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盛发:试析普京与梅德韦杰夫分歧

更新时间:2014-04-11 10:03:44
作者: 张盛发  

    

   【内容提要】普京与梅德韦杰夫在历史问题和现实问题上存在严重的分歧。分歧的实质是不同的价值观、世界观和治国理念的差异和对立, 其根源在于他们不同的工作经历、戈尔巴乔夫改革影响以及不同的家庭出身和生长环境。分歧对俄罗斯国内外政局演变具有特别重要的含义。

   【关键词】 俄罗斯 普京 梅德韦杰夫 政治分歧

   【作者简介】 张盛发, 1957 年生,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 北京100007)

    

   自从2008年5月梅德韦杰夫就任总统以来,有关梅德韦杰夫和普京存在分歧和矛盾的猜测、分析和评论不时地见诸媒体并且达到于今为烈的程度。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的分歧确确实实是存在的。问题在于,这些分歧属于什么性质,是对问题有着相同的理解而仅仅是是修辞和表述的不同?还是处理事情或实施目标时方法和方式的分歧?抑或根本就是价值观、世界观和治国理念的差别?如果是第一种,那只是微不足道的个人风格问题;如果是第二种,也是无关大局的策略问题;但是,如果是第三种,则是对俄罗斯现今发展和未来方向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问题。

   现在,关于普京和梅德韦杰夫分歧的文章大都以现实问题为论述对象,较少涉及历史问题,因而很难从总体上把握和认识他们两人的真正分歧及其实质。本文的目的是:其一,比较他们较少受人注意的不同历史观;其二,考察他们在一些重要现实问题上的分歧;其三,论述分歧的实质和根源,揭示分歧对俄罗斯国内政局和国际社会的含义。

    

   一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历史观比较

   就一个国家的历史问题在其现实社会生活中所占的比重或者说历史问题对现实社会的影响而言,当今的俄罗斯几乎是独一无二的。由于转型时期的俄罗斯对历史尤其是苏联时期的历史缺乏共识,每当重大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纪念日来临的时候,俄罗斯各界都会展开针锋相对的争论。而当政治家们谈论重要的现实问题或者规划未来发展方向时,每每要对比性地回顾和评述与之相关的历史问题。当朝政治家们试图通过表达官方对历史问题的立场和观点来论证当局施政理念和治国方法的正确,而在野的反对派政治家则力图通过批判苏联历史来证明当局在道路选择和施政方针上犯有与先辈相似的错误,同时证明自己的政纲特别是对未来发展道路设计的正确。甚至学校的历史教科书都几乎成为全民讨论的对象,让俄罗斯人对立的阵营泾渭分明。此外,有些历史问题还经常成为俄罗斯与它国关系麻烦和争执的原因,从而引起俄罗斯人的普遍关注。凡此种种,催生并强化了俄罗斯人的历史意识和历史观念,使俄罗斯几乎成了一个历史的国度。在这样一个历史纠缠现实、现实变成历史的国家里,作为当今俄罗斯最高领导人的梅德韦杰夫和普京当然更不可能置身事外,他们对历史问题同样有着自己的不同解读和论述。

   (一)对苏联历史的总体评价

   在正式就任总统之前,普京在1999年底发表的《千年之交的俄罗斯》一文中曾经对苏联历史进行了概括性的论述。他说,"或许主要是:苏维埃政权没有使国家繁荣昌盛、社会快速发展和人民获得自由。而且,用意识形态的方法处理经济使我们国家注定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无论承认这一点是那么痛苦,但是,几乎在70年时期里,我们一直行走在脱离人类文明康庄大道的死胡同里。"  这段话清楚地表明普京对苏联70年历史作出了总体否定的评价。

