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振军:新农村建设的宏观制约与发展进路

更新时间:2014-05-19 13:00:20
作者: 赵振军  

  改革开放近30年来,我国经济始终保持了8%左右的增长速度,这是世界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但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经济增长的相当部分是依靠投资拉动、依靠内部挖潜、依靠“拆东墙补西墙”实现的,创新性发展严重滞后。除了少数垄断行业靠行政垄断获得超额利润,绝大多数企业依靠的是廉价劳动力和资源无限度消耗生存,技术含量、管理水平难与发达国家竞争。

  其次是社会发展严重滞后于畸形发展的城市经济。

  传统社会主义一贯坚持的是“制度优先”、“生产优先”,加上经济过程的意识形态化以及特殊的发展环境,结果是“高速度地优先发展重工业”成为长期以来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基本战略。这种政策反映在城市建设上,城市发展不是以人为本,而是以物为本,缺乏人文关怀,城市是“生产布局的结果和制造物品的工具”, 而不是提高生活质量的手段,经济增长是城市政府追求的唯一目标。城市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基础设施普遍不足,生活服务设施严重滞后于城市发展。一方面是基础设施严重缺乏,生产与生活投入比例严重失调;另一方面有限的设施由于管理不善,利用不足,进一步加剧了供需矛盾,城市不适宜人类居住的问题几乎成为所有城市的通病,差别仅在于程度不同而已。

  政绩思维、发展冲动和GDP崇拜进一步加剧了城市发展的问题。其结果一是经济表面繁荣,甚至泡沫经济、数字经济畸形膨胀,所以防止经济过热总是成为中国政府宏观调控的经常和重要职能;二是“苏州模式”和“广州现象”具有普遍性:人民群众生活水平不能与经济发展同步增长,经济发展不能带来社会同步发展,更不能带来社会普遍和谐。 经济发展压力和社会发展滞后依然是今天中国城市面临的普遍困境。中国的城市发展在表面繁荣的背后其实是巨大的经济压力、深刻的发展焦虑和捉襟见肘的供需矛盾。

  2、农村落后根源于城市供应不足

  工业文明时代的农村落后根源于城市供应不足,当前建设新农村的主要问题不在农村而在城市,城市发展质量和能力是以城带乡、以工促农推进新农村建设的决定性因素。

  城市供应不足主要表现为两点:一是城市整体实力薄弱,对农村的辐射带动能力有限;城市制约的实质是发展限制,城市相对超前的工业化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建立在落后技术基础上、依靠廉价劳动力优势和大量消耗资源实现的虚假繁荣,一种依靠掠夺极端落后的农业实现的畸形发展。“城市化滞后于工业化”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伪命题。提高城市发展质量,增强城市辐射带动能力任重道远;二是城市社会发展落后,承载能力不足,影响农村城市化进程。作为“生产布局的结果和制造物品的工具”,相当数量的城市自身发展不足,“养活”自己尚有困难(大量的失业下岗人员,基础设施不足,房价高企,医疗资源紧张等都是证明),“养活”农民就更不可能。城市在面对巨大的城市化压力的时候处处捉襟见肘,城市化作为新农村建设的基本手段之一在城市遭遇“肠梗阻”。今天大量发生的市民对农民的排斥和抵制,城乡之间的对立和冲突,除了观念抵触,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农民进城对市民利益的冲击:城市发展不足,岗位有限,农民进城抢了市民的饭碗;基础设施匮乏,农民进城挤占了市民的公共资源。许多歧视农民工的“土政策”、“城市保护法令”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笼的。

  所以,当前城市化滞后、甚至制约整个城乡关系的主要障碍或核心问题不是制度(如户籍制度等)问题,而是发展问题——城市自身建设得怎样,有没有吸引力?栽下梧桐树,才能引来金凤凰,城市发展了,城市化自然水到渠成,城乡和谐和新农村建设也才能顺利实现。

  3、通过社区建设发展城市

  社区建设曾经作为适应国有企业改革的需要,承接转型社会中出现的社会问题,加强社会控制与管理的重要手段备受瞩目。 但这种“解决问题”的社区建设违背了社区的本意,实际上颠覆了本来意义上的社区概念,影响了社区建设的效益,弱化了社区建设在现代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这样的社区建设注定只能是一种应急手段和临时措施,不可能在社会发展中发挥基础性作用,自然也就不能承担起发展城市、支援农村的重要作用。新农村建设拓展了社区建设的功能领域,为实现社区建设的质变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契机:社区建设不仅是承接转型社会中社会问题的应急手段和临时措施,而且可以通过社区建设切实加强城市社会发展,改善城市发展质量,让城市在城乡和谐发展和新农村建设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针对当前城市社区建设的弊端,适应新农村建设的需要,今后社区建设应当主要解决好以下问题:

  第一、首先要从新农村建设和城乡和谐发展的角度深化对城市社区建设的认识。就城乡关系看,新农村建设决不意味着国家战略重点由城市向农村的转移,相反,通过社区建设促进城市发展是新农村建设的又一重要战略目标。必须继续深化城市社区建设,挖掘社区建设的优势和功能,改善城市发展质量,充分发挥城市现代文明发动机的基础性作用。

  第二、通过社区建设提高城市环境质量和基础设施的利用率,完成基础设施建设和维护由恶性循环到良性循环的跨越,改善城市形象,提高城市吸引力,增强城市承载能力。

  第三、以社区服务为龙头,带动社区第三产业发展,增加就业,缓解城市化带来的就业压力和社会保障压力。有效防止迅速城市化带来的社会分化和社会动荡,维护社会和谐,保障城市化和城乡和谐的平稳有序发展。

