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刚:也谈“中华文明历史上曾长期领先”

更新时间:2014-05-18 21:01:28
作者: 陈刚  
欧洲中世纪千年黑暗就类似于这样的时期。我们这时正值唐宋盛世,即使有战乱时间也没那么长,因此在此时期科学技术乃至经济文化有长足发展甚至在一些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并不奇怪。但准确地说,西方真正的无序黑暗和混乱也只持续了500年。也有不少古代文明的因子通过某种途径保存了下来,如古希腊思想家的著作、古罗马法律思想等,其中一些是我们古代文明所缺少但近代化过程所需要的,一俟日后条件成熟它们就会可能生根开花,点燃文艺复兴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的冲天大火。而我们古代由于缺少这样一些东西,或者说有也发育不够充分,因此难以孕育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的到来。从此角度看,我们即使在某一时期技术发明与经济总量可能超过西方在谈及科学技术整体长期领先时还是更为慎重一些为好。

   也就是说,西方16、17世纪的科学革命并非突然从天而降,而是一系列因素长期积累并相互作用的结果。从历史的和逻辑的角度看它的到来需要许多条件,需要有外部环境与内部因素的支持,内外兼修,水火既济,科学技术的巨大变革才可能孕育产生。对此可以再作进一步分析。

   首先,科技的发展需要有两种传统的累积与发展,即理论传统与经验传统或学者传统与工匠传统。两种传统都不可缺少。科学的发展离不开理论的指导与突破,也离不开实践经验的累积及其与理论之间的碰撞与互动。理论是什么?理论是较为系统的观点和知识体系,旨在分析和阐明所考察研究的对象与问题,性质如何,有何特点与规律?这样一种知识理论体系可以看作是人的理性精神的体现与凝聚。理性精神是什么?是人对世界基本的认知、思考和把握之能力。这样一种能力是人之为人的本质特征,也是人性所在。具体地说我认为它包括或体现在这样几个方面:纯粹理性,实践理性,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纯粹理性主要指人超出一己的感性欲望与利害关系不计功利得失地探索各种抽象思辨的问题,如世界的本源、事物的本质与规律,思维的形式,存在的意义,还有绝对无限和永恒。这样一种探索也许是为了追求绝对与完美,也许是出于不可遏止的创造冲动,也许是为了满足求知欲与好奇心。实践理性指人以精明的态度和方法对待周遭的世界,旨在使行动的结果对自己有利。价值理性关心行动的目的和意义,追求实现自己的价值理念与理想。工具理性旨在使自己的行动更有效率。理性精神的这几个方面相互联系和渗透的,不能截然分开。经验传统则大致包括这样几个特点:感性的可直接感知的,功利的或有实际用处的,日常生活实践的,实证的,可操作的与技术的,等等。

   西方自古希腊起就发展出鲜明的纯粹理性精神,如毕达哥拉斯把世界本原归于神秘的数;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把之归于理念,万事万物皆是理念的摹本或分有;德谟克利特、伊壁鸠鲁把之视为原子。类似地欧几里得几何先设定公理再推出定理及整个体系。我国古代也有纯粹理性的传统,如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但属于抽象思辨,《九章算术》闪烁着很多天才思想火花。总的说来,在经验方面有丰富发展,即工匠的传统积淀深厚,也有很多成果,但理论方面的传统明显淡薄,如《九章算术》缺少概念定义与推导证明。李约瑟教授说中国的科学长期停留在经验阶段,在理论与几何方法体系方面存在弱点,或只有原始型和中古型的理论,并说现代科学具有经得起全世界考验并得到合理而普遍赞扬的伽利略、哈维、凡萨里乌斯、格斯纳、牛顿的理论传统,这一传统肯定会成为统一的世界大家庭的理论基础,也是强调西方理论传统的延续与发展对于科学革命之重要。韦伯的论述更为尖锐,他在《西方文明的独特性》一文中说:

   “科学只有在西方,才真正处于一个在我们今天看来是健全的发展时期。至于经验主义学说、宇宙问题和生活问题的见解以及一些极为深奥的哲学和神学学识,并不仅仅出现在西方……丰富的知识和敏锐的观察在其他地方都已存在,首先存在于印度、中国、巴比伦和埃及。只是巴比伦和其他地方的天文学还缺少数学基础……印度的几何学则缺少推理验证方法;推理验证方法乃古希腊学者的另一学术研究成果,后来的力学和物理学都发源于此。印度的自然科学虽在观察方面颇有发展,但缺少实验方法……至于合理的化学,则除了西方以外。所有其他文化地区都属空白。”(《文明的历史脚步》,第2页,上海三联书店1988)

