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丁咚:乌克兰赢家:俄罗斯、西方还是中国?

更新时间:2014-04-11 12:41:41
作者: 丁咚  

    

   3月17日,克里米亚根据全民公投结果宣布独立,并申请加入俄罗斯联邦。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第一时间签署命令承认克里米亚独立,并促请最高权力机构国家杜马批准其并入俄罗斯条约草案。在莫斯科,普京发表演说,声称乌克兰过去、现在都属于俄罗斯,以此表明坚定立场。俄罗斯军队在克里米亚首次对乌海军发动了武装进攻,乌克兰政局进一步恶化。

   乌克兰自苏联解体后,就成为西方和俄罗斯博弈的焦点之一。导致乌克兰政局动荡的核心因素,就是在加入欧盟问题上朝野根本分歧。

   亚努科维奇政府的倒台,标志着西方在乌克兰国内政治斗争中占了上风,而俄罗斯则有失去对乌影响力并导致门户洞开的危险,地缘政治利益受到严峻挑战。

   正因如此,普京很快高调干预乌克兰政局,以阻止其迅速倒向西方阵营。在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全民公决前夕,通过军事渗透,俄罗斯掌握了乌危机局势的主动权。

   在乌克兰问题上,西方立场多年来罕见地高度一致。一向优柔寡断的奥巴马此次难得地积极出头带领整个西方,向普京叫阵,外交施压和制裁威胁并举,敦促其放弃武力干预乌克兰局势和吞并克里米亚的企图。

   与此同时,北约军队在乌克兰周边进行了必要的军事部署。乌克兰临时政府也在为迫在眉睫的战争威胁进行军事动员。对立的双方磨刀霍霍,拉开了战争的架势,而俄罗斯已经刀剑出鞘。今后一段时间,乌克兰以及欧美各国如何反应,成为战争是否开打以及能够达到何等规模的关键。无论如何,作为冷战结束以后俄罗斯与西方最具战略意义的博弈前哨,乌克兰业已成为"萨拉热窝式"的新战争策源地。

    

   俄打克里米亚牌一箭三雕

   现在可以说,在乌克兰突然"变天"后,震惊之余,普京利用现成的克里米亚问题,实施了"绝地反击"计划,以求枯木逢春之效。

   作为冷战终结的后果之一,乌克兰从苏联独立出来,并继承了对克里米亚的统辖权,成为横亘于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缓冲地带,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价值。

   从地理和历史的角度来说,乌克兰对俄罗斯保持强国地位,有效阻遏西方的威胁,进而重新成为全球性大国,都具有异乎寻常的意义。保住了乌克兰,就可以使其战略前沿推进到欧洲东部纵深,更便于其有效控制在黑海和地中海的势力范围。而从俄罗斯内部来说,它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普京大帝"确保至严威权形象的重要因素。

   冷战结束后,俄罗斯与西方在此展开了长期博弈,普京执政后,双方争夺战益发激烈,导致乌政局动荡不休。随着新一轮政治斗争中亲俄罗斯的亚努科维奇政府的垮台,各利益攸关方在乌克兰勉强维系的平衡局面被打破,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利益面临分崩离析的危险,西方在继有效控制原苏联在东欧和波罗的海的势力范围后,将会把战略前沿推进到俄罗斯的家门口。这对俄罗斯来说无异是一场地缘政治灾难。

   因此,普京在危急时刻打克里米亚牌,可谓老谋深算之举,以此达到一箭三雕的目的:借克里米亚公投独立和加入俄罗斯,以及它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克里米亚宣布独立后,顿涅茨克、哈尔科夫、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和摩尔多瓦共和国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也要求加入俄罗斯,即为例证),削弱乌克兰并对其亲西方政府形成牵制;将乌克兰内部搅浑,使其长期趋于动荡,为俄罗斯维持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和军事存在提供由头;以克里米亚一张牌,撬动因亚努科维奇倒台而导致的乌克兰向欧美一边倒的地缘政治优势杠杆,增加与西方进行地缘政治博弈的筹码。

    

   西方如何踢这场球?

