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吉迪恩·拉赫曼:“不惜代价”能拯救欧元?

更新时间:2014-04-13 10:28:25
作者: 吉迪恩·拉赫曼  

    

   "不惜代价。"(Whatever it takes.)马里奥o德拉吉(Mario Draghi)力图拯救欧元的这句宣示,或许是凯撒(Julius Caesar)的"我来,我见,我征服"(veni, vidi, vici)以来,由一个罗马人发出的最有力的三字宣言。

   欧洲央行(ECB)行长的这番话发表于2012年7月,他还煞有介事、似带威胁地补了一句:"相信我,力度将足够大。"近两年后,德拉吉的干预被广泛视为欧元危机的转折点。2012年夏天尖叫着逃离欧元区的投资者如今争相回来了。

   然而,不管一窝蜂的投资者怎么想,宣告德拉吉已经赢得欧元保卫战还为时过早。欧元区仍在深层次面临根本的经济和政治问题,这些问题超出德拉吉及其同事们的控制范围。

   德拉吉的功劳在于为欧元争取到了时间。西班牙、意大利乃至希腊的借债成本均大幅下降,缓解了这些国家的经济和政府财政压力。但许多欧元区国家的基本经济状况仍然严峻。长期低迷的政治后果只是刚刚开始显现。

   最近,我问欧洲最具影响力的政策制定者之一:欧元危机是否已经结束?他回答:"不,它只是在从外围向核心转移。"理由是,虽然对葡萄牙、希腊、爱尔兰和西班牙的担忧减缓,但对意大利乃至法国的担忧实际上应该正在加剧。意大利的统计数字尤其令人震惊。自2008年危机爆发以来,意大利丧失了25%的工业产能,而意大利高级官员表示,实际失业率水平为15%左右。意大利实施经济刺激的空间受到欧盟(EU)规则的约束,也受到该国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超过130%的限制。法国的经济数据没有那么黯淡,但失业率也达到两位数,国家债务与GDP之比逼近100%的标志性水平。

   好消息是,意法两国刚刚任命了号召力强、持自由主义经济立场的新总理。不过,虽然意大利总理马特奥o伦齐(Matteo Renzi)和法国总理马努埃尔o瓦尔斯(Manuel Valls)就政治人物而言人气相对较高,但两人所在的国家在抵制自由主义经济改革方面是出了名的,同时两国国内非自由主义、反正统的政党获得的支持与日俱增。伦齐能否借助他的年轻活力冲破系统性的阻碍(这种阻碍曾经挫败了马里奥o蒙蒂(Mario Monti)等用意良好的前任总理)?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至于瓦尔斯,他提拔了法国政府中最为张扬的左翼部长阿尔诺o蒙特布尔(Arnaud Montebourg),已经令经济自由派感到担心。

   意大利和法国的两位新总理还受到外部政治因素的威胁--即与欧盟的潜在冲突,以及乌克兰事件的潜在震荡。

   对于欧盟施加、德国监督的预算限制,意法两国日益不满。

   伦齐辩称,意大利的问题不是赤字支出,而是缺乏经济增长,这使得它的债务负担更为沉重。法国总统弗朗索瓦o奥朗德(Fran?ois Hollande)据说曾经争辩道:欧盟要么看到一个赤字超过GDP的3%、但活力四射的法国,要么看到一个成功满足欧盟赤字限制、但死气沉沉的法国。不过,这些论点很难赢得德国的同情。

   另一场斗争正在逼近:德拉吉和欧洲央行能否通过欧洲版的量化宽松对抗通缩威胁?德拉吉似乎倾向于采取这种政策。但他同样面临德国的严重怀疑;德国财长沃尔夫冈o朔伊布勒(Wolfgang Sch?uble)生硬地坚称,欧洲没有通缩问题。的确,德拉吉的处境有其矛盾之处:尽管他被金融市场和欧洲大部分地区视为英雄,但他仍受到德国经济体制内不少人的深切怀疑,而德国恰恰是德拉吉所居住的国家。据信德拉吉对这种状况感到厌倦。

   所有这些冲突因素都表明,欧元区的政治和经济状况仍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容易受到重大外部冲击的影响。乌克兰危机恶化可能带来这种冲击。

   如果俄军部队进入乌克兰东部--不幸的是,越来越多迹象表明这可能近在眼前--欧盟将被迫对俄罗斯采取更严厉的经济制裁。可以预计俄方将使用手中最有力的武器报复欧盟:能源。能源价格大幅上升,将对欧洲脆弱的经济产生严重影响。欧洲再度陷入严重衰退,几乎肯定将对欧洲的激进边缘团体有利。

