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为公平和正义而战——新闻人王克勤

更新时间:2003-11-14 11:04:00
作者: 李彦春  

  昨天,第四届中国记者节。由中央电视台推出、专家及观众推介的八名记者荣登2003年度中国记者风云榜。对榜中人物《中国经济时报》高级记者王克勤,其推介词如下:“‘

  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避趋之’。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优秀的新闻人总是知难而上,有所不避。王克勤就是这样的人。”

  

  贯穿王克勤14年记者生涯,他的笔始终在新闻与揭丑中实践“体现人文关怀,关注制度安排”。《兰州证券黑市狂洗“股民”》、《公选“劣迹人”引曝黑幕》等力作诠释了他的职业理想———“记者的职责在于深刻地关注、忠实地记录正在发生的历史。”

  

  -当我知道这件事后我不能装聋作哑

  

  2001年是王克勤的博弈之年。上半年曝光证券黑市,下半年揭露堡子黑幕。

  

  2000年11月,投诉无门的受害股民找到“很有正义感的记者”王克勤。此时,王克勤所在报社已停发工资8个月,他正为寻觅饭碗焦灼。然而,坐在他面前的是一些比他更焦灼的股民。30多岁的杨宝兰头发白了一半。她哥哥供养她接受了高等教育,为报答哥哥,她将两个侄子接到身边,加上自己的孩子,3个孩子的学费负担让她瞒着丈夫拿出积蓄5万元炒股。面对3个孩子的前程,丈夫的疑心(怀疑她有外遇),家庭的毁灭,她说的一句话让王克勤肉跳:“这不是逼我跳黄河吗。”70多岁的李金花跳了黄河。她将一辈子积蓄4万元投入股市。在得知自己被骗之后,她还每天对老伴说去股市看看。回家时,又强颜欢笑对患心脏病的老伴“报喜”:“行情好着呢,又赚了。”儿子要结婚,跟妈要钱,老伴单位要卖房,也跟她要钱。交房款的最后期限,李金花在“脑袋发蒙”的情况下走到黄河边,径直走了下去……她被人救起。徐作刚在被骗之后精神失常,一年四季赤脚行走。60多岁的张东平借了外甥的钱,在无钱可还的情况下,亲外甥对她举起斧头。李学仁赔进50万,史芬兰赔进100万。还有用公款炒股的人,结果哑巴吃黄连。跳楼自杀、吃鼠药身亡、忧愤而死、妻离子散……输不起的老百姓。投注希望,回收绝望的人们在王克勤面前几乎都到了崩溃边缘,他们视王克勤为最后的希望。

  

  “拼一下吧,也许拼得过,也许两败俱伤。”王克勤暂停寻找自己饭碗,进入黑市。如此选择,王克勤实话实说:“并不是自己觉悟高什么的,而是在我知道这件事后,我就不能装聋作哑。”大年三十,张东平的拜年电话又促王克勤向前迈了一步。他以下岗职工、生意人、上班族等身份与黑市经理、经纪人、操盘手亲密接触。据他了解:1996年始,兰州有50多家证券黑市,直接诈骗市民2万多人,洗钱八九亿之巨。4年来,受害股民报案、上访,结果都不了了之。黑恶分子依旧在阳光下明目张胆操盘,其因之一,墙壁上高悬的当地高官照片和题词是他们的护身符。一些政府主管部门惧于护身符不管不问。无奈之下,受害股民寻求媒体支持。王克勤注意到,几家媒体在措词谨慎的报道后中断下文。他获悉,某报记者给黑市老大念报社致歉信,这件有损新闻尊严的事让他“受辱受伤怒火中烧”。“我就不信老虎屁股还真摸不得了?!”此事,逼他再往前行。随调查深入,王克勤感到自己掉进“深不可测的黑窟窿”。“黑到家了。”他说。一天,王克勤目睹20多位股民与黑市老板理论。之后,三卡车“武警”将“闹事”股民带走。天天穿梭在各黑市的王克勤终被人识破,他受到黑老大警告:“你注意一点,不要胡整。”还有传言:将王克勤做掉。一天,王克勤接到一个电话:“你开个价,多少钱能停止你调查,30万?”王克勤幽默作答:“可惜得很,钱对我不好使啊!”“那好,你等着。”各黑市连缀成一张黑色的网,目标王克勤。势单力薄、没有退路的王克勤寻找同行支持。他找到老搭档、《中国经济时报》驻甘肃记者王宏。王宏也在关注此事。“一块干吧!”王宏说。

  