   韦伯的论述颇有西方文明的优越感,我们可以从文化多元论的角度对之进行批评,但若从现代化的角度看,不得不承认他说的确有道理,很难反驳。

   第二,促进科学家个人创造性能力发展的社会氛围。科学技术的发展就其直接意义而言主要来自科学家创造性活动的推动。一个个科学成果可以看做科学家个人创造精神的凝聚和流溢。这种创造精神的凝聚与流溢,当然同科学家个人主观方面的因素有关,如聪颖、勤奋、坚毅、敏锐,有时候还有运气等,但所有这些因素必须同社会方面的支持结合到一起才能形成合力与共振,让新成果的出现水到渠成。因此,社会方面的促进因素必不可少。从宏观看一个社会有创造力的科学家成批涌现必然同该社会的文化氛围十分有利于科学活动开展与科技人才成长有关。这是科技发展乃至科学革命出现非常重要的前提条件。从此角度看,科学技术发展始终在我国古代一流人才的视野之外,他们关心的是修齐治平治国安邦这些大事,还有道德文章,人怎样做人,即独善其身。做人当然很重要,还有治国平天下,但若一个社会一流人才始终对科学技术和生产劳动科学实验不感兴趣,那么科学技术的花朵难免枯萎,只能自生自灭,难以有突破性的发展。须知,直至鸦片战争时代西方的长枪大炮火车轮船还被中国的一些国学大师视为奇淫异巧雕虫小技不足挂齿。在此情况下科学革命的氛围确实不太具备。

   西方执精神界牛耳的基督教提倡否定现世关心来世,对人世间一切均无兴趣,这样一种价值取向也不利于科学技术的发展。这种取向在其诞生时代即罗马帝国后期与中世纪千年黑暗时期流行可以理解,在中世纪后期新型城市文明兴起市民经济繁荣人们重新对尘世生活和探索自然充满兴趣之时,仍执著于此就可能成为障碍,如教会对伽利略与哥白尼的审判臭名昭著。所幸市民经济的力量非常强大,后来新兴的市民阶级借助于复兴古代洋溢着理性主义精神的文化而使自己的精神得到伸张,这样一种精神伴随新型城市文明兴起并通过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得到进一步传播,为科学家创造精神的成长和科技革命的到来准备了条件。

   第三,经济利益的推动与相关机制的形成 。科学的发展离不开经济的推动特别是资金方面的帮助,技术的发展更加如此,因其能带来直接的实用价值,更与人的利益密切相关。这里说的推动主要指政府和权贵、富商在政策与资金方面的支持,而利益驱动主要指技术的运用同市场运作联系到一起,即技术的提升改进不仅要提高效率而且要通过此获得更多的市场利益,即赚更多的钱。显然这两个现象在我国古代并不突出。因为精英阶层对此不感兴趣。西方基督教文化对金钱与技术也无兴趣,但中世纪新型城市的市民经济却主要靠经商赚钱立市和发展,因此对科学技术功利方面的价值非常看重,给予大力支持实属当然。培根曾这样表述精英对科学的态度:“科学的真正的和正当的目的就是人类生活要用新发现和新动力丰富起来……在所有能给予人类的利益当中,我觉得没有比得上发见新技艺、天赋和商品来改善人那样重大的了。”笛卡尔也说,要找到一种洞察自然奥秘的哲学用于适合的目的,“如此我们就成为自然的主人翁和占有者了。这非但有利于发明无穷技巧,使我们能享受地球上的一切成果而无患,而且主要地有利于保持健康。”(【英】贝尔纳著《历史上的科学》第252-254页,科学出版社1959)1627年培根建议成立一所科学院,来推行科学的应用于发展。1662年查理二世批准成立皇家学会,其任务和宗旨是“增进关于自然的知识,和一切有用的技艺、制造业、机械作业、引擎和实验从事发明”(【英】梅森著《自然科学史》第240页,上海译文出版社1980)。所有这些都有力推动科学革命时代的到来。