   但是,就任总统之后,普京的观点发生了明显的改变。他开始不同意全盘否定苏联历史。2000年12月,也就是在他就任总统的第一年,普京在解释向国家杜马提交有关国家标志(国徽、国旗和国歌)法案说明时表示,清楚地表明了这一态度。他说,有些人反对使用沙皇时期和苏联时期的一些国家标志。他们将这些标志与俄国历史上的阴暗面和阴暗时期联系在一起。普京对此表示反对,他承认阴暗时期是有的,但他认为,如果按照反对者的逻辑,我们也应当把几个世纪以来我国人民取得的成就一笔勾销。要是这样的话,我们把俄罗斯文化成就、把普希金、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和柴可夫斯基等人放在什么地方?我们把俄罗斯科学成就、门捷列夫和罗巴切夫斯基等人放在哪里?我们许多引以为豪的成就怎么解释?这些人的名字和成就同样都是与这些历史上的标志联系在一起的。

   至于苏联时期,他质问:难道除了斯大林的集中营和镇压外我们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回忆了吗?我们把杜纳耶夫斯基、肖洛霍夫、肖斯塔科维奇、加加林等人置于何处?我们又怎么对待1945年春天的胜利呢?他说,"如果我们考虑到这一切,那么我们就会承认,我们今天不仅可以而且应当使用我国所有主要的国家标志。"接着普京提议把传统的三色旗作为俄罗斯国旗,把双头鹰徽章作为俄罗斯国徽,把苏联国歌的旋律也就是曲调作为俄罗斯国歌。

   普京还说,"如果我们同意无论如何都不能使用以前时代的标志包括苏联时代的标志,那么,我们就是认为我们整整一代同胞、我们的母亲和父亲们过去的生活都是毫无意义的,他们枉然地度过了自己的一生。从理智和良心上我都不能同意这种看法。我们历史上有过我们改写一切的时期。我们今天也可以这样做。我们可以重新确定国旗、国歌和国徽。但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被称作为'数典忘祖的人'。"

   普京有关国家标志的讲话表明,他实际上是主张以两分法对待包括苏联时期的俄国历史。以后普京对待苏联历史的立场越来越偏离他在《千年之交的俄罗斯》一文中所持的观点,更多地着眼于历史的正面因素和积极因素。

   2007年6月,在会见参加全俄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教师代表会议的历史教师代表时,普京谈到了苏联历史上的一些可怕篇章。他说:"至于我国历史上某些值得探讨的篇章,是的,它们是有的。任何国家历史上都有这样的篇章!我们比其它国家还少一点这样的篇章。而且,我们的这些篇章并不像某些国家那样可怕。是的,我们有过可怕的篇章:让我们回忆一下从1937年起所发生的事件,我们不应忘记这一切。但是,在其它国家同样发生了可怕的事情。不管如何,我们没有对平民使用过核武器。我们没有对几千公里的地区洒过化学用品,没有对譬如越南这样的一个小国扔过比整个卫国战争时期还多的炸弹。我们没有其它黑色篇章,譬如象纳粹那样的"。

   从这里以及后来有关历史问题的讲话和论述中可以看出,普京更喜欢使用历史比较法和两分法。对外,他通常是先承认苏联历史上的不是或不当行为,然后挑出别国历史上的错误,以有利于自己的方式进行比较,最后得出苏联历史不黑的结论。对内,普京在论述历史问题时,常常使用"一方面,另一方面"和"虽然,但是"的句式,非常注意平衡,以至于有时让人如堕五里雾中,无法了解他的真实意思。

   就在2007年6月称苏联历史可怕篇章不算严重后,普京又在同年10月发表了严厉批判过去的讲话。10月30日,这一天是俄罗斯第16个政治镇压受害者纪念日,普京前往莫斯科南部的布托夫射击场,悼念那些在恐怖年代被枪决的人。普京说,对于我们国家来说,这是特别的悲剧。因为它的规模太大了。须知,数十万人,数百万人被消灭,被送往集中营,被枪决,被折磨。而且这些人遭受这一切通常都是因为自己的言论。

   显然,在一些重大而又敏感的历史问题上,普京更为注意俄罗斯社会各界无法达成共识的现实,更为考虑各个阶层人士的情绪、感受和反应,因而刻意保持一种两面兼顾的平衡立场。

   与普京相比较,梅德韦杰夫对苏联历史基本上是持否定和批判立场的。2008年春天,也就是当选总统之前,在接受俄罗斯电视广播集团总裁Н·斯瓦尼泽采访谈到苏联时期时,梅德韦杰夫明确地表达了他的这一立场。