   经克里米亚公投一役后,西方与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斗争格局已然乾坤逆转,俄罗斯重新取得进攻态势,占据了战略高位,而西方则处于被动应付,进退失据的境地。西方虽然团结但各有盘算、力量分散、缺乏整合且战略决心和手段不足的劣势毕现无遗。

   然而,乌克兰却是西方输不起的牌局。对于它们来说,维持并扩大在乌克兰的影响力,既是维持其价值观的需要,也是巩固和强化冷战胜利成果的需要,更是在与俄罗斯的地缘政治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重要关键。因此,西方别无选择,必须予以应对,如果无法在乌克兰取得强势地位,那么至少也要和俄罗斯继续维持战略上的均势,否则在冷战之后,西方的传统优势特别是美国的霸权将会受到动摇,也会助长俄罗斯重返世界舞台的势头。

   目前来看,西方的外交和制裁威吓并未达到预期目的。与强悍的俄罗斯相比,美欧的反应看上去温文尔雅。它们对俄罗斯启动了第一波制裁,然而却在对手那里遭到嘲笑,俄罗斯国家杜马建议美国对其全体议员进行制裁。

   在此情势下,只有三条可能的路摆在面前:

   一、西方全力支援乌克兰与俄罗斯开战或者直接出兵乌克兰,促使俄军退回基地,试图夺回克里米亚,阻止乌克兰境内的分离主义倾向。如果是前者,无论西方如何援助,乌克兰也绝无可能抗衡俄罗斯军队,从而加速克里米亚投入俄罗斯怀抱,甚至导致更大的分裂;如果是后者,即西方军队与俄方直接对峙,将会引起战争规模痉挛式的扩大,带来极为危险的前景,威胁世界和平。

   二、西方承认或者默许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的既成事实,乌克兰新政府对此也无异议,并全面与西方结盟,而俄罗斯将以克里米亚作为与西方对峙的新前沿。

   三、俄罗斯与西方出于各种利益考量,以克里米亚取得更大的自治权但保留在乌克兰版图内为条件,推动乌克兰成立各方均能接受的新国家政权体系,各自在乌克兰继续保持战略均势。

   特工出身的普京似乎洞悉了局势发展的可能性,促成克里米亚公投并要求加入俄罗斯,从各方面看都是一个精明的选择。现在,球被踢到了西方脚下。何去何从,俄罗斯都不是输家。

   在乌克兰政局演变中,中国就像一个手足无措的小男孩,面对一场突发事件,无助地观望,处境尴尬。

   俄罗斯的干预主义与中国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外交原则相悖;克里米亚的民族自决与中国边疆和台湾由来已久的分离主义不搭调;迎合西方主张,则要冒着开罪普京、损害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危险;对乌克兰现政府视若无睹,就无法保障未来中国在乌的国家利益;支持西方和乌克兰临时政府,则又对颜色革命深为忌惮。

   如何取舍,颇费思量,而现实情况是,在西方与俄罗斯围绕乌克兰政治危机展开激烈博弈的时候,中国对外表态嗫嗫嚅嚅,不时两面讨好,又生怕得罪一方。中国既对俄罗斯的武装干预采取回避的默许态度,又在联合国安理会就克里米亚公投进行表决时,向俄罗斯抛媚眼,但针对国际社会与俄罗斯的交锋,中国却要求各方保持冷静和克制,等于是暗中向欧美踢几脚。可见,中国政府骨子里将俄罗斯摆在更重要的外交位置。

   而在不久前,中国国家领导人和乌克兰流亡总统亚努科维奇还在把酒言欢,签订了《中乌友好合作条约》、《中乌联合声明》、《中乌战略伙伴关系发展规划(2014-2018)》等系列重要文件。它们足以表明中国在乌克兰拥有重大利益,而乌克兰出于外交多元化的考虑,也着意寻求与中国加深战略关系。从长远角度而言,地处俄罗斯和西方对峙前沿的乌克兰,在中国与西方以及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博弈中,具有独特重要的意义。

   俄罗斯凭借克里米亚自决,在乌克兰实现"乾坤大挪移",改变与西方在乌克兰的力量对比,中国可说是功不可没。感念于此,普京在就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进行演讲时专门向中国致谢。然而,俄罗斯或西方任何一方在乌克兰取得绝对优势,都将损害中国在该地区实现地缘政治利益和国家利益。

   历史上俄罗斯与中国关系复杂,北极熊在多数时间是中国的侵略者或者战略敌手,即使今日中俄所谓高水平之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也具有强烈的相互利用色彩。随着俄罗斯重归世界舞台,中俄战略协作关系终究靠不住,除非中国永远甘做它的小跟班和附庸。

    

   来源:联合早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385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