   工业革命的出现更离不开经济利益的驱动。如所周知,这样一种利益驱动的机制就是资本主义制度,包括工人与资本家的雇佣关系,用马克思的话说,货币资本出现与劳动力变为商品及生产目的是赚钱盈利的制度体系,还有种种技术与制度的变革,包括从手工作坊到现代工厂制度的演变,股份制、复式簿记和现代会计制度的出现,及差不多与此同时先后出现的蒸汽机——动力的革命,纺织机——机械的革命,铁与煤大规模运用——材料与能源的革命。所有这些变化汇聚到一起,构成了科学革命与工业革命的洪流,使现代化运动蔚为大观,并不可逆转。

   总之,科学革命与工业革命在近代欧洲出现并非偶然,它绝不是经济总量简单叠加或单个技术成果堆积之结果,而是一系列因素经过长期累积和良性互动并在理论、技术、制度和观念等重要方面产生突破的结果,可以说天时地利人和皆备的结果。审视我们的历史与文化,在经验层面技术的发展,我们的先人并不落后多少,某些方面也可以说领先,但若上升到理论层面和从更大的社会范围来看我们科学技术发展的条件有明显缺陷和短板,这些缺陷与短板制约和限制着我们的文化未能产生更大的跨越,成为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的发源地。也正因为此,我们似不能从整体角度轻言自己科学技术历史上曾长期领先。

   文明长期领先说似是而非

   科学是文明的产物,也是文明的有机构成,考察科学发展离不开对文明整体的考察。如所周知,在许多人那里科技长期领先说演变成文明长期领先说。这也说明科技与文明的关系非常密切。必须从更为宏观的文明角度进行考察才能把问题说透。

   何谓文明?文明是人类社会文化生活的总和,包括物质的与精神的,举凡与人之为人的活动有关的一切如社会形态、制度建构与生产关系、价值观念、文化生活、精神与和物质财富的创造等,无不涵盖其中。若分门别类则可把之更细地区分为经济、政治、宗教、道德、科学、技术、文学艺术审美方式生活方式等诸方面。对人类说来每个方面都不可缺少和非常重要,都从各种角度和领域体现与印证文明的发展进步,当然,各方面之间也相互影响。一些人从科技领先推导到文明领先,逻辑上是有可能性的,问题在于内容与事实相差甚远。关于科技领先说失之片面前面已经谈及,这里再谈谈文明领先说之不能成立。

   先考察领先的含义。何谓“领先”?领先是个时间概念,前与后,前为先;对文明说来也是发展程度概念,高与低,高为先;进步与落后、发达与欠发达,进步与发达为先。但所有这些都是相对的或相比较而言的。比较要有一定的坐标与参照系,从此出发方可比较。否则,先与后无从谈起。从此角度看文化多元说很有道理,即认为所有文明和文化都是各自时代与环境的产物,相对于其所处的特定历史条件都有其存在理由,亦即都能从中找到存在的根据。而且既然各有各的特点且情况不一因此不同的东西无从比较。不同文明应相互尊重,每个文明都有其独特之处,有其长,也有其短。不能离开这些具体条件对文明妄加比较,更不能随便断言谁先谁后孰优孰劣。因此较为稳妥的说法是东西文明各擅胜场。

   这种观点确有其道理。就本人而言,对中华文明所长除众所周知的四大发明和文学艺术外还非常推重孔孟先儒的道德主体性学说,认为这样一种主体性学说突出了人的自我意识和主观能动性,其理论价值似不在西方古代大哲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学说之下。至于他们的一些论述后来被历代御用文人改造成为专制帝王统治合法性论证的理论那不是他们的错。的确,当东西方文明在各自地域独立生长的时候相互间无从比较,但近代以来现代化浪潮风起云涌且出现西学东渐东西方文化碰撞相互之间不比较也得比较了。西方列强用长枪大炮也用汽车轮船和机器大工业生产的廉价商品还有他们的文化观念向世界各地进攻与输出,比较就自然而然发生了。也就是说,当现代化浪潮席卷全球之时,不同民族的文化和文明会出现比较,而且是从现代化角度进行的比较。这种比较肯定会发生,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意识到还是未意识到,比较时刻都在发生着。这是我们现在进行讨论的前提与基础。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483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