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竞恒:思想史、左右之争与“共同的底线”

更新时间:2014-06-08 23:44:17
作者: 李竞恒  
而主张经济自由的弗里德曼则自称为new-liberalism。这三者之间的思想脉络与学理源流千差万别,但在汉语学界中都被翻译为“新自由主义”,这又进一步导致了各种观念甚至是批评者本身概念的混乱(第235—237页)。

   当然,在大致同意作者的前提下,笔者也有自己的问题意识,即对于“共同底线”的范围。如果说,中国当下的知识界需要寻求“共同底线”,作为普罗米修斯子孙的“第一波”与“第二波”之间具有最低共识可能的话,那么类似于苏格兰启蒙经验一样,在古老过去与近代之间达成某种程度的“底线”又是否可能?

   在中国当下知识界,越来越多的知识人注意到重新认识被普罗米修斯子孙们所推翻古老“礼教”的意义。且不论“新儒家”或其同情者一直以来坚持的立场,实际上,基于中国历史的问题意识与语境,秦晖本身就尤其重视中国前现代历史中的积极资源——他称之为“反法之儒”。徐友渔则谈到了传统儒学是重建社会、伦理与道德方面的重要潜在资源。而高全喜则以“苏格兰启蒙思想”为路径,由哈耶克重溯到18世纪的苏格兰道德学派,并基于中国的问题意识发生对古老传统的重新评价:如何认识古老传统与现代盗火者们的思想资源之间可以取得的“共同底线”。

   阿玛蒂亚·森在《正义的理念》序言中曾谈到:“在公元前6世纪的印度,释迦摩尼或顺世派学者的一些观点,听起来可能与许多欧洲启蒙运动思想领袖的重要论著不但没有矛盾,而且高度一致。但我们也不必因此而拘泥于探究释迦摩尼是否应该被归类为欧洲启蒙运动阵营的先驱,尽管他的名字在梵文里有‘开明’(enlightened)之意;我们也不必去理会那些牵强的论调,即认为欧洲启蒙运动可溯源至遥远的亚洲思想的影响。不同的历史阶段会在全球不同的地区出现相似的思想,这一点并不奇怪。既然在论述相似问题时会出现不同的观点,那么如果我们只将视野局限在某个地区,就极有可能在阐述公正问题时遗漏一些可能有用的线索”。

   在《以自由看待发展》与《正义的理念》中,阿玛蒂亚·森都对不同的古老世界遗产进行过考察,强调了它们在不同程度上与现代世界分享了共同的价值观与底线。他强调,无论是对于印度、中国或是伊斯兰的传统,都需要在其自身的问题语境中作出“调和古今”的阐释。

   就此意义而言,森与秦先生,都同样走在探寻“共同底线”的路上。

    

   2014年3月19日

   于复旦大学

    

   (《共同的底线》,秦晖著,江苏文艺出版社二0一三年五月版,48.00元;《正义的理念》,[印]阿玛蒂亚·森著,王磊等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二0一二年六月版,58.00元)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531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