  第四、按照社区的本来要求推进社区建设,改变社区建设的过组织化和过行政化趋向。发展初级社会关系,克服现代社会的“理性弊端”,实现社会人际关系改善和社会气氛和谐,有效改善城市软环境,降低农民城市化的心理成本,帮助新市民尽快融入城市生活。

  (三)、实现城乡和谐、推进新农村建设的桥梁和纽带

  经过若干年发展,特别是1980年代以来20多年积极发展中小城市的城市化方针以后,数量众多的中小城市在中心城市和农村之间构筑了一个地域广大的中间地带,在大城市周围已经由广大的中小城市形成了城市与乡村之间的“隔离层”与“保护膜”。绝大多数农村并不直接与大城市和中心城市接壤,城市对农村的影响也主要是通过中小城市对周边农村地区的辐射带动体现出来。绝大多数农村人口首先直接进入的总是邻近的中小城市,而不是中心城市和大城市,直接带动影响农村发展的主要是就近的中小城市。以城带乡、以工促农必须通过广大的中小城市这个中间环节才能得以实现。在这样的背景下农村发展的外部限制主要是中小城市限制,城市供应不足也主要是中小城市不足。

  中小城市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经济发展不足与社区建设滞后。

  当前中小城市的问题首先是经济发展不足。虽然我们曾经长期实行积极发展中小城市的城市化方针,小城镇建设更一直是近30年来的热点。但我国长期实行重点发展中小城市的城市化方针的主要企图是把中小城市作为工具(蓄水池和减震器)缓解大城市(化)压力。我们实际上并没有把重点放在中小城市的发展上,而只是“利用”中小城市作为工具去解决社会发展中的问题。实践证明,这种“解决问题”的城市化和城市发展策略是危险的和不可靠的,这样的中小城市发展也很难起到现代文明发动机的作用。这种“工具理性”实际上限制了中小城市自身的发展,导致在近30年的中小城市重点发展中,中小城市主要是外延扩张和虚假繁荣,直接制约了中小城市在城乡和谐发展中作用的发挥。

  当前中小城市的另一个严重问题是社区建设滞后。由于政府启动社区建设运动的初衷,是在高度集权的“单位”体制解体后,由社区承接“单位”社会控制和社会服务的功能,即由“单位”治理到社区治理,继续加强基层社会控制与管理。因而必然更加看重国有企业集中的大城市的社区建设,政策支持和社会关注的重点都在大城市,社区建设成了一种主要在大城市开展的“贵族”运动。社区建设的大城市偏向使得广大的中小城市社区建设明显滞后于社会实践的需要,社区建设未能为中小城市发展提供应有的帮助。

  中小城市是城乡和谐与可持续发展的桥梁和纽带,是以城带乡、以工促农的关键环节与重要中介。要加速农村城市化进程,辐射带动农村发展,主要还是要依靠数量众多的中小城市。因此,在发展经济的基础上通过加强社区建设提高中小城市发展质量,使中小城市在新农村建设中发挥中流砥柱的关键作用意义重大。为此,必须做到:

  第一、切实改变社区建设的大城市偏向,加强中小城市社区建设。

  我国开展社区建设的实践表明,社区建设对于改善城市发展质量,提升城市管理水平,推进城市社会发展具有重要作用。鉴于中小城市更加接近农村、社区建设长期落后甚至被忽略、社会发展更加滞后等,改变社区建设的大城市偏向,加强中小城市社区建设,可能收到更加明显的功效。

  第二、通过社区建设提高中小城市承载能力。

  通过社区建设改善中小城市基础设施,使有限的基础设施最大限度的发挥作用,提高生活质量,增强城市自身的吸引力,增加城市的承载能力。

  中小城市发展滞后的另一个原因是第三产业发展不足,人们生产、生活服务需求受到抑制。同时由于第三产业不发达,城市人口容量也受到极大限制。通过社区建设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切实提高中小城市生活质量,增加就业岗位,实现人口扩容。

  第三、通过社区建设发展初级社会关系,减少农民到市民的跨度。

  一般说来,在中小城市往往包含着更多传统社会和农业文明的痕迹。这更有利于社区精神的培育,社区传统的复归,而这些正是现代社区建设的软肋。中小城市社区建设应当充分利用自身的这些先天优势,深化社区建设,培植浓厚隽永的初级社会关系,缩短农民到市民的心理距离,加速农民的社会适应。

  第四、加强社区自治建设,缩小新市民的民主落差。

  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农村村民自治得到良好发育,已经成为我国社会主义基层民主政治的窗口。相对说来,由于一系列复杂的原因,城市特别是中小城市,社区民主的发展还不能与村民自治相媲美。中小城市作为农民城市化的主要目的地,应当在政治上特别关注社区民主政治建设,发扬社区民主,健全民主机制,缩小农村居民的民主落差。

  第五、发展社区教育,增强新市民的城市生活技能和生活能力。

  在社区引入高等教育特别是社会工作教育和职业技术教育,与政府再就业培训相结合,采取委托培训、专项或单项培训、学历教育与非学历教育相结合等形式,切实提高居民的素质和能力。这既减轻了政府就业压力,提高了培训效率,增强了社区凝聚力,也提高了高等教育的资源利用率和社会认可度,改善了高等教育的社会发展环境。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485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