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石勇:另一个世界的声音

更新时间:2005-07-07 01:50:28
作者: 石勇  

  百人挥刀砍向讨薪民工”。

  

  “魔鬼的磨坊”里的魔鬼永远无法消除掉自己魔鬼的特征,但它要装扮成天使。不管怎样它都要以一种精巧的形式让人们的被动屈服变成一种习惯性的屈服,最后变成人们的自发反应。在库尔茨笔下,卢梭的“教育”思想和拉.梅特里的“人是机器”都具有培养资本主义法则的顺民的功能。包括康德在内的启蒙思想家,其思考都无法离开他所置身的现实所培养出的“现实主义”。但是,在一开始只能将那些在“魔鬼的磨坊”里永无休止地推磨的人像装进笼子一样地进行监视。边沁由此发明出了那个臭名昭著、并在米歇尔.福柯的《规训与惩罚》里出现的“圆形监狱”。边沁认为,他的“圆形监狱”“适用于将任何一类人置于监督之下的机构,特别是教养所、监狱、工场、手工作坊和工厂、贫民院、疯人院、医院和学校”(Bentham 1995/1791)。[8]在边沁这位被德沃金称为“只能给自由主义蒙羞”的“自由主义者”的伟大发明中,不仅疯子,连贫民院里的穷人和工厂里的工人都像监狱里的犯人一样成了囚犯。工厂成了监狱,工人成了被监视者,而监视者甚至可以躲在暗处进行监视。这个发明的“功利性”在于,它慢慢地在工人的被监视中通过内化而变成了他们的自我监视,这其中所节约的“成本”是难以计算的。只可惜,中国的资本家对于他们的伟大先驱的这项发明最多只是在进行拙劣的模仿,完全没有学到它的精邃。他们的野蛮本性还未能领会具有绅士风度的、由真正的虚伪无耻所创造的“文明”!

  

  “我用孩子的目光朝妈妈看去,她的脚长满血泡,终日地站立着,我知道,她的双脚永远不会治愈”,美国著名的好莱坞导演弗兰克.卡普拉对曾经给他以巨大心灵创伤的童年时代回忆道,“整天在橄榄油厂难闻的雾气中站立着――每天10小时为每个星期10美元――用飞快的双手把标签贴到她从无尽无休的流水线上机械地拿起的罐头上:罐头,罐头,罐头,随着咣当作响的链式传动带发出的女巫般的格格狞笑声,丁零当郎、摇摇晃晃地驶过来……”(Capra,1992/1971)[9]库尔茨在此仰天长叹:“他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他母亲在流水线旁被剥夺掉人的尊严”。[10]但人的尊严早就被剥夺了,在暗无天日的血汗工厂中,在边沁的“圆形监狱”中,在人已经被驯化成动物或变成机器的现代化工厂中。资本主义几百年的历史已经足够将它的内在逻辑的指令植入人的无意识结构中,将人驯化成一只由它用香蕉引诱并进行控制的猴子。

  

  不管怎样,资本主义现代化的历史已经通过它所创造的巨大物质财富而让普通人也分享到了一些他们付出巨大的代价并且通过长期不懈的斗争才得到的甜头。几百年的时间已经够久远了,它早期的野蛮和罪恶在那些不够敏感的心灵中已经激不起任何震荡。但是,当罪恶以并不令人感到深深的刺激并且似乎可以在它所产生的那个体制内解决的时候,已经用社会所强加的那套思维模式思考而无法想像出另一种生活可能性的人仍然没有忘记历史的资格,因为正是决定自己的生活和命运的那套已泛化成社会政治机器的资本法则决定了历史上的罪恶,以一些不同的形式将它带进现在,并且还要融入未来。而且,资本主义的野蛮本性并不因它掠夺对象的变化、扩大或转移而真的向人们叩响了天堂的大门,它的掠夺对象只不过是从本国的底层民众更多地转向了那些仍然有待发展,甚至极为贫穷的国家和地区。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摧枯拉朽背后不仅可以看到资本逻辑解构一切的魔力,更可以看到强大的政治和军事机器所决定的强者说了算的丛林法则的无比灵活的发挥。因此,罗伯特. 库尔茨对资本主义几百年的发迹史和罪恶史的全面考察与批判即使不能向人们提供一条摆脱罪恶的途径,但也足以警示那些“沉溺于玩世不恭的现实主义的‘市场人’”不要在思维的“黑白不分”中导致心灵的“黑白不分”。人类的集体性记忆的沉寂只能让人类在某个野蛮体系的自律扩张中无奈地迎来生存基础的崩溃。

  

  而在中国,我们还生活在罗伯特. 库尔茨笔下似乎已经遥远到只能记住一些碎片的年代,在这个年代,权力和资本勾结在一起不断地表现出种种歇斯底里的症状。因此,一个“现实主义者”只能像罗伯特. 库尔茨笔下的“市场人”那样因“黑白不分”而任凭摆布。不任凭摆布的人或许更多的只能在行动中表现出马尔库塞式的悲壮和悲观。但是,正如瓦尔特.本雅明以无比平静的语气说出的“正因为有了那些没有希望的人,希望才给了我们”,当这个世界向黑暗飞速奔进时,我们需要向它的机体中注入越来越多的否定性力量。无论怎样,罗伯特. 库尔茨说的这句话都是一句至理名言:

  

  “不因自身的力不从心而甘受愚弄。” [11]

  

  注释

  

  [1] 见钱敏汝为《资本主义黑皮书――市场经济的终曲》所写的《译者序言》,载罗伯特.库尔茨 著 钱敏汝 张崇智等 译《资本主义黑皮书――市场经济的终曲》,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年7月第1版。

  [2] 见伯尔《假如没有马克思》,载《伯尔文论》,三联书店1997年1月版。

  [3] [4] [5] [6] [7] [8] [9] [10] [11]罗伯特.库尔茨 著 钱敏汝 张崇智等 译《资本主义黑皮书――市场经济的终曲》,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年7月第1版,第34页、第34页、第353页、《原书序言》第4页、第111-112页、第78页、第409页、第409页、第873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42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