得,尽管美国和中国表面上有对立,但实际上在经济上不可分割,在美国看来,中国的市场比日本重要。对于日美联手压制中国的想法,美国并不赞成,表面上与中国有不少摩擦,骨子里还是希望能搞好美中关系。日本推行“价值观外交”,“中国包围网”,反而有可能导致日本孤立。美国也好,东南亚也好,国际社会会觉得,日本为什么要对其他国家行使集体自卫权,为什么要出口武器,为什么要走上更容易发动战争的道路。其他国家反过头觉得日本才是威胁,开始包围和孤立日本。日本想包围其他国家,结果可能变成自己被包围了。

   问:这么说来,安倍对美国的真实战略意图存在误读。

   鸠山:有误读。安倍反复称日美的纽带很重要,以为这样就能讨得美国欢心。但他同时要做出不少举行,比如参拜靖国神社,甚至出现否定《旧金山和约》的言行。《旧金山和约》是美国为日本战后重获独立做出的努力,安倍的做法可能让美国人的努力化为泡影,所以美国现在对安倍也有警惕。安倍政府应该更正确地去理解美国的意图,安倍可能觉得,对于日本来说,美国很重要,美国也会觉得日本很重要吧。其实,应该具备更宽广的世界观,对于美国来说,中国的重要性会越来越大,美国会越来越重视中国,日本应该在这种大趋势下考虑日本如何得到美国的认可。这样才会意识到除了大家一起合作没有其他出路。

   问:从当前的政治和地区形势看,通往亚洲“命运共同体”的道路,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鸠山:首先要克服邻国间的相互嫌恶感,改善国民感情。亚洲一些邻国之间,比如印度与巴基斯坦,日本与中国,日本与韩国,还有这样那样的相互嫌恶感。邻国之间感情对立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领土纠纷,领土问题,比如中日之间的尖阁诸岛(中国钓鱼岛及其周边岛屿)问题。解决历史遗留问题,需要从历史事实中找出解决方案。特别是日本,应该有更大勇气去正视历史事实。如果尖阁诸岛问题得到解决,日中间的隔阂就能得到很大程度消解。

   问:2012年以来,因日本政府“国有化”钓鱼岛问题,中日关系进入新的低谷。您在中日关系如此紧张背景下坚持多次访华,并多次公开演讲,是什么信念支持您一如既往为健全的中日关系作出努力。

   鸠山:我很喜欢中国人,也希望中国人也能喜欢日本人,为什么非得相互憎恨。日本有人骂我是“国贼”,比如在尖阁诸岛(钓鱼岛)问题上,南京大屠杀问题上,我一直主张要正视事实,结果招来部分人的反弹。但是无论如何,邻国民众之间友好相处的话,日本民众需要更多地去了解历史事实,民众要有正视事实、承认事实的勇气。我本着这种想法,一直在发出声音,希望中国的朋友们也能知道,日本也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日中间的隔阂也能有所消解。

   问:世界和平论坛肯定要讨论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和平,这里不得不提到安倍提出的“积极和平主义”,他把行使集体自卫权也放入“积极和平主义”的需要中,您怎么看待“积极和平主义”一说。

   鸠山:真正的和平主义,应该是不用武力去达成和平,就像甘地那样。越弱小的狗越叫唤,越弱小的人越想拥有武器。以所谓“价值观”分类,把不同价值观的国家视为威胁,觉得应该一起拿起武器压制对方,这是安倍“积极和平主义”的思维方式。我认为,价值观不同的人也要合作,要有大的理念,摆脱区分“敌我”的思维方式。我觉得更应该追求基于对话和交心的“和平主义”。大家拿起武器保卫和平的想法太狭隘了,这种“和平主义”不会导致战争吗?不一定。如果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就意味着与美国那样好战的国家一起参与战争,开启了通往战争的道路,而战争与“和平主义”绝对水火不相容。

   问:和平主义是日本战后打造的“品牌”,安倍政府这样做是不是抛弃自己的品牌。

   鸠山:他想让日本成为“普通国家”,也就是能拥有军队,能参与战争。日本战后制定了和平宪法,发誓不再战争,日本确实不是“普通国家”,但这种选择应该值得赞赏。成为“普通国家”,拥有军队的思维方式与面向未来的时代要求背道而驰。最大的问题就是,安倍这些人不把“和平主义”当作日本的宝物。

   问:最近,南海局势紧张,但中国政府一贯始终坚持和平外交路线,您对中国在亚太地区发挥的作用有何期待。

   鸠山:日本媒体借机炒作,出现了更多的中国威胁论,客观上促成了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方向。很可惜,当前南海局势某种意义给了安倍政权在解禁集体自卫权问题上一定正当性。各方应该发起贤人会议,探讨建立觉有法律约束力的框架,绝对避免武力冲突。我相信这种做法对解决尖阁(钓鱼岛)问题也有效。

   问:对于中国的听众和读者,您最想说些什么?

   鸠山:我知道,对于现在日本政府的方针,中方有许多不安。但很多日本人是想跟中国搞好关系的,这点毫无疑问。双方需要互相冷静下来,对过去的历史相互承认,增加相互理解,面向未来加强合作。

   独家访谈: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

   2014年6月14日

   来源: 新华国际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553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