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维为:台湾民主——从希望到失望

更新时间:2014-05-11 19:41:50
作者: 张维为  

    

   张维为,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复旦大学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上海社科院中国学研究所所长,曾任牛津大学访问学者,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上世纪80年代中期,曾担任邓小平和其他国家领导人的英文翻译。著有《重塑两岸关系的思考》《中国触动》《中国震撼:一个“文明型国家”的崛起》等。主要研究领域:中国经济与政治发展改革、中国发展模式、比较政治、外交政策及两岸关系。

   主持人:2014年3月18日晚间,台湾部分学生强行占领“立法院”,之后的23日他们又再次强占“立法院”,并且引起警民冲突,反服贸的支持者认为这是台湾民主的抗争,反对者则认为这是台湾民主的危机,也因此引发了关于台湾民主的一系列争论。那么究竟现在台湾民主的状况如何?为什么说台湾民主已经陷入困境?其深层次原因是什么?我们今天有幸请到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张维为老师,给我们一起阐述台湾的民主为何从希望到失望,有请。

   非常感谢您来到《世纪大讲堂》,您是怎么看待最近的反服贸风波的?

   张维为:我想说明一个问题,台湾现在理性缺位,不能实事求是地来看待问题,或者民主可以无法无天,背后反映出台湾社会和台湾民主本身很多的问题。

   主持人:就是它打着民主的旗号去做一些事情,有人认为反服贸这个事件是台湾内部矛盾的一个导火索,实际上有很多问题存在。

   张维为:是,因为台湾这些年一系列的问题,像不久前一个士兵的死亡,就有二三十万人上街游行,背后确实反映出今天台湾这个社会遇到了很大的困境,制度也遇到了很大的困境,各种矛盾表现在特定事件中。比方说国民党和民进党的矛盾,“统独”的矛盾,国民党内部的矛盾,马英九和王金平的矛盾,代际的矛盾。因为现在台湾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年轻人,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而且薪水起点很低,还有阶层的矛盾,有些人认为他可以在这服贸协议当中获利获益,有些人认为不能够,等等,所以“反服贸”运动是台湾社会矛盾的综合反应。

   主持人:我们看到之前的“反核四”也是一个大规模的集会活动,那么我们总会听到这些声音,比方说强行攻占“立法院”、“行政院”,那么这些机构为什么总是成为大家包围的中心点?

   张维为:我想每个地方都会有这种政治象征性的标志,如“立法院”,美国的国会、白宫等,所以往往就有些人用这个来吸引眼球,来表示自己的不满。但即使在美国,上世纪60年代发起的公民不服从运动等等,也是在国会大厦外面的,没有冲进去,冲进去是违法的。

   主持人:如果强行攻占“立法院”或者“行政院”就是两码事是不是?

   张维为:“立法院”我自己去旁听过两三次,手续非常严格,要经过一道道手续才能进去。所以任何民主的第一个前提都是法治,没有法治就是无法无天的民主,那将是一场灾难。

   主持人:那从法律上讲,如果有人强行进入到这些立法机构的话,应该有一些法律上的判刑吗?

   张维为:这个我们要看台湾自己的法律是怎么界定的,我想占领“立法院”在任何一个社会和国家都是违法行为,但问题你看台湾的媒体大部分还是比较同情学生的,换句话说就是它背后恐怕有个文化上的差异,台湾的文化包括中国的文化,从法制上来说还不够强,某种意义上就是“情理法”,觉得要合情合理才行,光是合法还不行,所以有时候会出现情比法大、理比法大的情况。我觉得做优质的民主,台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主持人:好,更多的问题我们有请您带给我们今天的演讲,张维为教授演讲的题目是:《台湾民主:从希望到失望》,有请!