   不幸的是,德拉吉对俄罗斯政府毫无影响力,对法国、意大利或德国的国内政治也起不了太大影响。但他煞费苦心为欧元区带来的进展,却可能被上述国家的事态逆转。

   我不怀疑德拉吉会试图"不惜代价"。我只是担心他的动作最终可能力度不够。

   译者/徐天辰"不惜代价。"(Whatever it takes.)马里奥o德拉吉(Mario Draghi)力图拯救欧元的这句宣示,或许是凯撒(Julius Caesar)的"我来,我见,我征服"(veni, vidi, vici)以来,由一个罗马人发出的最有力的三字宣言。

   欧洲央行(ECB)行长的这番话发表于2012年7月,他还煞有介事、似带威胁地补了一句:"相信我,力度将足够大。"近两年后,德拉吉的干预被广泛视为欧元危机的转折点。2012年夏天尖叫着逃离欧元区的投资者如今争相回来了。

   然而,不管一窝蜂的投资者怎么想,宣告德拉吉已经赢得欧元保卫战还为时过早。欧元区仍在深层次面临根本的经济和政治问题,这些问题超出德拉吉及其同事们的控制范围。

   德拉吉的功劳在于为欧元争取到了时间。西班牙、意大利乃至希腊的借债成本均大幅下降,缓解了这些国家的经济和政府财政压力。但许多欧元区国家的基本经济状况仍然严峻。长期低迷的政治后果只是刚刚开始显现。

   最近,我问欧洲最具影响力的政策制定者之一:欧元危机是否已经结束?他回答:"不,它只是在从外围向核心转移。"理由是,虽然对葡萄牙、希腊、爱尔兰和西班牙的担忧减缓,但对意大利乃至法国的担忧实际上应该正在加剧。意大利的统计数字尤其令人震惊。自2008年危机爆发以来,意大利丧失了25%的工业产能,而意大利高级官员表示,实际失业率水平为15%左右。意大利实施经济刺激的空间受到欧盟(EU)规则的约束,也受到该国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超过130%的限制。法国的经济数据没有那么黯淡,但失业率也达到两位数,国家债务与GDP之比逼近100%的标志性水平。

   好消息是,意法两国刚刚任命了号召力强、持自由主义经济立场的新总理。不过,虽然意大利总理马特奥o伦齐(Matteo Renzi)和法国总理马努埃尔o瓦尔斯(Manuel Valls)就政治人物而言人气相对较高,但两人所在的国家在抵制自由主义经济改革方面是出了名的,同时两国国内非自由主义、反正统的政党获得的支持与日俱增。伦齐能否借助他的年轻活力冲破系统性的阻碍(这种阻碍曾经挫败了马里奥o蒙蒂(Mario Monti)等用意良好的前任总理)?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至于瓦尔斯,他提拔了法国政府中最为张扬的左翼部长阿尔诺o蒙特布尔(Arnaud Montebourg),已经令经济自由派感到担心。

   意大利和法国的两位新总理还受到外部政治因素的威胁--即与欧盟的潜在冲突,以及乌克兰事件的潜在震荡。

   对于欧盟施加、德国监督的预算限制,意法两国日益不满。

   伦齐辩称,意大利的问题不是赤字支出,而是缺乏经济增长,这使得它的债务负担更为沉重。法国总统弗朗索瓦o奥朗德(Fran?ois Hollande)据说曾经争辩道:欧盟要么看到一个赤字超过GDP的3%、但活力四射的法国,要么看到一个成功满足欧盟赤字限制、但死气沉沉的法国。不过,这些论点很难赢得德国的同情。

   另一场斗争正在逼近:德拉吉和欧洲央行能否通过欧洲版的量化宽松对抗通缩威胁?德拉吉似乎倾向于采取这种政策。但他同样面临德国的严重怀疑;德国财长沃尔夫冈o朔伊布勒(Wolfgang Sch?uble)生硬地坚称,欧洲没有通缩问题。的确,德拉吉的处境有其矛盾之处:尽管他被金融市场和欧洲大部分地区视为英雄,但他仍受到德国经济体制内不少人的深切怀疑,而德国恰恰是德拉吉所居住的国家。据信德拉吉对这种状况感到厌倦。

   所有这些冲突因素都表明,欧元区的政治和经济状况仍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容易受到重大外部冲击的影响。乌克兰危机恶化可能带来这种冲击。

   如果俄军部队进入乌克兰东部--不幸的是,越来越多迹象表明这可能近在眼前--欧盟将被迫对俄罗斯采取更严厉的经济制裁。可以预计俄方将使用手中最有力的武器报复欧盟:能源。能源价格大幅上升,将对欧洲脆弱的经济产生严重影响。欧洲再度陷入严重衰退,几乎肯定将对欧洲的激进边缘团体有利。

   不幸的是,德拉吉对俄罗斯政府毫无影响力,对法国、意大利或德国的国内政治也起不了太大影响。但他煞费苦心为欧元区带来的进展,却可能被上述国家的事态逆转。

   我不怀疑德拉吉会试图"不惜代价"。我只是担心他的动作最终可能力度不够。

   译者/徐天辰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3902.html
文章来源:《金融时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