  2001年元旦,王克勤、王宏找十几个受害股民了解情况。了解当中,两个恐吓电话打进来,二王继续。接着,他们又采访了几位经纪人。为使每一细节做到万无一失,王克勤制作了《兰州非法券商诈骗民众问题专案调查表》,复印1000份。在发放调查表过程中,王克勤及家属不断受到明暗骚扰,威胁日渐升级。王克勤请组织给予安全保护,但其答复令他周身寒彻:“管章子的人不在,你直接找管章子的人好了。”一天,两个家庭为他开“安理会”。妻子家全体成员一致反对他插手黑市:“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老婆、孩子想想。”父亲虽认可儿子的功德之举,但忧心他“万一出事……”父亲嘱儿“要有勇有谋”。娘对儿子说:“儿呀,我咋越看你越像于成龙(电视剧里的清官)呢……你可要注意安全啊!”王克勤妻子,一个普通的护士,对丈夫之举没明确表态,却以这样的话宽慰身临战场的丈夫:“这些骗钱高手都是高智商的人,他们不会蛮干的。”

  

  1月17日,王克勤将妻儿送到外地:“让女人,孩子离开战场!”

  

  2月3日,1.8万字的《兰州证券黑市狂洗“股民”》刊发《中国经济时报》。自此,黑市盖头被彻底揭开。随后,央视介入。2月9日,王克勤呼机上出现一行字:“我们已知道你的家庭地址,晚上,我们来接你的老婆孩子。”一小时后,又一恐吓电话打进:“我们要血洗你的家,你等着。”当晚,4名干警入住王家。不久,王克勤在办公室接到一自称黑市经纪人的“善意”电话:“有老板要出200万买你的人头,你可要小心啊!”王克勤的一个朋友在他身处险境中送他一支电击枪。该枪,王克勤佩戴半年之久。他携枪一天四趟接送孩子,一公里路,3个月风雨无阻。在惊恐中度日的王克勤给父母、妻儿写下遗书。挚友提醒他想明白自己的选择:“你今天这样子完全是自找的。如果你还继续自找的话,那你几十年都没安全保障,因你选的不是安全通道。另外,注定清贫、多舛。”此时,已被股民、黑市逼到危险通道上的王克勤的选择是继续:“我一个人的命能救两个人的命,十几个人的命,几十、上百,成千上万人的命,越多越有价值!”黑市虽被曝光,但“交易”还在继续。某黑市业务经理说:“谁跟我们作对,我们就把谁活埋。”王克勤决定奉陪到底:“他们不收,我也不收,难道报道完了就完事了吗?”王克勤仍然化装入市,暗访股民。

  

  黑市在继续,王克勤明白:“是保护伞的护佑。”省政府某领导批评他:“你怎么吃着甘肃的饭,捣着甘肃的乱?”“你发稿为什么不请示有关部门呢?你有没有组织原则?”“你给甘肃惹了多大的乱,你知道这有多坏的政治影响吗?”四顶帽子扣在二王头上:一、报道的负面影响大于正面影响;二、严重影响兰州乃至甘肃省的对外开放;三、打乱了政府打击证券黑市的部署,客观上起到为犯罪分子通风报信的作用,致使涉案人员外逃、资金转移;四、诱发社会不稳定因素。如此是非颠倒,王克勤称:“这是甘肃新闻史上最黑暗的一天。”王克勤心灰意冷……所幸,朱镕基二次批示拨开二王头上乌云,王克勤“每天提着脑袋出门”的警惕之心随之安定下来。之后,兰州150多名犯罪分子受到惩处。

  

  2001年,朱镕基下令整顿证券市场。该年,人称打黑惩恶年、整顿经济秩序年。26省市400余证券黑市得到整顿。年底,《财经》杂志评整顿兰州证券黑市为整顿经济秩序第一案。

  

  2003年4月15日至20日,兰州中院分别对4起集资诈骗案做出一审判决,其中11人以“集资诈骗罪”被判刑。当年,王克勤以他作为一个记者的信仰“体现人文关怀,关注制度安排”直接挽救了受害股民数亿元损失,间接保住了两万股民的身家性命,推动政府动手除恶。同时,王克勤的名字被更多百姓铭记———“那帮坏蛋是他搞掉的”。然而,2001年10月,《甘肃经济日报》却令王克勤下岗。

  

  -如果你的事解决不了,这药是我的

  

  揭露证券黑市刚刚收笔。9月底,岷县堡子乡7位农民手捧状纸跪在王克勤面前:“王记者,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该乡干部逼迫众乡亲选举“劣迹人”。不服者,刑法伺候。兹那村民蔡君瑞因交不起60多元承包费,被定为“劣迹人”。村干部说要数罪并罚。蔡君瑞被叫到蔡平科(村干部)家,数人齐上,将他打昏,冷水泼醒,醒后再打。乡派出所所长也逼他举报“劣迹人”,蔡君瑞摇头。“没有举报的可以,是罚款是拘留,你自己选择。”一想到皮肉之苦,蔡君瑞立刻借了200元高利贷。挨打群众中,蔡君瑞仅是其中一个。10个自然村共“选出”200多名“劣迹人”,打残打死十多位“劣迹人”。每个村都有逃往他乡请求“政治避难”的“劣迹人”……