   张维为:非常高兴有机会来到世纪大讲堂,我把题目定为《台湾民主:从希望到失望》,实际上是我经过很长时间形成的一个观点,我在不同场合下也都讲过。如果看我文章和书的人可能了解我这个看法,我在台湾也有不少朋友,他们看我节目可能不十分愉快,但我还是要说这个结论是事实,是经得起检验的,而且台湾真的要思考如何提高自己民主的质量。连马英九也讲过要改造台湾的民主,最终不管怎样都是忠言逆耳良药苦口,希望台湾民主真的能提高它的水准。

    

   一般视角分析台湾问题

   之所以我的基本结论是从希望到失望,是因为在台湾民主化刚开始的时候——比方说从1987年解除戒严开始,到今天将近30年——当初我记得很清楚,台湾的领导人也好,美国的领导人也好,都说台湾的民主像一个灯塔,照亮台湾,也将照亮中国大陆的未来;现在20多年过去了,坦率地说我觉得台湾民主如果是灯塔的话,它有点昏暗,能够照亮台湾自己的未来就不错了。

   我感觉台湾民主确实遇到很大的困境,而且原因是结构性的,深层次的。这次所谓的太阳花运动,学生占领“立法院”,折射出很多民主制度带来的问题。我们都知道台湾的经济总体上滑坡很厉害,过去20多年台湾曾经是“亚洲四小龙”之首,现在是“四小龙”之末,台湾多数人的薪水,有的人说16年、有的人说17年没有提高,诸如此类的问题。我记得30年前,当大陆提出希望和台湾进行“三通”时,台湾是不屑一顾的;到1978年前,其实是台湾希望完成“三通”。说实话,大陆从经济利益考虑可以做也可以不做,就是这个情况完全变化了。台湾的社会撕裂了,所谓的爱台和卖台之间的矛盾,本省人外省人的矛盾,可能过去有一些矛盾,但是被几个不良政客故意挑拨离间,造成社会的撕裂。我第一次去台湾是1996年,那个时候台湾相对还和谐一些,但现在确实是跟“和谐”这个词告别了。

   政治乱象、“统独之争”已经很严重了,再加上很多附带效应,另外我们还看到各种各样的怪象、乱象:从2004年“两颗子弹”事件后陈水扁当选,后来百万民众上街,到最近的太阳花运动,到现在还进行的“反核四”游行等等,明显可以感受到台湾的政权失去了对台湾社会的整合能力,变成一个非常弱势的政府,很多事情做不了。我觉得这些总结一下就是:经济是下滑的,社会是分裂的,政治是冲突的,这就是我讲的一个基本观点,从希望到失望。

   画外音:1987年台湾宣布“解除戒严”之后,进入了民主化进程。然而,经过近30年的发展,台湾从曾经的“四小龙之首”变成“四小龙之末”,社会被撕裂,社会乱象层出不穷,这个被小布什认为是亚洲和世界最有“民主”的灯塔已经日趋昏暗。

   下面我想从中国模式的视角评价一下台湾,因为最近我总在想这个事情,中国的崛起要能够用中国自己的标准、话语来评价世界上各种的事情,包括台湾发生的事情,这里我就是用邓小平提出的评价政治制度质量的标准来衡量。他说,评价政治体制,“关键看三条:第一是看国家的政局是否稳定;第二是看能否增进人民的团结,改善人民的生活;第三是看生产力能否得到持续发展”(《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13页)。如果用这三条标准来衡量,台湾的表现是较差的,无疑政局乱象不断、不稳定。陈水扁8年执政换6个行政院长,很多都是政治权益的交换,而不是真正要推动这个社会和经济的发展。那人民是否更加团结呢?无疑是更加分裂。人民生活是否更加改善了?恐怕对于多数人来说生活没有改善,而是下降了。生产力是否持续发展了?无疑台湾生产力也受到相当大的不利影响。如果给台湾打分,国外用ABCD,我可能打C,甚至是C-,远远达不到理想状况。

   台湾的这种困境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也从两个视角来看,一个是一般视角,一个是中国视角,一般来讲台湾民主制度陷入这种困境有以下原因:

   第一是台湾选举制度的设计,很多学者将台湾的这个制度称为“半总统制”。如果是美国的制度叫总统制,总统权力相对比较大,如果是英国就是议会制,它的首相是议会里得胜的政党首脑,所以首相和议会是比较一致的。台湾是通过民主选举产生“总统”,相对来说比较强势,但同时又通过民选产生“立法院”,而且是比较强势的“立法院”,一旦两个位置是由不同政党的人来把持,那么执政就非常困难。即使现在执政都属于同一政党——国民党,对“立法院”的设计使其制约行政的权力非常之大,导致政府或者“总统”很难做事情。还有一个简单的设计问题是简单多数就可以当总统,比方说陈水扁2000年的时候当选,是39%的选票,当时“蓝营”国民党自己分裂了。如果把连战、宋楚瑜的票加在一起的话,大约是60%的选票,但台湾是简单多数,达不到50%也可以,简单多数你就胜出了。

   跟台湾比较接近的是法国的做法。但在法国,如果第一轮选举,你没有达到50%的选举率,就必须进入第二轮,这样的选举制度设计我觉得比较公道,也更能真的代表民意。所以有时候是程序上出了问题。但现在要修改这个程序非常之难。法治也好,程序也好,有时候也有它的弊病,它是保护既得利益的,一旦保护既得利益就很难改动,所以你问台湾的朋友或者一些学者要如何改革,非常之难。

   第二是“国家认同”危机。也就是我前面讲的,当你在“国家认同”方面有严重困难的话,所谓争论是“爱台”还是“卖台”,“爱国”还是“卖国”,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这种政治没法搞下去,这个民主就没法正常进行了。

   第三就是意识形态的对抗。一个正常的民主制度,政治人物首先讨论的是公共政策,如福利政策、税收政策等等,而不是辩论意识形态的问题。一旦辩论意识形态问题,马上情绪就都调动起来了,就是你死我活了。

   第四是法制权威的困境。文化中也是“情理法”,虽然有法制,但是有时候最高法院的决定,“高等法院”做的决定,大家不承认,比方说“高等法院”认可“两颗子弹”的结果,陈水扁当选,很多老百姓不赞成。这同样表现在对陈水扁的审判、入狱,也有很多“绿营”的人认为这是政党政治,信力不够。建立民主制度,法制必须要有,必须有必要的公信力,否则很难做出一个大家都接受的裁决。

   第五是公民文化不够。所谓公民文化就是尊重你的对手,尊重少数,现在台湾出现的就是一切都政治化,泛政治化,一切都可以妖魔化,“抹黄”“抹黑”“抹红”:“抹黄”就是散布各种谣言、桃色新闻;或者“抹黑”,说你跟黑金政治在一起;如果你跟大陆有什么联系,那就是“卖台”,“抹红”等等。就是不能进行理性的、真正的沟通和讨论,这也是最大的一个问题。

   第六是美国和美国模式的过度影响。美国对台湾的渗透是从政治到经济到社会方方面面的,这也是公开的秘密。据我了解,包括这次反服贸运动中学生最后退场,是美国施加的压力。当初“两颗子弹”,国民党包括连战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最后也是迫于美国的压力。此外,美国模式自己也面临很大的挑战,但还是觉得这个模式是唯一正确的模式,像传教士一样向世界兜售这个模式,其特点就是为反对而反对。实际上,现在连历史终结论的作者福山都说美国的政治是否决的政治,两个政党互相否决对方,这种影响现在在台湾也可以感觉得到,台湾模式也是否决政治。要改革也非常困难。

    

   中国视角分析台湾问题

   下面,我想从中国视角来分析台湾陷入困境的原因。

如果用大陆模式标准来看台湾民主的话,首先是缺少实事求是的精神。实事求是是改革开放的核心原则、指导思想,但遗憾的是台湾现在没有这样的精神,就是你不能够对一个问题进行客观的、理性的、实事求是的讨论。就以服贸协议为例,绝大部分反服贸学生都没有看过这个协议,只要定下心来看,这个协议对台湾是非常有利的,大陆做了相当大的让步。如果我没有记错,84个领域内包括银行、保险、美发美容等等都对台湾开放,让台湾进来,而且开放程度超过WTO的承诺,很大的开放,当然台湾也开放60个领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4651.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