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冯绍雷:乌克兰危机的终结,还是新博弈的序幕?

——从诺曼底峰会到波罗申科就职的观察

更新时间:2014-06-10 22:51:24
作者: 冯绍雷  
并且听任地方出现不可控制的民选局面,还不如通过寡头之间的利益交换和协调来实现政治平衡。所以,就当下而言,未必联邦制最能切合于占据主导地位的利益集团考量。这就是为何波罗申科拒绝非中央集权化的联邦制改革的原因所在。(“A Federal Model for Ukraine”,《Moscow Time》the No, 5340. March 31, 2014, Page 11, Moscow)

   对于乌克兰是否推行非中央集权化的联邦制改革,倒是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提供了一个相当直率的评论。他在乌克兰政局最为动荡的4月13日,曾通过伊塔尔-塔斯社发表了一篇谈话。在他看来:“联邦制会毁掉乌克兰整个国家”。他说:“如果你想保留乌克兰作为一个单一制国家,如果你想看到乌克兰作为一个内部统一的强大国家,那么我们就不该推进联邦制。因为联邦制会在将来分裂国家,会最终破坏乌克兰整个国家”。他说:“我甚至不想讨论这个问题。我是坚决地反对联邦制,因为我主张单一制的统一的乌克兰。”在卢卡申科看来,没有什么比迫使乌克兰推行联邦制更危险的事了。他一再强调:“这无论对乌克兰、俄罗斯以及西方都极具危险。乌克兰人将永远不会走这一条路,永远也不!”(Ukraine’s federalization will split and destroy the Ukraine state--Lukashenko; ITAR-TASS Daily April 13, 2014, Moscow, Russia)

   乌克兰联邦制问题上两派意见的僵局,非常可能成为引发未来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冲突的一个新空间。

    

   短暂间歇与长期抗争的波状态势会难以避免

   直到乌克兰5月25日总统大选的前夕,俄罗斯方面还是干脆利落地表明了妥协与合作的愿望。不光是冲突态势久拖不决对于俄罗斯经济会有大碍,而且俄国的民意也日显疲惫。同时,正在摆脱金融危机过程中的欧美方面又何尝不是急于找台阶而下,免受拖累。

   俄罗斯外交与国防委员会现任主席的菲奥多?卢基扬诺夫在乌克兰大选一周之后,非常明确地表达了以下意见:

   第一,5月25日的大选为未来的政治对话作了重要铺设,虽然合法性还有问题,但俄罗斯愿意接受。第二,这场独立广场运动以原先政治系统的崩溃,以及领土的丢失为代价,并没有出现任何新的政治领袖,也没有出现任何政治精英。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被颠覆,但原先的寡头却照样存活。第三,乌克兰东部地区是不能够被轻视的,基辅必须寻找合适的方式与之对话,并重组他们的权力与利益。第四,目前的基辅和顿涅茨克都在十字路口,一方面波罗申科需要与过渡政府划清界限,停止“反恐斗争”;另一方面东部地区的分裂口号也无法维持更久。第五,乌克兰的选民,在失去150万克里米亚选民之后,依然面向西方,这是俄罗斯无法更改的事实,但是如果乌克兰政治系统重蹈覆辙,则必定动乱不已。第六,俄罗斯显然并不准备对东部地区的局势承担道义和物质责任;没有莫斯科的支持,东部地区的造反难以持久。第七,乌克兰的外部必须是有保障的中立化,同时东南部有必要转化成建设性的亲俄力量,成为在乌克兰政治结构中有影响力的角色。第八,在所有相关方的参与之下,推进乌克兰内部的非中央集权化,没有俄罗斯与欧盟的合作,不可能有任何的结果,因此俄罗斯要成为相关协议中的主要一方。第九,按照1995年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丹顿协议”解决乌克兰国内政治构架。第十,莫斯科应当向欧美提供认真研究过的方案,西方也应该相应地接受妥协、实行和解。

   从卢基扬诺夫的短文一向被视为是官方立场诠释者的经验角度,大体上,可以认为:前述的俄罗斯军方立场乃是对于最坏方案的应对底线,而卢基扬诺夫的观点则是一个富于建设性的妥协方案。俄罗斯的官方立场基本上会在上述区间的两端之间摆动。

   关键还在于美国的态度。

   从奥巴马西点军校的演讲看来,美国要当100年的世界领袖,但更多地是怂恿盟国上前线打斗;美国大大提高了军事干预的门槛,但是会保留单边动武的最后权力;美国动武的标准是自己的制度和生活方式是否受到威胁,但是却又把国际法作为实施外交的基础。乌克兰事件就成为奥巴马上述互相矛盾的外交原则的试验地。

   一个不太美妙的征兆是,美国外交不但继续受到意识形态的严重牵制,而且急于表明强硬立场的奥巴马,还是非常有可能重新卷入乌克兰危机的漩涡。从最近以来美国访问波兰、力挺波罗的海国家、包括给予乌克兰坚决支持的姿态来看,显然,这一切都大大地提高了冲突过程的风险程度。

   笔者的判断是,短时期缓解和长时间抗争这两种趋势的互相交替,有可能是新一阶段乌克兰事件的基本面貌。但愿理智能克服盲动,而智慧能超越迄今仍存的愚昧。

   来源:观察者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537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