   他说,那些在十月革命后倡导的价值观,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强加给社会各个方面的,"它们是按照某些政治家的愿望而产生的,正可谓是在试管里培育并提交给社会的"。他还认为,俄国革命在历史上的作用是负面的:"……对于俄国来说,如果没有任何革命,那就会更好。这并不是因为我不认为那些培育了我们革命者的思想有任何积极的东西。但是,客观上讲,这是国家发展和社会发展的倒退,它导致了人的生命的巨大牺牲。这种评价是残酷的,但遗憾的是,看来它却是唯一的评价。" 不过,当时梅德韦杰夫还认为即使中央集权和专制制度在历史上也曾有它的优势。他说,"非常清楚的是,残酷的独裁制度最终使我国战胜了法西斯主义。……但是,达到这一点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啊!"

   然而就任总统后,梅德韦杰夫对苏联时期的批判却愈益严厉,几乎不再提及所谓苏联制度的某些优势。2009年10月30日,也就是俄罗斯政治镇压受害者纪念日的时候,他在网上发表了题为"对民族悲剧的纪念如同对胜利的纪念一样神圣"的视频博客。所谓的民族悲剧,他指的就是斯大林时期的政治镇压。在博客中他首次以总统身份对苏联时期作出明确的评价。

   他说,"无法去想象我们所有民族所遭受的恐怖的规模。恐怖的高潮是在1937-1938年。А·索尔仁尼琴称当时的不尽的'被镇压的人流'是'人民痛苦的伏尔加河'。在战前的20年里,我国人民中的整个阶层和整个专业界遭到毁灭。哥萨克人实际上都被消灭了。农民们被'剥夺了生产手段和土地',变得毫无生气。知识分子、工人和军人都遭到了政治迫害。所有的宗教界代表都遭到了迫害。"

   他沉重地说,"我们只要想一想:几百万人死于恐怖和不实指控--那是几百万人。所有的权利都被剥夺了,甚至人应有的安葬权都被剥夺了,而长期以来他们的名字就从历史上勾销了。"

   他明确否定苏联的发展模式:"但是,直到今天仍然可以听到这种说法:为了某些崇高的国家目标,这么多人的牺牲是值得的。""我坚信,国家的任何发展、国家的任何成就和理想,都不能以人的苦难和损失为代价来取得和实现。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高于人的生命的价值。"

   另外,与普京当年恢复苏联国歌旋律的举动相反,2010年8月,在有关修改《民警法》会议上,梅德韦杰夫要求把苏联时期遗留下来的"民警局"改称为"警察局"。他给更名提出的理由是:"自十月革命以来,我们国家的执法机构叫做民警局。以此强调了它们的人民的性质,或者如通常所说的那样,强调了它们的工农性质,实际上这就是穿制服的民众纠察队员。但是,我们需要专业人员,我们需要能够有效率、诚实和协调工作的工作人员。所以,在我看来,是恢复民警局以前的名称并在今后把执法机构称为警察局的时候了。"

   很清楚,普京表面上倾向于以两分法看待苏联历史,然而实际上却更为强调其积极因素,而梅德韦杰夫则持严厉批判的立场。

   (二)对斯大林的评价

   普京对斯大林的评价最为典型地反映了他的两分法历史观。他在评价斯大林时基本的情况是这样的:既有谴责,也有辩护;如有赞扬,也有批判。

   2002年1月,在接受波兰记者采访回答"斯大林在俄国历史有什么地位?"时,普京毫不含糊地说,"斯大林当然是独裁者。这没有任何疑义。这个人很大程度上遵循的是维护个人权力的利益,在我看来,这是不言自明的。"但他马上又说,"问题在于,正是在他领导下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取得了胜利,这一胜利在很大程度上是与他名字联系在一起的。而无视这一事实那是愚蠢的。"

   2009年12月3日,普京在与网民对话时对斯大林问题作出了普京式的经典评价。网民向普京提出的问题是:"您认为斯大林的活动总体上讲是肯定的还是否定的?"

普京的回答是:对斯大林的活动"无法作出总体评价。他说,"你说是'肯定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3846.html
收藏