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毓生:一个培育博士的独特机构:“芝加哥大学社会思想委员会” ——兼论为什么要精读原典

更新时间:2014-06-02 10:26:20
作者: 林毓生 (进入专栏)  
通常是一位教授与一个或两个学生单独约定时间在教授研究室中每一周或两周会面一次,共同讨论书中的问题;有时每周需写一篇小文,有时教授规定每季交一篇较长的论文。(这种施教的方式不可能多收学生。六〇年代该系共有教授九人,除了在外校撰写论文的四、五个学生不计外,当时在系中就读的学生只有十几个人。别人批评“社会思想委员会”太elitist了一点,也不是毫无道理。)“社会思想委员会”培育学生的实际工作,主要是经由这种类似学徒制的“导师课”而进行的。学生借此受益无穷:在他们后来的专著中,可能根本不会提到研究生时代所读过的原典,所以读者无法知道哪些原典曾对他们发生过那些影响;甚至他们自己在深入自己的专业以后,也不能清楚地意识到早期熟读有限数目的原典对他们成热期的学术思想产生如何的影响。但事实上,原典中精微的深思与开广的观照对这些学生的影响是他们终生受用不尽的。这其中的原由可用博兰霓(Michael Polanyi)的知识论加以解释。博兰霓区分人的意识为明显自知的“集中意识”(focal awareness)和无法表面明说、在与具体事例时常接触以后经由潜移默化而得到的“支援意识”(subsidiary awareness)。人的创造活动是这两种意识相互激荡的过程;但在这种过程中,“支援意识”所发生的作用更为重要。博兰霓说:“在支援意识中可以意会而不能言传的知的能力是头脑的基本力量。”在“社会思想委员会”的教育方式之下,学生研读经典著作时自然容易对这些著作所提出的问题与解答问题的论式产生相当深入的认识,无论对这些问题的解答自己是否同意,他在研读的过程中实际上会学到一些艰深而涵义广的问题的内容及其解答的方式。如果他在“集中意识”中发现自己研究的题目与某部(或几部)指使过的典籍有直接的关系,那么他可与这部(或几部)典籍界定问题、处理问题与探究答案的内容与方式参照.以便使自己所研究的问题获得更完善的答案。但更重要的是:经由当代杰出的思想家们亲自指导和在他们的耳提面命之下,与具体的经典相接触的过程是一个能使得自己的“支援意识”在潜移默化中增进灵活性与深度的过程。当研读原典的时候,原典的内容是自己“集中意识”的一部分,但当自己专心研究自己的问题而这个问题表面上与过去所研读的原典并没有直接关系的时候,当初与研读原典有关的那部分“集中意识”便已转化成为“支援意识”的一部分,“支援意识”因此变得更为丰富而灵活,由这种“支援意识”支持下的研究工作自然比较容易深入。即使后来对当初所研读的原典的内容细节已不能逐步复记,自己的“支援意识”则仍与之息息相关。具体地说,受过这种教育的人在自己的研究过程中不容易接受一般或流行的看法,同时对自己临时找到的答案也容易觉得不满意。在这种资源比较丰厚的探索中,只要锲而不舍,是比较可能达到有深度的原创思想的。相反地,如果没有丰厚的资源做支持而锲而不舍地硬努力,却并不见得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

  

   “社会思想委员会”的学生在通过考核他们精选原典之成绩的博士资格考试以后,可对任何言之成理的题目进行研究,撰写论文。“社会思想委员会”在这方面可说是绝对尊重学术思想的自由。正如创办人乃孚教授所说“每一个预见圣火的人必须自己找寻点燃它的道路。一个教师只能在年轻人身上看到理想的形成,在旁边鼓励他,跟他说他所走的路是正确的。”在这个“典型在夙昔”与享有绝对思想自由的环境里,每个学生的心情是既兴奋而又沉重,再加上系里的老师从来不催促学生赶快写完论文,于是大家自然而然地养成了“比慢”的习惯。正如张永堂君给我的信上所说:“比慢是一种为学运思的严肃、艰苦,而又乐在其中的过程。”这种心情主要是源自对于知识的严肃好奇心与“有所不为”——不甘于在原地兜圈子,不屑于做些舞文弄墨的工作——的心态。在没有想通自己的问题、在没有得到使自己满意并令人信服的答案之前,研究与撰写的工作自然会慢下来了。这种“比慢”的工作并不是故意做的。想不通,之所以还要想(写不通,之所以还要写),是因为的确知道自己的问题还未想通,但却又觉得可以想通,既然觉得可以想通,而现在又确知自己实在尚未想通,所以不得不继续苦想下去。(请注意这种“不得不”的心情,没有这种“不得不”的心情的人是无从“比慢”的。)如果没有对一些问题在豁然贯通以后所得的心灵欢愉的经验与对一个问题尚未想通的时候确知尚未想通的思想境界来支持,这种过程是无法继续的。因为大家都在“比慢”,所以研究生的生涯通常都需要八、九年才能结束,有的人竟然化了十年以上的时间撰写博士论文,不过一旦撰成,其成绩大多没有辱没“社会思想委员会”创立时的理想。在此,乃孚先生“开辟新途径的远见”,与在行政上遭受干扰与阻挠时百折不回的精神,是应该特别提出来加以颂扬的。

  

   (一九八一年五月四日【麦迪逊】威斯康辛大学,原裁《中国时报?人间副刊》,一九八一年月六月五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516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