  

  王克勤笔锁堡子乡。

  

  2001年10月1日国庆节、中秋节,王克勤前往堡子乡。10月3日上午11时,在蔡家湾社,王克勤先听到哭喊声,后见到一幕他称为“不能承受之重”的悲情场面。300多村民跪在他面前:“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呀!”“省上来的同志,我们真是太冤枉了,救救我们的命吧……”中国传统:上跪天灵,下跪父母。三四百人,甚至老人也跪在自己面前,王克勤承受不起。强迫自己“镇定镇定再镇定”的他从冤屈者手中接过一张张形状各异的状纸。农民出身的王克勤深谙国情、乡情———中国农民恪守传统“饿死不要饭,屈死不告状”。能忍则忍是祖辈习惯,告状则是忍无可忍。“这状纸不是字,是血是泪是恨。”

  

  王克勤在堡子乡采访7天7夜。他描述:困得实在睁不开眼了,睡上三四个小时后,第一眼看到的是蹲在面柜前的一排乡亲们。采访路上,常有人“像从地里冒出来似的”拦住王克勤,从怀里掏出皱巴巴的状纸,请求王克勤“主持公道”。蔡玉田便是。2001年7月29日,蔡玉田收到“劣迹人”通知单附带900元罚款。一贫如洗的蔡玉田买了剧毒农药“3911”,准备到乡政府门口讨说法。王克勤接过蔡玉田手中农药:“如果你的事解决不了,这药是我的。”

  

  10月17日,1.5万字的《公选“劣迹人”引曝黑幕》刊登《西部商报》。10月19日、22日,李岚清、温家宝分别批示:“派出得力干部到岷县微服私访,查明真实情况,严肃进行处理。同时深入了解当地农村的经济和社会情况,考察县、乡干部的思想和工作水平,从而分析认识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严重违背政策的问题,怎样吸取教训。调查结果望告。”随后,甘肃省调集6个部门50多人组成的调查组进驻堡子乡。

  

  王克勤文章发表之际恰逢党的十五届六中全会召开,会议核心“加强党风建设”。该文被称为“全国党风建设最典型的反面教材”。

  

  10月底,王克勤连续接到堡子乡电话:“他们(乡、村干部)要把告状人的娃娃扔到洮河里。”“要把告状人送进‘炮弹场’(看守所)。”王克勤决定二上堡子。11月8日记者节。这天,他雇佣“三马子”(农用三轮车)前往下中寨村。路上,拉车农民突然问王克勤:“这儿有个马鸡湾社,有十几户人家,要不要去看一下。”“行。”王克勤同意。三马子掉头。事后得知,这个掉头使王克勤免于一场劫难。村民蔡含珠告知:“那天晚上,村干部王某带了几个人在山头上堆了一些大石头,只等王克勤经过……”

  

  当晚,王克勤在杨俊平家的火炕上采访一通宵。有人手拿血衣来了,有人背着残废者来了,有人拖着断脚自己爬进来……煤油灯下,百姓再次期待“很有正义感的记者”主持公道。

  

  11月22日,王克勤陪央视记者三往堡子。路遇梨树湾社村民杨金昌,他向恩人王克勤报喜:“村上退我父亲250元宅基地罚款,公安局退我200元,全乡农民承包费减少1/3……”乡亲们一致认同:“不是王记者的调查,堡子乡不知还要死多少人。”村民告诉王克勤:“乡里来了三级调查组,所有‘劣迹人’得到平反。13名横行乡里的恶霸受到法律制裁。”

  

  “体现人文关怀,关注制度安排”,王克勤再一次坚定信仰。

  

  25日,王克勤病倒路上。在县医院就诊时,他被同事传呼:“你被单位开除了。”该消息让王克勤记起22日传言。那天,有村民问他:“听蔡支书讲,你被开除了?”王克勤笑:“怎么可能,我这不来了吗?”“蔡怎么知道的?”该问号,王克勤至今无解。晚10点多,王克勤打点滴时,几位乡亲敲他房门:“我们还有冤枉要诉……”王克勤请助手记录。体力实在不支时,妻子的话支撑着他:“你受了人家的跪,特别是长辈的跪,多苦多难你也得受。”

  

  11月29日,在王克勤被开除公职第7天,50多名堡子乡农民敲锣打鼓给王克勤送匾———“一身正气,铁笔为民”。王克勤三下堡子,被农民喻为“就像当年包青天陈州放粮一样”。然而王克勤内心的酸楚却不足为外人道———“堡子”打破了他的饭碗。失去饭碗的王克勤彻悟“堡子名字及堡子事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iangl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39.html
文章来源:北京青年报11.9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